关灯
护眼
字体:
V632 解除,相思缠绵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了穆昊铮的话,穆国公夫人跟她两个弟妹都愣了一下,接着正当她们要往里面闯的时候,却差点儿跟从里面出来的宓妃撞个脸碰脸。

    “小心。”

    “妃儿。”

    宓妃解决完自己身上的问题刚睁开眼睛,就见陌殇那张俊脸在她的眼前无限的放大,吓得她险些一巴掌就简单粗暴的招呼过去。

    好在最后她及时收手,不然…宓妃小心翼翼的咽了咽口水,不然还不知道某世子会怎么收拾她,她可真不敢把某世子再给惹毛了。

    从软榻上下来宓妃也没时间跟陌殇多说几句话,显然是瞧出了某世子的异常不满,可她有什么办法,眼下不是坐下来说话的时候,她还得去给穆月依三姐妹解相思缠绵蛊呢。

    尤其大表哥穆昊宇那里她还得亲自去看一看,积聚在他体内的东西自然是越早清除越好,不然时间拖得长了,麻烦也就真的大了。

    然后憋了一个晚上想要跟宓妃说话,想要好好看看宓妃的陌殇就极其不满宓妃对他的这种忽视了,偏生他又拿宓妃没有办法,只能自己跟自己生闷心,一张俊脸黑得好似抹了锅底灰,远远的看着他就能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那一股…呃,恶意。

    一门心思扑在去解相思缠绵蛊,又窘又迫躲着身后紧追不舍陌殇的宓妃,一股脑低着头路也不看的快步往厢房门外走,结果就悲剧了。

    “怎么样,有没有撞到,你说你都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走路都能跟人险些撞上。”幸得陌殇眼亮手快的将宓妃给拉回了自己的怀里,否则宓妃跟穆国公夫人对对碰的滋味肯定很酸爽。

    某世子充满了担心的低吼声在宓妃的耳边响起,宓妃不敢反驳顶嘴,只能拉耸着脑袋缩了缩脖子,她也很无辜的好不好?

    紧随穆国公夫人走进门来的穆二夫人跟穆三夫人难得看到宓妃露出这么一副小女儿的娇态,一时间真是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

    这丫头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上敢顶撞皇帝,下敢激怒群臣的么,怎么遇上楚宣王世子就怂了。

    对,就是怂了,瞅瞅那小媳妇的样儿,还真是叫人大开眼界。

    “咳咳…那个大舅母您没被我给撞着吧,呵呵…”宓妃很没气势的瞪了陌殇一眼,挣脱她的怀抱就扑向穆国公夫人,果断将话题给转移了。

    有时候男人叨叨起来比女人还要可怕,姑娘她惹不起还不兴先躲躲么。

    似乎瞧出宓妃小心思的陌殇倒也不恼,看似脸上难看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却只见那双慑人心魂的紫眸深处飞速的划过一道亮光,某世子的心情好像变得好了起来。

    躲着他么,本世子就先容你躲躲,但愿小女人你不会后悔自己此刻的想法。

    “大舅母没事,倒是你这孩子难得有这么冒冒失失的时候,身体可是好了,不然你爹娘跟你兄长们怕是会很忧心。”穆国公夫人也是瞧出两个孩子间的波涛暗涌,作为过来人的她焉有不懂之理,倒是觉得这两个孩子很是般配,小姑子这次的眼光很不错。

    以前在穆国公夫人眼里的陌殇那就仿佛是九重天上高不可攀,就连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是亵渎了他的绝世神仙,但此刻看来这个绝世神仙也不是那么难以接近的,甚至那性子还格外讨喜。

    “已经无碍了,三位舅母不要担心。”

    听着宓妃的话陌殇好看的剑眉微拧,但他也没有戳破宓妃的谎言,干脆就保持沉默不再开口。

    小女人的脾气他再了解不过,若是不能将穆昊宇跟穆家三姐妹身上的问题全给清除干净,任凭你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会反着来。

    与其拖着她的步伐延缓她对人施救的时间,倒不如就在旁看着她,若她需要帮忙的地方,他再出手相助好了。

    至于他这小女人体内的问题只能先这么压制着,一切等回了梨花小筑再说。

    相府那两个庶女胆敢把手伸到他的女人身上,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没事就好。”

    “有话咱们留着一会儿在说,我先去看看三位表姐的情况,替她们把相思缠绵蛊给解了再说。”

    “剑舞姑娘说依姐儿她们的情况还算稳定,瞧着这天也都亮了,二舅母吩咐下人送些早点过来,妃儿先吃点东西填填肚子歇会儿再去救治她们姐妹也出不了差错。”

