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33 身份,药王谷的态度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大年初一就这么在忙碌中过去了,在浩瀚大陆有正月初二出嫁女回娘家的习俗,故,初二这天一大早,星殒城内外还是非常的热闹,喜庆。

    穆昊宇的体质比起他的三个妹妹自是要好上很多,当天傍晚就恢复了过来,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让穆国公夫人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打定主意要尽快给穆昊宇定下一门好亲事,也省得她这个做娘的那么提心吊胆,不得安宁。

    穆家三姐妹的身体相对弱一些,相思缠绵蛊解了以后,虽在宓妃说的时间醒了过来,身体却还很是虚弱,怕是得躺在床上静养几天。

    好在宓妃临走之前给他们一大家子吃了一颗定心丸,说是聚集在穆家三姐妹体内的寒气她有办法替她们调养好,时间最长不会操过三个月,是以他们完全可以放心。

    届时,即便出嫁时间排在最前面的穆月依都能够彻底恢复,另外两个出嫁时间稍晚一些的自不必说,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只除了隐瞒了自身真实情况的宓妃,前脚刚出穆国公府只等上了相府的马车,她就没忍住再次吐出一口血来,吓得温夫人险些尖叫出声。

    宓妃安抚住温夫人让她莫要声张,赶紧先回相府再说,此时他们正在穆国公府的外面,要是她吐血的消息传回穆国公府,怕是连外祖母都会被惊动。

    了解宓妃想法的温夫人哪里还敢久留,一边让车夫赶紧驾着马车往相府赶,一边含着泪心疼的给宓妃擦拭嘴角的血迹,不住的喃喃道傻孩子,傻孩子。

    到了相府门前温夫人就没有再替宓妃隐瞒,她一出声就引来温老爹跟温家三兄弟对宓妃一句又一句的关心,直嚷嚷着要叫府医赶紧过来看看。

    她自己的情况自己心里清楚,别说相府的府医了,就是宫里的御医来了都没用,若不是她要回碧落阁拿点东西,老早就随陌殇一起出了城,直接回梨花小筑去了。

    “前面就到国公府了,夫人你这紧紧皱成一团的眉头是不是该松松了,可别让岳母瞧了担心。”

    “妾身知道,可妾身不是担心妃儿那孩子么,这一个晚上都过去了,妾身真是快要急死了。”偏生在这个时候她这个做娘的又不能也跑到梨花小筑去住着,真是恼死个人。

    “淡定淡定,陌殇那小子会照顾好咱们女儿的。”

    “相爷不是最不待见那孩子吗?怎的现在是改变了主意,觉得那孩子还不错?”

    温老爹见温夫人这么调侃他,他也不恼,淡笑道:“为夫有什么可不待见他的,只要他的心放在妃儿的身上,他对妃儿好,那为夫就放心把女儿交给他。”

    “好的坏的全都是你说的,妾身算是明白了。”

    “妃儿并不想让大哥大嫂他们知道她伤得这么重,是因为先紧着昊宇跟依姐儿她们才弄成那样的,夫人可莫要说漏了嘴。”孩子娘心疼女儿,温老爹就得担负起责任提点提点她,免得说完之后她又后悔。

    他们两家要好,就算宓妃这次伤得重,温老爹心疼归心疼,可还是认同宓妃那样做法的。

    “妾身知道。”

    “那就不要板着脸了,笑一笑这样才好看,轩哥儿云哥儿跟宇哥儿那里为夫已经交待过了,他们会应对好的。”

    “嗯,等用过午膳回府,夫君就安排人去梨花小筑问一问,看看妃儿如何了。”

    “好,都听夫人你的。”

    “反正妃儿一向事多也忙碌,尤其是这次的事情还得她跟陌殇去费神,一会儿母亲若是问起就说妃儿暗查那些人的来路去了。”

    “这样说就很好。”

    ……

    寒王府・落寒轩

    “这东西为师怎么瞅着向是给你下的战书?”天山老人翻了翻手里的一本册子,精光熠熠的眸光一瞬不瞬的落到寒王的脸上,就想看看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结果寒王仍是板着一张脸,那不苟言笑的样子叫他这个师傅都有点笑不出来。

    “师傅,你没觉得你的目的太显眼了?”溥颜嘻笑一声伸手就将天山老人手里的册子抢了过来,快速的看完之后他的脸色也‘刷’的一下黑了,怒道:“那些人真是真是太目中无人了,他们真当咱们这些人是死的不成。”

