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2 交易,阴鬼门的图谋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他当真松口了?”

    “回世子妃的话,确是东方云虎主动提出要面见世子妃的。”

    “嗯,他会松口一直都在本郡主的预计之中,只是有些意外他这松口的时间提前了很多。”能在‘地狱’那样的环境中还将媚骨老人给算计了的男人,宓妃又怎么可能会低估他的能力。

    阴鬼门东方氏一族无论是嫡系还是旁系子孙都非常的昌盛,东方云虎自幼就失去所有的倚仗,他的父亲虽然留下了他的性命,对他却是极其不待见,再加上同样是嫡出的他的那些兄弟姐妹对他的打压,还能活得好好的,并且习得一身好武功,足见东方云虎的心机城府之深。

    只要东方云虎还有所求,那么撬开他的嘴就相对容易很多,否则宓妃也不会一再的放任他,老早就对他采取了必要的行动。

    “那世子妃是继续晾他几天还是见他一面?”

    “他与媚骨老人不同,既是他主动开的口,那本郡主就先见他一面,若他没有诚意本郡主对他也不用像现在这般客气了。”

    影十听着宓妃的话嘴角微抽了两下,心说:世子妃就您对东方云虎做的那些,您确定你真的对他有客气过?

    要知道媚骨老人被带离‘地狱’之后,世子妃命他们放进‘地狱’里的那可是猛兽,而且不是三五几只,而是足足六七只好吗?

    如果仅仅只是正常的猛兽也就罢了,偏偏那些猛兽还被喂食了狂躁丸,其战斗力更是直线飙升好几个阶别,就算东方云虎武功再高,诡计再多,别说应对那些失控发狂的猛兽了,单单就是逃跑都累得够呛。

    他们七个影卫负责看守‘地狱’,在宓妃没有来提审东方云虎跟媚骨老人之前,他们几个何曾见过东方云虎狼狈成那般模样,简直都惨不忍睹了。

    没想到这还仅仅只是世子妃比较客气的做法,影十就只有呵呵哒了,越发觉得得罪谁都不要得罪世子妃,特么就算不被弄死,也要被逼疯好不好。

    “不知世子妃准备在哪里见他?”

    “那株木槿树下就不错,在那里替本郡主摆上两张桌子两张椅子,再备上茶水点心跟瓜果。”

    “属下一会儿就叫人安排。”

    “为了以防万一,你且多带几个人一同进去领东方云虎出来。”

    “是,世子妃。”

    宓妃抬起右手挥了挥,影十躬身退下,她幽深的目光远眺着那满树开得正艳的木槿花,纤细的手指把玩着垂落在胸前的发丝,近乎呢喃般的低语道:“东方云虎,但愿你莫在本郡主跟前玩花样,否则休怪本郡主当真对你下杀手。”

    只要陌殇顺利打通那条通道,那么鬼域殿的人就将被调集过来,届时,哪怕在浩瀚大陆征战一场,宓妃亦是半点都不惧的。

    “东方大公子既然已经适应了‘地狱’外的亮光,那就赶紧随我等走吧,莫让世子妃等太久,那样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一面光明一面黑暗,如此奇异的地域环境,饶是东方云虎都没有见过。

    如这样的地方,哪怕就是光武大陆也没有这样的,只是不知那三大秘地又是何等景象。

    “咳咳…那个能否让本尊简单的梳洗一下,这般模样去见你们世子妃怕是有些失礼。”刚出‘地狱’的那一刻东方云虎是不敢睁开眼的,在黑暗世界中呆得太久,外面哪怕是细微的光都觉异常的刺眼。

    直到跟在影十的身后走了很长一段路,东方云虎才试着慢慢的睁开双眼,可在看到他身上破布条一样,完全都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的衣服时,他的嘴角也是狠狠的抽了抽。

    总的来说他虽然没有特别严重的洁癖,可到底东方云虎也是很爱干净的,起初那些天呆在‘地狱’没有地方洗澡没有衣服可换,但因那地方实在太黑太黑,就算睁着眼也是什么都瞧不清楚,自然而然也不觉得穿在身上的衣服有多难以接受。

    可从‘地狱’走出来重沐阳光之后,再看看身上这上上下下到处都露肉,脏得都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衣服时,东方云虎怎么都觉得别扭。

    尤其在他跟那群猛兽数次交手,身上染了血又添了伤的情况之下,这身混合了无数种味道的衣服,当真仅是想那么一下,东方云虎都感觉自己要吐出来。

    “你放心,世子妃是不会嫌弃你的。”那是因为这世间的男儿除了他们家世子爷之外,还有哪个能入得了他们世子妃的眼,既然连看都都不会仔细看,又哪来的嫌弃不嫌弃,只这后面的话影十没有说出口罢了。

    东方云虎,“……”

    能不能听听他的心里话,他真的只是想要简单的洗个澡,然后再换件衣服而已,他的要求很过份吗?

