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5 东西到手,毁灭灵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没见到媚骨老人之前,东方云虎一直以为呆在‘地狱’那段时间就是他跟媚骨老人最为黑暗的时期了,可在宓妃转身去刑堂,他眼睁睁的看着被影十四拎出来的媚骨老人是个什么模样之后……

    东方云虎白着一张脸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脖子也是下意识的缩了缩,突然有点庆幸他提前选择了与宓妃做交易是什么鬼?

    他果然是被宓妃一个小女人给吓着了吗?

    看来宓妃确如她所言,相比对媚骨老人的不客气,对他这个盟友绝对是顶客气的,没瞧见不过离开‘地狱’短短两天时间,媚骨老人就被折磨成这等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真是可怜。

    “东方大公子以为媚骨老人那等违逆世子妃的人下场如何?”

    东方云虎看着笑眯眯望着他的影九,一时间竟觉后背莫名发寒,那个恶魔般的女人果然不会太轻意就放过他,谁让昨个儿他又在她的跟前玩耍心机了呢?

    那什么他现在后悔了行不行?

    “东方大公子不是有办法让媚骨老人开口么,我家世子妃可是正等着看您的精彩表演呢,您可千万别叫我家世子妃失望。”

    “……”他不想说话行不行,那女人身边养的人个个都这么人精吗?

    “其实教训媚骨老人的那些手段不过就是小孩子玩的罢了,也是这两日世子妃实在太忙了些,不然媚骨老人肯定不会等到现在才发疯,早在昨个儿他就会乖乖哭着求着要见世子妃。”

    事实是影九怎么可能对东方云虎说实话,事实也是从昨个儿早上开始,媚骨老人就已经开口要求见世子妃,起初他还将自己的姿态摆得高高的,好像是世子妃要求着见他一样。

    可后面再被影十四领着一群暗卫收拾过后,媚骨老人也就彻底的老实了,意识稍稍清醒的时候他就叫着嚷着要见世子妃,只是世子妃是他说见就能见的?

    既然他心气儿那么高,焉能不好好煞煞他的气焰,让他知道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若非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点存在的价值,哼,世子妃面前岂容他放肆。”

    这话听在东方云虎耳中的意思就是另外一个,若不是你丫的现在也算是‘自己’人的话,就凭你将心思动到世子妃的身上,特么就足够你死上十回八回的了。

    别忘了他们真正的主子可是世子爷,你都敢算计世子妃了,就算他们替世子爷帮世子妃出气,也得背地里给你穿足了小鞋。

    “咳咳…”东方云虎被自己脑子里的想法惊了一下,然后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得直咳,一张本来有些苍白的脸被呛得通红。

    他这是造的哪门子的孽。

    “虽然我称你一声东方大公子,不过也容我提醒东方大公子一二,千万别当世子妃傻好忽悠,就自以为可以算计到世子妃,谨防着逗蛇别被蛇给咬了,真到那个时候可不只是你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就连你想护在身后的人也要付出你们意想不到的惨重代价。”

    那什么将世子妃比作是蛇虽然有些不地道,可这也是影九对东方云虎的警告。

    “本尊是很有诚意与你们世子妃合作的,现在也算是同站一条船上,别说本尊不会做对你们世子妃不利的事情,就算有人逼迫本尊,本尊也是不会违反彼此盟约的。”越是与宓妃接触得深,东方云虎也就摸清了一些宓妃的脾性,当然也清楚的认识到,类似昨晚他做的事情,可一不可有二,否则就算宓妃不遵守盟约,他也拿宓妃没有半点办法。

    强者以武为尊,她有那个傲视天下,俯看世间众生的资本。

    “但愿如此。”

    “本尊多说无益,时间自会证明一切。”

    刑堂内宓妃慵懒的靠在一张躺椅上,白皙纤细的手里握着一条赤红色的长鞭,长长的鞭身上面布满了锋利的倒刺,只是看着都让人有种汗毛倒竖的阴森感。

    “你们在外面谈什么,本郡主怎不知你们什么时候感情那么好了。”

    影九跟在宓妃身边有一段时间了,听到宓妃这么问他当然没有以为这是宓妃不信任他而出言在怀疑他,是以他恭敬的站在下面,半点都没有要回宓妃话的意思。

    见此情景,东方云虎满心以为影九会替自己辩驳的,哪曾想人家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一脸的无畏与坦荡,反倒是他显得很不安,还很心虚的样子。

    咳咳…果然任何的花招把戏都不能在这个女人的面前玩弄,否则她将会告诉你,你将要死得多么的难看。

    “那什么本尊就是瞧见媚骨老人挺惨的,于是没忍住就站在外面多看了几眼,这人是留下监视本尊的。”

    宓妃懒洋洋的挑了一下眉,清澈见底却又幽远深邃一眼望不到底的眸底瞧不清是什么神色,沉静得令人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全然不敢与她对视。

    “行了行了,本尊真是怕了你了,你这女人怎么可怕成这样,真不知道你男人是怎么受得了你的。”东方云虎虽不知情为何滋味,但他想他是绝对不会爱上一个如宓妃这般气场气势强大的。

    女人太强的话,会显得男人很没有存在感好伐!

