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6 到手,冥谷破毒宗亡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冥谷

    依着连绵起伏山势而建的一排排木屋,落座在层层叠叠的群山之间,看起来格外清幽养眼的样子。

    毒宗最初的发源地就在冥谷,因而冥谷是作为毒宗大本营而存在的,此地毒瘴封山,山里各种毒物遍地皆是,不少地方还有天然的沼泽地,一个不小心踩到,怕是还没靠近毒宗的腹地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当初毒宗的先祖将冥谷作为发源地,又将此地作为毒宗最后的一条防线,可想而知是花费了多少时间,精力,以及心血的。

    别看那些房子建在的地方好像很风平浪静,没什么危险,实则但凡有房屋的地方,也可以说成是整个冥谷最为危险之地。

    不知其中内情的人,即便可以攻破冥谷前面所有的防御到达这里,最终也会全部折损在这个看似最为无害的地方。

    毒宗虽没有药王谷立世那么长久,可它也存在数百年有余了,期间领导毒宗的一宗之主也并非没有将毒宗拖累到要灭宗的地步。

    然而,只要毒宗退入冥谷,那些组织起来围攻毒宗的组织,最后莫不是以失败而告终。

    刚开始将毒宗逼入冥谷,多的是人不想放弃,想要彻底的剿灭毒宗,然,残酷的事实告诉他们,就算你以血肉之躯破了冥谷外围甚至是内围的防御,最终也会败在毒宗的腹地之中。

    仿佛那腹地就是一个屠杀场,但凡闯进去的人就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的。

    此后,即便毒宗在江湖上再犯众怒,毒宗冥谷外的势力再被毁灭,只要还有毒宗的人退入冥谷,那么毒宗就还有再站起来的一天。

    也正是出于这一点,药王再三交待他的几个徒弟不许擅闯冥谷,命令一下达之后,也就真的谁也不敢擅闯冥谷,毕竟这世上大多数人都是非常惜命的。

    以往那些对付毒宗的人清楚的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退入冥谷内的毒宗就是一块啃不动的骨头,无奈之下就得一一退去。

    但是,这一次毒宗面对的可不是什么联合起来的江湖势力,那些江湖势力联合在一起针对毒宗是奔着相同的利益而来,一旦发生分歧又或是有危险,他们就会一盘散沙随之就散了。

    可这一次毒宗的对手是药王谷,而药王谷要剿灭毒也根本不需要别的势力出手相助,因此,即便毒宗残余的部队已经全部沉入冥谷一个也不许外出,但守在冥谷外的药王谷却也半点要撤退的意思都没有。

    虽然药王谷的人一直驻守在原地不进攻这很影响药王谷的士气,但被他们这样一直包围着的毒宗又何尝不是内心终日惶惶不安,精神时时刻刻都高度紧崩。

    哪怕以前从未有人攻入冥谷并战胜过他们,可那些人毕竟不是药王谷的人好伐,若药王谷的人当真攻了进来,谁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好好的活着。

    只是被围困的这十来天,毒宗上层的人都没有下达什么指示,他们这些人微言轻,又身份卑微的还能怎么着,除了过一天算一天什么都做不了。

    “md,这样憋屈的日子什么时候才到一个头。”

    “继续这样下去,非得发疯了不可。”

    “那有什么办法,冥谷外面都被围了起来,出去一个就别想再回来了。”

    “宗主也真是的,宗门发生如此大的事情,他竟然直到现在都没有现身。”

    “该不会是独自逃了吧!”

    “……”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因被困而退守在冥谷内的毒宗众人也是越来越不安,他们的情绪一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之中,仿佛一根崩得紧紧的橡皮筋,等拉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肯定是会轰然断开的。

    届时,不但能伤人,亦是能伤己。

    上面虽有内门长老在压制着,可只要你在谷中行走,那么你的耳中就不乏会听到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议论,背地里却是说得很欢。

    只要那些议论之声没有太过份,上面的人这个时候也根本就没心情去制止他们。

    “师兄,你说师傅他……”

    “师傅怎了?”

    “没,没什么。”

    “大师兄又何必吓哄咱们这个小师妹,她这不过就是担心师傅罢了。”

    “我们的师傅是怎样的人,再没谁比我们更清楚了,你们觉得师傅他会有事吗?”