    还有他提出的这个建议跟嫌不嫌弃有毛线关系?

    “你会变成这样不正是世子妃安排的么,你要相信你越是狼狈不堪的出现在世子妃的面前,世子妃只会越高兴,绝对不会觉得你脏了她的眼睛。”

    影十这补刀补得够狠,也够准的,竟堵得东方云虎无言以对有没有?

    可不就是如此么!

    他落得这样的下场好死不死就是宓妃一手给安排的,要是他穿得干干净净,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去见宓妃,她才会心里不痛快吧!

    “算你们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东方云虎算是深刻体会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

    他忍,忍不住也要忍。

    “彼此彼此。”

    反复的深吸几口气平复自己心里翻涌的杀意,东方云虎无视自己一身的破布条,厉声道:“走吧,赶紧走。”

    他想洗个澡换身衣服的愿望怕是只有面见过宓妃,并且让宓妃满意之后才能实现,就是不知宓妃提出的条件在不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了。

    “影十你退下,让东方大公子自己过来就行。”

    “是,世子妃。”恭敬的应声之后,影十转身一抬手,隐藏在暗处的影卫们全都‘嗖嗖嗖’的撤走飞离此地。

    见此情景东方云虎挑了挑眉,自是明白这一举动既是宓妃在向他表达她的诚意,递给他一个台阶下,同时又是在警告他。

    千万不要生出逃跑的心思,否则他只会得不偿失,追悔莫及。

    “你手下那些人说,本尊越是狼狈的样子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就会越高兴?”

    宓妃看着走到距离她五六米的地方停下脚步问了她这么一句话的东方云虎,没有说话只是微挑了挑眉。

    “可本尊怎么瞧着你一点也不高兴的样子,是觉得本尊的模样还不够狼狈难堪?”

    “呵呵…貌似本郡主高兴与否都与东方大公子没什么相干吧。”

    “本尊来之前有向他们提议,洗个澡换个衣服,但被拒绝了。”东方云虎看着宓妃,不觉语气竟带着几分幽怨的道。

    宓妃,“……”

    “本尊这副狼狈难堪的样子既然你瞧也瞧了,看也看了,不知能否……”

    没等东方云虎把他的要求说出口,宓妃就勾着嘴角笑眯眯的冷声道:“不能。”

    “那本尊可以坐下吗?”东方云虎原本也没想宓妃会同意他的要求,不过只是借此机会试探一下宓妃对他的容忍程度罢了。

    现在看来他面前这个女人是个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之人,他若不能让她满意了,怕是她能将他囚禁在‘地狱’里一辈子。

    别说什么激怒她,让她在冲动之下杀了他的傻话,若她当真那么没脑子,东方云虎倒是要偷着乐了。

    “本郡主不嫌弃你。”

    闻言,东方云虎先是一怔,接着再是一呆,话说她跟那几个家伙不愧是主仆,那恶劣的性子真是一样一样的,一句话就能将他噎个半死。

    “那张桌子跟那把椅子原就是给你准备的,就连桌上的东西你都可以随意品尝,当然,如果你担心本郡主在上面下毒的话,你可以不吃也不喝。”

    在宓妃的说话声中,东方云虎掀开袍子坐了下去,端起桌上的香茶就抿了两口在嘴里,放下茶杯才道:“好茶。”

    “既是招待客人的,焉能不好。”

    “你若当真想要本尊的命至少有数十种办法,却也绝对不屑在茶里点心上做手脚,更何况以本尊的出身,这些东西里面有没有被下毒,本尊还是有那个自信能清楚判断的。”

    想他呆在‘地狱’中每天吃的是什么东西,那些简直都不能被称之为食物,桌上摆放的这些以前东方云虎还不会放在眼里,但此刻这些东西在他的眼里,简直就是绝佳美味要仔细品尝的。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本郡主想要从你的嘴里知道些什么,你也应该知道,既然本郡主能查到你的身份跟背景,你瞒着不说的那些东西本郡主早晚也会查到,顶多就是要多花费一些时间罢了。”

    “不知你说要与本尊做一笔交易的话,到现在还算数不算数?”

