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7 到手,冥谷破毒宗亡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晴。

    冥谷竹屋内毒宗内门大长老连续做了一整夜的恶梦,无论他怎么挣扎都醒不过来,就算醒了过来却又继续陷入下一个梦境,如此反反复复的在梦境中挣扎,直到他筋皮力竭彻底在睡梦中都昏死过去。

    再次睁开沉重双眼的时候,外面的天早已经大亮,大长老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整个脑子如同被灌入了一团浆糊,迷迷糊糊不知今夕是何夕。

    也不知他就这么呆滞了多长时间,待得窗外明媚的阳光如调皮的孩子跑到床帐上跳跃的时候,大长老迷茫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也是在这一瞬他猛然彻底清醒过来,然后情绪完全失控的大叫出声。

    砰――

    许是呆坐的时间太长,他的双腿早就麻木了,随着他过大的动作,整个人都狼狈的从床上倒栽下来,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哥…”

    退入冥谷后,内门长老全都住在这栋竹屋内,一听到大长老都变了调的大叫声,除了二长老之外,其他几个长老全都冲进了大长老的房间。

    尤其在他们看到大长老浑身汗湿,整个人狼狈不堪摔倒在地时,一颗心简直都提到了嗓子眼,脸上的神色也是变了又变。

    “腿。腿麻了,都愣着做什么,赶紧扶老夫起来。”自己如此狼狈难堪的一面被这么多人看到,大长老一时间那是又羞又恼,但此时他根本顾不上恼或不恼好吗?

    三长老跟四长老因最早冲进房间,两人默默的对视一眼伸手将大长老扶到椅子上坐上,看着大长老难看至极的脸色他们就算有再多的话都又咽回了肚子里。

    “咳咳…”

    “来,大哥喝口茶水润润嗓子。”

    “派个人去把老二也叫回来,你们也都找个地方坐下,老夫有事情要跟你们说。”

    房间里几个长老见大长老的神色如此严肃,也都下意识的崩紧了神经,收起了那份散漫之心,除了三长老亲自去寻二长老之外,其余的全都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哪怕就是性子急躁的六长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顿时显得越发的压抑起来。

    接连喝了两杯茶,缓过那口气来的大长老内心平静了不少,精神也稍稍好了些,只是他的面色依旧很不好看,透着一股子青白灰败之气。

    大长老乃是他们毒宗现在修为最高的人,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不能倒下,可一见大长老这般模样,他们这些人都要急死了。

    “大哥到底出什么事了,您怎么会弄成这样?”四长老也是年纪一大把的人了,别说年轻的时候大长老如何如何,单单就是他们成为内门长老的这三四十年,他何时见过脏乱成这样的大长老?

    三长老不在,他这个四长老就被推了出来,还真是硬着头皮颤着声开的口。

    “老夫昨夜做了一个梦……”大长老淡淡的扫了四长老一眼,倒也没觉得他说的话有何不妥,偏一听他是因为做了一个梦而搞成这样的,其他长老都很想笑有没有?

    堂堂内门大长老,权利甚至凌驾于宗主之上的人,竟然就因为做了一个梦而吓成这样?

    “你们心里在想什么老夫心知肚明,你们若觉得好笑大可不用憋着。”

    众长老沉默,低下头垂着双眼开始反思他们是不是遗漏了什么,以他们对大长老的了解,这人可绝不是会被一个梦给吓到的。

    那就是大长老梦到的事情有所不同了?

    “昨夜老夫一直被困梦中,无论怎么挣扎都醒不过来,好不容易挣脱一个梦境又陷入另外一个梦境,老夫眼睁睁的看着冥谷被药王谷攻破,毒宗至此毁灭,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最后又怒又急之下挣脱了束缚,然已无力回天,而后又反反复复陷入相同的梦境里面,直到筋皮力竭彻底的昏死过去。”

    哪怕他现在已经完全醒了,再次回想起他做的那个梦仍是心有余悸,整个人都觉得不好。

    “虽说那只是老夫做的一个梦,可接合眼下我毒宗与药王谷对峙的局势,只怕那一天也是早晚都要到来的,你们可都做好了与毒宗共存亡的准备。”

    冥谷外被药王谷全力封锁,可谓是断绝了他们的求生之路,而一旦冥谷被攻破,那么他们除了战死之外,难道还要沦为药王谷的俘虏吗?

    可即便他们将自己的尊严践踏在地,药王谷对毒宗既是要斩草除根的,又岂能留下他们的性命。

    “终于要到决战的时候了吗?”

