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3 交易,阴鬼门的图谋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皇宫・御书房

    “皇上,寒王殿下来了。”

    御案后宣帝正愁眉不展的翻看着一张折子,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周身都泛起慑人的冷意,“宣。”

    “是。”

    从梨花小筑回来的当天夜里,寒王进城后第一时间不是回寒王府,而是转道直接进了宫面见宣帝,身边自然也带上了那份卷宗。

    诚如宓妃所言,一方面那份卷宗需要去取证,然后证实它是真的存在,另一方面也要加紧时间弄清楚其他三国对此究竟抱着何种看法,毕竟国与国之间的态度可以决定很多事情的走向。

    当时将卷宗从头翻到尾,宣帝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变再变,直到看完后很长一段时间宣帝都没有说话,最后只让寒王先将卷宗留下,容他细细想想再做决定。

    寒王也知卷宗上所记录的那些事情关系重大,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下定论,同样不是看完就能立马做出决断的,即便他有那个魄力去做决定,却也先得推演他的那些决定做出之后,成功几率有多大。

    若是失败他又当如何?

    “你来了。”宣帝仍是看着御案上那张折子,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的道。

    “嗯。”

    “随朕到那边软榻上坐坐,你我父子下一局棋如何?”

    看着有些反常的宣帝,寒王剑眉轻拧,但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表情非富的人,就算有些细微的变化不仔细瞧也是看不出来的,“好。”

    宣帝拿起那张折子起身走到窗边的软榻上坐下,然后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沉声道:“坐。”

    “黑子还是白子?”

    “白子吧。”

    “关于那份卷宗想必皇上也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断,那么这个时候为何宣本王进宫?”话落,寒王便手执一枚黑子落到棋盘之上。

    “什么皇上,朕是你父皇,你个混小子。”自打寒王体内的火毒跟寒毒清除之后,寒王对他这个父皇的态度也是有明显变化的,别人兴许瞧不出来,但作为当事人的宣帝却感受最深。

    只是宣帝也是近来才知道他这个儿子也是嘴巴硬得很的那种人,明明心里已经接受了他这个父皇,偏生嘴上还是不肯好好的喊他一声。

    他的这个儿子哪怕关心担忧他这个父皇,也是半点都不愿在他面前示弱,简直太不可爱了。

    “可你就是皇上。”

    宣帝,“……”

    “既然要下棋那就认真一点,皇上你若再走走神,本王可就要赢了。”先帝爷的棋艺那是出了名的高,寒王幼时被先帝爷带在身边亲自教养,他的棋艺就是先帝爷给手把手带着起的蒙,棋艺自然也是非凡的。

    每次宣帝跟寒王下棋,鲜少有赢的时候,而寒王也绝对不是那种会给宣帝留面子的人,几乎每盘都要打得宣帝以惨败收场。

    “咳咳…你个小子下慢一点,朕都老眼昏花了,看不太清楚棋盘。”

    闻言,寒王嘴角一抽,捏着一枚棋子的手指都颤了颤,“皇上您的脸呢?”

    “朕的脸怎么了,难道染了墨汁?”说着宣帝还扯着袖子擦了擦脸,对面寒王的脸却是直接就黑了,“你到底叫本王进宫来是做什么的?你若没事本王就先行告退,这几天忙得很没有闲功夫陪皇上玩闹。”

    “给朕坐下。”

    “本王素来肆意妄为习惯了,皇上该知道本王要做的事情谁也阻拦不了。”换言之,他要是想走的话,放眼这宫里还真没人能留得下他。

    宣帝被寒王气得瞪了瞪眼,偏又着实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只得开口说道:“坐下,你若这局赢了朕,这份折子你便可以看看。”

    从进御书房开始寒王就有注意到宣帝在盯着一张折子发呆,他虽心中有些好奇那份折子里写了什么,却也没有主动开口提及什么,“看来皇上对自己的棋艺很有信心。”

    这真的是他亲儿子吗?

    有儿子这样戳亲爹心口的吗?

    默默的瞪了寒王几眼,宣帝很是心塞的表示,这个儿子果然天生就是来克他的,“虽然你的棋艺很好,但朕也是不差的,笑到最后的才是真赢家。”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半个时辰之后,宣帝手中捏着一枚白子足足半刻钟都过去了仍是没能落下,“朕输了。”

    “皇上棋艺进步神速,这次仅输了三子。”

    宣帝,“……”有个这么喜欢戳他痛脚的儿子真的好吗?

    “拿来。”

    “什么?”

    “别装傻。”

    “你真是朕的儿子?”

