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8 短暂宁静,相府下聘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阮将军府

    琼华院

    “奴婢给将军请安,将军万福。”

    “起吧。”

    阮均卓挥手示意候在门外的丫鬟嬷嬷都退下,自己上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本夫人不是说了想一个人静一静,谁也别进来打扰的吗,都退出去吧,本夫人这里不用伺候。”眼瞅着自家女儿的婚期将近,阮夫人高兴喜悦的同时又免不得满腹的心事,可也真是难为死她这个做娘的了。

    “夫人这是有烦心之事?”阮均卓被宣帝调回星殒城之后就封了他为从三品的征远大将军,说得不好听一点他就是一个习惯带兵打仗的大老粗男人,对于府中庶务这些他根本一窍就不通。

    皇上原本派了不少差事给他,因而近来阮大将军也着实忙碌得很,若非眼下越发临近他嫡长女的大婚,怕是还难能抽得出时间回府看看。

    与相府结亲可是大大的好事,喜事,之前夫人不也非常满意婕姐儿的这门亲事么,怎的眼看婚期将近反倒愁眉不展起来?

    难不成这段时间是他对家里的事情关心得太少,以至于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那相府大公子做了什么不好之事,还是说他欺负婕姐儿了,夫人怎的……”

    阮夫人压根没想到走进房间里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夫君,听着她夫君的话越说越不靠谱,她就赶紧起身边走向他边打断他的话。

    瞧瞧他都说的是些什么话,她那未来女婿她这个岳母越瞧越是喜欢,哪里有半点不好的。

    虽说她家姑娘跟他已经订了亲,也即将就要大婚了,可温绍轩也是非常守礼的,如何能欺负了婕姐儿去,没得他那话要传了出去会让亲家多心。

    “夫君今日怎的回来如此的早?”

    “夫人你别转移话题,赶紧跟为夫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虽然你男人我是个大老粗,可也还不至于瞧不出你有没有心事。”

    “是是是,夫君你最厉害了,妾身有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他们是同甘共苦一起患过难的夫妻,再没有谁有他们彼此了解对方,阮夫人当然也听得出阮将军之前说那样的话不过就是在试探她,这是要她自己老实交待呢。

    “也是近段时间为夫太忙,府中里里外外的事情都要劳烦夫人去操心,若有什么为夫没有顾及到的地方,夫人你仔细说与为夫听听,让为夫来替你出出主意,也好过你独自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忧心。”

    阮夫人任由阮将军牵着她的手,让她坐到他的身边,当她的双眼看到阮将军望向她那双满是信任与温和的眼睛时她就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了。

    虽然当初她嫁给阮将军之后,就跟着他一起去了边关,十多年来她吃了很多苦,也受了很多罪,期间更是遭受了无数的白眼与轻蔑嘲讽,可她真的不觉得苦,只要她的夫君一颗心装的满满都是她,她有什么可苦的,她的日子过得幸福着呢。

    哪怕阮将军被调回星殒城又升了官,可他的后院仍旧只有她一个女主人,阮夫人觉得这就是阮将军给予她最珍贵的东西。

    一个真正深爱着自己丈夫的妻子,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自己的丈夫除了自己以外,一个又一个纳妾的,未出嫁之前阮夫人觉得天下女人都是这么过的,她成婚之后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然而,等她真正爱上自己的丈夫之后,她才发现如若有一个或者是几个女人插足在她与丈夫之间,哪怕给她这个世上最尊贵的身份,享之不尽的荣华,她也不会开心快乐的。

    如今她的女儿也遇到那么一个身份明明很尊贵,却愿只娶她一妻的男人,阮夫人怎不替自己的女儿感到高兴,又如何能不满意她的未来女婿。

    可让她忧心烦心的地方也就是在未来女婿出身太好了,她家女儿是百分之百高嫁了的这件事情上面。

    纵然老话说的娶妻要娶低,嫁女要高嫁,可说实在的相府的门第于他们家而言着实太高了些,细论起来那是比起皇亲国戚都不差的,明明他们将军府在这随处可见权贵的星殒城也算中等的家势,可跟相府放在一起,就显得有点门不当户不对的。

    并非阮夫人要贬低自己的女儿,而是据她的观察跟了解温绍轩可真真是个十足十的贵公子,不仅出身好,品貌才华更是没得挑,放眼这满星殒城的姑娘哪家的不是随便他想挑谁就挑谁。

    他们将军府能跟相府结成这门亲事,撇开她的女儿本身不错之外,还多亏了温氏一族子孙嫁娶的那什么祖训,否则这么好的亲事哪里轮得到她家婕姐儿。

    越是觉得这门亲事好,阮夫人自然就真想促成这门好的亲事,想要让女儿风光出嫁的同时,偏生他们家又不太有那个能力,可不就把阮夫人给愁住了么!