    放眼这天下大概也只有如赤焰神君那样的男人,方才能压得住宓妃这等气势。

    “受不受得了由本郡主的男人说了算,就不劳你操那么多心了,以免老得比较快。”

    东方云虎,“……”

    “你似乎还欠本郡主一个解释。”影十将他带出来的时候宓妃并未主动开口问及什么,她想问的也就是东方云虎迫切想要从她脸上探知到的。

    结果宓妃从头到尾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这就让东方云虎显得很是有些焦躁跟心虚,连带着看她的眼神都带着些许躲避。

    他有这样的反应当然不是说他给她的东西是假的,而是他算计了她,担心宓妃会因此而迁怒,以至于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协议,这才使得东方云虎有那一系列反常的举动。

    “呼――”

    听到宓妃开了这个口,东方云虎反而有种松了一大口气的感觉,看来他还真是病得不轻。

    “昨晚的事的确是本尊在你面前耍了一个心眼,但本尊也是惜命的,你敢说看了那些图纸之后,你没有想一把掐死本尊的冲动?”

    大计未成,大仇未报之前,东方云虎很是宝贝自己的这条命,否则他在‘地狱’一番挣扎之后,也不会屈服的选择与宓妃合作。

    只要宓妃能答应他,让他保住东方氏一族那些无辜的人以及阴鬼门这个空的名头,那么他就心甘情愿做宓妃手中的尖刀,替她将封闭的阴鬼门划出一大道口子,以方便他们的人将阴鬼门整个铲除。

    “除了这一点,剩下的本尊没有对你有丝毫的隐瞒,本尊也不怕你去调查跟证实。”

    “你算计了本郡主一次,本郡主怎么着也要还你一次。”

    视线对上宓妃满是邪气的双眼,东方云虎立马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好歹也是堂堂的世子妃,能不这样小气不?”

    “本郡主是世子妃没错,可你别忘了本郡主也是一个女人,女人的心眼到底有多小,本郡主以为应该用不着向东方大公子解释。”

    闻言东方云虎挫败的耸了耸肩,早知如此他就不躲了,最坏的结果也顶多就是在宓妃盛怒之时挨她几掌罢了,总好过被一个小心眼的恶魔女人给惦记上。

    此时他不禁都可以预想到他未来的日子将有多么多么的黑暗了。

    “咳咳…那个本尊认罚,要不就当本尊欠你一个人情怎么样?”

    “不怎么样,这笔账暂且先记着,等本郡主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找你讨回来。”

    心情好再讨回来?确定不是你心情差的时候?

    “到底是本尊理亏在先,就算你准备了千万种酷刑来收拾本尊,貌似本尊也没有说话的立场,只能认打认罚。”

    “其实本郡主挺遗憾的。”

    “什么?”

    “按照本郡主的原计划你应该晚两天才同意与本郡主谈合作的,谁曾想你觉悟得那么快,这让本郡主有好多东西都没有机会用到你的身上,还真相当的遗憾呐!”

    东方云虎再次想起了媚骨老人那副惨不忍睹的模样,他僵着身子嘴角猛抽两下,黑脸道:“那可真是要让世子妃你失望了。”

    “启禀世子妃,媚骨老人带到。”

    没等宓妃再跟东方云虎说什么,外面就传来影十四的说话声,宓妃轻挥了两下手中的鞭子,冷声道:“带进来。”

    吱呀――

    房门从外面被推开,影十四推着媚骨老人往前走,虽然换过一身衣服也简单梳洗了一下的媚骨老人看起来干净了一点,也仅仅只是干净了一点而已。

    好歹媚骨老人也曾经是东方云虎选定的合伙人,媚骨老人虽然上了年纪,可无论是他的身体状况还是精神态度都非常的好,一般四五十岁的男人跟他压根没法相提并论。

    然而,此时再看媚骨老人他成什么样子了,那张干枯的脸更显老态了不说,就连皱纹都新增了好多出来,而且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瞧不出一点血色也就罢了,东方云虎竟然还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死亡之气。

    这一刻,东方云虎坐在那里就忍不住反复的问自己,究竟这两天时间媚骨老人经受了何种折磨,怎么就能把一个好好的人变成了这般模样。

    “你带本宗主去哪里,本宗主要求见你们世子妃,你们为什么不让本宗主见你们世子妃,为什么不……”

    影十四被媚骨老人问得没有办法,他停下脚步冷着脸对他低吼道:“你不是想求见世子妃吗?那里,瞧见没,世子妃就坐在那里,你想见还不赶快过去拜见世子妃?”

