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35 身份,药王谷的态度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温老爹原本猜测着就算宣帝要宣他入宫,至少也要初四五去了,谁曾想初二的晚上他就接到宣帝的密旨,让他从相府的密道直接进宫。

    事情来得有些突然,温老爹也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只是他心中坦荡倒也无需惧怕什么,简单交待几句他便动身从密道去往皇宫,而宣帝就在密道的出口等着,可见宣帝心里憋着话找不到人倾诉也是相当的难受。

    当初相府地下密道遍布,温老爹知情后也是惊出一身的冷汗,不只一次的后悔要是早一些将家给分了,兴许就不会酿成大祸。

    好在宓妃发现得早,并且及时将如何处理这些密道交给了宣帝自己拿主意,而他们则是为了避嫌全然放手不管,幸得宣帝对温老爹的信任从未有过动摇,不然单单就是地下那些密道就足够整个相府好好喝上一壶的。

    尤其当时可不仅仅只是密道一事,里面掺杂的东西可多得很,这也是宣帝未曾怀疑过什么的最主要原因。

    后来也不知寒王跟宣帝谈过些什么,反正就是在相府里留下了一条可直接通往皇宫的密道,那密道的出口就设在已逝韩皇后以前居住的寝宫。

    那个地方守卫非常的森严,乃是比冷宫限制还要多的地方,只因那座宫殿是整个后宫所有女人都清楚知道的宣帝的禁地。

    除了宣帝以外,任何擅闯那座宫殿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便是后宫里的女人对此再如何的不满,却也不敢去挑衅宣帝的权威。

    遂,温老爹若出现在前韩皇后居住过的寝宫里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毕竟不管宣帝的政务有多么的繁重,每个月宣帝都会不定时的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呆在那座寝宫里,谁又想得到宣帝会在里面做什么。

    “微臣参见皇上,皇上金安万福。”只因不是正式场合温老爹也就没有向宣帝行什么大礼,仅仅只是恭敬的揖揖手罢了。

    宣帝听到温老爹的声音就放下手中的书,然后冲温老爹招了招手,沉声道:“这里并无什么外人,你又何需向朕行礼。”

    “君臣之礼不可废。”

    闻言,宣帝也只得摆了摆手,他从来都知道温老爹是个固执的,在这一点上宣帝倒是更喜欢宓妃的洒脱。

    宣帝自认兴许他当不得一代明君之称,他却也绝对不是个昏君,对于身边这些真真正正忠于他,又为金凤国效命的大臣,他虽存有疑心却从来都不会去怀疑他们什么,但这也是基于他们对他这个皇帝是真的忠心的前提之下。

    只因他是帝王,他的身份首先就限制了他,无论再如何得他信任之人,他都不可能十分的相信,能有七八分已是他最高的信任。

    而像温老爹穆国公这些,一直未曾让宣帝失望过,他们也着实当得起宣帝对他们的几乎没什么条件的信任。

    从古至今,历朝历代,能做到宣帝这一点的实在不多,说是凤毛麟角都不为过。

    “过来坐。”

    “微臣谢皇上。”宣帝叫他入宫的目的,温老爹或多或少能猜到一些,可既然宣帝都没有主动提及,他也不会自己送上门去。

    手里虽是拿着一本书在看,可宣帝却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脑子里去,在等温老爹进宫的这段时间,宣帝想了很多很多,也一次次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陪朕手谈一局如何?”

    “皇上有命,微臣自是不敢拒绝的。”

    “你只说愿或是不愿,朕自当不会为难于你。”

    “微臣自是愿的。”

    “哼!”

    若说庞太师是只老狐狸的话,那么温老爹在宣帝的眼里就是成了精级别的老老狐狸,反正就是极其难缠不好对付的那一种。

    两者之前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前者狡猾阴险在时时刻刻都想谋取他的皇位,金凤国的江山;后者虽然也狡猾如狐,心机城府深沉,但他忠君爱国,每每所算计的都是如何让金凤国变得越发的繁荣昌盛。

    是以,面对前者宣帝是厌恶的,可在面对后者的时候,宣帝对其却是敬重的。

    “黑子还是白子?”

    “微臣喜欢白色,就白子吧。”

    “你这是不敢比朕下落棋?”

    “皇上说是那就是。”温老爹从善如流的坐在宣帝的对面,见宣帝手中的黑子落下后,他手执的白子随紧其后。

    时间弹指消逝,转眼就是一个时辰之后了,只见棋盘之上黑白子各牢牢的占据着一方缰域,谁也不服谁,谁也不肯认输。

    “朕赢不了你。”

    “微臣也赢不了皇上。”

    “不下了不下了,和棋。”

    “嗯。”

    眼见一盘棋都下完了,温老爹仍旧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耐得住性子,反倒是宣帝的心里跟有只猫儿在挠痒痒似的,憋得实在难受。

    丫的,这老家伙实在太过淡定了,他好想撕破他脸上的狐狸笑怎么破?

