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38 极速通道,严刑逼供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别以为她不知道陌殇不带走他们,而将他们两个留在她的身边伺候是打的什么主意,既然宓妃都已经坦然接受这两人留在她的身边充当她的左右手,挖上几个坑逗他们玩玩就全当是解闷出气了。

    显然无悲无喜也是很有眼力劲儿的家伙,明知眼前那是坑,悲催的他们却不得不跳,呜呜…世子爷您对世子妃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得世子妃心情不爽这么折腾他们呀!

    初识陌殇之时,宓妃如何也不会会忘记,那时的陌殇远不是世人眼中那个天下第一美男,温柔如斯的‘病世子’形象,而是另外一个在宓妃看来轻狂邪肆,乖张又霸道,不将这世间看在眼里,仿佛凌驾于九天之上的邪魅男。

    犹记得,当时的她尚还分不清楚他们是不是同一个男人,又总觉得他们根本不太可能是同一个人。

    毕竟无论是他们的外貌还是他们的性格,不说是两个极端却也绝对是南辕北辙挂不上钩的,然而,最后的事实却告诉她,那在她的眼里呈两级分化状态存在的两个人,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下意识宓妃就将陌殇身上的情况归结于一个主人格衍生出来的次人格,也就是说陌殇是个有着双重性格的人。

    然而,陌殇的情况又区别于宓妃前世常见的那种双重性格分裂的人,只因为陌殇分裂出来的人格完全就是一个独立的人格,且好似与陌殇本人没有一点的关联。

    哪怕就是在陌殇清醒之后,他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分裂成另外一个人过。

    但就一般的双重分裂人格的病人而言,他们所分裂出来的另外一个人格,必然跟他的主人格有密切的关系,并且存在有一段共同的记忆,然而,陌殇却是没有的,甚至明明同用一个身体的他们,为主人格之时他的身体是带着先天病体的,而为次人格时他的身体却非常的健康,就连他的武功修为都不在同一个层次上面。

    是以,如果不是陌殇在向她坦诚他对她的感情时主动说出这一点,宓妃一直都不会将陌殇跟那个邪魅男联想在一块儿。

    跟陌殇在一起之后,陌殇就不再隐藏自己的任何秘密,有什么都会对宓妃说,其中就有越到后期他人格分化后,残留在他脑海里的一些零星的东西。

    以前或生或死对陌殇而言他压根就不在乎,可在有了宓妃之后,他就想要长长久久,健健康康的活下去,为了让给他医治的宓妃更了解他本身的情况,只要是他稍觉有异之事都会告诉宓妃。

    渐渐的宓妃就发现在陌殇的大脑深处有着一处仿佛被迷雾所笼罩的区域,那个地方或许封印着他的一部分记忆,但因大脑是人体最为脆弱的地方,哪怕就是宓妃也不敢冒然对那个地方出手。

    没出海之前,宓妃对陌殇为何会被封锁了一部分记忆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毕竟在她看来陌殇很正常,不像忘记了什么的样子,就连陌殇自己也不觉得他遗忘了什么东西。

    倘若真要说出一个他忘了什么的话,大概也就只有他化身为邪魅男时做过的那些事情,又去过什么地方,在他的大脑里就是一片空白,什么印象都没有的。

    直到出海去到光武大陆,宓妃又走进幽冥城住进鬼域殿之后,她才一点一点的明悟,敢情陌殇所缺失的那一部分记忆,其实就是陌殇在光武大陆建立鬼域殿,被人称为赤焰神君那前前后后期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只是宓妃也很好奇,十年前陌殇究竟是以何种方法去到光武大陆的?

    要知道即便陌殇偶尔失踪两三天,又或是十来天的样子是根本不可能往来一趟光武大陆跟浩瀚大陆之间的,然而,当时陌殇的记忆尚未完全恢复,宓妃就是想问也没人给她答案。

    后来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多,渐渐的宓妃心中那个疑问就被抛于脑后,直到陌殇提及要去鬼域殿搬些人手过来,她才猛然想起这件事情。

    想到陌殇既然有极速通道可以走,偏偏上次回来的时候他们还要乘船回来,宓妃可不就恼了某世子吗?

    结果听陌殇把前前后后的因因果果都说完,宓妃也就跟被放了气的皮球似的,一下子生气就变成对陌殇此行的担忧了。

    原来在紫晶宫陌殇的身体彻底恢复健康之际,属于他的那段记忆也就彻底的恢复了,也就是说陌殇完全想起了他在浩瀚大陆为陌殇之时,如何又变成邪魅男到光武大陆去建立鬼域殿,又被尊称为赤焰神君的。

    那个时候变成邪魅男的陌殇是没有主人格记忆的,他以为他只是他,而他明明身处浩瀚大陆却总是受到光武大陆的牵引,如果一定要给他的这种行为给出一种解释的话,大概只能说是使命吧!