    若说被人看扁的滋味不好受,那么这种被人无视还将他们的尊严全都践踏进泥泞里的做法,就令人有些抓狂跟愤怒了。

    他们以为他们是谁,真把自己当成神了,既是这般瞧不起他们,又为何还要生出那等心思,简直可笑至极。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如此明目张胆的撕破脸,他们是否觉得他们已经具备颠覆整个浩瀚大陆的实力,完全不惧大陆上的人反抗他们。”

    燕如风眸沉若水,眼里掠过一丝嘲讽,又或者说那些人从始至终就没有将浩瀚大陆的人放在眼里,始终认为只要他们动动手指,这片大陆上所有的人,无论是尊贵的还是贫贱的都要臣服在他们的脚下。

    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他们这么大的脸,又是谁给他们的这个自信。

    “在那些人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皇权,他们奉行强者为尊,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喜欢以武力的高低强弱来说话,强者的话语权可以逆天,弱者是连说话资格都不具备的。”光武大陆与浩瀚大陆的生存法则完全不一样,那片大陆的人也绝对不能在这片大陆上生活,否则这片大陆早晚都会彻底的消失。

    比起那片人人都会武的大陆,人人都可吸纳灵气增强体质的大陆,浩瀚大陆灵气稀薄绝对不适合那片大陆的人在此地长期居住。

    出现几个那片大陆的人就有可能打破浩瀚大陆的天然气运,若是那片大陆有大规模的人出现在这片大陆,后果是天山老人不敢去想象的。

    “要想保得这片大陆的平静,那些人就绝对不可以留在这里,你们师兄弟三个都是为师的弟子,怕是难以避免要被牵扯其中。”

    要是有可能的话天山老人不想将寒王他们牵扯进来,但在看到这份近乎于挑衅的战书之后,天山老人就不得不改变了主意。

    “浩瀚大陆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就有守护它的责任,师傅实在不必如此为难矛盾。”

    天山老人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寒王,又看了看大弟子燕如风跟二弟子溥颜,半晌后才抚着长长的胡子道:“寒小子仍旧留在星殒城坐阵,三天后按照为师要求送到你府上的东西,你务必要好生保管。”

    “师傅…”

    “什么都不必多说,你且记着为师交待给你的话即可。”

    “是,师傅。”

    “那些人既然出现在大陆上,那么药王谷也就不能置身事外了,因此,越早了结毒宗对我们这一方就越是有利,你大师兄跟二师兄为师此番就带在身边,赶去冥谷支援药老头儿。”

    “师傅跟师兄们何时出发?”寒王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倒也不扭捏,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一会儿就走,争取的时间越多也就越便于我们做出下一步的安排,待为师跟你两个师兄离开之后,你自己也要多加留意你身边的人跟物,莫要再让自己吃了亏。”

    “师傅放心,栽一次跟头也就够了,往后谁再绊本王,本王就断了他的脚。”

    “哈哈…好。”天山老人笑着拍了拍寒王的肩膀,想了想又道:“不要断了跟陌殇小子还有宓妃丫头的联系,对付那些人你在暗处,他们在明处最为妥当,以免坏了金凤国的气运。”

    “本王知道了。”

    “凡事多与他们商量着办,这本递到你寒王府来的册子,你倒不妨抄录一份送去梨花小筑。”

    对天山老人这都要离开还不忘给陌殇宓妃添一下堵的恶趣味,寒王也是抽着嘴无语至极,眼见一直被天山老人给盯着也不是办法,便沉着脸道:“好,一会儿就送过去。”

    “好,那为师就带着你两个师兄先离开星殒城,但消息你要对外封锁,最好让他们人一直以为我们住在寒王府。”

    “嗯。”

    “你们两个有没有什么要跟寒小子说的,有就快说没有就各自回房收拾一下东西,咱们师徒就从寒王府的密道离开出城。”

    燕如风只是看了看寒王,直接来了个眼神交流,其他什么都没说,大有一种他们师兄弟很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意思。

    倒是溥颜拉着寒王走到一边,也不知在寒王的耳边嘀咕了些什么,说到最后寒王都不耐烦把他挥开了,他才意犹未尽的道:“小师弟保重,我们就先走了。”

    “赶紧走,恕不远送。”黑着脸寒王低吼出声,吓得溥颜缩了缩脖子,一溜烟跑个没影。

    走在后面的师徒俩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皆是耸了耸肩然后很是洒脱的走了。

    “王爷,这是刚刚收集到最新的情报,请您过目。”

    寒王接过那几张薄薄的纸看了一遍,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沉声道:“抄一份下来送进宫里,另外给城外的暗探传信让他们给本王备一匹马,本王要去梨花小筑。”

