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0 恶魔宓妃,无力反抗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砰――”

    “嘶――”直接被宓妃拎出‘地狱’动作粗鲁的丢在坚硬的山石地上,媚骨老人痛得倒抽一口凉气。

    已然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在突然见到光的时候异常的刺眼,那他曾经渴求了很长时间的亮光,即便刺得媚骨老人连眼睛都睁不开,眼泪也顺着他苍老的脸颊往下流,他还是忍不住想要睁开双眼去看一看,感受一下。

    清新的空气,温暖的阳光,绿树红花,蝶飞鸟语,原来只要走出那个鬼地方,外面竟是一个美如仙境的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

    “难道老毒物你当真被关得糊涂了,就连关押你的地方都认不出来。”

    “这怎么可能是关押本宗主的地方,你即便不想说也不要用这样的借口来糊弄本宗主。”当他被宓妃惯用的武器给缠住,任他如何反抗都挣脱不开,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认识到了宓妃的强大。

    怪不得那个一直死死用武力碾压着他,时时不忘践踏他尊严的东方云虎在面对宓妃的时候,竟会那样的谨慎小心,哪怕被屈辱的关着也是好声好气的在跟宓妃说话。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这个年纪还没他活的岁数零头那么大,就算药丹将他毕生所学尽数传给宓妃,而宓妃也的确如外界所盛传的那样是个几百年都难得一遇的学武奇才,以她现在的年纪武功修为又能高得到哪里去。

    然而,她却是一个连东方云虎都很是忌讳的人?

    这丫头难不成还没出娘胎就已经在习武了,否则如何解释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你觉得本郡主有糊弄你的必要吗?”西面这处地方才是像媚骨老人他们这样的人应该呆的地方,至于梨花小筑其他的地方,宓妃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有机会踏足的。

    一旦从媚骨老人的嘴里问出她想知道的,那么他也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既然对方一定是要死的,宓妃倒也就不介意让他知道一些小秘密。

    “那边是……”媚骨老人足足适应了好长时间,方才找回在阳光下可以看清周遭事物的能力,这种感觉可真是久违了。

    黑暗中不过生活几天的日子他就已经忍受不了,难以想象那些瞎子要如何在黑暗中漫长的渡过自己的一生。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到底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媚骨老人没有摸清楚情况之前,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宓妃硬碰硬的。

    无利可图的亏,他怎甘愿去吃。

    “那里可是老毒物生活了好些天的地方,怎么刚出来你就不认识了。”

    宓妃顺着媚骨老人看的方向,注意到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一片漆黑看不到尽头的地方,于是含笑好心的告诉他一个他并不想承认的事实。

    “那那是哪里?”媚骨老人咽了咽口水,本就非常难看的脸色,此刻变得越发的难看且阴森,浑身都充满了戾气。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奇异的地域,一面光明,一面黑暗,仿佛只要越过那一条赤色的界线,就犹如从天堂瞬间坠入了地狱一般。

    “那里名唤‘地狱’。”

    “地地狱。”

    “老毒物是不是觉得这个称呼很贴切,本郡主可是很喜欢地狱这个词呢。”

    “你个疯子。”

    “哈哈哈…比起本郡主来,江湖上的人除了称你为老毒物之外,貌似也送了你另外一个外号,嗯,容本郡主想想叫什么来着?”

    只见身着一袭月白色长裙的宓妃紧紧的皱着眉头,似是很努力的在想媚骨老人的那一个外号叫什么,“对了,本郡主想起来了,他们还叫你疯子杀戮机。”

    “世子妃。”

    “可是有事要禀报?”

    影七看着宓妃点了点头,从头到尾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施舍给媚骨老人,可见陌殇手下这些人也是心大的,压根没把媚骨老人放在眼里。

    “无悲无喜你们领着他去洗洗干净,这一身的味道真是太难闻了,难为本郡主要一直闭着气跟他说话,实在有些累得慌。”

    “是的,世子妃。”

    “离开前本郡主再给老毒物你最后一个忠告,乖乖呆在这里不要想着逃跑,这个地方遍地都是机关陷阱不说,就连这片大陆上已然绝迹的毒花毒草也是随处可见,即便你是剧毒之体,要是不小心沾染上那么一点点也会很要命的。”

    怔愣的看着突然转过头来的宓妃,媚骨老人却不得不承认宓妃的一番话打消了他的一些念头,袖中的拳头不由得握得更紧了些。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这里暗卫影卫遍布,并且他们的体质也是很特殊的,你要知能被安排来看守你的人,绝对不能是畏毒的,因此,你体内的毒血根本对他们造不成伤害,而你目前也拿不出什么毒药来祸害他们,不然你觉得本郡主带你走出‘地狱’之后,还能对你一点束缚都没有?”