    十年间,陌殇以邪魅男那个次人格在光武大陆拥有了幽冥城,建立了鬼域殿,成长为光武大陆之上赫赫有名的赤焰神君。

    这从而也就解释了为何光武大陆上的人总说赤焰神君简直神秘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他可就是神秘么,任你有通天的本事,只怕也想不到他是从浩瀚大陆过去的。

    陌殇以邪魅男的身份认识宓妃的期间,他的记忆其实已经开始朦胧话,除了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以外,其余的如他是谁,家在哪里,又是做什么的都已经记不起来。

    而那时主人格陌殇也已经开始接收属于邪魅男的记忆,只可惜就连邪魅男当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做什么,也就这么把陌殇带进了沟里,所有的线索全给断了。

    直到那片大陆的人出现在这里,陌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想要从鬼域殿调集人手过来再度提起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事情,宓妃才明白的确是有一条从浩瀚大陆通向光武大陆,能够被称之为极速通道的地方,然而,那条通道存在的时间实在太过悠久,就在陌殇最后一次往来两片大陆之间的时候发生了崩塌的意外。

    虽然当时陌殇没有死在那条崩塌的通道里面,却也受了非常重的伤,导致主人格再分出次人格的时候,他的记忆成了一片空白。

    于是就有了明明成了邪魅男却没有离开浩瀚大陆,而是在大陆上四处飘荡,然后就遇上了宓妃。

    宓妃责怪陌殇既然知道有这么一条通道,那么他们回来的时候为何不走,却不知里面还有这样的内情。

    她甚至都不知道恢复记忆后,为了修好那条通道,为了让宓妃往后想见家人就能常常见到,已经暗自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与其说陌殇暂时离开后,宓妃是在找无悲无喜的麻烦,以折腾他们为乐趣,倒不如说她是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以此来减缓她对陌殇离开的担忧跟她的难过和自责。

    她真是个猪脑子,明明事情都还没有弄清楚就跟陌殇又吵又闹的,还说那样的话去气得,陌殇要是恼了她让她哄哄倒好,偏偏那个男人一脸纵容的看着她,完全都没有要生气的意思

    真是让她好挫败,心里的自责就更多了,此时想想那货肯定是故意的,就连走了都还要牵着她,让她时时刻刻都不能忘了他。

    “别苦着一张脸了,本世子妃不折腾你们了。”宓妃摆了摆手,对自己幼稚的做法也是无语的。

    “呃…”

    “怎么,你们很想被本世子妃捉弄?”

    无悲无喜惊恐的连连摇头,差不多都是齐声吼出来的,“世子妃看错了,属下没有那个意思,一点都没有。”

    “哼!”

    从现身到现在都一直处于被宓妃跟无悲无喜无视状态之中的七个人怔愣成了一道漆黑的风景,认真说起来他们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女主子,只是想象的跟现实的差距总是很大,一时间他们有点接受无能怎么破?

    不过他们对宓妃的事迹听闻了不少,是以他们也没有那么傻缺的去挑衅宓妃,要知道能让他们世子爷捧在心尖尖的女人,岂能是个怂的?

    宓妃怂不怂,厉不厉害这个答案马上就会揭晓,届时,这七人抹着脑门上的冷汗,暗自决定往后若与宓妃有所接触的话,他们都要尽可能的保持安全距离。

    “你们是负责守卫这里的……”

    “回世子妃的话,‘地狱’原是没有人看守的,我们都是世子爷的影卫。”

    “也对,在里面那两位来之前,这个地方应该闲置很多很多年了。”

    “世子妃说得不错,据属下所知,在里面那两位‘客人’来之前,这里已经近三十年没有住过人了。”倒是里面那些蛇虫鼠蚁死了不少又增长了不少新的,它们彼此间的战斗力日渐增长到了如今的地步,用来招待东方云虎跟媚骨老人刚刚好。

    他们可是都有听说过的,那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算计他们的世子爷跟世子妃,活该享受现在这样的待遇。

    “哦?”宓妃挑了挑眉,冷声道:“本世子妃应该如何称呼你们?”

    貌似这还是宓妃第一次见到陌殇身边的影卫,暗卫的话她倒是见过好些个。

    “回世子妃的话,属下们都是按照各自的实力来排名的,我们几个以我为首,分别是影七到影十四。”

    “排名前二十的影卫无论身手跟能力都非常不错,他把你们安排来守‘地狱’你们就不觉得大材小用了?”

    “属下等无条件服从世子爷的命令。”

    “嗯。”

    “世子妃今日过来是想提审里面的人吗?”他们此时所站的位置刚好就是东面与西面的交界处,因此这里还有白天与黑夜的交替变幻,再往里面走彻底进入黑暗的世界之中。

    此处虽然白天黑夜分明,可黑夜的时间远远比白天要长很多,好在他们七个都是影卫出身,对于长期要生活在黑暗里,他们显然适应情况良好。

    当然,他们虽说习惯在黑暗中生存,却也异常的渴望阳光,总盼着某天他们可以恣意的活在阳光下面。

    “将他们丢在这里也有差不多五天了,也不知他们适应得怎么样,本世子妃可不得亲自过来瞧瞧。”

    无悲无喜对宓妃的某些恶趣味绝对是有深刻发言权的,一见宓妃笑得这么纯真明媚,两人就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莫名有点想为里面的两个人默默点根蜡是几个意思?