    “是,王爷。”

    “那些人行踪诡秘,个个武功高墙,让手下的人都离得远一点,不要靠近他们。”现在还没到交手的时候,寒王也不介意暂时忍上一忍。

    “是。”既是没有必要的牺牲,那还是不要牺牲来得妥当。

    “启禀王爷,属下有要事禀报。”

    “进来。”

    苍茫推门而入,双后恭敬的呈上一本厚厚的册子,沉声说道:“王爷,这是皇上的暗卫首领刚送到王府的,请王爷过目。”

    “看来是时候会一会那三国的人了,也不知以他们的身份对那些人知道多少。”寒王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浅笑,让得幽夜苍茫都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那什么貌似被王爷给惦记上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他们很想为那些人点根蜡怎么破?

    “将本王的替身安置在落寒轩,你们两个留下护卫他的周全,免得突发意外之时露了馅。”

    “就算王爷从暗道出城身边也不能不带人,那样太危险了还请王爷三思。”

    “本王会带六个暗卫离开,你们也警醒一些。”

    “是,王爷。”

    既然王爷主意都拿好了,幽夜苍茫还能说什么,只能恭敬的退下去安排某王爷接下来的行程。

    “本王离开前这东西抄录一份送到穆国公府,今个儿是正月初二,温相爷他们应该都在国公府里。”

    “是。”

    “原本就由本王带去梨花小筑,也好看看阿殇跟宓妃对此有何看法,若能揣摩到那些人下一步要做什么,也好叫咱们省一点心。”

    幽夜苍茫默默点头,也知寒王说这话并非是要听他们的回答,顺势一个人负责抄录从皇上那里送过来的情报,一个人则去安排寒王的出城事宜。

    现在眼睛盯在他家王爷身上的人太多,由不得他们不多加防备,虽说他们家王爷已经恢复如初,甚至就连武功都比以前强悍了很多,但扮猪吃老虎什么的不要太有意思,真得好好的感谢郡主这么教了王爷。

    ……

    毒宗・冥谷

    毒宗的大本营地势奇特险峻,几面不是环山就是一眼望过去好似瞧不到边际的山林,里面各种危险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

    自从将毒宗势力催毁大半,剩下的残余势力完全退入冥谷之后,药王谷以药王大弟子萧凡为首的四个师兄弟就拿毒宗没有办法了。

    冥谷之中情况未明,他们谁也不敢擅自往里闯,作为这一场江湖斗争的指挥者,萧凡实在做不到让手下的人白白去冥谷送死。

    而他们师兄弟几个也被他们的师傅药王明令禁止,绝对不可以冒然闯入冥谷,否则就以逐出师门作为对他们惩罚。

    有了这悬在头顶的一把刀,萧凡四个也就歇了那不切实际的心思,再加上又有长老在旁监督坐阵,他们也只能按捺下来等待新的指示。

    “毒宗的那群孙子整天躲在冥谷连个头都不冒,真是急死个人。”药王的五个徒弟里面,老大沉稳,老二冷酷,老三风流,老四阳光活泼,性子也最是急躁,老五宓妃性格多变,你想让她什么样,她就什么样,也是鬼主意最多的那一个。

    驻扎在冥谷外面那么多天,剿灭毒宗一点进度都没有,乐风觉得他快被这样的日子给逼疯了。

    嗷嗷,好想打架。

    “一群缩头乌龟,以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一个都不敢出来。”

    “我说小师弟你的火气不要这么旺,淡定,要淡定懂不懂?”

    乐风无语的冲着对他说教的云锦,黑着脸撇嘴道:“三师兄你要真淡定的话,你旁边那花那草也不会被你催残得不成样子了。”

    “呃…”云锦顺着乐风的视线往旁边一瞅,好似被什么咬了一下的快速缩回手干笑两声,辩解道:“我这是在思考,你们别拦着我。”

    诸宸无视继续耍宝斗嘴的两个师弟,抬头看向萧凡沉声道:“大师兄觉得目前这样的僵局还会持续多长时间?”

    冥谷的防御一天不破,他们就一天无法攻进冥谷,那么毒宗也就一天不会覆灭,待十余年后毒宗又会壮大起来,届时再出手剿灭他们的话只怕难上加难。

    有些亏吃一次,便足够铭记一辈子。

    “不会太久的,虽然星殒城的情况也很是混乱,但小师妹一直都没有忘记给我们传递消息,媚骨老人既已落入小师妹之手,毒宗就再无翻身的可能了。”

    “也是,任媚骨老人的嘴巴再紧,骨头再硬,就是运气不太好遇上了小师妹那个审训的小变态,可真是挺倒霉的。”

    “二师兄说小师妹是小变态,难道就不怕小师妹记仇给你穿小鞋。”

    闻言,诸宸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黑着脸沉着声道:“只要大师兄不说,小师妹怎么会知道。”

    “我这做大师兄的是不会说,但……”

    “二师兄,你是不是忘了要贿赂贿赂我跟小师弟啊!”

