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49 短暂宁静,相府下聘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妃儿。”

    “娘。”

    “外面虽说出着太阳却也吹着风,你快些进屋里来陪娘说话。”若非有宓妃抬手示意她不许出门,温夫人看到宓妃那一眼就得扑到外面去迎她。

    “嗯,这就来。”初一那天晚上她就去了梨花小筑,一住就是七八日,她娘都不知肚子里装了多少话想要跟她说,宓妃前脚刚回府,后脚就使了白梅过来通知她娘一声,让她娘莫急,她一早就过来给她请安。

    走进暖意融融,散发着阵阵冷梅香的屋子里,宓妃就将身上白色的斗篷给脱了,露出里面赤红色的束腰长裙,上面大片的海棠花开得极其的艳丽,衬得宓妃漂亮的脸蛋儿越发的白里透红,莹晶玉润。

    “女儿给娘亲请安,娘亲万福。”

    “哎,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皮了,快些过来让娘好好看看,明明也不过七八日不见你,偏就觉得好似三五几月没见了一样,娘可想念得紧。”

    “女儿也想念娘亲的,每天都想。”

    温夫人嗔怪的点了点宓妃的额头,没好气的数落她道:“你要真想娘就该早一点回家来让娘看看的,可娘瞧着你就喜欢呆在那梨花小筑,满心满眼装的全都是陌殇那个臭小子。”

    如今女儿还没有出嫁,左右不过离开她几日,温夫人就觉得想念自家闺女的滋味不太好受,莫名生出几分不想让她太早嫁人的念头出来。

    也唯有这个时候,温夫人好像就特别能理解温老爹的那种心态了,果然胆敢抢他闺女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就该不给他好脸色瞧。

    “噗――”宓妃看着温夫人一脸幽怨的样子笑出了声,赶紧抱住温夫人的胳膊摇了摇软软糯糯的道:“娘亲这是吃醋了?”

    “是是是,娘啊就是吃醋了,你个臭丫头也不知道心疼心疼你娘。”

    “我是娘的闺女,我不心疼娘谁心疼娘。”

    “你啊,就是嘴甜。”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生的。”

    “这么会讨娘的欢心?那你这张小嘴可得更甜一些,可得把娘给哄高兴了,不然那臭小子别想将你给拐走。”

    宓妃一听这话被噎了一下,水润的红唇抿了抿,贴着温夫人的耳朵小小声的道:“娘,女儿有一个秘密您想不想听?”

    “全家人就数你个丫头的秘密最多,娘要每个都想听还不得累死,不听不听。”

    “确切的说是熙然的秘密,娘确定不听么?”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宓妃说得一脸肯定的样子,温夫人一瞧果然就犹豫起来。

    既然是那小子的秘密,那她就听听?

    “你可不许糊弄娘。”

    “保证不糊弄。”

    “好,那你说,娘听着。”

    “虽然爹娘一直嘴上都没有松口,但女儿知道爹跟娘是同意女儿跟熙然之间婚事的,不为别的就因为爹娘最爱女儿了。”这一世能有他们做她的爹娘真好,只当她的前世就是那镜中之花,让那么渴望父母兄长之爱的她,一瞬间全都拥有了,圆满了,“熙然他跟女儿说过,虽然女儿已经及笄可以出嫁,他也很想以最快的速度娶女儿为妻,但他也知道爹娘舍不得我,所以他可以再等两年,待大哥成婚之后他就先上门提亲,将我跟他的亲事定下来,然后等女儿年满十八之后再举行大婚。”

    “这…这这。是他亲口说的?”

    “嗯。”

    “那他怎么没在你爹跟娘的面前说过这样的话。”要是说了的话,别说是她这个做娘的,就是温老爹那个做爹的也肯定松口了。

    他们夫妻早就知道生个女儿是早晚都要嫁人的,就算他们再如何的心疼不舍,总不能一直养着女儿,将她养成一个老姑娘。

    一直不愿松口的原因无非就是想要多留宓妃一年两年的时间,只是他们到底不太好开口这才一直拖着,眼下他们还什么都没有说,陌殇就能想到这一点,并且为之还主动做出了退让,要是他们再为难那孩子就太不对了。

    “娘,这就是熙然的秘密武器啊,他怕他上门提亲的时候爹娘不同意,这个是他的王牌呢?”

    “呃…”温夫人先是一愣,接着就捏了捏宓妃的脸,没好气的道:“你这将他的底都给露了,要是爹娘还不同意他可怎么办?”

