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4 交易,阴鬼门的图谋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东方云虎所绘的乃是地形地势图,其中重点的地方他都用红色标记了出来,以便于宓妃看图,并一眼就看出这是什么图。

    那小书房中用来作画的宣纸都很大张,东方云虎也没有时间去将它们裁成小张的,索性就在一张纸上面画了两到三幅地形图。

    他将图画出来,他所知道名字的就标记下来,不知道名字的地方就空出来,还有两幅是未完成的地形图,倒不是东方云虎故意不画完,而应该是那个地方还没有建好,因此,东方云虎尚还不知那处是如何修建与布局的。

    之所以宓妃在看完第一张图后脸色就黑得可以滴出墨汁来,甚至也没能收敛好自己的气息而释放出了威压重伤了影十,还不是因为图纸上那一个个已经修建完毕的,阴毒至极屠戮生灵的,比起光武大陆被禁止的吞灵噬生大阵还要缺损阴德,令人所不耻。

    不难想象当图纸上所绘的几个地方,那些已经修建好的阵法一旦开始启动,浩瀚大陆将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又会有多少人死于非命,又将有多少人被炼制成只知杀戮的傀儡,又有多少会被阴鬼门的巫蛊之术炼制成七绝恶灵。

    届时,别说浩瀚大陆将沦为炼狱,彻底成为一个死亡之地,再不会有任何的生灵,便是光武大陆,怕只怕阴鬼门也有借此一统的资本。

    她就说阴鬼门既要出世,为何不在光武大陆直接打出他们的旗号,想来那些古老的势力不会不知他们,也不会看轻他们,怎么的阴鬼门的手就伸到了浩瀚大陆来。

    却原来阴鬼门所图谋的就是图纸上所画的这个,那东方腥可真真是好算计。

    阴鬼门的巫蛊之术极其厉害,自有其独特的地方,光武大陆哪怕就是一个普通人也是会武的,且武功还不算太弱,任何一个门派或是势力,即便再如何的不入流,却也自有根基,他们只要有所动作就会有被察觉出来的风险,然后他们的计划很可以就将胎死腹中。

    于是,东方腥就将目光投放到了浩瀚大陆。

    一来这片大陆与光武大陆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存在,即便浩瀚大陆翻了天,也不会在光武大陆掀起任何的波澜。

    二来这片大陆上的人相对光武大陆上的人来说就是百分之百的普通人了,这里的人非常便于他们的掌控,用起来可以说是一点风险都没有。

    三来即便这片大陆上的人很弱,可难保在他们的推动之下,这些人不会变成非常厉害的傀儡跟杀伤力极其强大且邪恶的七恶灵。

    意图霸占整片浩瀚大陆,利用这片大陆作为阴鬼门傀儡跟七恶灵的牢狱,饶是宓妃在看过那一张张图纸,弄清楚阴鬼门门主东方腥的图谋之后,无比震惊的同时,她的愤怒更是达到了一个顶点。

    宓妃简直不敢去想,倘若东方腥的计划最终得逞,那么她的爹娘,她的兄长,她所在意的那些亲人们,无一例外不是在那些炼阵中痛苦屈辱的死去,就是变成活死人一般的傀儡,又或是就连死了的灵魂都要被强行炼制成七恶灵来屠戮这个世间,那她会如何?

    仅仅只是想到有那个可能,宓妃就气得怒得浑身都要发颤,毫不怀疑要是此时东方腥站在她的面前,她会忍不住一把掐死他。

    也难怪下午在木槿树下东方云虎找什么借口说他不太会说话,不若就由他用纸笔给写下来,临到头却又没自己送过来,还说什么太长时间没有睡个安稳觉,他要好好睡一晚补补觉。

    狗屁,全都是是去他娘的狗屁。

    那混蛋分明就是知道当她看完这些东西会怒成什么样,他是故意躲着她呢。

    亏得她还以为东方云虎是真的想要睡觉,敢情他也是怕她在盛怒之下将他那个盟友当成是出气桶,不说将他给弄死少说也要弄掉他几层皮才罢休。

    “该死的混蛋,姑奶奶我饶不了你。”

    砰――

    一掌下去面前的梨花木书案就成了一堆木渣子,看得站在旁边的影七不住的吞口水,缩脖子,总算明白影十叫他进来之前,再三叮嘱他小心是什么意思了。

    敢情那家伙伤成那样竟然都是在世子妃无意识下发怒造成的吗?

    呜呜…他可不可以先躲躲,世子妃发怒什么的简直太可怕了有没有?

