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34 身份,药王谷的态度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边药王刚从药王谷赶到毒宗冥谷外由他的大弟子萧凡所带领的清剿毒宗的队伍驻扎地,没等休息休息就将药王谷的几位主事之人叫到一起商议光武大陆来人一事。

    传阅过宓妃来信的萧凡诸宸四个师兄弟虽为药王的嫡传弟子,但也尚未接触到药王谷史书上有所记载的除浩瀚大陆之外的,远在虚无之海之外的那一片大陆。

    遂,本着不耻下问的原则,师兄弟四人都一脸迷茫之色的请求药王或是三大长老向他们解释一下,也好让他们更深层次的理解宓妃信中所提到的事情。

    事情既已发生,萧凡诸宸四人又乃药王的亲传弟子,他们一天是药王谷的人,就终身都是药王谷的人,这些事情也是时候开靠他们了。

    因此,得了药王示意的大长老看着面前一脸求知的四个孩子,便抚着长长的胡子,开始讲述一个对他们而言非常久远非常久远的故事。

    那个故事于萧凡四人很遥远很不可思议,修正又何尝不是对他们这三个老家伙而言很久远很久远,远到他们也只听说过这个故事,未曾有缘得见那个时代的繁荣与昌盛。

    难得大长老这次很有耐心,将他知道的也说得极其的详细,若萧凡诸宸四人有什么不懂跟疑惑的地方,二长老跟三长老也会耐着性子补充一些,以便萧凡他们了解他们讲述这些的前因跟后果。

    当涉及到三位长老也不太清楚的地方,休息了一阵缓过些精神劲儿来的药王就会出声给他们解释,当然,毕竟时光流逝太久,发生那些事情的时代也已经远去,纵使药王乃药王谷之主,他所知道的也非常有限。

    若说除了光武大陆来到这片大陆上的人之外,浩瀚大陆之上大概也唯有宓妃跟陌殇两个人对光武大陆了如指掌,只因他们一个为‘绝望深渊’紫晶宫之主,一个为云雾仙山之主。

    光武大陆真正的主宰是传说中的三大秘地,而陌殇跟宓妃却是其中两地秘地的命定继承人,可想而知他们的身上将要担负些什么。

    宓妃自海外归来,作为她师傅的药王就隐隐察觉到些什么,但既然宓妃只字未提,他这做师傅的也不会去强求她什么。

    等到时机成熟,有些东西也能说的时候她自然就会说,就比如宓妃毫无隐瞒写给他的那一封信。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你们可都听明白了?”事情来得太突然,药王也不急着要求他们什么,只要他们自己的心中有成算就好。

    萧凡诸宸四师兄弟揉着隐隐发胀的眉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都布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事情太大条,且容他们缓一缓,整理整理思绪再行开口说话。

    “一下子告诉你们这么多,短时间之内你们怕是也消化不了,不过为师相信你们,不管前路如何的艰难,你们都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我们只是太震惊。”

    “也太意外了。”

    乐风张了张嘴,半晌后失声的喃喃道:“原来浩瀚大陆不是唯一的大陆,这真是太神奇了。”

    “听起来那光武大陆很有趣的样子,有机会的话还真想去到那边长长见识,看看那片大陆跟咱们这里究竟有何不同。”

    “咳咳…浩瀚大陆上的人自打从千余年前开始就渐渐将光武大陆给遗忘,随着新月皇朝的覆灭,有关那片神秘的光武大陆更是随之掩埋进厚厚的历史尘埃之中,再也无人提起乃至慢慢被遗忘。”

    如今这片大陆上除了自新月皇朝存在时期就已经存在并且传承至今的几个真正的名门世家,或多或少还有着关于光武大陆的文字资料之外,便是四大国的皇室之中也未必找得到关于光武大陆的只言片语。

    一个国家的掌权人如果都不知晓的东西,又怎能奢望他的臣民会知晓有记忆,你走到大街上随意拉一个人问他知不知道光武大陆,他兴许会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你,然后恍然的告诉你,不知道。

    “光武大陆与浩瀚大陆虽位于同一个界面,地域却有着天壤之别,那片大陆数千年来灵气都非常的浓郁,在那片大陆出生的人,无论男女都是适合练武的体质,在那里哪怕天资最差的,通过吸纳灵气常年修炼武功功法,也能与咱们这里的一流高手比肩。”

    “浩瀚大陆早在新月皇朝后期之时天地灵气就开始慢慢变得稀薄,随着新月皇朝的覆灭,四大国分割整片大陆,这里的灵气就越来越稀缺,不出两三百年怕是再也无法感知到天地间的灵气。”

    “师傅,光武大陆的人都是借助灵气来修炼武学的吗?”