    诸宸:“……”

    “噗哈哈哈…二师兄的表情真搞笑,唔,真该把刚才的画面给画下来,然后小师妹瞧了肯定开心。”

    “小乐风你是不是想打架,嗯?”

    “不…不想,二师兄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他这二师兄武力值太高,乐风觉得他还是避其锋芒比较安全,更何况他这二师兄就是根木头,全然不知放水为何物。

    哪怕就是为了他这张无比俊美的脸,认怂也是可以的。

    “大长老怎么过来了?”云锦正准备调笑诸宸跟乐风几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直在营帐内闭关的大长老亲自出来了面上划过一丝惊讶。

    “你们这样的表情是不想看到本大长老?”

    “没有,我们怎么会不想看到大长老,只是不知大长老找我们何事,随便叫个人过来喊我们一声,我们自己就跑去见大长老了。”

    听着云锦溜滑的话,大长老笑着摆了摆手,抚着胡子说出一句令他们都面露凝重之色的话,“再有一刻钟左右你们师傅就到冥谷外围了,反正你们闲着也没事,一起去迎一迎他。”

    “师傅要来?”

    “嗯,昨个儿就有收到谷主要过来的消息,一时忘了要告诉你们一声。”药王传过来的信很是简短,大长老一时也摸不透药王的想法,只能等药王来了再说。

    “师傅不应该在谷中休养吗,他的内力至少还要一两个月才能恢复呢?”云锦说着这话,眼里流露出的满是对药王身体的担忧。

    “大长老,师傅这个时候过来可是药王谷出了什么事情?”

    大长老看了萧凡一眼,沉声道:“药王谷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们把心放回肚子里,具体的情况就等你们师傅来了再说,本大长老也不是很清楚。”

    “既是如此,那我等就先去迎师傅过来。”

    “路上小心一些。”

    等到萧凡几人将药王给接回营地已经足足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天边最后的一丝阳光也被黑暗所覆盖,朦胧的夜色悄然降临。

    接到宓妃传信之后,药王当机立断将药王谷里里外外的事务都交由水灵长老全权处理,而他则是跟三长老一同赶往冥谷。

    “相信你们都很好奇本谷主为何突然决定来冥谷走上这一趟,等你们传阅完宓妃丫头的这封信,咱们再坐下来商议往下该如何做。”

    换作药王内力还在的时候,赶赶路对他而言没什么,偏偏他现在内力尽失,这一天赶路下来他整个人是异常的疲惫不舒服。

    借着大长老,二长老还有他四个弟子看信的功夫,药王也不讲究什么形象不形象的,直接瘫在椅子上加紧恢复自己的精神力。

    “师傅应该多服几颗小师妹炼制的养气丸,瞧瞧都累成什么样了。”宓妃不在乐风就是排行最小的,依照顺序他最后一个才能看到宓妃的信,也就有时间来吐嘈他的师傅了。

    “臭小子你当为师傻么,养气丸当然是吃过的,只是年纪大了赶起路来就是吃不消。”哎,某药王委委屈屈的表示他的内力快回来,快点回来,他等得花儿都要谢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好在乐风不知他师傅此刻心中的想法,不然搞不好就得一口老血压不住喷他师傅的脸上。

    “宓妃丫头素来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既然她在信上将金凤国除夕宴上的事情说得这般详细,看来确是如她所猜测的那般了。”

    “浩瀚大陆平静了一千余年,当真就避免不掉这一场浩劫么?”二长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如今浩瀚大陆之上四大国纵然摩擦不断,可到底没有大的战事发生,四国百姓还是生活得很安逸,倘若那些人不愿收手,这片大陆怕是要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谷主说得是,咱们药王谷到了此时,也应当肩负起我们要肩负的责任与使命了。”

    听着他们的师傅跟三位长老说的话,萧凡师兄弟四人那是听得云里雾里,表示有一脑门的问号求解答,“师傅,三位长老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我们听得不是很明白。”

    什么光武大陆?

    还有什么那片大陆的势力渗透到浩瀚大陆来了,那些人不单单出现在金凤国,就连其他三国也有他们的踪迹,这都什么跟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33身份,药王谷的态度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