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39 黑暗世界,首次交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在黑暗中呆的时间长了,眼睛无法清晰视物的时候,身体的感知能力就会变得越来越灵敏,尤其是听觉将会始无前例的发达。

    媚骨老人被东方云虎给算计之后,即便他一再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可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满心满肺的怒火。

    那个混蛋,他真想杀了他。

    为了不让自己做出冲动后悔之事,媚骨老人不得不暂时让自己远离东方云虎,然而,与此同时他又担心独自一人在这黑暗世界中行走会再度迷失自己,因而媚骨老人又不得不憋屈的,限制着自己与东方云虎之间的距离。

    那个男人想活,他也想活,他们就这样相到牵绊着也好,毕竟东方云虎真想杀他的话,即便就是在如今伤重的情况之下,少说也是有着七分把握的。

    而那三分逃脱,又或是重伤东方云虎的几率,媚骨老人根本不敢去赌。

    “谁在那里?”

    如何在‘地狱’里面行走自如,宓妃没有经验却架不住陌殇有啊,是以凡事都将宓妃放在首位的陌殇,如何会对此没有安排。

    宓妃拒绝无悲无喜跟影七他们的跟随之后,独自走进这片名为‘地狱’的地方,她沐浴着黑暗,感受着空气里缓缓流动的死亡气息。

    “不对,他的气息不是这样的,你不是那个混蛋,那你是……”媚骨老人跟东方云虎呆在一起的时间算是挺长了,他的身体他的意识对东方云虎的气息都有了相对比较的了解。

    起初他并不觉得这个地方还有除他跟东方云虎以外的第三个人,因此,媚骨老人完全就没有往别的方向去想。

    直到确定他所感受到的气息不是东方云虎的,方才猛然惊觉这个地方竟然还有第三人。

    只是来人的气息飘忽不定,若有似无,也不好判断是男是女,媚骨老人后面的话也就咽回了肚子里。

    他又不蠢,能以这种姿态出现在这里用那种藐视他的眼神俯看他的人,除了陌殇也就只有宓妃了。

    “呵呵…关了本宗主这么长时间,你们总算是要露面了吗?”

    回应给媚骨老人的除了那存在感很强的注视之外,无声还是无声,若非那股气息还环绕在他的周围,媚骨老人不禁都要觉得他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哼,你这样的把戏本宗主见得多了,你以为用这样的办法就能将本宗主逼疯了,就能让本宗主向你屈服了,你们做梦,你们休想。”

    “成王败寇,本宗主落到你们的手里算本宗主倒霉,可你们想从本宗主的嘴里知道你们想知道的东西,除非本宗主死。”

    媚骨老人一直很清楚他还能活动现在的价值在哪里,若非留下他的命还有用处,药老头的那个女徒弟还能让他活到现在?

    他可不相信宓妃是什么良善之辈,那个丫头狠辣起来就连他都要逊色三分。

    “你们若有那个闲情逸致那就继续关着本宗主,虽然这里的毒物吃得多了对身体有害,可本宗主原本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毒人,真要把本宗主给毒死了,且看看到底谁会比较后悔。”

    仿佛只有这样大声的吼叫出来才能宣泄他心中的憋屈与愤怒,媚骨老人就想用这样的方法将暗处盯着他的人给刺激出来。

    不管来人是陌殇还是宓妃,只要他们两个人中随便谁出来都比一直关着他不见他要好,至少他们露面后,他也有了可以跟他们谈条件的资本。

    要是他们一直不出现,他也继续一直呆在这个鬼地方,难保有一天他真的会疯掉。

    “本宗主知道你来了,出来,你给本宗主滚出来――”

    “……”

    “你在鬼吼鬼叫什么?”在媚骨老人刻意与他保持安全距离之后,东方云虎的日子就显得无聊了很多,就好像突然少了一个玩具。

    沉睡中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睁开眼后就顺应他的感觉一路走了过来,放开自己的神识感应四周,直到确定什么发现都没有之后,东方云虎才讥笑的开了口。

    “你。是你?”

