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1 恶魔宓妃,无力反抗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昏暗的刑堂内摆满了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刑具,空气飘荡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隐隐似有极其微弱的喘息声自角落里发出来,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到。

    当刑堂厚重的黑色大门被推开,冬日里带着几分寒意的阳光照射进屋子里,赫然可见一个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人躺在地上,不知是生还是死。

    “老毒物,你可已经想明白了,到底说还是不说。”

    “世子妃对你们这样的人通常耐心都不多,你若老老实实的说了,兴许你还能得一个痛快的,要是你真宁死都不屈的话,除了你之前一一品尝过的那些折磨之外,隔壁的房间里还有很多新奇的刑具等着你一一去试验。”

    “你其实很清楚世子妃为何将你的性命留到现在,你以为那是你的护身符吗?”

    “不错,那的确是你的护身符,只要你一直不开口那么你就一直会活着,但能不能好好的活着谁又说得准。”

    “在你的眼里那是护身符,可在我们这些人的眼里,你握在手里的分明就是一张催命符,步步紧逼虽不会要了你的命,却绝对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要世子妃得到了她想得到的,那么她必然不会为难于你,绝对会很爽快的给你一个痛快,从此你也就解脱了,下辈子还是一条好汉。”

    “你要一直不说世子妃肯定会很生气,她虽然生气却不会杀了你,依照我们这些人对世子妃的了解,她会让你活得好好的,然后让你眼睁睁的看着冥谷那个地方变成血流成河的修罗炼狱场。”

    “届时你的确是活了下去,可那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来得干净。”

    “老毒物不是我们说你,这么简单的选择你怎么就拿不定主意呢?”

    “快些做决定吧,不然下一轮的‘招待’又要上场了,世子妃准备的那些酷刑,别说你抗不住,就是那位东方大公子也抗不住,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你与他分别能够在这样高强度的酷刑中,谁撑的时间更长久一点。”

    “……”

    “老毒物…”

    “媚骨老人…”

    “快些做决定吧,只要你说了你就解脱了。”

    “别做梦了,你是根本不可能咬牙坚持下去的,你会死的。”

    “屈辱,狼狼,凄惨的死…”

    “……”

    虚弱无比的媚骨老人躺在地上艰难的喘息着,每吸一口气到嘴里再缓缓吐出的时候,他的整个胸腔就痛得他面部扭曲变形,整个身体都瑟瑟发抖。

    他知道宓妃准备了很多手段要对他严刑逼供,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女人折磨人的法子简直层出不穷又变态到了极点,即便就是他这个杀人如麻的人瞧了也禁不住后背蹿起一股寒意。

    见识过这个刑堂里的刑具,媚骨老人竟有一种毒宗暗房里摆放的那些刑具,不过就只是小孩儿玩具的即视感。

    然而,当他想到这些刑具一一都要用到他的身上时,媚骨老人的脸都绿了。

    一开始媚骨老人觉得他可以咬牙撑下去,甭管是什么样的折磨他都不会松口,绝对不会让宓妃从他的嘴里探知到冥谷的半点情报。

    但他错估了宓妃的狠辣程度,那个女人简直比起他还要狠辣无情,不择手段,渐渐的媚骨老人只觉他的身体开始不听他的使唤,就连他的意识也开始出现混乱,当他的脑海里出现断裂的零星空白那一刻,有那么一瞬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即便从他落到宓妃的手里到现在为止,媚骨老人一直都是坚信宓妃不会要他性命的,然而,被种种酷刑好好的招待了一遍之后,他最初的信念开始动摇起来。

    那个丫头是真的不敢杀他吗?

    不,她是敢的。

    难道他真的就要死了吗?

    不不不,他不甘心,他怎么甘心去死。

    “真不愧是毒宗之主,他的骨头就是硬,嘴巴也紧得很,竟然撑到现在都不开口。”

    “若非如此他能执掌毒宗那么多年,无人胆敢挑战他的权威?”