    “阿嚏――”

    将东西交给影十之后,东方云虎哪里也没有去,转身又走回房间,然后爬到床上就准备睡觉。

    可是他的脑子此时却有点不听他的使唤,总是不时浮现出宓妃在看过他给的东西之后,异常震怒的画面,他的小心肝就一颤一颤的,颇有些后怕有木有?

    都说女人发起火来相当的恐怖,更何况他惹上的还是一个‘超级’女人,简直不能将她跟一般女人放在同一位置好不好,想着想着东方云虎就将自己的头往被子里缩了缩,但愿那位姑奶奶明个儿见了他,不会手撕了他。

    “阿嚏,阿嚏――”

    接连又是连连两个喷嚏,东方云虎揉了揉自己不停发痒的鼻子,暗忖:果然这么快就被惦记上了,他真是一点侥幸心理都不能抱的。

    起初打喷嚏的时候他就应该有些觉悟,完了,但愿明天那位姑奶奶心中的怒火能消散一些,不然他的这点小算计完全就是白瞎。

    “不管了,先睡一觉,天大的事情都明天再说。”

    “睡吧睡吧,睡着就没事了。”

    “睡觉……”

    反复的,一遍又一遍的给足了自己心理暗示之后,东方云虎总算沉沉的睡了过去,也着实是他这段日子神经崩得太紧,整个人已经累到极限,一放松下来困意也就随之袭来。

    “请世子妃息怒,若当真是那东方云虎惹了郡主不快,那属下这就去将他抓过来给世子妃出气。”影七犹豫了好一会儿,仍是硬着头皮上前开了口。

    他这一头雾水全然不知发生了何事,偏生宓妃的怒气又表现得如此的明显,完全不似往常喜怒皆不形于色的那般模样,叫他心中想不担忧都不行。

    “罢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早晚得落到本郡主的手里。”宓妃恨恨的咬了咬牙,长长的深吸几口气,心中堵得厉害那口郁气方才消散了下去,旋即又扭头看向影七冷声道:“刚才本郡主可有伤到你?”

    已经伤了一个影十,眼前正是用人之际,宓妃可不想因着她自己就将手下得用之人全给伤了。

    “回世子妃的话,属下无事。”虽然从他走进这个房间开始就能明显感觉到里面压抑的,濒临爆发的气息,但好在世子妃仅仅只是动了怒,并没有释放出自身的威压,否则他怕是要跟影十落得一样的下场。

    好在影十虽说伤得极重,可有世子妃给的调息药丸,服下后顶多明天晚上就能彻底恢复,不然等他自己调养好怕是少说也得半月有余方能恢复。

    “没事就好,要是你们全都伤在本郡主的手里,那可亏大发了。”

    影七听了这话嘴角微抽,却是不知该如何回应宓妃,好在宓妃也没指望他说什么,就又沉着脸开口说道:“本郡主与你们世子爷不分彼此,不管是他手下的人还是本郡主手下的人,本郡主对你们都极其信任,没有亲疏远近之分,有功即赏,有过即罚,绝对不会偏袒于谁。”

    “随时听侯世子妃的调遣,属下必定竭尽全力完成世子妃下达的命令跟任务。”他们这些人之所以除世子爷之外那么的信服宓妃,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一点。

    世子妃她虽为女子却赏罚分明,杀伐果断,只要你是替她办事的,那么不管你曾是谁手下的人,她都将给予你最大的信任与支持。

    一旦有谁欺辱于你,她将第一个站出来维护你,这样的主子即便要他们以性命为代价去完成她指派的任务,他们也是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你可知为何本郡主如此生气,甚至是失控的动了大怒。”宓妃眸色幽深的看着埋在脚下那堆废木渣子里的东西,怒气显然已经被她完全收住,绝美的脸上只剩下一片如海一般的沉静。

    “属下不知。”虽是不知影七却也知道定然与东方云虎晚上让影十送来的那几封信有关,但主子既然没有主动向他们说明,作为属下的他们也不会开口去过问。

    该他们知道的,想必世子妃也不会对他们隐瞒半分,可既是世子妃没有说出口的,想来定是事关重大不是想说就能说的。

    “本郡主发怒的确与东方云虎送来的东西有关,可那几封信里面具体写了些什么,本郡主不说也是为了你们好,以免搞得人心惶惶,敌人尚未采取什么行动,这片大陆就自己乱了。”

    “世子妃只管说属下们能知道的就好,至于其他的属下相信等时机到了,该知道的就会知道了。”

    “也是这么个理,你倒是瞧得通透。”

    “那是世子爷跟世子妃调教得好。”

    闻言,宓妃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这些家伙倒是越来越会拍马屁了,什么叫做她调教得好,她怎么不记得她有调教过他们?