    “咱们等这一天也等好久了,战就战吧,此战不成功便成仁。”

    “即便就是死,本长老也要拖足了药王谷的人给本长老陪葬。”

    “大长老就放心好了,我等誓死与毒宗共存亡。”此时此刻,他们也总算明白大长老为何只因做了一个梦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换作是他们做这样的梦,只怕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们既有这样的决心,老夫的心也就安了几分,我们大家都想活着,可药王谷的人不会想要我们活着,若全力以赴一战的话,咱们至少还有三分之一的机会活下去,可若咱们连拼死一战的勇气跟魄力都没有,摆在咱们面前的就唯有死路一条了。”

    “谷内那些小子的士气就交给本长老去鼓动,便是最后难逃一死,咱也要狠狠咬掉药王谷几块肉才不算白活这一场。”

    “那些弟子交给你,老夫放心得很。”

    “大长老,难不成药王谷的人今天就要强攻冥谷,他们已经有所倚仗了吗?”

    “宗主怕是已经没了。”

    “什么?”

    “虽说老夫的猜测目前无法得到证实,但宗主怕是十有五六已经没了,因此,你们眼下有很多事情要做,一来不能太依靠冥谷内的防御阵,二来各种的守卫不说全部换防,至少要更换掉三分之二,剩下那三分之一的守卫除了作为诱饵存在之外,就是留给药王谷的活靶子,以便于我们的人反攻的。”

    “药王谷主事那几人都不是没脑子之辈,即便他们掌握了冥谷的防御跟布防,却也顶多就是作为参考,怕是根本不会深信,咱们的计谋能行吗?”

    “不管行与不行,眼下没有留给咱们选择的余地,除了来一场以命相搏的豪赌之外,你们还有别的办法?”

    众长老们默,被逼到这个份上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大大长老不不好了。”

    “老夫现在的确不好,不用三长老你反复提起。”

    “不不是的,是是药王谷在在进攻了――”后面那三个字三长老简直就是扯着嗓门吼出来的。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药王谷对咱们发起进攻了。”三长老去寻二长老,谁曾想他刚找到二长老还来不及跟二长老说上一句话,冥谷外的战斗就打响了。

    紧接着二长老就命他回来通报大长老知晓,而他则是领着一队直接去迎战,说什么绝对不能赢了毒宗的气势。

    “二长老呢?”

    “已经领人去防御了,请大长老即刻下达指示,咱们绝不能让药王谷将冥谷攻破,否则…”后面的三长老就算不说,在场的人也是心知肚明的。

    不战则亡,一战尚且还有生的可能。

    “该死的,昨夜那个梦果真是大凶之兆。”黑着脸怒骂一声之后,大长老的脑子此时也是飞快的转动起来,一条一条指令从他嘴里吐露出来,倒是还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王者气势。

    “随时保持联络,如果你们负责守卫的地方已经守不住那就不要硬抗,赶紧转移到下一个地方,为咱们最后的一战争取充足的时间,明白吗?”

    “明白。”

    “行动吧,遇到药王谷的人,杀。”

    “是。”药丹,你既要赶尽杀绝,那么你的药王谷也休想全身而退。

    纵然要以我毒宗的存亡为代价,老夫誓必就要拉着你的几个宝贝徒弟一起下地狱,老夫倒要看看,到时是你痛还是老夫比较痛。

    “大大长老您不需要换一件衣服吗?”

    “刀都架到脖子上面了,老夫还换什么衣服,你们都给老夫上阵杀敌去。”

    “是,大长老。”

    虽说药王谷选择一大早就进攻冥谷,打了毒宗内门长老们一个措手不及,但却并未在冥谷内部引发太大的动荡,许是大长老早前吩咐人传下去的那些话起了作用,凡是呆在冥谷中的人都明白,冥谷破毒宗亡,他们就算不死也不会有好下场。

    与其坐以待毙的等死,倒不如全力以赴,拼死一战。

    只要他们强过药王谷的人,药王谷若不敌他们,那么药王谷就会撤出冥谷,他们也就有了一线生机,虽然希望是渺茫的,却并不影响他们满怀期待。

    另一边,从接到宓妃的传信,药王在与他的四个徒弟仔细看过,研究过后,再与大长老,二长老跟三长老聚在一起细细的商议一番,最终决定宜早不宜迟,越快攻破冥谷灭了毒宗对他们才越有利。

    如此也不枉费宓妃花了那么多心血跟精力替他们从媚骨老人的手中弄来这份毒宗绝不外传之秘。

    药王因内力尚未恢复,如今就等同于一个没有武功的普通人,因此,他将不参与战斗,而是作为总指挥留在营地统一指挥七个小队的分头行动。

    以他的四个徒弟以及药王谷的三大长老为首,分别率领药王谷的一队人马从七个方向同时向冥谷发起进攻,争取以最短的时间打入冥谷内部,再将毒宗所有主事之人围困在冥谷腹地,最终屠灭他们。