    “若非听夫人说起,为夫竟不知里面还有这么多的事情要操心,可真是难为夫人你了。”

    “夫君说的哪里话,这是咱们家的事情,妾身不操心谁来操心,夫君在外也劳心劳力的,回到家里妾身哪里还能拿这些事情去烦你。”

    “夫人是在为婕姐儿的嫁妆发愁?”他们阮家家道中落,根本没有什么家族底蕴可谈,之后又在边关一呆就是十余年,纵然攒了一些家私,却也是非常的有限。

    回到星殒城他晋升为从三品的征远大将军,皇上虽说赏赐了他不少的金银玉器,可他们夫妻初回这个上流圈子,各处都要打点,怕是也没有什么剩余的。

    倘若婕姐儿是在边关出嫁的话,那么他们夫妻替她准备的嫁妆那是相当的丰厚,可以让她出嫁得很是风光,但那些嫁妆若是要陪嫁到相府就实在太少太少。

    尤其如相府那样的门第,依温相爷跟温夫人的为人,此次乃是他们的嫡长子成婚,那么聘礼肯定会很多,如此一来要给婕姐儿的嫁妆自然就更不能差。

    否则,真到了出嫁那一天,别说相府丢不起这样的脸,就是他们将军府也是丢不起这个脸的。

    南宁县主是阮将军的嫡长女,他就那么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对待长女自然也是很疼爱的,他跟阮夫人一样也很想给自己的女儿嫁妆准备得丰厚一点,可事实却是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嗯,以前在边关的时候,婕姐儿的嫁妆是妾身打从她出生后就开始准备的,同样汶哥儿将来长大要成亲的聘礼妾身也是一样备着的,但现在即便就是将汶哥儿的都挪出来给婕姐儿做嫁妆,妾身盘算着也还差些。”

    尤其现在相府还没有过来下聘,他们不知道聘礼会有多少,嫁妆的问题也就更难抉择了。

    “汶哥儿不着急,他现在才九岁,咱们如今也回到星殒城了,好生经营手上的几个庄子跟铺面,汶哥儿将来成亲的聘礼等咱送婕姐儿出了阁,再慢慢给他准备,反正等汶哥儿成亲少说还得有个七八年。”

    “妾身心里也是这么琢磨的,他们姐弟俩感情好,相信就算汶哥儿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

    “嗯。”阮将军点了点,拍了拍阮夫人的手让她放宽心别老皱着眉头,他瞧了也是心疼,“咱们夫妻就他们两个孩子,他们的感情越好咱们才越是放心。”

    “夫君说得是。”

    “婕姐儿嫁到温相府去日子肯定会过得很舒心,你我做爹娘的也莫要委屈了她,尽可能将嫁妆准备得精细些,别让她未来的婆家看轻了她去。”

    “是,妾身省得了。”

    “只要婕姐儿嫁过去孝顺公婆,照顾好小叔子小姑子,她自己得到幸福的同时,也是替咱们的汶哥儿铺了一条青云之路。”

    说这样的话虽是现实了些,可这世上谁又不现实呢?

    “还得咱家汶哥儿自己争气才行。”

    “哈哈哈…夫人说得是,要是汶哥儿自己不争气,他的姐姐跟他未来姐夫就算想在他身上使劲儿也是使不上什么劲儿,更何况温家的人可都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儿。”

    “妾身对汶哥儿很有信心。”

    “那是,也不看看汶哥儿是谁的儿子。”

    看着阮将军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阮夫人也是心下觉得好笑,这都多大一个人了还这样子也不怕人笑话。

    “相府定的可是初十来下聘?”

    “确是初十来下聘,怎么了?”这个时代的人普遍都很迷信,阮夫人也是不例外的,初十那天是个不错的日子,她私下里也找人算过。

    “婕姐儿嫁妆的事情夫人多费心盯着一些,待后日轩哥儿过来下了聘,咱们看过聘礼都有些什么之后,再来商量给婕姐儿要重新备足哪些东西做嫁妆。”

    “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他们夫妻都不是那等眼皮子浅的,不会克扣女儿的嫁妆,自然也不会留下女儿夫家送来的聘礼,只是聘礼送了过来他们还是要登记造册的,以便成亲当日那些聘礼都要随着嫁妆一起抬回相府去。

    “可为夫看你刚才的模样,可不仅仅只是因为婕姐儿嫁妆的事情吧!”

    阮夫人白了阮将军一眼,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门万分无力的道:“还真就是跟婕姐儿嫁妆有关的事情。”

    “哦?”