    “你们俩斗什么嘴,别忘了世子妃交给我们的任务,那老毒物不肯开口可就是我们没有完成任务,赶紧想办法让他开口才是最紧要的。”

    他们按照宓妃的交待好生招呼媚骨老人一顿之后就将他给独自丢在刑房,然后他们就退到外面藏着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眼睁睁的瞧着媚骨老人躺在地上别说是逃跑了,就连顺畅的呼吸都困难。

    也是幸亏宓妃做的准备充足,算准了媚骨老人不会那么老实,因此,将他拎出‘地狱’之后,就不动声色的对媚骨老人下了软骨散。

    毕竟媚骨老人也是一个用毒高手,宓妃要是对他用毒很容易被他所察觉,也就只能对他使点软骨散,让他失去战斗力。

    一般的软骨散对媚骨老人的作用不大,但经宓妃改良后加强版的软骨散,只要有那么一点点被吸入身体里,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至少五六七天身体都是软绵绵使不上劲的。

    宓妃离开后媚骨老人被无悲无喜他们带到刑堂给他上大餐,刚开始媚骨老人还想硬抗咬牙忍着,觉得那些用来折磨人的酷刑他什么没有见识过,只要忍过去就没事。

    谁曾想那五花八门的刑具在他身上招呼还不到三分之二他就彻底受不了了。

    受不了的结果就是他要反抗,即便明知外面守卫森严,搞不好还会掉进其他的陷阱里面,但让他这么毫无反抗之力的忍受痛苦的折磨,媚骨老人又如何甘心。

    只可惜等到他想动手的时候一运气才猛然惊觉,他他竟然中了软骨散。

    “能有什么办法他现在也就只剩下一口气在吊着,再玩怕是得把人给弄死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咱们怎么办?”

    “既然他不怕死,那就继续往死里折腾他,反正世子妃那里别的东西没有,各种保命的药丸倒是有不少,若真能让老毒物开口,就算花在他的身上也不亏。”

    “有道理。”

    “走,咱们进去。”

    此时的媚骨老人整个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眼睛看到的东西也很是模糊,明明整个刑房里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可他的耳朵依旧不停的回响着无悲无喜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劝说他的,威逼他的话。

    “啧啧啧…你的命可真硬,伤成这样都死不了。”

    “别忘了他可是老毒物,哪有那么容易死,既然他还能坚持咱们也别客气,赶紧给他上点别的酷刑。”

    不是他的幻觉么?

    这群人又来了,他们是真想往死里折腾他,媚骨老人满是鲜血的枯瘦手指颤了颤,细若蚊声虚弱至极的闭着眼低声喃喃道:“你你们还想怎么怎么样?”

    “老毒物是不是不堪忍受折磨疯掉了,不是我们想怎么样,而是你想怎么样?”

    “无悲你跟他废那么多话做什么,他这一身骨头硬得很咱们就好生给他松快松快就好。”

    “反正世子妃说过了,只要吊着他一口气不弄死,就由着我们怎么收拾他。”

    “谁让我们家世子妃穷得就只剩下那些外面千金难求的续命丹了呢。”

    媚骨老人,“……”

    果然恶魔手下养出来的人都是恶魔,那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咳…咳咳。本本宗主要见温宓妃,你们让她来见本宗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活着有什么用呢,媚骨老人双手死死的抠着地面,手背上青筋凸起,好像在某个瞬间他整个人都黑化了。

    既然温宓妃她想要得到冥谷的布防图,那么就是给她又如何,他本就自私,之前说的那些无非就是想要增加自己身上的筹码,让宓妃不敢轻意对他下杀手。

    冥谷里面那些人的死活与他何干,即便他很需要毒宗那样强大的根基,可若他连命都没有了,留着根基又有什么用处,难道要牺牲他来成全活下来的人吗?