    “微臣以为皇上这么急着将微臣召进宫里,应该不是只想跟微臣下一盘棋。”

    终于等来温老爹递出的台阶,宣帝真心都要感动得哭了有没有,他清了清嗓子倒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温氏一族是传承一千余年的名门世家了,朕想问什么想说什么,齐修应该多少能猜到一些,朕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的东拉西扯了。”

    “皇上请说,微臣洗耳恭听。”

    “朕是什么性子你了解,你是什么性子朕也了解,不用装的时候齐修也就别装了,朕瞧着有些伤眼睛。”

    “咳咳…”温老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抬头颇为不满的瞪了宣帝一眼,也懒得再解释什么。

    齐修是温老爹的字,听到宣帝这么称呼他,温老爹也就能把握他跟宣帝说话的分寸了,心下不免松了一口气。

    宣帝这么喊他的时候就表示即便他说的有些话,又或是他的有些观点与宣帝的有所不同,甚至是冲撞了宣帝,宣帝都会恕他无罪,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朕年幼之时隐约记得皇祖父好似有提到藏书楼中存放着一个很重要的残本,倘若我们这些皇子皇孙有兴趣的还能去找出来翻翻看,也好增长增长见识。”

    安静听着宣帝讲故事的温老爹听到这里颇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毕竟在温老爹的认识里面,新月皇朝覆灭之时留下的那一本被四国瓜分的,记录着有关光武大陆一些人文的典籍,虽四国皇室各有一部分,却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难道金凤国的那一份还在?

    “齐修你这是什么眼神儿,难不成朕的脸上画着一朵花不成?”

    温老爹摆了摆手,淡淡的道:“当然不是。”

    “那你……”

    “微臣只是听了皇上的话觉得有些意外罢了,毕竟微臣一直以为新月皇朝覆灭之前堪称镇国之宝的典籍在新月皇朝覆灭之后被一分为四,起初四国皇室还将其保存得极好,越到后面也就日渐被抛之脑后,久而久之就连那残缺不完整的四分之一也失去了踪迹。”

    “情况正如齐修所言这般,若非除夕宴上发生了穆世子的事情,还有从御花园摘星台搜出来的那些东西,然后牵扯出那些人,朕也想不起那么久远都已经尘封在记忆大河里的东西。”

    除夕那里夜里,即便就是在见过寒王跟陌殇,还得了陌殇的承诺,宣帝也是一直都没能闭上眼好好的睡一觉。

    而后从初一到初二,一个晚上两个白天,宣帝也只是小睡了三个时辰而已,其余时间就算不处理政务,单就躺在龙床上也是睁眼到天明。

    “记忆中皇祖父初提起藏书楼中那所谓宝贝的时候,藏书楼就是被翻过一遍的,然而却什么都没有找到,我们也只当是皇祖父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

    “皇上昨个儿又去找过一遍?”

    “嗯,朕对那个地方实在太过陌生,就总想找到一些证据来证明那个地方的存在,是以就发了疯似的想要找到那本典籍的残本。”

    “看皇上的表情应该是没找着?”

    “整个藏书楼里里外外都在朕的要求之下被翻了一个遍,虽是淘了些很珍贵的孤本出来,却是连那残本的影子都没找着。”

    “所以皇上就把微臣给叫进宫来了。”

    “对。”宣帝叫温老爹进宫的目的本来就很直白,此时温老爹问起他也大方坦然的承认了,“温氏一族传承千余年之久,朕相信齐修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

    “微臣确是知晓一些,但也不是很多,皇上想想也知道毕竟时间过去得太久,即便对有些典籍用的保存方法再如何的精细,时至今日也是残缺了。”

    “陌殇那小子已经说了不让朕插手那些人的事情,他会亲自处理,是以朕叫齐修进宫又问齐修这些,并非要寻找或是贪图什么,仅仅只是想要心中有个数,再求一个心安罢了。”

    他从来不是一个有野心的帝王,若非当年那一场变故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

    “那些人可以说是明目张胆在御花园里摆下那些阵法,又拖了那么些大臣的家眷下水,朕就想知道他们的本事是不是当真就逆了天去。”

    好歹他也是个皇帝不是吗?

    那些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那些事情,叫他怎不愤怒。

    “微臣明白皇上的意思了,定当将自己知晓都一五一十的告诉皇上。”

    “嗯。”

    接下来温老爹就说到了光武大陆,提到了那片大陆上的一些顶级势力,只是不知时间已过去千年,曾经的那些势力是否还传承至今。

    温老爹会知晓这些自然是因为温氏一族的传承,便是他相信宣帝,却也有所保留,没有将他知晓的全部都说出来。

    是以在听了温老爹的这些讲述之后,宣帝也仅仅只是知道了光武大陆,知道了那是一个以武为尊,没有皇权的奇异地方。

    当新月皇朝最为繁盛的时期,浩瀚大陆与光武大陆其实是可以互通往来的,只是随着光武大陆的灵气越来越浓郁,而浩瀚大陆的灵气却越来越稀薄,那片大陆上的人就再也不愿踏足浩瀚大陆。

    到了新月皇朝的后期,两片大陆之间互通的通道被毁,遗留在光武大陆的浩瀚大陆人无法长期生存,二三十年后就相继死去,杜绝了两片大陆存在血统不纯的可能;