    “这个问题本王回答不了你,你该问你自己本王是不是你的儿子。”

    “拿去拿去。”寒王是他的儿子,这一点宣帝那是比谁都清楚。

    想当年他与前韩皇后成婚,夫妻两人一直盼着能尽快有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只可惜天不从人愿,他们成婚好几年都没有孩子。

    那时先帝爷尚在,为了巩固他的储君之位,丝毫不顾他的意愿,在他的后院里塞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他不碰那些女人,先帝就折磨韩皇后,逼得宣帝不得不去宠幸那些女人,以至于让那些女人在韩皇后之前生下了孩子。

    若非如此寒王也不会在他的儿子里面排行老七,要是他出生得早的话,他应该是他的嫡长子。

    虽然在韩皇后生下寒王之前,宣帝已经有了六个庶子,可在寒王出生之后,先帝爷最为疼爱的孙子就是韩皇后给他生的这个嫡孙,否则晚年清醒的先帝爷又如何会动了将寒王带在身边亲自教养的心思。

    有时候宣帝不禁会想,倘若当初不是形势所逼,那么看重韩皇后的先帝爷,会不会不把他逼得那么紧,也不把韩皇后逼得那么紧,以至于最后他们谁也没有讨到好处,谁的心里都觉委屈。

    “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你母后若是听到了她会伤心的。”

    “嗯。”

    “你是你母后心心念念好不容易才盼来的孩子,她是最爱你不过的,只要能让你过得好,过得开心快乐,她是什么都愿意付出的。”

    “母后是本王心中最重要的人,谁都无法取代她在本王心中的位置。”以前寒王或许不理解宣帝,幼年时一次次期盼得到父爱都落空之后,他变得开始怨恨宣帝,直到他长大成人,看得多也见识得多了之后,寒王渐渐开始能理解宣帝的种种苦衷。

    然而,他能理解宣帝这个父亲是一回事,能不能原谅他这个父亲又是另外一回事。

    当在梨花小筑宓妃替他解毒,他九死一生就快撑不下去的时候,寒王好像隐约见到了他的母后,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可他的母后就含着泪站在一旁看着他,想要伸手抱他却又抱不到,哪怕她情绪很激动的在冲他不停的说着什么,那一刻明明完全听不到她说话声音的寒王,神奇的好似听懂了一样。

    他的母后在鼓励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不要放弃要坚持下去。

    她要他好好活着,不要心怀仇恨。

    甚至她流着泪告诉他,不要怨怪他的父皇,他的父皇这么多年也很不容易,她说,她想看到他们父子好好的相处。

    ……

    随着他挺过最艰难的那一段治疗时间,寒王的意识就渐渐恢复清明,也是从那一刻起,他原谅了宣帝。

    只是已经长大的他不再像是小时候那个无比渴望父爱的孩子,即便他有心去亲近宣帝,却也觉得无比的别扭,有时候他甚至想逃。

    不过好不容易感受到寒王对他散发出亲近之意的宣帝如何会允许自己最看重最心疼的儿子又从他的身边跑掉,既然寒王无法主动,他这做爹的主动点也没啥。

    于是,他们父子的相处就变成了现在这堪称诡异的常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模式。

    “这张折子?”

    “原本朕以为你拿来的那份卷宗已经足以说明目前浩瀚大陆的形势有多么的糟糕跟危险,现在有了这张折子倒是省得你们再去验证什么,那上面记录的全都是真的,并且还是正在进行跟不断壮大的。”

    上次宣帝叫来温老爹谈话,等温老爹走后,宣帝就将寒王叫进了宫,他与温老爹之间的谈话内容,宣帝毫无保留的都告诉了寒王,也是打着让寒王心中有数的算盘。

    “那这张折子是从何处而来的?”

    “这个你就别问了,折子的来处并没有问题,你也无需去追查什么,朕曾经救过一个人的命,到如今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这大概就是他给朕的回报吧!”

    闻言,寒王的眉头越皱越紧,却也相信宣帝不是那种能轻意上当受骗的人,只冷声问道:“那父皇你准备派谁去那三国走一趟?”

    浩瀚大陆之上四大国,国与国之间相隔甚远,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没有两三个月根本到不了,想到那些人肯定安份不了这么长时间,寒王心里就堵得厉害。

    “派人亲自过去恰谈显然不便,而且也没有适合派出去的人。”顿了顿,宣帝从软榻上起身站到窗前,接着又冷着脸继续道:“一旦朕派了谁出使其他三国,怕是朕派出去的人会有性命之危。”

    “这么说来父皇的意思是要发密信?”