    不不不,媚骨老人没有那么伟大,他也绝对不会做那种替他人做嫁衣的事情。

    “你以为你是谁,你在谁的面前装老大呢,世子妃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小爷提醒你,我们家世子妃身份尊贵,就你这态度一辈子都别想见到世子妃。”

    砰――

    砰砰――

    无悲下起脚来可是一点都不客气,一脚接着一脚狠踹在媚骨老人的身上,让得后者因腹部剧烈的疼痛而将整个身子都蜷缩以减轻疼痛。

    “你要是早半个时辰松口的话,小爷们心情好就去替你通禀世子妃一声,但现在么,你想见世子妃晚了。”

    “刚才都是你们动手的,接下来总归轮到我了吧,看他刚才吼着要世子妃来见他的架势,声音很洪亮,精神很不错,怎么瞧着就那么碍眼呢。”影十四嘻笑着说完,使劲握了握拳头,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让得媚骨老人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莫名有些惧怕那个拳头落到他的身上,“来来来,一个两个不热闹,咱们一起动手揍他,刑具什么的就别用了,是男人的话咱们就用拳头。”

    站在这里的哪个不是男人,又岂容影十四质疑他们男人的身份,于是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就朝着媚骨老人围了过去。

    许是影十四后面这句话的杀伤性太大,就连一直潜藏在暗处的暗卫都让他全给炸了出来。

    无喜抽着嘴角默默无语的看着突然乱入出来的暗卫们,那眼神儿分明就是在问:你们来干嘛的?

    一群暗卫先是怒瞪影十四,然后齐齐看向无喜,用他们犀利的眼神告诉他:我们个个都是男人,真男人。

    于是乎,媚骨老人就悲剧了。

    他的悲剧简直都悲伤逆流成河了,当如雨点般的拳头砸在他身上的时候,特么他的求饶声都被拳头打在身上‘砰砰砰’的声音给淹没掉,哭都找不到地儿哭。

    “别…别打了,别打了…”

    “本宗主要…”

    “啊――”

    “我我…我要见你们的世子妃,我要求见你们的世子妃,我说,我什么都说,别别在打我了…”

    拳拳到肉的滋味真特么的酸爽,媚骨老人足足被围殴了一刻钟,昏死过去之前凄厉的声嘶力竭的喊道:“我要求见你们世子妃,让我见你们的世子妃…”

    “停。”

    “看看他断气了没?”

    无悲蹲下身子将手放在媚骨老人的颈间探了探,拧了拧眉道:“他的体内先是被东方云虎给做了手脚,随后又被世子妃给下了软骨软,接着又被我们狠虐了好几个时辰,便是铁打的身子都扛不太住,现在是真只吊着一口气了。”

    “影十四你跑一趟,将媚骨老人的情况禀报给世子妃听,告诉世子妃这老毒物要见她,至于世子妃见或是不见她会给你指示的。”说完,无喜就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倒出一粒丹药喂进媚骨老人的嘴里,“今个儿晚上就让他休息一晚,咱们不折磨他了,不过虽是如此却也不妨碍咱们放些小东西进来陪他过夜。”

    “你比我狠。”

    “咱们彼此彼此。”

    在西面呆的时间长了的无论是影卫还是暗卫,他们都知道无喜口中所指的‘小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啧啧,但愿媚骨老人半夜醒来不会被他们精心准备的小礼物给刺激疯了。

    “走走,咱全都行动起来。”

    这一天即便从影十四口中得知媚骨老人已经松了口,主动提出要见她,宓妃也是断然拒绝了见媚骨老人,而是吩咐无悲无喜他们再好好煞一煞媚骨老人的锐气,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这里到底是谁的地盘,在这里到底谁说的话方才算数。

    夜半时分,幽幽转醒的媚骨老人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上爬来爬去不说,还有什么东西在咬他,那种钝钝的,麻麻的,又痒痒的感觉直让他浑身汗毛倒竖。

    好不容易睁开沉重的眼皮,一抬头就看到满屋子泛着绿光的眼睛,有那么一刹那媚骨老人就被吓尿了。

    什什么东西?