    话说媚骨老人不是很高傲自负吗?

    若他这一天一夜都是在装疯卖傻的话,此时影十四让他跪求宓妃,他应该拒绝的吧!

    要知道他若跪了,那可当真就丢脸丢大了,就算从梨花小筑逃了出去,媚骨老人也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然而,他若是不跪的话,他的把戏岂不就穿帮了?

    “看来老毒物你压根就没有想要求见世子妃,既然如此小爷就带你回去继续玩游戏,正好刚才趁你洗澡的时候小爷又想到一个新的好玩的游戏,走走走,小爷领着你继续回去玩。”

    ‘游戏’两个字对媚骨老人的刺激好像非常的大,至少东方云虎就瞧得特别的清楚,当媚骨老人听到‘游戏’两个字从影十四的嘴里说出来时,他的身体是在下意识颤抖的。

    媚骨老人仿佛非常的惧怕玩‘游戏’,以至于仅仅只是听到那两个字,他的身体都会潜意识的做出反应。

    “不…不不…本宗主不要玩游戏,本宗主要求见你们世子妃,本宗主知道很多她想知道的秘密。”媚骨老人看似疯癫却实则很有规律的避开影十四要抓住他的手,看似毫无章法的躲避却每每都刚好躲开影十四。

    主位之上,宓妃神色淡漠的看着这一切,也不着急着开口说话,东方云虎似是也瞧出了一点门道,干脆也端起茶水猛灌,媚骨老人他的这副蠢像他简直都不忍直视。

    你说你既然要装疯卖傻,那你好歹装得像一点,还守着你那点尊严做什么,你真当全世界就你一个聪明的,其他人全是傻子,由得你随意的糊弄?

    “老毒物你可真是不进棺材不落泪,那小爷就成全你。”影十四也是恼了,丫的,若非刚才任他怎么说媚骨老人都不愿下跪,他几乎都被媚骨老人给骗了,觉得他当真是受刑受不住给疯掉了。

    混蛋,竟然在他眼皮底下耍这样的花招,真是弄死他几百上千次都不为过。

    砰――

    影十四一张脸‘刷’的一下就阴沉下去,然后抬起脚使劲的踹在媚骨老人的膝盖上,后者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力道,双腿一软就重重的跪倒在地。

    “请世子妃责罚,都是属下太过大意,竟然险些让他蒙混过关坏了世子妃的事。”踢完媚骨老人,影十四就单膝跪地,语气恭敬又自责的向宓妃请罚。

    “等今日事毕,你自己去暗卫首领那里领罚三十军杖,就当给自己长长记性。”

    “是。”

    “起来退到一边去。”

    “是。”

    啪!

    啪啪!

    赤红色的长鞭宛如一条火龙飞向媚骨老人,眼见危险逼近媚骨老人想躲,那长鞭却仿佛长了眼睛一样将他牢牢的锁住,然后他就直接被煽飞出去,又重重的摔落在地。

    “咳…咳咳…”

    “老毒物你是在找死。”宓妃收回长鞭,一双如水的眸子冰冷的低睨着他,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呵呵呵…在没有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之前,你是不会杀了本宗主的。”

    “那么你以为这就是你握在手里,能跟本郡主讲条件谈要求的筹码?”

    “本宗主确是这么以为的,除非你想看着药王谷死很多很多的人,否则你何至于留本宗主的命到现在。”虽然他现在没疯,可继续这样下去他是真的会疯的,媚骨老人真是恨毒了宓妃,只问这世间这么会有宓妃这样的恶魔一般的女人,她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怎么整起人来一套一套的,他根本就吃不消。

    与这样一个女人为敌简直太可怕了,早知如此他一定不会来招惹她,一定不会。

    “就算没有你,冥谷本郡主一样可以拿得下,你可知即便你嘴硬骨头也硬,可本郡主至少也有三种以上的办法可以让你乖乖的开口。”

    “你放屁,只要本宗主不愿意,你还能读到本宗主脑子里的东西不成?”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答案,那么本郡主就如你所愿。”

    “呃…”媚骨老人听到宓妃的话直接就僵住了,他瞪大双眼,如同看一个鬼怪一样的看着宓妃。

    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看到他脑海里的东西,难道她真是一个妖怪吗?

    “世子妃,为了表示本尊对你的歉意,不如就让本尊来让他开口如何?”

