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37 极速通道,严刑逼供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府・前院大书房

    “谁在外面?”

    “回相爷的话,是夫人过来了。”

    书房里坐在主位上的温老爹眉头轻拧,又看了看坐在下面的三个儿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道:“请夫人进来说话。”

    “夫人,相爷吩咐了,您里面请。”

    要说自打相府分了家,她那个婆母温老夫人跟温老爹的两房姨娘被送走,这偌大的相府还没有哪个地方是温夫人不能去的。

    难得她来前院大书房一次还被大管家给拦了下来,不怪温夫人眼神怪异的盯着大管家看了好几眼,看得大管家那是额上冷汗直冒。

    呜呜。不是他要拦着夫人好伐,实在是相爷进书房前交待了,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许靠近书房一步,不然再借个胆子给他,他也不敢拦夫人的路不是。

    “大管家退下吧,本夫人知你是听命行事。”

    “多谢夫人体恤老奴。”

    温夫人让钱嬷嬷候在外面,她自己从大管家的身边走过去,又伸手推开门进去再转身把门给关上,这才露出几分小情绪的道:“你们父子几个谈什么要这么神神秘秘的,是不能让我知道的?”

    “夫人过来坐,切莫多想,我们父子几个能谈什么,谈的还不就那几件事情。”温老爹冲温夫人招了招手,见爱妻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他还特地起身上前几步将温夫人给牵到他的旁边坐下。

    “给娘请安。”

    “行啦你们三个,都坐吧。”男人外面的事情温夫人是从来都不过问的,这次也是碰巧撞到,她瞧着奇怪才开了这么一次口。

    她不过一个内宅妇人,就算眼界再如何的宽,心思再如何的深,有些事情她都不想去管,就如宓妃对她说的,家里足足有四个男人保护她,她合该好好享清福才是。

    “夫人怎么亲自过来前院,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与我们父子商议?”顿了顿,温老爹拧着眉头又道:“若是咱们府里的事情夫人自个拿主意就好,完全不用问过我们,就算问了我们也是赞同的。”

    温老爹是个宠媳妇的,若非他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着,始终都没有放弃,只怕在温老夫人的干预之下,他跟温夫人老早就散伙了,也不会有今天的好日子。

    听着温老爹这完全肯定她手中权利的话,温夫人非但没有高兴,还很是不雅的冲他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哎,你们父子真是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然后看到的画面变成了这样,温老爹挤眉弄眼的望着三个儿子,三个儿子也是莫名的摸了摸鼻子看向自家老爹,那眼神儿好像都在问着一个他们是不是忘了什么的问题。

    “你们父子真是…真是…”说了两遍温夫人都没能找到一个恰到的形容,整个儿就是一副对他们已不抱希望,万分无语的样子。

    父子四人,“……”那个他们怎么了,竟把他的妻子他们的娘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尤其是你轩哥儿,你这孩子叫娘说你什么好,难道你忘了这个月你要成亲么,真是个小混蛋,那南宁嫁过来娘还真怕委屈了她,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丈夫。”

    “咳咳…”温绍云跟温绍宇同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一张俊脸呛得通红,而后扭头看过去,貌似他们的大哥比起他们来也没好到哪里去。

    话说大哥是果然把这个月要娶亲的事情都忘了吗?

    呃…那他们不禁也要替未来大嫂委屈委屈,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男人。

    “娘,我我没忘。”

    “没忘,你当娘那么好骗?”

    “娘,我真没忘,只是只是……”温绍轩是个做事之前喜欢一一计划好再行动的人,这个月是他即将大婚的日子他又怎么可能会忘。

    即便时至今日他对南宁县主的感情都还没有深到非她不可的地步,但他对南宁县主不讨厌,隐约还有些好感,是以他愿意娶她为妻,自然而然就不会委屈了她。

    大婚如此重要的事情,倘若温绍轩都给忘了,那他怕是就跟妃儿口中的渣男有得一拼了。

    “只是你以为娘什么都会给你安排妥当,你完全都不用操心?”看着大儿子窘迫成这样温夫人也严肃不起来,尤其见温绍轩耳朵都有发红的际象,她这个做娘的也就不再揪着不放了。

    南宁县主那个未来媳妇虽好,但在温夫人的心里她的儿子自然是更好的,外人如何能比得上。

    仅有的几次接触让温夫人发现南宁县主对温绍轩可谓是一片痴心,爱得很深,而她这个儿子虽说认同这门亲事,也对南宁县主有些好感,却远远还不到深爱的地步,不过如今看来这应当是一份很好的姻缘。