    “不是本尊你以为是谁?”黑暗中东方云虎虽然看不清媚骨老人的表情,却也意识到能让媚骨老人露出这样一副神色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他。

    而且,媚骨老人又不是真的疯了,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反常的事情。

    “不对不对,那股气息绝对不是你的,绝对不是。”

    “你在说什么?”

    “混蛋,你不是很厉害吗?难道你就感知不到这周围有一道别的气息。”咬着牙,媚骨老人久久得不到回应,那高涨的怒火直奔东方云虎而去。

    “本尊比起你这个废物的确是要厉害很多,但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本尊并非是无敌的存在。”至少,在他以前的战绩里面,他与人交手从无败绩,可在遇上陌殇跟宓妃那两个变态之后,他以惨败收场不是吗?

    只是东方云虎从来就不是一个会轻言放弃的人,他惨败于宓妃之手,却从未动摇过他的信念,他始终坚信只要他一直坚持下去,那么谁说他一定会输给宓妃。

    失败后就灰心丧气,不学着从泥泞中站起来,那么这世间早就没有他了,而他怕是连一堆白骨都没剩下。

    “原来高高在上的你也是某些人眼中的废物,呵呵。那可真是一个令本宗主高兴的消息。”

    “嘴巴上的便宜一次不占,你是不是就难受得要死?”

    “你有多远就滚多远,本宗主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想到东方云虎对他的算计,媚骨老人只觉得自己是白活了这么大岁数。

    该死的,他不该因落到这个地方就放松警惕,尤其是在遇到东方云虎之后,他更是不该。

    原以为在这样的环境里面,以东方云虎的高傲,他是不屑对他动手的,更何况他还会留着他的命,又怎知他会那样算计于他,简直可恨。

    “你以为本尊待见你。”目的既已达成,东方云虎也懒得再在媚骨老人的身上浪费时间,只要他还活动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他也就随他去了。

    “既然你我互不待见,那你还是赶紧滚蛋的好,省得你我互看生厌。”

    “你到底发现了些什么?”

    “本宗主为何要告诉你,反正左右不过就是一死,你来之后既然什么都没有感知到,也有可能是本宗主弄错了呢。”以前觉着还好,现如今媚骨老人那是越瞧东方云虎就越是不舒服。

    “她不会杀了你的,至少短时间之内她不会要你的命,你对她还有可利用的价值。”

    媚骨老人猛地抬头看向东方云虎,双脚不住的往前迈动了几步,声音沙哑的道:“你的意思是来人是那个丫头,药老头儿的小徒弟。”

    “本尊什么都没有说。”东方云虎不知道上次宓妃与他交手有没有保留实力,可就刚刚那短短一瞬的接触,他对宓妃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那个女人就在这片黑暗的世界里无声的看着他们,若非她有意让他察觉到她的存在,东方云虎就算从媚骨老人的言行举止中判断出有人出现了,却也发现不了她在什么地方。

    好隐秘的藏身功夫,单就这一点东方云虎就是做不到的。

    “温宓妃,金凤宣帝亲封的安平和乐郡主,药丹那个老混蛋的小徒弟,是你来了对不对?”

    眼见他都这么说了,藏在暗处的宓妃还能忍着什么动作都没有,什么话都不说,媚骨老人觉得他不得不采用一点更为激烈的手段。

    “那一次本宗主对药丹那个老东西下毒,只恨没有毒死他,要不他上哪里去收你这么个变态的徒弟。”

    “本宗主只恨在盘龙湖没有弄死药丹那个老东西,他的本事跟本宗主比起来差得远了,你个黄毛丫头要不要考虑一下转拜本宗主为师。”

    “你若是愿意拜本宗主为师的话,本宗主还得看看你的诚意。”