    “嗯。”

    寒王口中所说的密信指的不是普通的密信,而是国与国之间,帝王与帝王之间互发通信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已经近三百余年没有过了。

    “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也只有这个办法速度最快也最为安全。”揉了揉眉心,寒王目光幽幽,心思更重了几分,“只愿宓妃能早日调查清楚那些人的身份跟背景,以及那些人都牵连到了大陆上的哪些人,也好便于我们做好充足的防备。”

    “那丫头是个心中有成算的,她的动作应该不会慢,你且再耐心等等。”

    “这张折子本王要带走。”

    “想给那丫头看?”

    “嗯。”

    “让她看看也好,虽然互通密信之后不知会等来什么样的回复,但朕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先看他们的态度,然后再拿主意。”

    “行了,朕宣你进宫就是为了让你看到这张折子,现在折子你也看了,至于要怎么做你就放手去做,朕不会去阻止你,但是你要答应朕绝对不能跟那些人交手,你该知道你的肩上担负着怎样的责任与使命。”

    寒王目光幽幽的看了宣帝一眼,淡淡的道:“皇上不是替本王扶持了几个对手起来吗?您就当真不怕本王将他们全给杀了?”

    那几个人虽然与他同一个爹,身体里也流着相同的血,可在寒王的心里他们根本就不是他的手足,而更像是会斗得你死我活的仇人。

    他们个个都盼着他死,偏他还就是怎么都死不了,想必他们的心里应该觉得很难受吧!

    “皇爷爷曾经说过,想要做好一个帝王,那就断绝七情六欲,这么多年来,他们不正是一步步的逼得本王丢了很多东西吗?”

    “哎!朕老了,以后会如何就顺其自然吧!”

    对上寒王冰冷幽深的墨瞳,宣帝张了张嘴竟是好半晌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到底是他亏欠这个孩子太多,而他说出这样一番话也是在拿话堵他。

    只是他既然相信寒王,那么他就什么都不会去质疑,否则岂不是伤了这个孩子的心。

    “儿臣告退。”

    目送寒王大步离开,宣帝又想到那份卷宗跟那张折子上所写之事,他就沉着脸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抿唇道:“张公公你进来一下。”

    “皇上。”

    “明日你出宫一趟,亲自去相府,穆国公府,韩国公府还有理郡王府传朕的口谕,让温相爷跟穆国公他们都进宫来见朕。”

    “是,皇上。”

    “另外,也去太师府传一道口谕,就说让庞太师进宫陪朕下棋。”

    张公公听到这话明显一愣,不过既然是宣帝吩咐的,那他遵照旨意办事即可,倒也一点都不多嘴。

    “夜也深了,伺候朕回寝宫安置吧。”

    ……

    影十替东方云虎安排的房间虽不算很宽敞,但贵在格局精致,环境清幽,这简直都超出了东方云虎原本的期望值。

    他寻思着宓妃也不会将他当成一个客人来对待,准备的房间能是个下人房就不错了,没曾想会给他安排这么好的一处地方。

    也是东方云虎‘新来’的不清楚,这位于地底下的梨花小筑根本就没有下人房好伐,每一处的房间都是陌殇根据地理位置依势而建,自然处处都精致得很。

    “呼――”

    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又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东方云虎总算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那‘地狱’果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也亏得是宓妃先前下手不重,不然顶多一个月时间,不管是他还是媚骨老人都得被困死在里面。

    且不说那里的环境能逼疯他们,就算疯不了,精神层面也会被击溃,届时只要宓妃再动点手脚,还真不怕他们不乖乖开口说话。

    再有那个地方遍地都是毒物,即便他跟媚骨老人可以说成是毒人,却也无法长时间以那些毒物为食,不出半年他们的身体里就会堆积出毒素,顶多一年时间他们就会被毒死在里面。

    能从里面活着走出来,东方云虎也是忍不住满心的感叹呐!

    从跟宓妃分开就呆在房间里将自己收拾妥当的东方云虎当然也没忘了他承诺给宓妃的事情,提步走到外室的小书房书案后,他便铺开一张纸提笔飞快的画着什么。

    时间在东方云虎异常专注的涂涂画画中过得飞快,转眼之间半个时辰就悄然而逝,而东方云虎也画好了三幅很是详细的地图。

    接下来他又拿出几张信纸,开始在上面写下一个个的人名,这其中也赫然包括了他自己的人,以及他那个好父亲阴鬼门门主安排给他调配的人。

    他既与宓妃达成协议,那么他跟宓妃现在就是盟友与盟友的关系,只要宓妃遵守她的承诺,那么东方云虎也乐得借好宓妃这个势。

    若有鬼域殿作为他的助力,那么距离他报仇雪恨的目标就会更近一步。

    将他所知道的全部默写下来,时间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东方云虎抬眼看了眼天色,心知他怕是错过了与宓妃约定的时间。