    “可不,解那什么蛊也不急于一时,你这丫头也一整晚都没有吃过东西了,怕是也饿得狠了。”

    穆国公夫人听着两位弟妹的话也是满脸的认同之色,她虽担心自己的女儿跟侄女,却也很关心宓妃这个外甥女,只有她们都好好的,她才能放心。

    “妃儿可不许说不饿,在这一点上面你得听我们三个舅母的安排。”

    “我…”宓妃张了张想要拒绝,却见她们都一脸的不认同,显然不会同意她的说辞跟做法,心下暖暖的同时眼里也流露出几分着急。

    “解相思缠绵蛊除了你惯用的针灸之法外,还需要配以大量的名贵药材,你且安安心心把早点给吃了,那些药材我去帮你准备,保管不耽搁你的时间。”

    “既然世子都这么说了,妃儿你可不兴再拒绝了。”穆三夫人拍了拍宓妃的手,扭头对自己的大丫鬟使了个眼色,后者聪明的赶紧退下去准备吃食。

    要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楚宣王世子成为她们的外甥女婿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她们这做舅母的可不能欺负外甥女儿,没瞧着外甥女婿都站出来说话了,她们得好好护着陌殇对宓妃的这份心意。

    不管是她们穆家的女儿还是温家的女儿,只要嫁的人好其他的都不是问题,什么家势背景,门第阶品这些她们压根没看在眼里。

    “好,我听你们的安排。”这么多张嘴说她一个,就算她能说又会道也不是用来对付这些关心她的人。

    “穆三公子带本世子去府中药房走一趟吧。”

    “啊…哦。”不怪穆昊铮反应慢,而是这转折来得太快他都没回过神来,“那世子就请跟我这边走。”

    他不生气,一点都不生气,就看在陌殇去配制药材是心疼妃儿表妹的份上,毕竟一会儿之后,妃儿表妹替妹妹们解蛊还要花费很多心力,他能帮得上忙真是太好了。

    很快宓妃就风卷残云一般的填饱了自己的肚子,真要肚子太饿的话,怕是一会儿她难以集中精力,毕竟同时给三个人施针,期间还一点差错都不能有,这真的很考验一个人的专注力跟极限。

    陌殇的动作也是不慢,他对医术不精通却也多少知晓一些,可以说比起一般的医者,他的技术更好一些,这跟他自出娘胎就泡在药里,又有一个医术高明的宓妃常伴身侧脱不开关系。

    当他跟穆昊铮捧着近百种药材回到出云阁的时候,宓妃刚用完膳净完身,尤其是她的双手洗得特别干净,一点都不敢马虎大意。

    “劳烦国公夫人安排几个婢女将这些药材拿到屋里去。”

    “对对对,瞧我这脑子。”里面可是她女儿的闺房,若非情况特殊,她是一定不会让外男出现在出云阁的。

    但貌似这个楚宣王世子来无影去无踪的,她想防也防不住,突然觉得好心塞。

    “三位表姐就交给我,你们都留在外面等候,等我唤你们的时候再进来。”

    “好,我们都记下了。”

    “嗯。”

    “你想护着的就是我想护着的,你男人还没死呢,又岂容那些人放肆。”

    听着陌殇的话,宓妃的嘴角就是狠狠的一抽,然后黑着一张小脸走进房里,当着陌殇的面‘啪’的一下就把门给关上了。

    “臭丫头。”陌殇没好气的嘟囔一句,退后两步就飞身到一棵梅花上斜躺而下。

    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觉得全都堵在门口也不像话,穆国公夫人就命人在游廊边上摆了几张椅子,然后她们就坐在那里等。

    “大伯母二伯母,娘,我去看看大哥。”

    “铮哥儿去瞧瞧宇哥儿也好,有什么事情派人过来说一声。”

    “知道了。”穆昊铮倒是也想把陌殇叫做来着,可陌殇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这里,他是绝对不会跟他走的。

    更何况陌殇在这里也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没瞧见某世子为了避嫌都躺树上去了么,穆昊铮觉得他还是不要去讨嫌了。

    嗯,就这么办。

    房间里宓妃动手先将穆月依三人身上的里衣褪到腰部以下,又将所需的各种药材备下,这才取出银针开始消毒,再用药水浸泡。

    待一切准备就绪,宓妃最后一次替三人把脉,因她们是三个不同的人,体质也相对而言有些许差异,故而,宓妃给她们施针的力度以及用药的比例都不一样,稍有一点差池就会造成难以挽回的结果。