    “是吗?那你觉得本郡主要拿出怎样的诚意你才满意呢?”当着她的面侮辱她的师傅侮辱得很起劲嘛,她可从来没有说过她是不记仇的人。

    这笔账且先记上一记。

    “……”下意识认为宓妃不会给予他回应的媚骨老人突然听到宓妃清冷的声音,整个人都怔愣住了,足足好半晌才缓过神来,“你若想拜本宗主为师,就要先杀了你的师傅,取下你师傅的人头。”

    站在距离媚骨老人不远处的东方云虎听到这句话,直接就用一种看白痴神经病的眼神看向媚骨老人,这老毒物该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他知道他自己在说什么吗?

    还是他故意在激怒对方,想让宓妃一怒之下直接将他给一把掐死?

    “啪啪――”

    两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如果此处有光的话,就能清晰的看到媚骨老人的左脸跟右脸高高的肿起,嘴角还有血流出来。

    “辱本郡主师傅者,本郡主让他生不如死。”话落,宓妃的目光就落到东方云虎的身上,嗓音一如既往的清冷,似是带着一股慑人的寒意直达人的心底,“你想用他来做为你与本郡主谈判的筹码怕是份量轻了些。”

    东方云虎,“……”

    一直以来东方云距跟媚骨老人的认知是一样的,他们觉得既然陌殇跟宓妃给予了他们自由,又将他们关在这样的地方,就算真的有人在暗处监视他们,以他们的本事也不可能毫无察觉。

    然,事实证明他们是真的太过相信自己,以至于他们的一举一动从头到尾都暴露在宓妃的视线里。

    “以东方大公子的聪明才智应当猜得到本郡主想在你的身上得到什么,是以本郡主就再多给东方大公子几天时间,你且想清楚了再给本郡主回复。”

    “你这是在强人所难。”东方云虎的脸色很难看,周身的杀气都涌动起来。

    宓妃眸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错过他一分一毫的面部表情,即便就是身处这样的黑暗之中,宓妃的双眼依旧能够清晰视物,“若非你们违反规矩在先,本郡主也不想跟你们有所交集,这一点东方大公子应该非常的明白。”

    面对宓妃的冷声质问东方云虎无言以对,光武大陆的战争原本就不应该牵扯到浩瀚大陆来,可以他在阴鬼门的身份跟地位,他哪里有资格站出来说话,即便他站了出来,他也说了又有谁会拥护他?

    这里的人很无辜,难道他就不无辜,袖中的拳头越握越紧,紧紧崩在东方云虎脑海里的那一根弦随时都有崩断的可能。

    “你们阴鬼门有怎样的野心本郡主管不着,你们想做什么图谋什么争夺什么本郡主也不会过问,但你们万万不该将手伸到这里来,是以东方大公子要跟本郡主做一笔交易吗?”

    “你…”

    “本郡主对你比较宽容,你还有两天的时间可以慢慢考虑一下本郡主的建议,当然,如果你更喜欢本郡主简单粗暴一些的手段的话,本郡主也是毫不介意的。”

    沉默半晌之后,东方云虎注视着宓妃所在的方向,冷声对宓妃说道:“好,你的建议本尊会认真的考虑。”

    “虽是如此,但本郡主的权威也不是谁都可以轻意挑衅的。”

    “所以呢?”听着宓妃带笑的话,东方云虎莫名感到后背一寒,这女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不用太过紧张,本郡主只是觉得这个地方的小伙伴们实在是太少了些,所以心地善良的另外多准备了一些送进来陪东方大公子练练手。”

    东方云虎,“……”

    那个他不需要新的‘小伙伴’,他可以拒绝吗?