    这两个孩子早晚都会成为很相亲相爱的一对儿,也就不枉废她的心意了。

    “娘,儿子这段时间虽说忙了些,可成婚那样的大事却也是放在心头的,一来的确有娘处处替儿子安排周到,二来儿子是想着十八行大婚之礼,初十到阮将军府下聘礼就可以了,所所以就还没有找娘商量这件事情。”眼下距离初十还有好多天,温绍轩是怎么都着急不起来。

    “咦,看来你是心中有数。”

    温老爹听着他们母子的一问一答,总算明白过来他把什么给忘了,小心翼翼的瞅了旁边的妻子一眼,温老爹觉得他一定不能承认他对大儿子的婚事,当真就是忘了,忘了。

    “十八才成婚,初十过去下聘礼刚刚好,不知夫人都替轩哥儿备下了哪些聘礼,可还有需要添补的。”对待自家人温老爹素来就大方,他们相府底蕴深厚,即便从他这一代开始什么都不做,家资也足够他往后十多代的子孙吃穿都不愁的。

    既是迎娶温氏一族下一代的当家主母,无论如何都不能小气了,聘礼方面一点都马虎不得。

    “妃儿那丫头不是写信告诉我们,让我们安安心心筹备轩哥儿的婚事就好,该上朝的好好上朝,该议事的好好议事,至于那些人我们只要抛到脑后就好,不插手去管就是我们能做的事情。”

    知道温夫人话还没有说完,父子四个都安静的等着她继续往下说,“你们那些事情我原本也不想管的,可见你们每天那么忙又帮不上什么忙,便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轩哥儿的婚事上面,也好让你们父子省省心。”

    “辛苦夫人了。”

    “劳娘为儿子受累了。”

    温夫人看着这说好话的一父一子,抿唇又道:“我来找你们一则是聘礼的清单我列好了,你们都瞧一瞧,看看有无不妥之处,咱们再商议着好改;二则也是我觉得初十的日子不错,正好适合去阮将军府下聘礼,就来提点轩哥儿一声莫要忘了。”

    只是温夫人没想到她这个儿子竟然早就做好了安排,已然自己就拿定了初十去下聘,就是还没来得及跟她这个娘说上一声。

    “轩哥儿是长子,又是选定的继承人,因而他成婚要用到的定礼跟聘礼比起你们兄弟俩儿都要多上一点,娘知你们兄弟感情好,却也不能因为这个就生份了。”

    虽说温夫人知道她的三个儿子都是好的,但这也不妨碍她提前给他们打打预防针,把话给说清楚,以免他们兄弟嘴上什么都不说,心里却多了一个疙瘩。

    “娘,儿子成婚用的是什么规制,等到绍云跟绍宇成婚之时也要用相同的规制,咱们家不兴那套我是长子,我是继承人就要多得一部分这种事情。”

    顿了顿,温绍轩接着又道:“更何况等儿子继承家族之后,整个温家都是儿子的,绍云跟绍宇却没有这些,爹娘可不能在这件事情上亏了我的两个弟弟。”

    “爹娘,你们别听大哥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可不会觉得委屈,大哥虽为长子,又要继承家业,瞧着是无限的风光,但他肩上的责任可比我们兄弟重太多太多,哪里有我们兄弟过得洒脱,要是再不给予大哥一些特权,我跟三弟会内疚的。”

    “就是就是,爹娘就得给大哥好一点的,再说了我跟二哥名下的产业跟私产都不少,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将来娶媳妇会缺了她的,爹娘不也给我们准备定礼聘礼了么,要是实在太过丰厚也不好。”说着,温绍宇还状似为难的摸了摸下巴,缓了一下喃喃道:“能让儿子用那么些聘礼去求娶的姑娘,家势定然也是不差的,爹娘难不成还担心我们过不好。”