    “可如果师傅他真的没事的话,又又为何不回来呢,要知道我们都在这里等着师傅呀。”她是媚骨老人收的最后一个徒弟,是个只有十四岁的小丫头,天赋与资质都非常的不一般。

    至少,单凭她是天生毒体这一点,就足以让媚骨老人在她的身上花费很多的心血了。

    想当初媚骨老人刚刚发现她,并想都没想就决定要收她为徒的时候,心里可不就抱着跟药王打擂台的心思么。

    药王的关门弟子是宓妃,无论是习武还是习医,她的天赋都在她的四个师兄之上,那么为了证明他媚骨老人教导出来的弟子比药王的弟子要优秀,可不就要养出一个女弟子去碾压宓妃么。

    谁曾想,媚骨老人的这个女弟子被他带回毒宗,不过只短短的教导了三个月,他就离开毒宗前往了星殒城,然后就发生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

    “大师兄也别瞒着我们了,师傅他老人家虽说在盘龙湖一战之时,成功击败了药王,甚至还差点就诛杀了药王,但最后师傅的计划失败,不仅让药王被救走不说,他自己还惨遭追杀,不得不逃离盘龙湖。”

    “也正是盘龙湖一战,我们毒宗的七位长老尽数折损在那里,一个都没能回来。”

    若非如此,他们毒宗遭到药王谷进攻之时,又怎么可能节节败退,伤亡那么的惨重。

    只是媚骨老人到底是他们的师傅,而且他们作为媚骨老人的弟子,也着实太了解他们那个师傅是何秉性,遂,若换了在平时他们根本不敢议论什么。

    也是直到如今都不见媚骨老人回来,他们才敢吐露几句真心话,而不怕得罪谁。

    “这些都不是我们该议论的,该如何做自有内门的长老们拿主意,你们跟着师傅的时间也不短了,可别怪做大师兄的没有提醒你们。”

    媚骨老人培养出来的徒弟那就没有一个是良善之辈,别看他们表面上相亲相爱一家亲似的,实际上为了宗主继承人那个位置,暗地里他们是斗得死去活来。

    也是如今毒宗被灭,剩下的人全都退入冥谷以求自保,他们之间的争斗方才暂告一个段落,否则还不知要怎么争怎么斗呢。

    这些人里面唯一单纯一点的大概就是媚骨老人最后收的这个小徒弟,她因刚入毒宗时间不长,被媚骨老人教导的时间也不长,加之前前后后又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她整个人就跟脑子里被灌了浆糊似的,迷茫得很。

    要不是她的存在对她上面的那些师兄们完全造不成什么威胁,即便她乃天生毒体,怕也是早就被算计死了。

    “大师兄教训得是,那的确不是我们能议论之事。”

    “可正如底下那些人说的那样,难道咱们就要一直这么憋屈着,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能走出冥谷?”

    这个地方山好水好风景也很是秀丽,但在这种地方呆个十天半个月的还好,时间长了还不得呆疯啊!

    “药王谷那些人也着实可恨,毒宗都已经被他们给毁了还想着要赶尽杀绝,一条生路都不给咱们留,枉他们自诩什么名门正派,简直就是他娘的瞎扯淡。”

    “药王跟师傅之间的梁子可是早就结下的,盘龙湖一战药王还差点儿死在师傅的手里,你说药王的几个徒弟能放过咱们这些人?”

    说起来药王谷虽不待见他们毒宗的行事作风,却也从不与他们毒宗为敌,前后两次都是他们毒宗主动找的药王谷的麻烦,不然又何至于闹到现如今的地步。

    “这次与前面几次不同,只怕不灭了咱们,药王谷是不会收手的。”

    “嗯。”

    “小爷还没活够呢,小爷可不想死。”

    “哼,你说不想死就不死,那能由得了你?”

    “怎么着你想打架是不是?”

    “打就打,你以为小爷还怕你不成。”

    眼见两人说着说着就要打起来,媚骨老人的大徒弟正要出声阻止,身后就传来一道阴戾的怒喝声,“你们想干什么,真有本事的话就给本长老到冥谷外面去打,看看你们能杀掉多少药王谷的人,以此来振一振我毒宗的气势。”

    “弟子等见过二长老。”

    毒宗的长老与药王谷的长老不同,药王谷一共就四位长老,而毒宗的长老却内外门长老。

    外门七大长老已经尽数折在盘龙湖,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而内门长老一共有十个,药王谷攻入毒宗之时,折损了两个内门长老,现在也不过就剩下八个了。

    退守冥谷之后仍要过着被药王谷围困的憋屈日子,八大内门长老不怒吗?

    怒,他们当然愤怒,可就算愤怒又有什么办法,药王谷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也只有媚骨老人那个蠢货才会将药王谷逼到誓要灭了毒宗才罢休的份上。

    “全都聚在这里做什么,都散了吧!”