    “不过也跟妾身的娘家人有关。”若非阮夫人仍感激她母亲对她的生育之恩,怕是她与娘家要断绝关系的心都有了。

    如今她虽与她的娘家还有所往来,可她也有自己的底线是不能逾越的,毕竟他们当年都已经不认她这个女儿,当她不存在了的,就算她当真所行之事出格了些,也顶多不过是给这满城的百姓茶余饭后添个笑话。

    她的爹娘,她的妹妹就跟吸血虫一样,只要被他们给缠上不把你身体里的血给吸干净了,他们是绝对不会松口的。

    可她已是嫁出去的女儿,她不可能为了娘家而毁了夫家,毁了她的家,因此,在阮夫人再三拒绝她爹娘以及她妹妹的各种提议之后,他们暂时安份了一段时间,眼下不又起妖蛾子了吗?

    “怎么,他们可是又提出了什么奇葩的要求?”

    “奇葩?”

    “咳咳…这个词为夫也是从安平和乐郡主的口中听来的。”阮将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完还挺难为情的。

    “这世间少有活得如她那般恣意洒脱的人。”

    “她应该庆幸她生在相府,拥有那样一对爹娘,不然她哪里能活得这般自在?”

    “嗯,夫君所言不差。”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夫人的娘家又如何为难于你了。”

    阮夫人的娘家如何她这做妻子的从来都不曾在阮将军的面前遮掩过,因此,那些话说出口好像也没有什么可难为情不好意思的。

    “他们要为婕姐儿出一半的嫁妆?”说这话的时候阮将军的脸上虽说带着笑,可他眼底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仔细一瞧就连那脸上的笑都带着嘲讽的味道。

    “难道他们这么关心婕姐儿,想来他们提出的要求也不低。”

    “的确是不低,而且还很可笑,妾身宁可让婕姐儿少带一些嫁妆出门子,也绝对不可能同意他们的提议。”

    她那妹妹一家想要图谋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多到阮夫人都不忍直视。

    尤其每每一想到她那个侄女婉姐儿的作态,她这做姨母的都瞧不过眼去,那是想攀高枝都想疯了吧!

    “夫人不必理会他们,也省得把自己给气坏了。”

    “妾身省得。”

    “将军,夫人,县主过来给夫人请安,可否要请县主进来?”

    阮夫人先是一愣,接着又看了看阮将军,见他点头后就轻声道:“让婕姐儿进来吧!”

    “女儿给父亲母亲请安,父亲母亲万福。”

    “起来吧。”

    “谢父亲。”

    “这个时候你这孩子怎么过来了,汶哥儿没去烦你?”因着婚期将近,汶哥儿那小子就认为现在不抓紧时间好好亲近亲近姐姐,等婕姐儿出嫁之后,他能见到姐姐的机会就少了,一有时间就一准儿呆在婕姐儿的身边,怎么哄都哄不走的。

    南宁县主被阮夫人这么问起来意,俏丽的脸上就飞上一抹红霞,瞧得阮夫人一愣,她的眼睛没花吧,竟然看见她的女儿害羞了?

    “关于女儿嫁妆的事情由女儿来开口确是不太妥当,不过还请爹娘听女儿一言。”

    夫妻俩儿看着南宁县主,没曾想她一开口要说的就是这个,想想也是,这孩子自懂事时起就帮着阮夫人处理府中庶务,他们家有多少私产她是再清楚不过的。

    而南宁县主又素来疼爱她唯一的弟弟汶哥儿,哪里愿意动用汶哥儿的东西。

    “你是女儿家,你的嫁妆自有爹娘替你拿主意。”

    “娘。”

    “你叫娘也没有用,那不是你能操心的事情。”

    “爹,您能不能让娘先听女儿把话说完。”南宁县主知她母亲的脾气,这个时候只能求助的看向她爹。

    阮将军看了看已然有生气迹象的妻子,然后又见女儿一脸期盼之色的望着他,轻咳两声就道:“夫人,不管咱们的决定是如何,总要先听听婕姐儿要说什么再做决定不是?”

    “这…”

    “娘,您就同意让女儿把话说完呗。”

    “好,你说。”阮夫人没好气的瞪了这父女俩一眼,都说做娘的才会溺爱孩子,在他们家分明就是做爹的更溺爱孩子一点好伐!

    南宁县主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将她今日清晨收到温绍轩一封信的事情说了出来,她的家里是什么样的情况她心知肚明,也知道纵然她的爹娘想要给她准备更为丰厚的嫁妆根本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是以,别说阮夫人为了嫁妆一事发愁,就连南宁县主自己也是一样的。

    她知道即便她没有带多少嫁妆嫁去相府,不管是温绍轩也好,还是她的公婆小叔小姑子也罢,他们都不会有丝毫的看轻她。

    然而,温绍轩乃相府嫡长子,他将来是要继承整个相府的,他的大婚有太多双眼睛在盯着,本来相府长媳的身份被她一个突然从边关回来的女人给抢了,就让很多人心里不舒服了,倘若他们家在她出嫁时拿不出足以匹配相府所下聘礼的嫁妆,怕是要丢尽相府的脸面,还有将军府的脸面。

    正在她焦头烂额实在忍不住要来找她母亲商谈之际,温绍轩的来信就仿佛是场及时雨一般的解救了她。

    “婕姐儿你说的都是真的,不是你编出来骗爹娘的?”