    “只要他心里满满的都是女儿,爹跟娘是没道理不同意的。”

    “你啊,真就是吃定了这一点是不是。”

    “嗯,可不,因为你们都爱着同一个我啊,为了让我得到幸福,你们都会退让的。”

    生的女儿实在太过聪慧,让得温夫人这个做娘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不过对于宓妃刚刚说的这个秘密她倒是要跟相爷好好分享一下。

    当然,他们谁也不会点破,只等陌殇上门来提亲之时说出口,那他们夫妻也就顺着台阶同意他跟妃儿的婚事。

    先定亲,等妃儿年满十八岁之后就给他们举行大婚,届时,温夫人相信这个天下也该完全平静了。

    “娘,我的事情还没到时间呢,明日就是初十了,要送去阮将军府的聘礼可都准备妥当了。”

    “这些天你们都忙,娘不是就闲着么,早两日前你大哥要去下的聘礼就已经准备好了,瞅瞅这是聘礼的清单,你也给瞧瞧,看看有什么差的娘再给添上。”

    陌殇不在梨花小筑,而宓妃又为何要在梨花小筑呆这么长的时间,温夫人都是听温绍轩说过的,因此,她之前说那番话也无非就是想要跟自家女儿多亲近亲近。

    每每一想到因府中那两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导致她的女儿吃了那么大苦头,栽了那么跟头,温夫人就气得牙根直痒痒。

    不过眼见大儿子的婚期将近,她堂堂一府之主母,也没功夫去搭理她们。

    “娘,咱们家是缺钱用了吗?”

    “啥?”

    “要是缺钱用的话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有啊。”

    温夫人起先没反应过来,见宓妃一脸急色的朝她摇了摇手中的聘礼清单她才反应过来,又好气又好笑的道:“咱们家有什么你这丫头也是知道的,哪里就能短了银子的花销。”

    “那这聘礼怎么……”到底寒酸那两个字宓妃没有说出口。

    咳咳。其实温绍轩的这份聘礼比起星殒城不知多少世家公子都要丰厚许多了,只因宓妃是个不缺金银财宝的主儿,温绍轩又是她爱重的大哥,自然而然就想给她大哥最好的,舍不得有一丝委屈她大哥的地方,所以这聘礼单子落在她的眼里可不就很寒酸么!

    明明他们家准备得起更好的,还有她早早就为温绍轩准备的那份聘礼怎么这清单上面没有?

    该不会是她大哥瞧了坚决不要?

    “这是有原因的,你先听娘把话说完。”

    “嗯。”

    温夫人将宓妃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然后就将那天他们一家人针对聘礼一事的前因经过跟结果都说了一遍,“出于考虑阮将军府的实际情况,你大哥的意思就是聘礼就下这么多过去,至于剩下那一部分就等你大嫂过门后,再交给她作为他们夫妻的私产。”

    “唔,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回事,倒是我考虑不周。”倘若他们相府真要挑一个门第高的媳妇儿,阮将军府明显是不行的,可偏偏他们相府更看重品性为人,家势这些倒是次要的。

    这个时代女儿家出阁的嫁妆也是很有讲究的,总不能欢欢喜喜的结亲,搞到最后却结成了仇。

    以阮将军府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根本无力给南宁县主准备多丰厚的嫁妆,是以大哥会提出那样的要求,也着实是对南宁县主很上心了。

    “别说你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就是娘跟你爹也都没想到这一点上面去,还是你大哥心细。”不然的话真到成婚那天丢的可是两家的脸面,温夫人想想还心里有一丝丝的后怕。

    “大嫂满心都是大哥,百分之百是深爱大哥而无法自拔的,大哥以前只是对大嫂好感有不少,现在看来大嫂是在一点一点融入大哥的世界里。”

    “你呀!”

    “等大哥大嫂完了婚,娘就紧接着操心二哥跟三哥的婚事吧!”

    “别跟娘提那两个混小子,一跟他们说成亲,相看相看姑娘,简直就跟要杀了他们似的,你说气人不气人。”

    “咳咳…那个娘别生气也别恼,许是二哥跟三哥的缘分还没到,真要到了的时候都不用娘着急,合该他们着急来求着娘赶紧去给他们提亲去。”

    “娘就盼着他们能早一点成亲,就算不成亲先定下亲事也好啊,偏偏一说这个他们就跑得比兔子还快。”

    “娘要真恼了二哥三哥的话,不妨就这样做,等到二哥跟三哥着急要娘替他们去提亲的时候,娘就淡定的一点都不要急,不管他们说什么娘都不着急,也让他们尝尝娘现在的感受?”

    “嗯,这个办法不错。”

    宓妃一见她娘终于笑了,也是咬着唇松了一口气,却不知她今日的一番话,可在日后将她的二哥和三哥坑惨了有木有?