    然而,饶是如此也不见东方云虎有丝毫的慌乱,他将画好的图以及写好的信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这才将它们全都分别装进几个信封里,拿着走出了房门。

    过了约定时间宓妃却没有派人过来催促他,这让东方云虎感受到了宓妃的诚意与对他的尊重,也就更加肯定了东方云虎要与宓妃合作的信念。

    “有人吗?有的话就出来一个,本尊有东西劳烦你们代为转交给她。”

    这个‘她’指的是谁很明显,东方云虎站在门外扬了扬手里拿的几封信。

    “你这人好不守时。”影十飞身出现在东方云虎的对面,冷着一张脸怒声道。

    “本尊实在有些受不了自己身上那股子味道,泡澡泡得忘了时间。”

    听着东方云虎的解释,影十也是嘴角一抽,没好气的说道:“东西拿来,你可以继续滚回去泡澡。”

    “给。”

    影十略显呆愣的看着东方云虎递到他面前的东西,还以为东方云虎要为难为难他,没想到他就这么给他了,有点很不真实的感觉怎么破?

    “怎么你不要?”

    “当然要,你不去见世子妃吗?”

    “本尊不是才见过你们世子妃么,天黑了就该睡觉了,且先让你们世子妃看看,有什么问题明个儿再问本尊也是一样,太长时间没有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如今正犯困犯得厉害。”

    “你的意思我会转告给世子妃。”

    “嗯,对了,你们世子妃的诚意本尊已经深刻的感受到了,要是本尊不拿出一点诚意都说不过去。”

    影十,“……”

    他家世子妃才不要你的什么诚意,只要你老实一点别玩什么花招就行。

    “要是媚骨老人实在不愿开口,本尊倒是可以帮上一点忙。”他在媚骨老人的身体里动手脚,一则是为自己出一口气,若非因为媚骨老人他也不会出现在十里村,更加不会落到宓妃的手里,二则是控制住媚骨老人,将他当成与宓妃谈判的一个筹码。

    如今他既与宓妃是合作关系,自然不在需要什么筹码,能早日除掉毒宗对他也有莫大的好处。

    “只要世子妃有心这天下就没有谁的嘴巴是我家世子妃撬不开的,东方大公子还是顾好自己就行,别的就不要操心了。”

    “无所谓,反正本尊也不过就是一个提议罢了。”

    “再会。”影十将那几封信收好,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东方云虎的视线范围之内。

    真不愧是赤焰神君手底下培养出来的人,即便没有在光武大陆上那些优越的条件,手下这些人也个个都能力非同一般,比起这片大陆上好多人都要强上太多。

    “世子妃,影十回来了。”

    “让他进来回话。”宓妃说完又扭头看向无悲无喜,嗓音清冷似带着一股凛冽的寒意,“你们两个分头行动,这封信送去寒王府,而这一封信送到相府就交给本郡主院里的沧海,他若不在可交给悔夜。”

    “是,世子妃。”

    “去吧。”

    “世子妃,这是东方大公子让属下带回来交由世子妃过目的。”

    “先拿过来本郡主瞧瞧。”

    影十恭敬的将几封信递到宓妃的手里,然后退后几步站到一旁静待宓妃的吩咐,却只见宓妃在打开第一封信看到里面的一张图纸之后,那张绝美倾城的脸瞬间就黑透了,无意识下释放出来的威压影十根本就抗不住。

    噗――

    狼狈的吐出一口血,影十整个人被压得跪倒在地,身体也瑟瑟发抖。

    “该死的,他简直就是个疯子。”话落,宓妃又赶紧拆开另外几封信,翻看的都是东方云虎所绘的图纸,越看她的脸色沉得越厉害。

    “咳咳…咳…”

    “你…”等听到咳嗽的声音,宓妃才意识到房间里貌似还有一个人存在,“怎么样,伤得可重?”

    赶紧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待得房间里的威压尽数消散影十的脸色才好看一点,“世子妃不必担心,属下就是受了些内伤,服药后调息一下就好。”

    “你先退下吧,让影七来见本郡主。”

    “是,世子妃。”影十也知道眼下他伤成这样是不能留在宓妃的身边待命了,心中虽觉遗憾却也不能耽误了宓妃的正事。

    “把这个服下,休息一晚明早你就会好了。”

    “属下谢世子妃赏。”

    傻小子,若非是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又怎么可能伤这么重,还险些一身修为尽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3交易,阴鬼门的图谋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