    即便没有宓妃那封信的提点,看到防御图跟布防图之后药王等人想的也会比较多,他们发起进攻的路数绝对不可能完全依照两分图纸来进行,顶多就是作为参考,以便于他们避开或是绕开冥谷内最危险的地带。

    行进期间萧凡等人还要特别注意,每行一步都要加倍的小心,以免掉入毒宗内门长老们新弄出来的阵法又或是阴毒陷阱内。

    要知道他们的对手可是毒宗,那个宗门别的没有,就是各种毒药层出不穷,哪怕就是他们准备良多,若是被沾染上也会很麻烦。

    “萧凡,乐风,你们师兄弟俩直接按照图纸所示去找到媚骨老人给自己留下的那条后路,先将那条路的主动权握在咱们的手里,然后让我们的人占领之后,就有了一条绝对安全的可以攻入冥谷内部的通道,收拾起那些人来也就更容易得多。”

    “是,大长老。”

    “那条通道对咱们而言太过重要了,只要掌握住了那么通道,这一战打至结束,我们药王谷会少牺牲很多的人,派一个人过去本长老着实不放心,还是两个方才妥当。”做出这个决定大长老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断然不想有半点的纰漏出现。

    二长老跟三长老赞同的点了点头,看向一直都没有开口的萧凡沉声道:“大长老所言不错,你们两个定要好生配合莫要让我们大家失望,咱这剩下的五个小队,由诸宸从正面进攻,云锦跟我们三个老家伙就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同时发动进攻,一起向中间靠拢,接下来就是最后的决战。”

    “毒宗的人必然会拼死一战,大家都要小心。”

    “知道了三长老。”

    “为了活下去毒宗的人战斗力肯定会暴增,本长老希望你们都要无所畏惧的迎战。”

    “杀!杀!杀――”

    听着这响天彻地的喊杀声,看着他们不减反增的高昂士气,大长老眼中是难掩的喜气,很是威严的又沉声说了几句鼓舞士气的话,然后就首先率领自己的这一队向冥谷发起了进攻。

    以前的冥谷对于围守在外的药王谷来说那是既神秘又危险,如今的冥谷在药王谷的眼里就好比一个只穿了单薄衣衫想遮遮不住,想藏藏不住的‘姑娘’,它的神秘跟危险根本无处可藏。

    随着药王谷主动发起的进攻越发的激烈,冥谷内的毒宗只能被迫的节节败阵,一边往回撤一边竭尽所能的防御防御再防御。

    只可惜在强而有力的,且持续不断的强攻之下,毒宗再如何顽强的防守都显得异常的苍白,根本无法阻挠药王谷不断前进的步伐。

    “大师兄找到了。”

    “在何处?”

    乐风笑着吐掉嘴里的草根,拿过图纸与他发现的地方比照了一下,便嘻笑道:“大师兄看看是不是那个位置,那两块有些特殊的石头被绿草给覆盖住了。”

    顺着乐风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萧凡也总算将图上通道的入口与现实通道的入口重合在了一起,“别轻举妄动,入口外布有绝杀阵,必须先把阵破了才能进得去。”

    “那老毒物也真是够小心谨慎的,就是给自己留一条生路都搞得这么麻烦。”

    “不然你以为他还能活得到现在,别说外面盼着他死的人数都数不过来,就是毒宗内部盼他死的人也不少,不过就是没那个本事将他拉下马罢了。”

    “嗯,大师兄说得不错,那咱们抓紧时间破阵。”

    “也是难为小师妹能想得这么周全,不然咱们怕得花费不少的功夫。”说着只见萧凡从怀里掏出另外一样东西,看样子就跟现代的口袋书大小差不多,可以随时随地的揣在身上,想什么时候翻看都可以。

    乐风撇了眼那东西,也是沉着脸低咒一声,道:“都怪老毒物实在太不可信了,不然小师妹哪里用得着花费这些本不用花的心神,这还不是为了防范老毒物那个卑鄙无耻,阴毒又狠辣的超级小人。”

    “你就少说两句,赶紧过来帮忙,早一天灭掉毒宗你才能早一天去帮小师妹。”

    “对对对,大师兄这话在理。”

    “……”

    这边萧凡跟乐风抓紧时间破阵,那边诸宸带领的一队人马已经从正面攻破冥谷的第一道防线,开始正面向冥谷发动攻击。

    “诸宸师兄,前面是荆棘毒刺林。”

    “注意山中的瘴气,绕开那处毒林,若遇毒宗的人围攻我们,就兵行险招引他们入林。”

    “是。”

    ……

    梨花小筑

    “何事?”

    “启禀世子妃,东方云虎在外求见。”

    “他?”