    而遗留在浩瀚大陆的光武大陆人,他们因体质相对本土大陆的人要强悍健壮很多,即便此地灵气稀薄,却也只是让他们多活了六七十年罢了。

    至于他们的后代因在浩瀚大陆出生,又无法吸纳天地灵气来修习武学功法,传承一两百年之后也日渐消亡在这个世间。

    这些在温氏一族嫡传当家人的传承中就有记载,温老爹讲给宣帝听的就是这些,至于还有一些更深层次的,他选择了闭口不谈。

    一千余年的时光,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一百年两百年,随着时光的流逝,两片大陆之上很多东西也是在发生着变化的,遂,温老爹又哪里知道现在的光武大陆是什么模样。

    他所知道的也仅仅只有传承记载上面的那些,以及宓妃跟他描述的,关于光武大陆现状的一些幻想。

    也许某天这些宣帝都会知晓,但绝对不能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身为温氏一族的当家人,温老爹也有他要肩负的使命跟责任。

    “一个没有皇权,一个以武为尊,强者凌驾于任何权势之上的大陆,听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却不禁又令朕心生向往之。”

    “那片大陆的生存法则与浩瀚大陆截然不同,天生的不同体质就决定了我们不能像那些人一样的生存,而他们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哈哈哈…齐修不要这么紧张,朕也就是心里想想,可没有真想去那片大陆的意思。”千余年前那片大陆的人就强大如斯,如今呢?

    那片大陆的人是变得更强大,还是退步了?

    若说变得更强大,那么只怕更加看不上浩瀚大陆这个于他们而言贫瘠得一无是处的地方吧!

    可即便就是他们变弱了,又能瞧得上他们这片大陆?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这些问题既然想不明白宣帝也就索性丢到一边不去想它,“陌殇小子不会允许那些人在这片大陆上肆意妄为,宓妃丫头怕是也要参与进去,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离开摘星台时宓妃只说她会找机会给宣帝一个交待,昨个儿宣帝就从寒王的嘴里得知,原来那天晚上宓妃丫头也中了招,连带着穆家三姐妹也没跑得掉。

    想到以宓妃的本事都被算计了进去,宣帝就越发不敢小瞧那些人,从而对宓妃没有及时来见他心里那股不舒服也随之消失了。

    “微臣进宫之前接到妃儿传回来的消息,说她身体已经无碍,只是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回相府,她要去暗查那些人的身份。”

    “哎,她跟陌殇小子在海外皆有奇遇,这大概就是那份奇遇所需要他们付出的代价吧。”

    “皇上这么说也没错,如果可以的话,微臣倒是希望那丫头没有那什么奇遇,微臣只希望她这一生都平安顺遂。”

    “那些人都不是寻常人,齐修还得提醒宓妃丫头小心应对,自己的安全才是最要紧的。”

    “是。”

    “本该是休沐在家陪家人的日子,朕将你叫进宫也这么长时间了,退下后你就坐马车从密道赶紧回府去吧。”

    “多谢皇上,微臣告退。”

    目送温老爹离开后,宣帝就叫来自己的暗卫吩咐道:“去寒王府请寒王殿下到这里来见朕,切记隐藏好行踪要让人发现了。”

    “是,皇上。”

    ……

    “阿宓这么看着为夫,是不是觉得为夫越长越好看,越来越养眼了,嗯?”陌殇修长的手指轻挑起宓妃的下巴,性感的薄唇轻贴着宓妃的红唇如羽毛般的摩挲,暧昧的气氛直线飙升。

    这臭不要脸的男人,真是越来越自恋了。

    “你知道我现在想对你干嘛吗?”消化掉陌殇刚才解释给她听的一切,宓妃就咬牙切齿的想要揍这个男人一顿有没有。

    这混蛋当初那么坑她真的好吗?

    “阿宓能对为夫干什么?”眨着一双慑人心魄的紫眸,陌殇的表情又呆又萌,只是某个小女人并不买账。

    “你说呢?”

    “阿宓你能干我。”

    “什。什么?”

    “干我。”紫眸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宓妃,陌殇一本正经极其认真的说道。

    “噗――”

    干…干他…

    宓妃嘴角狂抽,眼睛都要瞪得脱眶了,那个她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你这个…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说着宓妃就想伸手对陌殇的脸一阵揉捏,无奈陌殇好似瞧出了她的小心思,大手牢牢的将她的手固定在他的手中,完全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臭流氓。”

    “为夫可是很希望阿宓你能……”

    “闭嘴,不许说。”

    本着不能把某个小女人彻底惹毛的原则,陌殇只得安抚性的蹭蹭她的脸,待她稍稍安静一点之后才柔声说道:“阿宓的性子真急,你就不能乖乖听为夫说完才指责为夫的不是?”

    话落,陌殇又不甘心的凑过去轻咬了咬宓妃的脸颊,望着她即将喷火的眸子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看得宓妃直拿凌厉的眼神儿瞪他,再瞪他。

    “乖,眼睛别瞪这么大,都不好看了。”

    宓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35身份,药王谷的态度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