    “自是算数的,只是本郡主原以为你还能多撑几天才松口的,没想到时间上提前了那么多。”

    一听宓妃这话东方云虎就直接黑了脸,如果没有宓妃弄进‘地狱’里的那些发疯发狂的猛兽,单单就只有‘地狱’里那些小东西,他的的确确是还可以多撑上至少五六天的。

    但他偏偏遇上宓妃这么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女人,一出手就将他的计划打得粉碎。

    他倒是想多撑几天来增加他与宓妃谈判的筹码,可宓妃压根就不给他机会,真要继续硬抗下去,东方云虎觉得他在跟那些猛兽交手的过程中怕是要缺胳膊少腿。

    既然宓妃都已经逼得他不得不做出决定了,那他折腾个鬼。

    “你这么变态,赤焰神君他知道吗?”

    “最毒妇人心你不知道吗?”

    “算你狠。”咬了咬牙,东方云虎放弃了最后的垂死挣扎。

    “别说得你好像不狠似的,你若不狠还能活得到现在?”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但凡本尊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但本尊也是有一个条件的。”

    宓妃点了点头,冷声道:“先说说你有何条件,本郡主得瞧瞧满不满足得了你的条件才能判断要不要增加你我这次谈话的深度。”

    “你放心,本尊的条件不会太过份,也不会违背你跟他的原则。”

    “哦?”

    “我要保住阴鬼门,确切的说是保住东方氏一族的根。”他虽没有一天不在想着要东方氏一族里面某些人的性命,却也从未想过要赶尽杀绝,他也没有忘了他姓东方,万万不能背弃了自己的家族。

    “你的这个条件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你觉得本郡主会答应?”阴鬼门近几十年的动作三大秘地都是知晓的,本着强者不欺凌弱者的原则,只要阴鬼门所行之事不要太出格,那么谁都不会去阻拦它的崛起跟发展。

    然而,他们万万不该将手伸到浩瀚大陆来,这里毕竟不是光武大陆,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人哪里经得起他们的几番折腾。

    “如果你答应本尊的这个条件的话,那么本尊甘愿做你手中的一颗棋子,听你的命令行事。”

    “阴鬼门以及你父亲跟你的族人对你做下的那些事情,难道你不该恨不得他们去死的吗?你为何还要救他们,你若不能给出一个能说服本郡主的理由,你凭什么认为本郡主会答应你这么荒谬的条件。”

    “是,你说得不错,本尊恨不得他们里面大部分的人去死,可是作为东方氏一族的子孙,我却不能背弃自己的整个家族,毕竟他们那些人里面除了坏人还有好人,还有很多无辜的人。”东方云虎目光坦荡的迎视着宓妃冷厉的眸光,他的话说得很是直白,“阴鬼门沉寂了那么多年,历经了那么多代,真正有野心的不过只是少数一部分人,大多数的人已经习惯了过那种平静的生活,本尊所求不过就是保住那一群无辜的人罢了。”

    “如此,你是当真要背叛你的父亲?”

    “呵呵…”东方云虎冷笑几声,他恨恨的瞪着宓妃,厉声道:“本尊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你以为本尊这么多年的隐忍是为了什么,本尊就是为了杀他,他该死。”

    看着猛然情绪激动的东方云虎,宓妃的嘴角勾起一丝邪笑,她云淡风轻的道:“你想保住那一部分人,可知你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不过本尊一人的荣辱祸福罢了,又有何可计较的。”

    “你倒看得很开。”

    “君王妃直接给本尊一句话,这个交易你做还是不做就成了。”说出这句话东方云虎其实也是很紧张的,毕竟主动权不在他的手里握着,要是宓妃不同意他的提议,那么他拿宓妃也没有办法。

    鬼域殿在光武大陆是个怎样的存在,他并非没有耳闻,是以即便宓妃不与他做这个交易,他们顶多只需要再花费一些时间跟精力,就必然可以调查清楚他们想要知道跟掌控的一切。

    届时,他,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

    “做又如何?不做又如何?”阴鬼门有阴鬼门存在的意义,否则当初他们脱身隐退三大秘地的人又何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他们逃走。

    真要想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

    就如东方云虎所言,阴鬼门里有好人有坏人,东方氏一族大部分的人其实已经完全适应了他们隐退后的生活,呆在那一片无人知晓的地域里生活得很平安快乐,只有少数一部分人他们还妄想着恢复阴鬼门往日的荣光。