    “回世子妃的话,东方云虎说无论如何都要见世子妃一面,不然他就一直等在外面。”

    闻言,宓妃的眉头微蹙,放下手中的公文抬起头冷声说道:“让他进来。”

    “是。”

    随着媚骨老人之死,药王谷攻破冥谷,灭掉毒宗不过只是时间长一点或短一点的问题,从宓妃传出那封信,再到她收到药王谷传回来的信,期间不会超过三天。

    如果媚骨老人没有落到宓妃的手里,兴许药王谷想要剿灭毒宗还要花费至少三个月的时间,但偏偏药王谷的运气很好,毒宗也是天意如此。

    在见识过宓妃的手段之后,甭管东方云虎以前有多少的小心思,以后他是半点那种侥幸的心理都不会有了,仅仅只是应对一个宓妃已经让他技穷,要是再遇上那个极其护短的赤焰神君陌殇,东方云虎都不知道他想守护的一切,还能不能守得住。

    “你找本郡主何事?”

    “请让本尊离开此处。”东方云虎倒也毫不扭捏,直接开门见山就把他的来意说了出来。

    宓妃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一双水灵澄澈的眸子望向他,道:“给本郡主一个可以说服本郡主的理由?”

    “你是故意的?”

    “何以见得?”

    “以你的聪慧你会不知本尊为何开口请你放本尊离开,别开玩笑了,本尊想知道你的用意何在?”让东方云虎相信宓妃真有那么无知,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好么!

    “本郡主怎不知本郡主有你想的那么聪明睿智?”

    “你…”

    这斗嘴皮子的功夫,东方云虎就没有一次是能赢过宓妃的,偏偏他一次都没有吸取教训,每次说不到几句仍是会被宓妃给激怒。

    “本尊失踪的时间有些长了,如果本尊再没有消息,又或是不回去的话,东方腥肯定会起疑,要是他再安排一个取代本尊的人过来,你想在幕后掌控大局怕就难了。”真到那个时候,即便就是他这个阴鬼门的大公子也将会处处受到限制,很多事情都做不了。

    原本与宓妃达成协议,结成盟约之后,东方云虎就想要离开的,但当时他的身体情况也着实不妙,又因想要看看宓妃要如何处治媚骨老人,他左右权衡之后才选择留下。

    如今媚骨老人已经被他亲手所杀,而与宓妃为敌的后果他也不想再去试探什么,已然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

    “你将本尊的身份背景打探得那么清楚,你就应该知道东方腥对本尊是何种态度,他不会允……”

    “正因为要打消你所担心的这些,不然你以为本郡主还将你留在这里等着过年吗?”

    “什什么意思?”

    “为了让你回去之后不引起东方腥的任何怀疑,甚至让他加倍对你放心,在你离开之前自然得好生演上一出戏才算完美无缺。”

    东方云虎的目光猛地落到宓妃的脸上,沉着脸声音压得很低的道:“你做了什么?”

    “本郡主做了什么你无需知道,反正等你回去后也会慢慢弄清楚的,现在让你知晓太多反而会坏了本郡主的布局。”

    “但愿你不会因自己的自信而栽跟头。”

    宓妃扬了扬眉,轻笑道:“本郡主对自己一向有信心,是以你再安静的呆在这里,两天后你就可以离开了。”

    “虽然你与本尊之间是合作关系,不过本尊说过的话是算数的,对于你的指令本尊无条件照办。”

    “很好,离开之前本郡主会将你打成重伤,但你可以放心不会伤及你的根本,你也可以放心大胆的让人替你检查身体,反正即便有人医术在本郡主之上,也绝对查不出你身上的伤是做假的。”

    东方云虎也是聪明人,宓妃的话一出口他就明白了什么,却也不免感叹宓妃的心思之细。

    “好,你如何安排本尊就如何做。”

    ……

    药王谷进攻冥谷进攻得非常的顺利,即便毒宗的人拼死抵抗,最终仍是不敌以惨败收场。

    媚骨老人名下那些弟子,除了之前战死的以外,活下来退入冥谷的其他弟子,在这一战中亦是全部战死,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毒宗的内门长老个个都还算有骨气,一直与药王谷大长老等人决战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为止,谁也没有想过要逃。

    至此,冥谷破,毒宗亡。

    这世间再也不会有毒宗,往后世人再提及毒宗也不会再谈之则色变。

    “师傅。”

    “他们生前也算称霸一方的人物,人死如灯灭,都给好生安葬了吧!”药王看着战后残破不堪的冥谷,内心里仍是禁不住满是唏嘘之情。

    想他药王谷与毒宗的数次交手,时有胜负输赢,可谁又曾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也罢也罢,终究不过是成者王,败者寇,媚骨老人既然已死,那么他与他之间的仇与怨也就此随风而散,多年后便不会再有人忆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7到手,冥谷破毒宗亡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