    药王看着乐风,淡淡然的喝了一口茶,说道:“灵气只是他们提高自己武功修为的助力,真正带领他们一步步走向强盛的实则是光武大陆上乘的武功功法。”

    “那些武功功法真有那么厉害?”诸宸双眉紧锁,脸色很是凝重,眸色更是幽深如海。

    “强大厉害的功法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就是生活在那片大陆上的人都有一个勇攀巅峰,争做人上人的不屈不服的心。”

    在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强悍的实力就是一切,弱者只有被欺压被吞噬的份。

    你若不想被人超越,不想被人践踏,那么你就要不断的前进,前进,再前进,永远都不能停下脚步,绝对不可以后退。

    “生活在那片大陆上的人一直都知道有浩瀚大陆的存在,甚至于在他们的眼里浩瀚大陆就是一个乡下地方,从浩瀚大陆走出去的人就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无论是体质还是武力都跟他们不在一个档次上面,他们有着足够的资本藐视浩瀚大陆人的存在。”

    “哼,那些人也太自负了。”

    听到大徒弟萧凡憋出的这句话,药王笑着摇了摇头,目光一一扫过他们几人的脸,再次开口说道:“在光武大陆的外围海域是设有禁制的,在那片大陆是明令禁止那里的人出现在浩瀚大陆的。”

    “那他们怎么来的?”

    “这也是让为师疑惑的地方。”药王皱着眉头,怕是那片大陆也不平静。

    “要是有机会交一次手的话,应该就能试出对方武力的深浅了。”云锦摩挲着下颚,风流潋滟的桃花眼满是无限妩媚的风情。

    “为师给你小子一句忠告。”

    “什么?”

    “真要遇上那个地方的人千万不要跟他们硬碰硬,能跑就跑。”

    “呃…”云锦黑着脸,嘴角猛抽了几下,极不甘心的道:“师傅您这么教育弟子真的好吗?”

    “为师是为你的小命着想,光武大陆是没有皇权的大陆,可在那片大陆之上,各个势力都是依旧各自的实力来排名的,竞争非常的激烈且残酷,不管那些人是怎么钻了空子避开虚无之海的禁制来到浩瀚大陆的,但有一点为师却是相当肯定的。”

    “师傅直接说吧,别卖关子了。”乐风手肘撑在桌子上面托住下巴,一双眼睛定定的望着药王。

    “能在那片大陆排得上名好的势力都是非常高傲的,他们的实力普遍都非常的强,因此,那些人根本就不屑到浩瀚大陆这样的地方来找存在感你们明白吗?”

    “那师傅的意思是这次出现在大陆上的那些人,只怕是光武大陆末流的势力?”

    “也可以这么说,还有一种可能也不排除,此番出现在大陆上的那些人是光武大陆隐藏的势力。”

    “要是无法证实那些人的身份,以及查到他们出处的话,范围就实在太广了,对付起来可真是不太容易。”

    “目前看来确是如此,不过那些人的身份早晚都会调查清楚的,你们不用放在心上,只管做好眼前的事情就好。”一旦宓妃那里有新的消息就会给他传过来,行动之前药王肯定会知晓那些人是何身份,到浩瀚大陆来又有何目的,如此他才好决定要如何调配药王谷的潜藏势力。

    想当初药王将宓妃带回药王谷,为了让宓妃真心实意的开口叫他一声师傅,那简直是各种折腾,就连大长老他们三个老家伙都惊动了。

    那时三大长老就觉得宓妃身上好似藏着很多的秘密,那个丫头也是无法驯服的,她的脾性太过狂傲恣意,眼里又揉不得半点沙子。

    那样一个丫头,他们当时就在想药王谷真的留得住她?

    而她又当真适合拜入药王谷,做谷主的亲传关门弟子吗?

    此时回想起这些大长老都不禁感到很庆幸,还是谷主的眼光好,他是真的老了,“还好宓妃丫头是咱们药王谷的人,有她在这一战至少就有五成赢的把握。”

    “大长老会不会对小妃儿评价太高了?”药王冷哼一声颇为不满的道,想当初这老家伙还再三劝他不要收宓妃为徒呢。

    可在他收宓妃为徒后不久,随着宓妃出众的天赋一一显露出来,大长老都险些跳出来跟他这个谷主抢徒弟有没有?