    “娘瞧着你倒是好的,却是还没来得及问你,你的身子可都全好了,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什么的?”

    “娘且放心吧,你女儿可是神医,身体绝对恢复得棒棒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就好,女儿家的身子最是娇贵,你可一点都马虎不得。”

    “女儿知道,这次也算因祸得福,不得身子养得很是不错就连武功都精进了。”

    “你没事娘心里那块石头就算彻底落了地,踏实了。”

    “对了娘,表姐她们怎么样了?”

    “你不是说你是神医么,有你写的方子抓的药来吃,她们的身体恢复得很好,体内寒气也在一天天的排出来,那方子再吃上两个月左右也就妥了。”

    宓妃离开后穆国公府里自有府医会照看穆月依她们姐妹三个的身体,府医诊她们三姐妹把了脉,又瞧了方子,只连连道方子开得妙,开得好,只要每日服上一次药,体内寒气很快就会清除干净,保管一点都不会影响到她们的身体以及婚后的生育问题。

    有了这样的保证,穆国公夫人跟穆二夫人的心可放全都踏实了。

    温夫人也是做娘的,当然知道她的大嫂跟二嫂为何会如此的紧张,单单就说她在不知宓妃情况如何的时候,也跟她们是一样忧心的。

    在这个对女人极其严苛的时代,倘若一个女人不能生孩子,那简直都要活不下去。

    虽说这其中也有少数幸运的,可幸运的毕竟是少数那么几个,谁能保证你就是那其中的一个?

    “她们没事就好,说来也是受了我的拖累。”

    “可你也救了她们,甚至为此还让自己伤得那么重,娘这心里可不好受。”这些也是温夫人事后才知道的,也不怪那天在穆国公府陌殇的脸色那样的难看。

    那小子多半是心疼宓妃,可他又不能阻止宓妃救她的表哥跟表姐,便只能自己心里憋着气,窝着火了。

    “我们都是一家人,何必要说两家话。”

    “就你有理。”

    “夫人,相爷跟三位公子过来了,说是要一起在花厅用午膳。”

    温夫人听了钱嬷嬷的话,就吩咐钱嬷嬷去小厨房安排安排,而后又扭头看向宓妃,柔声道:“你爹也好些天没看到你了,快些随娘一起去花厅。”

    “遵命。”

    出了房门走在游廓上,即便还隔得有些远,宓妃就清楚的听到了她爹爹与三个哥哥说话的声音。

    “爹爹,大哥二哥三哥。”蹦跳进花厅,宓妃一口气就打完招呼,嘻笑着跑到温老爹的身边站好,仰着绝美的小脸儿望着温老爹,一脸撒娇卖萌求抱抱的模样,看得温老爹一个做爹的心都软成了水。

    “总算舍得回家了,你个不让人省心的小丫头。”明明看到自家闺女开心得都要死掉了,温老爹却非要板着一张脸教训宓妃,这画面还挺有喜感的。

    “爹爹,女儿真是想死你了。”

    “哼,那你是想爹爹多一点,还是想陌殇那个臭小子多一点。”

    温老爹跟温夫人真不愧是夫妻,两人这吃醋的架势也是足足的,只是明显温老爹的道行要比温夫人高上不少,这个问题让宓妃怎么答?

    这跟问她:你老婆跟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哪一个?

    有区别吗?

    有吗?

    “噗――”实难想象他爹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温绍宇直接就给笑喷了。

    话说他爹吃起醋的样子,啧啧,真是太亲民了有木有?

    “爹,您这个问题问得好生刁钻,您让妃儿怎么回答您?”

    “二哥,你可真是我的亲二哥,我爱死你了。”宓妃果断朝着温绍云扑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实在太感动了好伐!

    就她爹那个问题,不管她回答哪一个,怕是他都不会满意,还不如不答呢。

    “我不是你亲爹?”

    “我不是你亲大哥?”

    “我不是你亲三哥?”

    宓妃眨眨眼,努力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噗哈哈哈…”

    这画面实在太搞笑了,温绍云真的忍不住想要仰头大笑一场,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他被大哥跟三弟同时威胁了有没有。

    “妃儿求保护。”

    宓妃嘴角一抽,脸上一副好古怪的表情,心说:没瞧见她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吗?