    “虽然本郡主具体的不能说与你们听,那是为了避免闹出不可挽回的动荡,但若不阻止有些事情的发生,咱们所在的这片大陆怕是就要沦为人间炼狱了。”

    “嘶――”

    影七望着宓妃凝重的面色,整个人瞪大双眼倒抽了一口凉气,后知后觉的想到,怪不得发那么大火呢,若非后来收住了,怕是等他来就是替影十收尸了。

    “无论如何本郡主跟你们世子爷都会保住这片大陆不让那些人奸计得逞的,一会儿本郡主写下几个地名,你且安排一些人手秘密去调查一下,记住本郡主指派给你们的任务只是去证实那些地方是否新建了外观有些奇异的建筑,确定之后即刻撤离,绝对不允许跟看守在那些地方的人发生冲突也不能让他们发现你们的行踪,明白吗?”

    “属下都记下了,世子妃。”

    “安排最擅长隐匿自己行踪的人去,最好两个人为一组行动,一来不要打草惊蛇,二来要将他们的安全放在首位,若让本郡主知道你们谁擅自行事,那就休怪本郡主惩治起你们来不讲情面。”

    “是。”

    “你先退下吧,等明日早晨再过来一趟,本郡主思来想去还是画出图纸交到你们手上更为妥当,以免生了意外本郡主鞭长莫及也是照顾不到。”宓妃的声音很轻,前半句是在吩咐影七,而后面的则是呢喃般的自己在跟自己说话,没指望谁会给予他回应。

    望着宓妃离开的背影怔愣了片刻,影七袖中的拳头握得紧紧的,看来事情当真是相当棘手,可饶是如此,世子妃也在尽可能的保证他们的安全,要是他们再不知好歹那就太不是人了。

    无论如何世子妃交待下来的任务,他们誓死都要完成。

    影七退下之后宓妃一夜未眠,她从书架上另外取了纸笔移步到窗前的软榻,然后凭着记忆将东方云虎画给她看的图重新又画了一遍。

    只是这一次宓妃没有画得如东方云虎那般的详细,她只画出了那些建筑大致的形态,为了以彷万一,在无法确定那些阵法有无开启的前提下,每一处宓妃都选出了一个适合藏身打探情报的位置。

    那些位置虽说隐秘,可也同样很危险,但兵行险招也未尝不是一个上上之策。

    翌日清晨,影七如吩咐那般来到宓妃的房前,宓妃听出他的脚步声将他叫进屋里,递给他几张单独的图纸之后,又简单的交待了几句,这才打发影七下去办事。

    另外,东方云虎除去以图纸告诉了宓妃阴鬼门的图谋之外,他自己在浩瀚大陆的势力以及他父亲东方腥安排给他的势力又或是说监视他的势力,他也毫无保留的写了下来交到了宓妃的手里。

    看过这等同于一份花名册的几张信纸,宓妃并未怀疑它的真假,但以宓妃的行事原则,无论拿在手里的这份东西是真是假,她都要派人去证实一下的,否则她如何能安得了心。

    至于宓妃向东方云虎试探他可知晓还有什么其他的势力在浩瀚大陆上一事,虽然东方云虎没有正面给她回答,却也是在信上交待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后宓妃才知道,这加在一起近十个势力,竟然全是在光武大陆不入流,上不得台面总是被无休止打压的势力。

    他们在光武大陆过得像狗一样,于是就跑到浩瀚大陆来称霸天下,欲做太上老君?

    若说阴鬼门的图谋让得宓妃震怒,那么对那连成一气想霸占整个浩瀚大陆称老大的那些个势力,宓妃就觉得异常的好笑了。

    搞什么鬼?

    那些人来浩瀚大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多少也应该摸清楚一些,这片大陆虽不如光武大陆那么的强盛,但是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人也不完全都是草包好吗?

    想来经过金凤国除夕宴上一事,已足够让那些人对浩瀚大陆有一个新的认识,这将减缓他们对浩瀚大陆动手的时间,也就等同于替宓妃跟陌殇争取了时间。

    这中间的这段时间差,宓妃不得不好好把握,否则一个搞不好她就得真哭了。

    “来人。”

    “属下参见世子妃。”影七被宓妃派了出去,影十受了伤,影十四负责看守媚骨老人,宓妃还剩下影八,影九,影十一跟影十二和影十三可以调动。

    “影九跟影十一这两天就跟在本郡主的身边随时听候本郡主的调动,影八跟影十二影十三,本郡主有差事交给你们去办。”