    “不高不高,一点都不高,只要对象是那个小丫头的话就不高。”大长老摆了摆手,笑眯眯的说道:“等那丫头下次再传信过来,应该就是我们正式攻入冥谷内,剿灭毒宗之时。”

    “嗯,毒宗跟光武大陆曾经消失过的一流势力阴鬼门有合作,之前小妃儿还一直都觉得只有阴鬼门在大陆上作怪,除夕宴上她才惊觉貌似有好几波来自光武大陆的势力,目前这样的情况,谁知道以那老毒物不把宝贝放在一处的性子,他除了与阴鬼门合作,还有没有跟其他的势力合作。”

    他与媚骨老人一战,最终败给媚骨老人甚至险些把命也给丢了,药王气恼的同时倒也没有去贬低媚骨老人,只反省自己技不如人。

    如今媚骨老人落在宓妃的手里,也算结了他与媚骨老人之间的恩仇,若有机会药王还是希望再与媚骨老人一战的,他要亲手打败他。

    “那片大陆上的势力无论大小都不会将皇权放在眼里,而各国皇室本谷主也相信他们就算再怎么有野心,也断然不会背叛自己的国家跟自己的先祖,是以,不管那些势力想要做什么,他们首要争取的合伙人就是各国的朝中重臣。”顿了顿,药王就扭头对二长老道:“传令给潜伏在各国的暗线,务必让他们用最短的时间调查清楚,近三个月内有哪些大臣跟以前有所不同。”

    “谷主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的身上。”

    “媚骨老人被生擒的消息被小妃儿封锁了起来,否则冥谷内不会这般平静,就算如此我们的人也不能放松警惕,你们师兄弟四个一人守卫一个方位,切记不能放走任何一个人,无论是老人,小孩,还是女人。”

    “是,师傅。”

    “各司其职做好一切准备,只等小妃儿新的消息传来就立即拿下冥谷,以免夜长梦多,给了他们翻身的机会。”

    “是。”

    ……

    梨花小筑

    “属下等参见世子妃,世子妃万福。”

    “你们全被整体罚站了?”

    “没。世子妃直接进去吧,世子爷就在里面处理从璃城传过来的公务。”

    宓妃眨了眨眼,挑了挑眉,清冷的道:“璃城?”

    “是的。”

    “璃城出了什么事?你们家世子爷是在为这个生气动怒?”不对呀,她这男人一般来说轻意是不发火的,如果真发火的话,啧啧…好吓人好吓人。

    无悲无喜看着宓妃简直都要哭了,心说:世子妃您就行行好饶了他们吧,世子爷的耳朵灵得很,您这么拉着我们说话,爷会打翻醋坛子的。

    “行了,本世子妃不吓唬你们了,都退下吧。”

    “谢世子妃。”话落,无悲无喜就跟得了特赦令似的,那逃跑的速度简直比兔子还要快。

    万分无语看着这一幕的宓妃感觉自己就像秋风里飘零的落叶,怎么就那么的凄凉呢你说。

    “阿宓既然来了还愣在外面做什么。”看在无悲无喜还算识相的份上,某世子撇撇嘴表示暂时放他们一马,待他心情不好时再找他们秋后算账。

    “阿嚏――”

    正风一般逃跑远离书房的无悲无喜突然连连打了两个喷嚏,他们僵着身子抽着嘴默默的对视一眼,怎么他们这都跑了还要被世子爷给惦记。

    吼吼,他们命好苦。

    “我那是在思考,在思考懂不懂,什么叫做愣在外面你说话真难听。”宓妃一把推开紧闭的书房大门,踩着莲步沉着一张俏脸走了进去。

    等宓妃绕过山水屏风,陌殇就从书案后抬起头,随后一挥衣袖房门就自动‘砰’的一声紧紧关上,“阿宓过来。”

    宓妃撇了撇嘴,嘟囔道:“你说过去就过去,那我多没面子。”

    不过嘴上虽是这么说着,脚下的步子却是不由自主的朝着陌殇走去。

    “你可知错?”待宓妃走到他的跟前,陌殇伸手就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然后点着她的鼻尖沉声问道。

    她哪里错了,她才没错。

    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宓妃笑嘻嘻嘟着嘴装傻,企图卖萌蒙混过关。

    只是某世子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人么,看着宓妃这样他也不恼,还很是顺着宓妃心意的转移了话题,道:“相思缠绵蛊可彻底的解了?”

    “呃…”显然宓妃没有料到陌殇会这么轻意就放过她,这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宓妃莫名感觉后背一凉,“湖心亭地下那处温泉极好,泡在里面运功调息了整整一个晚上,不仅相思缠绵蛊被解了,貌似还好运的触碰到了突破屏障,也算因祸得福吧!”