    为此,他们不惜大肆杀戮,不择手段只为达成自己的目的。

    可即便宓妃心里是同意东方云虎提出条件的,但她也不能太快应承下来,这是一种谈判的方式,她要把握好一个度以便让东方云虎乖乖听她的话,让她牵着他的鼻子走。

    “君王妃若同意的话,本尊就是你手中的一把对付阴鬼门的刀,你指向哪里本尊就会捅向哪里,绝不失言;君王妃若不同意的话,那么就当本尊什么都没有说过,你我的谈话就可以到此结束了。”

    “真若如此的话,本郡主便是不杀你,你也走不出这个地方,你就当真甘愿被囚禁一辈子?”

    “那也是本尊命该如此。”他本出身尊贵,却被贬入泥泞尘埃之中,便是被囚禁一生那他又有何惧之。

    “看来你很喜欢‘地狱’那个地方,要不本郡主就成全你这个美好的心愿?”

    东方云虎怒视宓妃,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宓妃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你这女人真是…真是…”

    原谅他词乏,完全找不到可以形容宓妃这种行为的话来说她。

    “真没劲,你的条件本郡主同意了。”

    “什什么?”

    “看来你不仅脑子有问题就连耳朵都有问题。”

    “……”东方云虎瞪着眼抽着嘴,再三安抚自己不要跟女人一般见识,不要跟女人一般见识。

    “事后,阴鬼门可以继续流传于世,东方氏一族除了主事之人与参与其中之人不能放过之外,其余没有参与进去的人都可以在结束后随你离开,但若某天阴鬼门再生祸端,本郡主既能放过你们,也能再毁了你们。”

    东方云虎猛地站起身,一本正经的向宓妃施了一礼,沉声保证道:“真要有那一天的话,不用君王妃你来动手,本尊就会亲手了结他们的性命。”

    “好,那便成交了。”

    “成交。”

    东方云虎不是独自一个人来的浩瀚大陆,他的身后不但有他自己的人,还有他父亲阴鬼门门主派给他的人,只是不知那些人被他藏在何处。

    据她跟陌殇打探到的消息,东方云虎在浩瀚大陆行走的时间比起除夕宴上出现的那几个势力的人显然要早很多,能将这么一大助力拉到自己这一边,于宓妃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毕竟阴鬼门的主要战场还是定在光武大陆的,而那片大陆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她跟陌殇的地盘,岂能容得阴鬼门放肆。

    “你目前手中掌控的那些势力,本郡主心中要有一个数,但你还是作为他们的主指挥存在,你可能理解?”

    “如今你我双方既已是合作的关系,本尊也自当拿出自己的诚意。”

    “那本郡主看你的表现。”

    “本尊也不太会说话,还是用写的方便一些,要是君王妃还算信任本尊的话,不妨给本尊一点时间,本尊会整理出一份你想要的名册交到你的手里。”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本郡主还是懂的,既然你开了口,本郡主倒是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东方云虎微微一怔,虽然他跟宓妃之间的交易已经基本达成,但他着实没有想过宓妃会信任他,“本尊不会让你失望的。”

    “来人,给东方大公子准备一个房间,再送几件干净的换洗衣服过去。”

    “是,世子妃。”

    “你且随影十去吧,你有什么需求尽管向他提,只要不太过份他都会满足你的要求。”

    “多谢。”

    “两个时辰之后,本郡主希望看到东方大公子双手奉上的诚意。”

    东方云虎脚步顿停,他转身对上宓妃看向他平静无波的双眼,沉声道:“好。”

    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影七才从暗处走出来低声道:“世子妃当真相信他吗?”

    “信与不信都是本郡主给他的一次机会,他若聪明自当知晓应当如何做,他若自聪明的话,本郡主有的是办法让他后悔生出那样的心思。”

    “是属下多嘴了,请世子妃恕罪。”

    “不用派人跟着他,虽然接触不多可也足够他摸到几分本郡主的脾性,错过这一次,他将再无回头的可能。”宓妃拨弄着腕间的血玉手镯,眼里划过一道厉光,半晌后才轻声问道:“媚骨老人如何了?”

    “回世子妃的话,老毒物已经不堪受罚,直嚷嚷着要见世子妃,但都被无情拒绝了,现在他就好比惊弓之鸟,精神状态有些恍惚。”

    “再试探试探他,看看他是真恍惚还是假恍惚。”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2交易,阴鬼门的图谋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