    “哪怕撇开这些都不谈,我们若是想要得到更多,就该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而不是争夺家里的。”

    温绍云跟温绍宇是双胞胎,两个人默契起来温绍轩想说话都插不进去嘴,他这大哥做得也好心塞。

    两个混小子就不能住住嘴,让他也说上几句。

    “你们都是是好孩子,为父跟你们母亲也明白你们的心意了,该如何给你们娶妻下聘礼这件事情就留给为父跟你们母亲来拿主意,该是怎样你们就乖乖受着就好。”

    “知道了,爹。”

    “夫人,我们夫妻真是生了三个好儿子,既然他们兄弟感情那么好,咱也不拘泥于那些条条框框,待云哥儿跟宇哥儿成婚之时,定礼也好,聘礼也罢,你都比照着轩哥儿的来给,谁也莫要亏待了。”

    “好,妾身都听相爷的。”都是自己的儿子,温夫人觉着自己这一碗水端平最好不过了。

    有了温老爹这句话,等操办完温绍轩的大婚,接下来温绍云跟温绍宇的大婚她这做娘的安排起来也就得心应手,处处都会很妥贴。

    “聘礼太过丰厚了,爹娘拿一部分出去,并非儿子要贬低自己的岳家,而是论门第跟家族背景,阮将军府远远不能跟我们府上相提并论,下这么多的聘礼到阮将军府不是什么好事,只能将他们推到风口浪尖,细思下来怕是会害了他们一家。”

    不提温夫人替温绍轩准备的这些丰厚的聘礼,单单就是温绍轩自己的产业以及他的私产拿出来,绝对都可以很有面子的去阮将军府给南宁县主下聘。

    “对阮将军府的产业跟家资,儿子暗中打探了一下,要是我们下的聘礼太多,而他们家给南宁准备的嫁妆又很有限的话,怕是就得闹笑话了。”

    “这……”

    “阮将军跟他的夫人并非只有南宁一个女儿,爹娘莫要忘了他们还有一个嫡子,且那个孩子现在还小,当父母的总归还要为他打算一二。”

    听完温绍轩的分析,温夫人跟温老爹对视一眼,他们只想着以他们的家势备下这些聘礼刚好出众却又不算太过打眼却忘了未来的亲家能不能受得起了,这可真是……

    “爹娘,妃儿是我妹妹,哪里有妹妹替哥哥出聘礼这样的,将她准备的这些拿出来留着给她做嫁妆,然后再从清单里抽出一部分也留给妃儿做嫁妆,剩下的儿子再带到阮将军府下聘礼就差不多了。”

    “不行。”

    “娘。”

    “轩哥儿你叫娘也没用,妃儿那丫头将这张清单整理好交给娘的时候就说过了,这是她作为妹妹替你这个大哥准备的聘礼,你若是不要的话,她就叫你拿去扔了,反正她是不会再收回的。”想到宓妃说这话时的表情,温夫人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更多的却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她的儿子疼惜妹妹,妹妹不也心疼哥哥么,“那丫头可还说了,别以为就你这个大哥可以在她那里得到优待,她给她的二哥和三哥准备的聘礼跟你是一样多的。”

    闻言,温绍轩三兄弟皆一头黑线,嘴角微抽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妃儿还替她的表哥表姐准备了一些东西,但哥哥还是自家的好,像是昊宇跟依姐儿她们能收到的东西就不足你们的十分之一了。”

    听着自家娘亲这感叹的话,难道他们这三个做哥哥的不该为妹妹替他们做的而感动到哭?