    “把手给我。”

    “哦。”

    “阿宓的运气不错。”

    “嗯。”

    “你的体质原本就很特殊,拜药王为师之后,他又用了药王谷历代相传的秘法替你滋养身体,增强你的体质,后来在云雾仙山你又得传承,使得你的体质越发的完美没有一点缺陷。”

    听着陌殇好听的声音宓妃靠在他怀里的身子就越发放松了,不知怎的竟还有种想要睡觉的感觉,“许是你这次强行压制相思缠绵蛊压得太过厉害,以至于彻底清除它之后,就让得你功力随之大增,也随之触到那个屏障。”

    “嗯嗯,我也是这么猜测的,当时情况紧急,我又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出事,至于我做那样的选择,很大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我自己知道,就算我不先解了那蛊也没事,顶多就是受点伤,损失一点元气。”

    这下应该不生气了吧,她这都好声好气的顺势向他解释她那么做的理由跟原因了,要是还生她的气某男人也就太小气了。

    “下次不许这样了。”

    “嗯嗯,我保证。”

    看着宓妃不鸡啄米的俏模样,陌殇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低声道:“那些人从两个月前就已经渗透到了四大国的皇城,阿宓可知他们还将手伸到了哪里?”

    “璃城。”

    “对,这是表哥传来的信,今天刚刚收到。”

    接过陌殇递到她手里的薄薄的两页信纸,看完上面赫连子衍讲的几件事情,宓妃的嘴角就划过一丝冷笑。

    “看来你的那些庶叔庶兄甚至是庶妹,完全就找不出一个是安份的。”宓妃看着这信翻了个白眼,突然很想去璃城楚宣王府见识一下,那可是历朝历代赫赫有名的楚宣王府啊,怎的这一代养出来的全是奇葩。

    常言道:有多大的肚子就吃多少饭,既然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妄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偏偏陌殇那些个庶叔跟庶兄,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是个人物,楚宣王府也好,璃城也罢,就算交到他们的手里也不会比交到陌殇的手里逊色。

    笑话,简直笑死人了。

    “他们是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本世子不介意给他们找点刺激。”

    “说实话他们的胆子其实挺大的,都不知道突然主动找上他们的是什么人,居然就敢跟那些人合作,也不怕最后好处没得到,自己却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能违背光武大陆的条约跟限制来到浩瀚大陆的人,宓妃可不觉得他们是好人,甚至于那些人的野心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只要那些人没在天地之外,那么他们就是受约束的,既然来了浩瀚大陆就必然要付出某种代价,只是不知他们要付出何种代价罢了。

    “要不怎么说他们是蠢货。”

    “他们蠢是蠢了点,不过熙然真舍得让他们在楚宣王府里作妖,牵连整个璃城吗?”

    因历代楚宣王都是惊才绝艳之辈,他们的才能上可治国下可安民,璃城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发展,从最初的贫瘠之地变成现在的富沃之地,生活在璃城的百姓有如生活在世外桃源,这是由历代楚宣王的心血浇灌而成,别说陌殇不容许那些人在璃城放肆,就是宓妃也不许的。

    “璃城有表哥坐阵乱不了。”

    “那你脸色那么臭。”

    “他说那些家伙到底是我的亲人,要是由他来处理怕是不太妥当。”

    宓妃闻言点了点头,软声道:“的确不太妥当,所以赫连子衍的意思是让你尽快回璃城。”

    “他是有这意思。”

    “那他有没有跟那些人交手,可知他们的来路?”

    “他正在查,而且他的身份不能暴露,否则他假扮我呆在楚宣王府可就穿帮了。”

    “如此说来还得咱们自己动手。”

    陌殇捏了捏宓妃细腻光滑的脸蛋儿,暗磁的嗓音低沉悦耳,魅惑人心,“据分析推测这次来浩瀚大陆的势力有很多个,想要弄清楚他们是什么身份跟背景,咱们需要帮手。”

    这个帮手可不是他手下那些人,也不是宓妃手下那些人,他们的人虽说都不错,可与那片大陆来的人斗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早知如此,当初你就应该多带些鬼域殿的人回来,现在想要找帮手怕是时间来不及了。”这出海一来一回的得耽搁多长时间,等到帮手来了,怕是黄花菜也凉了。

    “并非只有海上那一条路可走。”

    “什么?”宓妃一把揪住陌殇的袖口,澄澈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轻声道:“还有别的路在哪里,需要花费多长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34身份,药王谷的态度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