    果然不能小瞧了眼前这个女人,她处处算计,将什么都算计好了才引他入局,让他就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实在可恨至极。

    “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你会死得很快,更何况你若真把本郡主逼得狠了,你当真以为毒宗退守冥谷就能万事大全,本郡主就真拿躲在里面的人没有办法?”

    “你要做什么?”媚骨老人惊恐的望向宓妃,直觉告诉他,宓妃会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是有所倚仗的,断然不是空口说白话。

    “秘密。”

    媚骨老人,“……”

    “没道理东方大公子都在享受本郡主给他准备的盛宴,而你却能安稳的在这里沐浴阳光,你说若是将你体内的血放掉三分之二你会如何?”说这话时宓妃的表情很是认真,仿佛真的就是在请教媚骨老人这个问题一样。

    “你想让本宗主开口,还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唔,看来老毒物对自己很有信心,如此本郡主也不能太让你失望了。”

    “本宗主绝不允许毒宗败于本宗主之手,就如你要誓死守卫药王谷是一样的。”

    “没想到老毒物还挺讲究使命跟原则的。”

    “哼!”

    “除了影七之外,你们几个替本郡主好好招待媚骨老人,比如先给他洗个澡,然后本郡主提前准备好的那些东西也一一给他用上,本郡主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相信等到本郡主再回来的时候,这老毒物已经很愿意乖乖向本郡主交待他所知道的一切了。”

    “请世子妃放心,属下等一定会好生招待他的。”

    “嗯,如此甚好。”

    “在驯服这人之前为免脏了世子妃的眼睛,世子妃还是暂时回避吧!”

    “影十四。”

    “世子妃放心,属下会将那些小家伙们立即送往‘地狱’,相信东方大公子一定会生活得有滋又有味的。”

    “嗯,很好。”

    为了震慑媚骨老人,宓妃自是不吝啬在他的面前展露一些自己的底牌,只有让媚骨老人越畏惧她,才能达到击溃他心理防线跟精神防线的最终目的。

    看着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他眼前的宓妃,媚骨老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怎么会这样?

    类似这样的情况媚骨老人好似只在东方云虎的身上瞧见过,但显然东方云虎消失的时候他尚且还能捕捉到一些东方云虎的身影,可宓妃在他眼前就如同真的凭空消失一样,这实在太诡异了。

    那片大陆,难道她是那片大陆的人?

    不对不对,媚骨老人可以很确定宓妃就是相府的嫡出千金,她是那个温丞相的女儿不会有错,可她那一身奇异的本事又该如何解释?

    一时间媚骨老人只觉自己的头都大了,思绪好多,好乱,他的头好疼,脑子胀得好像要裂开一样。

    “老毒物请吧!”无悲无喜对媚骨老人可不会客气,伸手就不必了,直接伸出脚就踢了过去。

    “你们在找死。”他好歹也是堂堂一宗之主,何时沦落到被一群奴才欺辱的地步。

    他确是不敢与宓妃交手,可不代表他就要忍认宓妃手下人对他的催残。

    “听你这口气,貌似是想跟我们打架啊!”

    “还有你这样的眼神是瞧不起谁,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一个阶下囚。”

    “你若真要打架的话可能会有点吃亏,对付你的话我们可不会举一对一的那一套,你想一个人挑战我们全部?”

    媚骨老人愤怒的瞪着无悲无喜他们,恨恨的咬牙道:“本宗主自己会走。”

    ……

    “还请寒王殿下和温大公子喝杯清茶再用点茶点稍坐片刻,世子妃应该一会儿就会过来。”

    “嗯。”梨花小筑那是比起城中楚宣王府还要神秘莫测机关遍布的地方,便是寒王在无人带领的情况下也不敢随意乱走乱闯。

    温绍轩已经差不多有两天时间没见到自己的妹妹,此番随寒王一同前来梨花小筑,一是为正事而来,二则是他这做大哥想看看妹妹身体恢复得如何,她好不好。

    “你们世子爷没在别院中?”