    许是他们两个的表情实在太过奇怪,惹得影七他们几个对他们频频侧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为了不脏了世子妃的手,属下请命进去提那两个人出来供世子妃审问。”眼见宓妃笑眯眯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无悲赶紧站直了身子说道。

    “你要进去?”

    “呃…属下不能进去?”他的武功虽不如世子妃那么高深,但好歹是在他们自己的地盘,用不着这么看轻他吧!

    “唔,那里面遍地都是毒物,你进去会不会把自己都给玩没了。”

    “这…”

    “本世子妃心地善良啊,为了招待他们可是拿出了不少的宝贝。”

    “世子妃对对他们真好。”无悲无喜默默对视一眼,动作神同步的摸了把脑门上的冷汗,心地善良?世子妃您确定说的是您自己吗?

    影七到影十四此时总算瞧出一些门道,该不会突然出现在‘地狱’里的某些东西,咳咳…好巧不巧就是世子妃的手笔吧!

    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狠,好在他们还算聪明,对世子妃那是发自内心的敬重,不然岂不要被收拾修理一顿。

    “嗯,本世子妃也觉得对他们实在太好了,但愿他们已经想通,不要让本世子妃太过为难。”送走陌殇后,宓妃就接到了她师傅的回信,上面写得很清楚,针对那些人的一切行动,药王谷都将全力配合。

    哪怕不为天下苍生,药王谷既然留存在这个世上,那么就要肩负起它存在的使命。

    另外,只等宓妃撬开媚骨老人的嘴,将冥谷内外的布防完全弄清楚,毒宗就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彻底退出历史的大舞台。

    “若论这些天对里面那两位谁最了解他们的情况,你们几个应当最清楚了,不妨先说给本世子妃听听。”素来不打无准备之仗的宓妃在进攻前准备工具是一定要做足的,她这次来见那两个人可不仅仅只是玩玩而已。

    毒宗的存在始终让宓妃不太安心,还是越早被灭掉的妥当。

    至于东方云虎乃是阴鬼门的大公子,他自小经历的那些宓妃可不相信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再加上东方云虎的那些看家本事,她在里面准备的那些东西怕是还不足以让他全部中招。

    “影七,你来说吧。”

    影七被推出来之后看着宓妃还有几分窘迫,但很快他就调整好自己,很是淡定的开口将这些天‘地狱’里面两个人的表现都说了一遍。

    正如宓妃之前所言,以他们的身手跟能力被世子爷派到这里来‘看门’,的的确确是大材小用了,但他们既是奉命而来,自然而然就要做到最好。

    尤其,里面那两个人可是被世子爷特别关照过他们的,因此,他们七个可一点都不敢小瞧里面的人,每天都将他们的行踪掌握得牢牢的。

    眼下世子妃一问,影七就捡着最重要的很简洁的说了一遍,还不忘提了一些他自己的看法跟意见,让得宓妃对他的回答很是满意。

    “果不其然,我就知道即便将他们关在这种地方,他们也不会疯掉。”纤细的手指抚了抚下巴,宓妃眯着眼瞧不出生气还是不生气的喃喃道。

    若要对付的人不是东方云虎跟媚骨老人,宓妃有很多种法子审问他们,让他们不得不乖乖将他们知道的全部都吐出来,可这两个人不一般,她的那些手段怕是对他们起不了什么作用。

    因此,抓住他们之后,虽因时间紧迫宓妃没有第一时间审问他们,而是选择将他们关押在‘地狱’里,除了想要磨一磨他们本身的气焰之外,也是想着一步步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

    只有这样她才能在他们的身上找到突破点,用起催眠术来也容易些不是?

    “早知道他们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聚在了一起,当初本世子妃是不是应该把他们分别关押,也省得没折腾坏他们反倒把自己给推进了坑里。”

    “昨个儿夜里那媚骨老人的情绪波动非常的大,属下也不知他跟那东方云虎之间发生了什么,完全不似他之前与东方云虎相处的方式。”

    “竟还有这么一回事?”

    “属下不敢说谎。”

    “嗯。”

    宓妃并没有怀疑影七的意思,而是她听陌殇说起过‘地狱’的特殊性,一旦踏入‘地狱’与外界相连的那条分界线,那么也就等于你将位于另外一个世界。

    另外一个没有太阳,没有月亮,不分白天与黑夜的黑暗世界。

    黑暗中没有时间观念,甚至就连地域的感知也会慢慢变得很稀薄,哪怕你不停的走不停的走,好似怎么都走不到尽头,所在的世界变得没有边际,那种感觉比死亡降临还要来得阴森和恐怖。

    里面的黑暗世界是封闭的,而外面的世界却能清楚的监控到里面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里面的人就算本领再高强也半点都感知不到外面有人存在。

    遂,一直生活在影七他们监视之下的东方云虎跟媚骨老人,只当没有人看守他们,却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别人的注视之中。

    “此处可有刑堂?”

    “回世子妃的话,有的。”

    “把刑堂给本世子妃准备好,咱们今个儿就先会一会媚骨老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38极速通道,严刑逼供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