    “是,请世子妃吩咐。”眼见影七都有任务可做,他们也想好好表现表现的,毕竟现在他们也不用守着‘地狱’,谁让那里一个人都没有,那还守个毛线。

    “怎么分配你们自己拿主意,总之你们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将这份名册上面的住址以及他们的名字还有人数什么的统计一下。”

    “是,世子妃。”

    “离那些人远一点,若不得不打照面之时,切记你们都给本郡主伪装得好一点。”

    “请世子妃放心,属下等的伪装术可都是跟世子妃学的,保证不会给世子妃丢脸。”

    “都别贫了,赶紧分配好出去给本郡主执行任务去。”

    “是。”

    “影九,影十一,你们随本郡主走。”

    “是。”

    等到夜里她派出去的人打探的消息也都会传回来,届时宓妃也就可以做出最准确的判断,然后再决定是否要传信通知陌殇。

    那家伙走了也足足有两天时间了,也不知传一封信回来给她,行与不行都让她心中有个数不行,可真是担心死她了。

    若非现在事情多,缠得宓妃压根脱不了身,她老早就跑去找陌殇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行动。

    “属下参见世子妃。”

    “你怎么过来了,是不想好了还是想要找点虐。”

    影十额上滑下几滴冷汗,他扯了扯微抽的嘴角,恭敬的道:“启禀世子妃,属下并非是过来找虐的,而是过来请罪的。”

    “请罪?你何罪之有?”

    “那个东方云虎昨晚还有话要带给世子妃的,只是属下还没来得及说,之后受了伤世子妃让属下退下就给忘了。”他也是今早才猛然想起,当时就惊出一身冷汗,生怕会坏了宓妃的正事。

    “哦?他说了什么?”一想到东方云虎居然算计到她的头上,宓妃就恨不得一把掐死那个家伙。

    不过不着急,来日方长总有他落到她手里的时候,届时他就由着她捏圆搓扁了。

    “他说如果媚骨老人死都不愿开口的话,他有办法让媚骨老人乖乖开口把世子妃想听的都告诉世子妃,东方云虎还说这是他给世子妃的诚意。”话落,影十又撇了撇嘴补充道:“那个属下冒失,在东方云虎说出这番话后,属下对他说这世间就没有世子妃撬不开的嘴,不劳他操心。”

    “唔,你倒挺维护本郡主的。”

    “世子妃属下……”

    “你心里想什么本世子妃会不知道,既然你都来了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

    “呃…”

    “现在本郡主要去会会媚骨老人,你去将东方云虎给本郡主带过来,然后就回去休息,争取早一点恢复,本郡主还有很多差事需要你们去办。”

    “是。”影十揉了揉闷痛的胸口,深吸一口气,暗自握了握拳头,他一定要快些好起来。

    ……

    “本…本本宗主要见你们世子妃,你你为何不去通报于她,你你这是在以公谋私对本宗主打击报复。”

    听着媚骨老人有气无力的怒吼,影十四非常淡定的掏了掏耳朵,话说他可是个好属下,怎会背着主子做下那等阳奉阴违之事。

    “话说你就省点力气吧,就算你骂小爷,世子妃也不会来见你的。”

    “为什么,为什么,本宗主都同意什么都告诉她了,她为什么不肯见本宗主,肯定是你,是你想要私下折磨本宗主才不让本宗主见她的……”

    “不得不承认老毒物你这脑子有问题,小爷有何理由不让你见世子妃,怪只怪你这身骨头太硬,该你说的时候你死有骨气,叫嚣着你什么都不会说,现在世子妃都不想听你说了,你却偏偏又犯贱的自己要凑上去说,你说你是不是闲得没事蛋疼?”

    “你胡说,胡说,她想药王谷顺利的攻入冥谷,将伤亡减轻到最低,那么她绝对会见本宗主的。”短短不过两天的时间,媚骨老人就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具皮包骨的身体,精神状态也呈疯癫状了。

    他的意识时而清查,又时而迷糊,不过他的求生意志绝对是宓妃目前为止所见过最顽强的。

    这样的人往往非常的可怕,是以媚骨老人完全不知道他的这个优点,即将成为宓妃要杀他最大的理由。

    如果媚骨老人不死,甚至是以那种屠灭灵魂的死法去死,那么一旦他死后落到阴鬼门人的手里,将其炼制成七恶灵,而且还是一个全身都充满剧毒的七恶灵,哪怕就是宓妃应对起来也困难至极。

    遂,不管媚骨老人说与不说,他都难逃一死。

    这一点宓妃明白,此时站在宓妃身旁的东方云虎也是明白,而且最坏的结果就是媚骨老人还得由他亲自动手来杀。

    “影十四,将他收拾一下带来刑堂见本郡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4交易,阴鬼门的图谋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