    “回温大公子的话,世子爷确不在别院中,眼下府中的一切事宜由世子妃定夺拿主意,我等也全权听从世子妃的调遣。”

    不说世子妃她是世子爷亲自挑中的世子妃,单单就是世子妃本人也让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发自内心的敬重,因而,为了能让世子爷早日抱得美人归,在对待世子爷未来大舅子的事情上,他们要表现得格外的细心跟周到。

    若非他们这些人是真心认可宓妃的,又怎会那般恭敬的尊称宓妃一声世子妃,那可不是谁都有资格让他们心甘情愿那么叫的。

    “倘若世子爷在府中的话,肯定会亲自招待寒王殿下跟温大公子的。”

    “这里不用你们伺候,都去忙你们的吧,本王跟绍轩在这里等宓妃过来就好,有什么事会再叫你的。”寒王端着茶杯看着温绍轩那张都快要变了色的脸,清了清嗓子淡淡的吩咐道。

    “是。”凡事过犹不及,他就算想要当着温绍轩的面表现得好一点,给他家世子爷加点分,却也绝对不能将温绍轩给惹毛了。

    “能见到你黑脸,这可真是难道。”

    “王爷用得着这么打趣我?”温绍轩想到刚才那人的一番表现也是抽了抽嘴角,话说,楚宣王世子府上的人还都委实是个人才。

    “他们不过就是太护主了一点,也太想帮着他们的世子爷将未来世子妃给娶回府,可不得在你这位大舅爷的跟前好生表现。”

    温绍轩炯炯有神的看着说出这话的寒王,他怎么莫名觉得空气里飘散着一股子酸味?

    “你瞅着他们对本王还算恭敬,但对绍轩你除了礼数周到之外,更是恭顺加敬重,每次来梨花小筑就连本王都没你这么好的待遇。”

    “……”温绍轩顶着一头黑线默默无语的扯了扯嘴角,这情景叫他说什么好?

    还有他面前这位,确定是那冰冷少言的寒王么?

    那什么该不是被人给调了包,还是当着他的面给调的?

    一时间温绍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正犹豫着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的声音对他而言简直犹如天籁有没有。

    “属下参见世子妃,寒王殿下跟温大公子都在里面等着要见世子妃。”

    宓妃从地底下上来,身边跟着影七,许是身为影卫的习惯使然,他即便就是跟在宓妃的身边,也是隐藏着自己身形的,“我大哥也来了?”

    “回世子妃的话,温大公子也来了。”世子爷跟世子妃到底还没有大婚,他们私底下称呼宓妃为世子妃已然算是有损宓妃的清誉,就算想称呼温绍轩一声大舅爷,咳咳。也得看看时机才成。

    “你跟影七都候在外面,不用进去伺候。”

    “是。”

    推开门走进去后,宓妃挥手就将门给关上,然后看着寒王问了一声好,目光就落到温绍轩的身上,声音软糯的轻唤道:“大哥是专程来看我的。”

    “你个丫头这都还没有出嫁呢,居然就住到那混蛋的府上了,你是想气死大哥不成。”温绍轩看着宓妃的笑脸原有的责备哪里还说得出口,只得借机敲打敲打她。

    “听大哥这么说确实不太妥当,可眼下妃儿却是不能离开梨花小筑,这星殒城附近可再也找不到哪个地方有此处灵气那么充裕。”

    “你写信回家不是说身体已经好了,可是你……”

    “大哥别急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赶紧说,不许撒谎。”

    宓妃抱着温绍轩的胳膊摇了摇,语带撒娇的说道:“没说谎,我的身体的确已经好了,那相思缠绵蛊也解了,虽说这次是被人给算计了,但也好运的算是因祸得福触摸到了突破的契机。”

    “你这气运大哥也是没话可说了。”

    “因突破期间我需要大量的灵气,再没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好适合我的,更何况这几日熙然都并不在府中,大哥就放心吧,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也成功突破,当然不会继续住在这里。”

    “他去了何处?”