    “是,二长老。”

    即便就是身为宗主的媚骨老人也不敢违逆内门长老,除非他是不想做一宗之主了,他们这些做媚骨老人徒弟的又哪敢不听二长老的话。

    以前倒还好,现在只要看到内门长老,甭管是哪一个他们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看着那些个小子拉拉扯扯的走远,二长老沉着脸穿过花园走进一栋竹屋里,远远看去他的背影也很是萧瑟。

    多少年了,毒宗何时沦落到这般地步,只要药王谷的人不从冥谷外撤走,他们怕是还要困在冥谷中很多年。

    “老二,谷外的情形如何?”

    屋子里除了坐在主位上的大长老,还有其余的七位长老,他们见二长老走进来,目光也是齐刷刷的落到他的身上,那眼神总是带着些莫名的期盼。

    “大哥,谷外的情形很不乐观,药王谷的人非但没有丝毫要撤走的意思,貌似他们还加强了守卫,我是担心他们是在等一个时机,一个一举攻入冥谷的时机。”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毒宗数百年来的根基就将毁于一旦,从此世上再无毒宗。

    “二哥你可打探清楚了?”

    “怎会不清楚,老三你以为这是什么事情,岂容得半点开玩笑。”

    “二哥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说起来这两日老夫的心里也总是很不宄,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即将不受控制的发生,怕是药王谷当真要进攻冥谷了。”大长老是毒宗资质最老的,就连媚骨老人也相当的惧怕于他。

    “这不可能吧。”

    “难道药王谷的人当真就不怕死,即便摸不清楚咱们冥谷的布防,他们也敢强攻?”

    “哼,既然他们那么想死,咱们就是成全他们那又如何?”

    “以前不也有狂妄胆大之辈不顾一切的强攻冥谷吗?呵呵…最后又怎么样,他们不也全都命丧于此。”

    “说起来我毒宗的冥谷貌似还没有留下过药王谷人的尸体,倘若他们真敢强攻进来,那咱们就不妨加一把劲留下一些,最好是将他们全部留在此地,也好让外面的人都看看清楚,我毒宗的威严不是那么好挑衅的。”

    “对,咱们就该如此,不然还真以为咱们怕了药王谷的人。”

    “只要一想起老七跟老十的死,我这心里就跟卡了一根刺那么难受,如此血仇岂有不报之理。”

    “……”

    大长老听着下面七位长老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交谈之声,一时间只觉得头都大了,还是二长老看不过眼出声怒喝道:“都吵什么,有话好好说,药王谷既然做好准备要强攻进冥谷,那么他们肯定就是有所倚仗的,不然你们真当他们是蠢货么。”

    听了二长老的厉声训斥,屋子里倒是安静了下来,这些个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都落到大长老的身上去,希望大长老能尽快拿一个主意出来,也省得他们这么担忧,底下也闹得人心惶惶的,长此以往下去只怕不等药王谷的人攻进来,他们自己就全散了。

    “别的老夫倒是不担心,怕只怕我等一直没有收到宗主的消息,他是落到药王那个小徒弟的手里去了。”毒宗内门大长老虽然没有见过宓妃,可近来这段时间他是听有关宓妃传闻最多的那一个。

    世人只道药王收的小徒弟只会武不懂医,谁又知道在药王的五个徒弟里面,只怕唯有那个丫头是既通医术又精于毒术的,否则宗主能在她的手里接连吃亏?

    盘龙湖一战,药王险些就死在那里,偏那丫头又是个记仇的性子,如今药王其他四个弟子都在冥谷之外,唯独没有宓妃的身影,很难不让大长老去猜想推测些什么。

    “大哥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们心里想的那个意思,药王谷的人想要攻进冥谷必须得有人领路才行,否则他们的损失将会非常的巨大,而以药王谷那副悲天悯人的姿态,在没有万全准备之前绝对不可能枉顾他人的性命,是以他们无法从冥谷内部下手,目光也就只能盯住一直没有回谷的宗主了。”

    “可。可可我们不是一直都有放出宗主就在谷中的消息吗?”

    “你放出那消息骗骗不知盘龙湖内情的人还行,想要瞒过药王谷的眼睛,你觉得可能?”

    “这…倘若宗主真落入了药王那个小徒弟之手,那么咱们冥谷的防御岂不是将如同虚设?”