    时间就这么静静的悄然流逝,宓妃刚进房间的时候太阳才刚刚露脸,笼罩在天地间朦胧的雾气也尚未消退干净,等到宓妃出来的时候却已经过去了足足一个半时辰,再有半个时辰就到午时初了。

    “楚宣王世子你…”

    “吱呀――”

    没等穆国公夫人把话说完,就听到紧闭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一脸苍白之色的宓妃从里面走出来,陌殇直接就伸手将她半揽在怀里,剑眉拧得死紧,“竟然消耗了那么多的内力,脸色难看得像鬼。”

    嘴里虽是这么说着,但陌殇的动作却是半点都不含糊,他知宓妃此时累极也没功夫跟他绊嘴,便将宓妃抱到椅子上坐好,然后站在她的身后给她输送内力。

    见此情景穆国公夫人三个果断闭上了嘴巴,她们都长着眼睛呢,没瞧见某世子都心疼坏了么,就算她们是宓妃的舅母这个时候凑上去也是找骂。

    好一会儿之后,接受了陌殇不少内力的宓妃脸色总算恢复了几丝红润,她缓缓睁开眼软声道:“表姐她们已经无事了,安排几个得力的婢女进去给她们擦洗一遍身子,申时左右应该就会醒来。”

    “你这丫头也累坏了,你来国公府住的院子,大舅母已经命人收拾妥了,赶紧过去歇歇。”

    “一会儿再休息,我去桐心院看看。”

    “可是…”

    “别担心,我就是有点累,不是还有熙然在么,让他多给我输送一点内力调息一下就好。”

    显然虚弱成这般模样宓妃的话难以取信穆国公夫人她们,宓妃见她们根本不信她的,怀疑的目光全都投向了揽着她的陌殇,某小女人就不甘心的撇了撇嘴。

    “咳咳…阿宓有我护着,你们不用担心。”陌殇倒是很想说相反的话,只怕说了之后这丫头好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搭理他。

    一想到他还没去相府提亲,万一这个时候把小女人惹毛了,怕是真要给他使两个绊子为难为难他,这丫头真是叫他恨得牙根直痒痒。

    “再说温伯父跟温大公子他们都在桐心院,这丫头也不敢作妖。”

    “什么叫作妖,你丫的才作妖。”

    “看来你的精神还挺好。”

    瞅着陌殇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宓妃怕怕的缩了缩脖子,本着好女不跟男斗的原则,她忍。

    “那就劳烦世子照顾妃儿了。”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陌殇也不在乎他人的眼光,直接将宓妃打横抱起就走,留下一院子的奴婢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俩的背影。

    “你你放我下来。”

    “不放。”

    “快放我下去,我自己能走。”

    “你确定?”

    “我……”宓妃对上那双似能看透人心的紫眸,张着嘴却没底气吼出来,好憋屈有木有。

    足足怔愣了好半晌,穆国公夫人看了看跟她一样怔愣的两个弟妹才失笑的摇了摇头,吩咐道:“都把你们的嘴巴给本夫人守牢了。”

    在宓妃呆在出云阁替穆月依三姐妹解相思缠绵蛊的时候,温老爹带着妻子儿子来了穆国公府,是穆国公亲自迎接的他们一家。

    一行人只在前院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就全都聚在穆昊宇的桐心院,针对昨天夜里的除夕宴跟后面发生的事情商讨了一番,也将各自心中的疑惑都解答了一下。

    之后温老爹虽未曾言明,却也提点了他的这个大舅兄,那个地方别问,而那个地方来的人也别管,他们只要尽好自己的本份,不要去插足什么就是做出的最大贡献。

    算算时间温老爹想着,顶多两天过后,皇上就会找一个理由宣他们入宫,所谈之事左右不过就是这些,或许也有要提点他们的意思。

    花厅内,穆国公跟温老爹坐在上首的位置,趁着几个孩子都在,他们也是极其慎重的再三叮嘱跟交待,直到几个孩子都听进耳朵,记在心里了才算放心。

    “妃儿。”宓妃跟陌殇刚刚走进桐心院,路过花厅的时候,温绍宇就眼尖的看到了走在前面的宓妃,心下一激动整个人就从花厅飞了出去。

    动作颇有些粗鲁的温绍宇一把将宓妃拉到自己的面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瞧了一遍,确定宓妃好好的他才开口又道:“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其他地方瞧着还好,你这丫头的内伤可好了。”

    至于那随时随地都拥有强大存在感的某世子,果然被温绍宇给忽视彻底,谁叫他跟他抢妹妹,不可原谅。

    “也不看看你妹妹是谁,就算受了点伤也都好了,三哥不要担心。”

    “那你这脸色为何如此难看?”