    “那些人既然是从那个地方来的,那么就得由那个地方的人来收拾善后,不然这片大陆上除了少数的一部分人之外,甭管去多少人围剿他们都难逃死路一条。”宓妃虽然没有明着说,却也算是间接告诉了寒王跟温绍轩,陌殇他究竟去了何处。

    “这…这这来得及吗?”寒王不好开口说的,温绍轩却是可以很自然的问出来。

    “他说能,应该就能吧!”想要修补好那条往来两片大陆的通道岂是嘴上说说那么容易的,哪怕陌殇前期已经做了那么准备跟努力,哪怕打通那条通道只剩下最后几个步骤,宓妃只要一想起来就忍不住会担心。

    她本是想要跟着陌殇一起去的,无奈陌殇不允许她去,就连找出来拒绝她的理由都让宓妃无法反驳。

    “不说他了,总之那些人跟那些人要做的事情,你们都不要涉入太深就好。”宓妃松开温绍轩的手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又道:“大哥跟寒王一起过来可还有别的事情。”

    “的确还有别的事情,你先看看这个。”他们兄妹说话的时候寒王一直没有出声插话,等到宓妃问起,他便递给宓妃一个很是有些份量的卷宗。

    打开卷宗将里面的内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宓妃的眸色渐渐加深,心下也有几分发寒,那些疯子竟然是想拉着这整片大陆的人去死么!

    “这上面记录的这些可有证实过,有无虚假?”

    “有道是无风不起浪,虽说目前还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些东西全部都是真的,但本王相信上面这些全都是真实存在的。”刚收到这份卷宗的时候,寒王的震惊是可想而知的。

    恰巧温绍轩到寒王府找他,寒王也就没有避讳他,也给他瞧了卷宗上的东西,当时温绍轩的脸色就变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样的地步。

    “妃儿,这上面记录的那些大哥瞧了震惊至极,虽然里面大部分的大哥没有听到一点风声,但有一两处大哥却是有所耳闻的,只因尚不知真假便暂时压了下来,加派了人去秘密调查。”

    听温绍轩这话的意思,显然不觉得寒王拿到手的这份卷宗是假的,然而,不管是宓妃建立的商业王国还是她所建立的佣兵王国,这两者间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拥有非常强大的情报系统。

    如果他们收集到了这些情报,绝对不可能不上报给她知晓,只因一直没有收到什么特别的情报,宓妃也就在这方面放松了警惕。

    此时手里握着这份东西,宓妃沉下脸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我的人怕是出事了。”

    宓妃对于她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情报系统还是非常自信的,那可是她结合现代与古代情报的互通方式总结出来,再一步步完善的,寒王的情报站再如何厉害,怕也是比不上她的。

    如今,她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然,这份卷宗却出现在了寒王的手上,此事能说明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有什么需要本王帮忙的尽管开口,能帮的本王一定竭尽全力。”

    “妃儿,有大哥能帮得上的你也别客气。”

    “我尚且还未主动将手伸向他们,他们就已经主动将手伸向了我,真当我是死人不成。”宓妃摆了摆手,嘴角含笑声音却极冷的道:“都把心放回肚子里吧,真有需要的话我是不会跟你们客气的。”

    “那这份东西……”

    “也拿给皇上看看吧,然后再试探一下其他三国皇帝的意思,如果四国皇帝不能是一条心的,说什么做什么都是白搭,如果四国皇帝是一条心的话,对付他们之前就要排除内部纷争了。”

    听了宓妃的话寒王只是沉默了片刻,来梨花小筑之前他其实就已经想到了这些,“对付那些人交给你与阿殇,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本王来办。”

    “要是换了别人我不会信,但若交给你的话,我对你倒是很有信心的。”

    “听起来本王应该感到非常的荣幸。”

    “那是当然。”

    “现在是闲扯这些的时候?妃儿,大哥想知道药王谷那边会出手吗?”

    “药王谷有着守护浩瀚大陆的职责,卷宗上面提到的那些势力,待药王谷剿灭了毒宗,自会一一去清除掉他们,这一点你们不用挂在心上。”

    两人听了这话都赞同的点了点头,寒王似是想起什么的看向宓妃,“媚骨老人在这里?”

    “的确是在的,你们来之前我正准备撬开他的嘴让他说点我想听的。”

    “审问他,你怕是得花些心思,费些功夫。”

    “无妨,最坏的结果就是我真杀了他,那冥谷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攻破,只是不到最后一刻,我不想做得那么绝罢了。”

    真要把她给惹毛了,她一点都不介意将冥谷变成血流成河的修罗炼狱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0恶魔宓妃,无力反抗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