    借着他在‘地狱’里练就出的一副好眼力,当媚骨老人看清楚那一片绿色的眼睛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整个人立马就僵住了,脸色黑得可以滴出墨来。

    绿蝎子!

    竟然是满满一个屋子的绿蝎子,该死的,那群该死的混蛋,他都愿意松口,说要求见温宓妃了,他们竟然还这样对待他。

    绿蝎子是有剧毒的,尤其是它们尾巴上的倒刺,一旦在攻击人的时候扎进肉里面,那是拔都拔不出来的。

    这种蝎子有一个特点,它不会主动发起攻击,但它的性子却非常的贪玩,它们喜欢成群结队的出现,发现‘猎物’的时候它们会将猎物当成是玩具来肆意的玩耍,直到它们对‘猎物’失去兴趣。

    而显然,此时此刻在这间屋子里,媚骨老人就是这些绿蝎子的‘猎物’,同时也是它们的玩具。

    如果在它们玩耍的过程中,媚骨老人只当自己就是一具没有什么知觉的尸体,那么他顶多就是被这些绿蝎子不停的咬不停的咬,反正他也死不了,顶多就是痛一点,等到这些绿蝎子对他失去兴趣,它们就会退离他远远的。

    但是,如果媚骨老人有丝毫的反抗,又或是对这些绿蝎子散发出杀意,哪怕只有小小的一丝丝,这些绿蝎子都会疯狂的攻击他,直到将他杀死为止。

    每只蝎子的尾针都是它们身体上最毒的一个部位,而绿蝎子尾针上的毒更甚,一旦它们意识到媚骨老人对它们怀有恶意,那么它们就会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疯狂的将自己的尾针刺进媚骨老人的身体里。

    “该死的。”

    纵然媚骨老人见此情景险些气得吐血,可他还得乖乖的忍着,心里反复不停的咒骂无悲无喜他们的祖宗十八代,偏他却要极力控制自己的怒气,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散发出去。

    动物有着天生感知危险的本能,绿蝎子可以说是其中的王者,媚骨老人便是再不甘再不愿也只能打落牙齿混着血直往肚子里咽。

    挺尸就挺尸吧,就算被咬也好过死在这些绿蝎子的尾针上面吧!

    完全没了脾气的趴在地上,媚骨老人闭上双眼,开始在心里反复的念着:冷静,冷静,冷静……

    这一夜仿佛过得格外的漫长,直到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微微晨光,媚骨老人才觉得他是死了,却又活了过来,那些绿蝎子也似是玩得累了,很是乖顺的从他身上爬下去,列成一队缓缓的往门外爬去。

    见此情景媚骨老人那个心情都简直了,他敢拍着胸口保证,那些折磨嘶咬了他一个晚上的绿蝎子是人驯养出来的,否则它们怎么会有那样的举动?

    “吃吧!”待将那些绿蝎子全部唤出刑房之后,影十四进来扔给媚骨老人一些吃食。

    “我要见你们世子妃。”这样的日子比起呆在‘地狱’那段时间还要恐怖,媚骨老人的心理防线已经在松动,而他的精神层面也面临着即将崩塌的风险。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他真怕自己会疯掉,倒不如趁此机会跟宓妃讨价还价一番,至少还能替自己争取一二。

    “再等上一天吧,今日你怕是见不到世子妃了。”

    “为何?”

    “那个东方云虎倒是比你识时务,昨个儿夜里他点头同意要跟世子妃做一笔交易。”

    所以呢?

    媚骨老人瞪大了双眼,他今天见不到宓妃,是还要被惨虐一天一夜的意思?

    不,他不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1恶魔宓妃,无力反抗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