    “它们可是很温柔可爱的呢,希望东方大公子会很喜欢它们。”

    他不喜欢,他一点都不喜欢,可东方云虎知即便他拒绝也没有,指不定在他眼里跟个疯子差不多的宓妃,还会给他多安排一点进来。

    “本郡主很好奇,在未来的两天时间里,究竟是你沦为它们的食物,还是它们沦为你的食物,本郡主在此恭祝东方大公子好运。”

    黑沉着一张脸,东方云虎难得情绪外露,咬牙切齿的道:“多谢。”

    “不客气。”

    “媚骨老人你也不用觉得侥幸,虽说接下来两天这‘地狱’里的新鲜刺激你是享受不到了,不过本郡主素来心善,自然也是替你准备了别的超级盛宴,相信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听着宓妃自夸心善的话,就连已经转身离开的东方云虎小腿都颤了颤,总觉得自己要是不走快一点,特么他怕忍不住吐出来。

    作为当事人的媚骨老人就更不用说了,他颤着嘴憋出几个字,“你心善?那么你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本宗主真是见长识了。”

    “唔,本郡主就是很心善的要推着你一步一步的去体验生不如死的滋味,你伤本郡主的师傅,又辱骂本郡主的师傅,你觉得本郡主有放过你的可能。”

    “当然没有。”

    “看来老毒物你瞧得很清楚明白嘛!”

    “怎么着,你们想要催毁我毒宗数百年的根基,还指着本宗主给你们递刀子,你当本宗主是白痴吗?”他为人虽不怎么样,从记事时起手上沾染的鲜血就数都数不过来,死在他手里的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儿都有,他从不曾觉得自己做错了。

    弱者是没有话语权的,只有强者才能凌驾于任何权利之上,他有野心有什么不对,他不择手段谋求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又有什么不对。

    他杀人的时候不曾想过自己会得到报应,那是因为他很强大,一旦他败了,落在别人的手里,别人对他要打或是要死,他也不会觉得自己可怜。

    技不如人,他无话可说。

    然而,即便他再怎么想要活下去,却也着实无法接受毒宗要毁在他的手里,哪怕宓妃从一开始留下他的性命,谋求的就是破解冥谷防御的办法。

    “老毒物当然不可能是白痴,只不过你的生死全都捏在本郡主的手里罢了。”

    “哈哈哈…”仰头大笑过后,媚骨老人怒视着宓妃所在的方向,他虽看不见宓妃在哪里却也不能输了气势,“即便本宗主逃不出这里,难道本宗主一心求死你也能随时随地的阻止本宗主。”

    话落,媚骨老人也顾不上宓妃会有怎样的反应,而是自顾自的继续冲宓妃怒吼道:“你说,要是本宗主死了,你们药王谷的人强攻冥谷,你的师傅,你的师兄,还有药王谷的那些人会死多少,就算毒宗最后当真覆灭不存了,你们药王谷又能好得到哪里去。”

    “有那么多人给本宗主陪葬,便是本宗主真的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落到本郡主手里之后,你若一心求死还会等到现在?别说你不想死,就算你真的要自杀,没有本郡主的允许你真以为你能死得成?”等到媚骨老人把心里的话都吼完了,宓妃才掏了掏耳朵云淡风轻的道。

    他若真要死,早在宓妃还没有时间关注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何苦多撑这么些天,又何苦那么恼恨东方云虎?

    “如果你真那么想死的话,本郡主或许知道应该怎么招呼你,直到你将你知道的全都吐出来给本郡主听了。”

    “你…”

    不等媚骨老人有所反抗,蓝鲛筋丝自宓妃的腕间飞射而出缠住媚骨老人的手脚,提气之后每一根蓝鲛筋丝都被宓妃注入了一部分内力,后者根本反抗不了,只能如一只提线木偶被宓妃随意的摆弄。

    “本郡主的提议还望东方大公子好好想一想,同时也别忘了好好享受本郡主为你精心准备的盛宴。”

    媚骨老人被宓妃强势的带走,东方云虎没有回答宓妃的话,黑暗的世界里唯有风声在耳边猎猎作响,鼻翼间依旧是那熟悉的各种尸体腐臭的味道,刺鼻又令人作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39黑暗世界,首次交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