    “娘,女儿怎么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女儿可以保证女儿没有说一句谎,但但绍轩写给女儿的信,女儿不能拿给爹娘看。”

    “你这孩子……”

    没等阮夫人的话说出口,南宁县主又赶紧补充道:“绍轩他应该也想到爹娘不会轻意相信女儿的话,所以他也有一封信是给爹娘看的。”

    “那你还不拿过来。”

    南宁县主将信双手递给她爹,阮将军也是佯装生气的用手指戳了戳南宁县主的脑门,等他把信拆开一看才知道,这封信哪里是温绍轩写的,根本就是温老爹亲笔所写的书信。

    信里温老爹简单的提及了一下初十那天,温绍轩来下聘礼一事,将各种情况都分析了一遍,甚至为了顾及他们夫妻的颜面,温老爹的措辞都非常的谨慎且小心,就怕伤了两家的情份。

    阮将军跟阮夫人都不是不识好歹之人,既然亲家都已经替他们把方方面面考虑得如此细心周到了,要是他们还生出旁的心思来误会了人家的好意,那岂不是太不会做人了么!

    “也亏得是跟温相爷他们做亲家,不然啊……”

    阮夫人自是知道阮将军后面没有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看着南宁县主柔声道:“婕姐儿,你还尚未嫁过门去,你的夫家便处处为你考虑,为你筹谋,你可一定要好好的记在心里,以后定要好好孝顺温相爷跟温夫人,尤其要护着你的小姑子,知道吗?”

    “娘,您确定小姑子她需要女儿来护吗?”

    “你这丫头。”

    以宓妃的彪悍,貌似从来都是她护着她的家人,半点不需要别人去护着她。

    不不不,她也需要有人护着,可那人不正好就是楚宣王世子。

    “爹娘放心,女儿嫁过去之后,定会事事以夫家为先,但女儿也不会忘了爹娘的。”顿了顿,南宁县主觉得自己未来的夫君实在太好太好了,总想在爹娘面前分享分享,让他们对温绍轩更满意怎么办。

    “绍轩他他在信上说了,虽然初十送过来的聘礼比原来准备的少了很多,但等女儿过门之后,婆婆她就会将那些没送过来的聘礼直接拿给女儿作为女儿的私产,至于女儿是要拿来送人还是留给往后自己的孩子,全都由女儿自己拿主意。”

    “这……”

    “夫人,相府的这份情咱们夫妻得承着。”

    闻弦音而知雅意,阮夫人是个聪明的女人,就连阮将军一个大老粗都能想明白的事情,她要想不明白可就是蠢了。

    “那就这么办。”

    “如果爹娘没有别的吩咐,那女儿就告退了。”

    “在出嫁之前没事就别出自己的院子,多绣几件绣品带过去都好,你要实在闷得慌,不妨就多给轩哥儿做几件衣服。”

    “娘。”南宁县主听到阮夫人对她的打趣,小女儿般的跺了跺脚,就转身提着裙摆跑了。

    娘也真是的,知道她在给温绍轩做衣服就知道了吧,怎么还当着爹的面说,真是羞死人了。

    “哈哈哈……”

    ……

    相府

    观月楼

    “奴婢给郡主请安,郡主金安万福。”

    “起吧。”

    昨个儿下午宓妃在收到她师傅药王的传信,又将东方云虎那个家伙送走之后,她就骑了马直奔回相府。

    初十可是她家大哥到阮将军下聘礼的好日子,她这个做妹妹的怎么可以不在家,反正眼下她能办的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也能暂时缓上一缓。

    冥谷破了,毒宗灭了,师傅跟三位长老回了药王谷坐阵,而四位师兄却已经起程赶往星殒城来相助于她,她身上的担子轻了不少。

    得了东方云虎的那几份图纸,宓妃派出去证实真假的人也回来了,阴鬼门所图谋的就是她所看到的那样,然而,陌殇传信给她说,貌似光武大陆发生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之前那些势力也包括阴鬼门在内,至少未来两个月内是不会有什么新动作了。

    如此,在毒宗被灭之后,这片大陆也算迎来了短暂的一份宁静。

    原本留给他们做准备的时间很短,很是紧迫,但目前看来上天还是很优待浩瀚大陆的,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可说短也是不短了,足够她跟陌殇做好一切应对的准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8短暂宁静,相府下聘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