    “娘,本该是我们做哥哥的给妃儿准备嫁妆,哪里能让她……”

    “行了行了,既是你们妹妹给的,你们好好收着就是,至于妃儿的嫁妆你们三个也不要操心,为父跟你们母亲早就替她准备好了,就算陌殇那小子带着天价的聘礼过来下聘,你们妹妹的嫁妆也断然不会让天下看轻了去。”

    “听你们爹的话,妃儿的嫁妆是娘打从她出生之后就一点一点准备的,你们若是真觉得心中过意不去,那就等到她出嫁的时候,你们再给她添一点,娘相信她不会拒绝你们三个哥哥好意的。”

    兄弟三个一想也是这么回事,现在妃儿尚未定亲,出嫁也是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他们此时着什么急,真到妃儿出嫁那一天,他们再给妃儿的嫁妆备得丰厚一些就好。

    “轩哥儿的话说得不无道理,夫人你再瞧着从清单上摘出一部分的聘礼下来,剩下那一部分再由轩哥儿送去阮将军府,至于拿出来的那一部分就等他们小两口成亲后,夫人你再找个机会拿给儿媳妇,就当作他们夫妻的私产好了。”

    温夫人想了想便点了点头,柔声道:“如此也好,既能全了我们相府的颜面,又能让他们不那么尴尬,妃儿是小姑子,依妾身的意思咱们先把妃儿准备的这一份拿出来,再从剩下的里面减掉四分之一,剩下这些聘礼也就算是中规中矩,稍稍有些出挑了。”

    “好,夫人的安排甚好。”转过头温老爹又看向温绍轩沉声道:“轩哥儿以为如何?”

    “爹娘的安排很好。”

    “那就这么定了,初十去阮将军府下聘礼,然后让府中的人都行动起来,将轩哥儿的院子跟咱们府里都装扮得喜庆一点。”

    “相爷就放心吧,这些事情妾身会办妥的。”温夫人过来走一趟的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她自己就可以拿主意,是以便起身站起来拂了拂裙摆,道:“妾身就先回观月楼了,你们父子慢慢再谈。”

    等到温夫人走出书房,温老爹突然看着温绍云跟温绍宇很是郑重的道:“你们大哥的亲事是板上钉钉圆满了,你们两个臭小子也给为父抓紧一点。”

    温绍云温绍宇,“……”

    爹,您这样真的好吗?

    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娘做一下就好了么?

    “噗――”看着温绍云跟温绍宇一副‘我已生无可恋’的表情,他实在没憋得住就笑喷了。

    “继续你们母亲没来之前我们父子谈论的话题,都给为父警醒着点,要是被为父抓到你们的小尾巴,哼,后果会有点严重。”

    三人看着不像是开玩笑的温老爹,嘴角一抽就笑不出来了,端坐在椅子上静待温老爹的各种提问。

    ……

    嗖!

    嗖!嗖嗖!

    “不错嘛,本世子妃都那么小心了,你们还能觉察出来不错不错。”

    这是宓妃第二次来地下世界的西面,第一次是跟陌殇一起分别将东方云虎跟媚骨老人丢进‘地狱’的一南一北两个方向。

    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早晚有一天不是东方云虎碰上媚骨老人,就是媚骨老人碰上东方云虎,他们所做的不过只是让他们从一开始就无法聚在一起罢了。

    所谓‘地狱’的恐怖之处宓妃只有耳闻,除了陌殇说与她听的之外,倒是还没有机会也没有时间进去亲身试验一番。

    “属下等参见世子妃,世子妃万福金安。”宓妃刚刚踏进‘地狱’的地界,七道黑色的残影就‘嗖嗖嗖’的飞了出来,可见全都是训练有素的。

    “起来吧。”

    “谢世子妃。”

    “无悲无喜,你们也进来吧。”宓妃意在试探看守‘地狱’侍卫的深浅,可一点都没有要打击他们自信心的意思,因而她也是露了破绽才引出这七个人,不然宓妃就是进去逛了一圈又出来,怕是他们也察觉不到。

    不一会儿拉耸着双肩的无悲无喜看着宓妃目露幽怨的走了出来,“世子妃,您下次挖坑的时候稍稍提醒一下呗!”

    宓妃眨了眨眼,淡淡的轻笑道:“告诉你们了还怎么算计你们,乖啊,乖乖往坑里跳就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37极速通道,严刑逼供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