    宓妃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上前抱住温绍云的胳膊,软糯的道:“二哥又不是不知道,施针也是很累人的嘛,我就是有些累,气息不太稳。”

    话落,宓妃还不忘拉出陌殇来替她作证,嘟着嘴道:“不信你们问问熙然,他对我的情况最清楚不过了。”

    “妃儿的情况世子怎么说?”架不住自家有个聪明绝顶的大哥,温绍轩看也没看宓妃一眼,凌厉的眼神直接就扫向了陌殇。

    “暂时无碍,我多输送些内力助她调息,再休息一会儿就好。”

    “当真?”

    “溥颜不是在这里么,真要不信你们叫他过来替阿宓诊一下脉就知道了。”

    “行了,妃儿没事就好,你们几个也不要为难楚宣王世子。”每每面对自家宝贝女儿喜欢的男人时,温老爹虽说都忍不住心里酸酸的,但既然是宓妃喜欢的,他这做爹的瞧着又很是不错,那便成全了吧!

    早些让两个孩子把亲事定下也好,省得又生出什么变化来。

    “还是爹爹最疼我。”宓妃扑到温老爹的身上,小脸蹭了蹭温老爹的胳膊,扭头又软乎乎的唤道:“大舅舅也疼妃儿。”

    “哈哈…嗯,小妃儿的嘴巴就是甜。”穆国公虽然也有女儿,性子却不如宓妃这般多变,时不时撒撒娇,露点小女儿家的娇态,他这做舅舅的瞧着就欢喜。

    “那个我先去看看大表哥,等出来再说话。”说完宓妃就快步给溜了,让其他人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从进院子就被宓妃给忽视掉的陌殇,俊脸越来越黑不说就连身上的冷气也越来越甚,看得温老爹等人都忍不住失笑出声。

    这位世子爷的醋劲儿可真大,不过对象是他们的女儿(外甥女)的话又另当别论了。

    “宓妃师妹你可算是来了,你若再不来的话我可真没办法护住你这大表哥,也也…也瞒不住外面那些人了。”溥颜在穆昊宇的房里守了一夜,中间除了给寒王传了一个消息回去,真是一步都不敢离开。

    “辛苦你了溥颜师兄,接下来就交给我吧。”穆昊宇体内的情况非常的复杂,尤其是那霸道的灵陵草简直最令人头疼。

    好在穆昊宇在意识清醒的时候服下过宓妃给他的药丸,才因此牵制住了他体内其他的几种催情药,否则他早就欲火焚身而死,便是男女欢好都救不了他。

    “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你先看看他的情况,然后有需要我配合的地方尽管说。”每一个学医的人毕生所追求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医术,力求达到医学的巅峰,宓妃的医术比起他师傅都不弱,溥颜就算在旁看着也能学到不少的东西。

    “我是不会客气的。”

    凝神诊完脉后,宓妃就拿出匕首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道口子,用玉碗接了小半碗的血,溥颜微惊了一下却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是知道像宓妃这种体质血液珍贵程度的。

    然后又见宓妃拿了一青一红两粒药丸扔在血里,静待两者慢慢相融,他就拧着眉头道:“宓妃师妹你这是……”

    “在宫里我也中招了,虽然先压制了下去,可到底还没有完清清除,因此,目前我的血液不太纯净。”

    “我明白了。”穆月依三姐妹的遭遇溥颜是知道的,只是没曾想那东西竟这般霸道,连带着他眼前这位也掉坑里去了?

    “溥颜师兄将这血喂大表哥喝下,然后我在旁看着,有劳溥颜师兄替大表哥施一下针。”并非宓妃不愿自己出手,而是替穆月依三人解相思缠绵蛊的时候她的消耗实在太过庞大,即便陌殇给她补充了一些内力,也难保她中途不会因力竭而生出变故。

    溥颜深深的看了看宓妃一眼,见她神情坚定,便点头说道:“好,我会尽力的。”

    “嗯。”

    转眼又是一个时辰之后,穆昊宇如梦似幻的觉得他的身体变得很轻很轻,再也没有任何难受的感觉,只是整个人好像都脱力了,浑身一点劲儿都使不上来。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彻底穿过眼前的迷雾睁开了双眼,隐约好似看到了宓妃的身影,他声音嘶哑的低喃道:“妃。妃儿表妹,我这是怎么了?”

    “大表哥醒了就好,你已经没事了,放心睡上一觉,等到晚上就什么事也没了。”

    听了宓妃的话,穆昊宇飘忽的心安稳的落了地,实在抵挡不住身体的疲劳,头一歪眼一闭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32解除,相思缠绵蛊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