    “不会的,宗主虽然为人不怎么样,可他乃是一宗之主又岂会出卖毒宗,更何况毒宗若是没了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好处,他只要不傻就绝对不会把这张护命符给交出去。”

    “三长老说得不错,假设宗主当真落在了药王小徒弟之手,那个丫头不为她师傅报仇直接杀了宗主,无疑她所图谋的就是从宗主的口中探知咱们冥谷的防御等等,一旦宗主开口说了,怕是难逃一死。”

    “你们分析的都有道理,眼下虽不知具体情况如何,宗主又是否落入了药王小徒弟之手,但不管是哪种情况咱们都要做好两手准备。”

    “请大长老下达指令。”

    “现在正是毒宗生死存亡之际,诸位长老也都要行动起来,冥谷内的那些防御阵法都是老祖宗们留下来的,咱们纵使有心也无力改变,但为了以防万一,我等还需要布控一些新的陷阱跟阵法,以防药王谷的人当真硬攻进来,我等人少无力反抗。”

    “是,大长老。”

    “除此之外,二长老继续密切监视谷外药王谷的一举一动,若是老夫所料不差的话,大概就是这一两天他们就会动手了。”

    “请大长老放心,我定当盯死了他们。”

    “好。”大长老点了点头,旋即又看向其他几位长老沉声道:“你们几个就按之前的计划,各司其职,只要咱们这些老家伙们齐心协力,毒宗早晚都有再度傲立世间之时。”

    “谨遵大长老之命。”

    ……

    药王谷・营地

    “师傅,有好消息。”

    “小风子你还是这么冒失。”

    刚冲进营帐的乐风听到云锦对他的称呼也是额上落下一排黑线,抽着嘴角冷声道:“三师兄你是想打架吗?”

    实在是他们药王谷的大部队驻扎在冥谷外面,而冥谷里面毒宗的人一个都不出来,时间长了他们就太过无聊,然后他们就慢慢的爱上了打架。

    是的,你没有听错。

    他们就是爱上了打架,而且每打一架都是有着非常丰厚彩头的。

    “打就…”

    “你们两个最好都收敛一点,要不然…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一见二师兄诸宸握了握拳头,云锦跟乐风果断的怂了有没有,这两日他们已经赔不少宝贝给二师兄了,可是一点都不想跟他打。

    “乐风,你说的好消息可是小师妹来信了。”

    “咦,大师兄你可真是神了,就是刚收到小师妹的传信,咱们总算是可以攻打冥谷了,继续这么等下去,我都不能赶去小师妹身边增长见识了。”

    “信在哪里?”

    “赶紧拿出来。”

    乐风没搭理刚才叫他‘小风子’的云锦,而是避开他奔到药王的跟前,嘻笑道:“还是请师傅先看,咱们就稍等片刻再看。”

    “算你小子有眼力劲儿。”药王抚了抚长长的白胡子,丝毫不扭捏的就将宓妃的来信给拆开了,往里掏了掏,先是掏出两份图纸,最后才是宓妃写给药王的一封简短的信。

    飞快将信上的内容看了一遍,药王就赶紧将两张图纸一一铺开,沉声道:“你们都散开一点,好好看看这两张图,务必都要清楚的记在脑子里。”

    “是,师傅。”

    历代传承下来,冥谷的主体防御阵图跟各处的守卫布防图都是不会变化的,只是毒宗的历代宗主在接手冥谷之后,渐渐也会因自己的喜好而改动一些,然,媚骨老人乃是这一代的毒宗宗主,因此,即便就是毒宗内门的十位长老,也断然没有媚骨老人对冥谷了解得透彻。

    媚骨老人虽为毒宗宗主,可内门长老素来对他的限制就颇多,让得媚骨老人很是反感,但他又不能对内门长老做什么,唯一能耐些心眼的地方也只有冥谷这一处地方了。

    是以,媚骨老人在冥谷给自己留了后路,而内门长老却是毫不知情的。

    然而,当初的媚骨老人也绝对没有想到,他有一天竟会落到宓妃的手里,而且还是他自己主动画出的防御图跟布防图,也将是他亲手毁灭了冥谷,也毁灭了毒宗。

    “还是小师妹厉害,居然只用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媚骨老人的嘴给撬开了。”

    “嗯,有这两份图在手,咱们就不怕攻不破冥谷,灭不了毒宗。”

    “乐风,你去请大长老他们过来商议一下,择日不如撞日,若是商议过后大家都没有异议,那咱们明天就发起进攻,争取早日拿下冥谷。”

    “是,师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6到手,冥谷破毒宗亡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