    “你?”宓妃挑眉看向东方云虎,绝美的脸上神色高深莫辩,还真别说就是东方云虎看着都有些浑身发毛的感觉。

    这个女人的气场实在太大,一般人站在她的面前简直就会被她秒成渣。

    “是的,想必以世子妃的本事应当早就瞧出,他的体内被本尊动了手脚,本尊也不瞒世子妃,当初在他的体内动手脚,还就是奔着将他当成筹码跟世子妃谈判的。”没曾想最后根本没能用得上,就看在媚骨老人将死的份上,让他死个痛快。

    “用不着你那么麻烦,本郡主有更快捷的办法。”

    “什么办……”

    东方云虎刚开口说出三个字,猛地瞪大双眼看着宓妃用长鞭将媚骨老人拖至她的跟前,然后迫使媚骨老人看向她那双漆黑如墨的双眸。

    只短短不过一瞬,媚骨老人的眼睛里就失去了应有神采,变得如同一具傀儡一般,紧接着他就听到宓妃冷声询问媚骨老人,“说,你是谁?”

    “媚骨老人。”

    “你的主人是谁?”

    “安平和乐郡主。”

    “你要做什么?”

    “主子让奴才做什么,奴才就做什么。”

    “本郡主要冥谷的地形防御图以及各处守卫的布防图。”

    “是,奴才画给主子。”

    “……”

    “影九,带他下去。”

    “是,世子妃。”不论是影九还是影十一,两人皆是被宓妃这突来的一手吓得不轻,不过他们很快就清醒过来。

    不管他们面前的这个女人有多厉害,多恐怖,只要他们知道她是他们的世子妃,是他们世子爷最深爱的女子,是他们的主母那就够了。

    “催眠术。”直到媚骨老人被带走,东方云虎才无比震惊的低喃出口。

    然而,说出催眠术三个字之后,他又立马推翻自己的结论,抿着嘴道:“不对,不是催眠术,你你…你你对他用的是摄魂术。”

    “错。”

    “什么?你否认也没有用,你用的绝不是催眠术,你用的就是摄魂术,绝对是。”

    相对于东方云虎的激动,宓妃可就要淡定许多,她把玩着垂落在胸口的头发,轻扯嘴角风轻云淡的道:“本郡主对他用的是搜魂术,不然如何确定一会儿之后他画出来的东西是不是本郡主想要得到的东西。”

    “搜…搜魂术。”

    “看你的神色应当是知晓此术的,你应该庆幸没有逼着本郡主将搜魂术用到你的身上。”

    前期之所以将东方云虎跟媚骨老人关押在‘地狱’,其目的就是想要击溃他们的精神层面,以便于宓妃对他们施展摄魂术或是搜魂术,以增加成功的几率。

    宓妃修习这几种术法是在继承云雾仙山之后,刚才她对媚骨老人做的,实际上可是她的第一次,好在过程虽曲折了一点,总归最后是成功了。

    也亏得东方云虎是个门外汉,否则难保不会被他瞧出端倪,届时,震慑他的作用也就起不了什么效果。

    “本尊一直以为那些只是传说中才有的东西,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若说在这之前,东方云虎还有些小心思,此时此刻却是完全都给掐灭了。

    这个女人也真是的,明明手里握着最大的王牌,直接就可以从他们的身上获取到她想要得到的东西且不用任何的付出,偏偏还要将他们折磨收拾得差不多了,方才笑眯眯的告诉他们,原来她还有最强的一手。

    “但愿东方大公子能乖一点,否则本郡主会不惜将你变成一个很听话很听话的提线木偶。”

    听着宓妃阴恻恻的说话声,东方云虎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道:“世子妃放心,本尊就是背叛谁也绝对不会背叛你的。”

    特么背叛别人顶多就是一个死,落在你的手里那将生不如死。

    “牢牢记住你的话。”

    “世子妃。”

    “进来。”

    “请世子妃过目,这一份防御图跟这一份布防图可是真的?”

    接过影十一递到她手边的图纸仔细看了一遍,宓妃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就扭头看向东方云虎,“本郡主将他交给你去处理,但愿你别让本郡主失望。”

    “这算是世子妃交给本尊办的第一件事情,本尊定不负所托。”

    “本郡主要他的灵魂都毁灭,你可懂?”

    “懂,非常懂。”

    宓妃在担忧什么东方云虎心里清楚得很,当初他的确对这片大陆的生灵不抱任何的感情,也没有任何的责任,因此,这个地方毁不毁灭都与他无关,他当然一点都不会在乎。

    但现在是不一样的,宓妃要维护的,如今也成了他要维护的,如此像媚骨老人那种可塑性那么强的人,哪怕是弄死他,灵魂也绝对不能留下,否则一旦他被炼制成七恶灵,光是想想东方云虎就觉得宓妃会一把掐死他都不解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5东西到手,毁灭灵魂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