    “娘。”

    听着宓妃拖得特别长的尾音叫了她一声,温夫人对他们这些个父女,父子,兄妹耍宝的场面实在不忍直视,遂开口道:“都不许闹了。”

    “娘真好,妃儿果然最爱的还是娘亲。”

    “妃儿你这叛变也太快了些。”

    温绍云这一嗓门吼完,旁边那个做爹的,跟那一个做大哥一个做三哥的瞬间心里就平衡了,舒服了,叫你之前那么得瑟。

    “妃儿过来坐你娘跟爹的中间,让爹好好看看你。”

    “嗯。”

    “宫里你找个时间去一趟,但也不用太着急,等你大哥到阮将军府下了聘礼之后再抽个时间去也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将宓妃好生打量了一番,确定他这闺女面色红润身体倍儿棒之后,温老爹才这么交待了她一句。

    皇上那里宓妃早就该走一趟的,拖到现在还没去也亏得是皇上对她的纵容,宓妃也不是那等不识好歹之人,立马就点头应道:“那女儿就后天进宫去一趟,正好有件事情要说给皇上还有寒王听一听,让他们心里有个准备也好。”

    “何事?爹可能听一听?”

    “你们一个是我爹,一个是我娘,还有三个是我哥哥,这天下间什么事情都是你们听得的。”

    光武大陆这个F在他们家不是什么秘密,这些日子宓妃也算是将他们温氏一族仔细研究了一遍,算是知道温氏一族的底蕴究竟深到了何种程度。

    是以宓妃捡着一些重要的说与他们听一听也无妨,只是有关阴鬼门做下的那些缺德阴损之事,宓妃并没有透露分毫,就怕他们也跟着忧心。

    “这么说来在大哥大婚前后,咱们这整片大陆都能平静两个月了?”

    “三哥这么说也没错。”

    “两个月后要开战的意思?”

    宓妃看着温绍云点了点头,咬唇道:“嗯,虽说要开战却也用不着哥哥们出手,你们只管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成,其他的不要管。”

    “那你呢?”

    “大哥不用担心我,如今这世上能伤到你妹妹的没有几个,而且我……”

    温绍轩沉着脸打断宓妃的话,温润的嗓音难得是冷了几分的接过她的话头,道:“真要没人能伤到你,上次你能栽那么大的跟头?”

    “大哥你这样揭人的短很不可爱好不好。”

    “你大哥素来跟可爱沾不上关系。”明明他们才是做哥哥的,却每每都要被自己的妹妹给护在身后,这种滋味是真的很不好受。

    尤其是这次整个浩瀚大陆都要面对的难题,她仍是想要自己挡在他们的前面,虽然温绍轩知道那些人跟他们很不一样,可即便再如何的不一样,难道他们连保护自己妹妹,自己家人的血性跟勇气都没有吗?

    “大哥,我不会去冒险的,一切都有熙然呢,他这次离开就是去寻帮手去了的,即便我想跟那些人交手,他也不让的啊!”

    “他能寻来什么帮手?”

    “这个大哥要原谅妃儿暂时还不能说,等一切都尘埃落定,妃儿保证会原原本本都告诉给你们知道的。”比如她真的是爹娘的女儿,也真的是他们的妹妹,只是曾经她的灵魂去另外一个地方生活过,又比如她的另一个师傅,以及她继承了云雾仙山,往后不定要常住云雾仙山之事。

    这些事情宓妃原就没有想要隐瞒,只因她师傅说时机尚且未定,让她静待时机,她才一直瞒着什么都没有说。

    “好,大哥等你坦诚的那一天。”

    “只因妃儿深爱着的你们生活在这片大陆之上,是以妃儿才如此在乎这片大陆,那样的想要守护着这片大陆,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家。”

    “相爷,夫人,午膳都准备好了。”

    “摆上桌吧。”

    “是,夫人。”

    “爹爹,用过午膳娘肯定有话要跟您说,而妃儿呢也有话要跟三个哥哥说,所以…”

    “哼,你个小丫头难道就没有话要跟爹爹说?”

    “有啊,不过不是现在。”

    “行啦,都别贫嘴了,赶紧动筷子吃饭。”温夫人一声令下,果然一家人都闭上了嘴巴,开始温馨的用起饭来。

    饭后,温夫人跟着温老爹走了,而宓妃则是跟着温绍轩去了他的紫竹院,温绍云跟温绍宇一同前往。

    ……

    正月初十,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这一天在往常是没什么特别的,但今日却显得尤为的热闹,这是为何?

    可不正是因为相府大公子要在今日去阮将军府上下聘礼吗?

    于是,一大清早星殒城就热闹喧嚣了起来,到处人声鼎沸,一派喜气的样子,让人瞧着就心生欢喜。

    此时的相府中门大开,那一抬抬盖着红布的,大小相同的箱子特别的张扬显眼,一眼望过去根本就数不过来到底有多少个。

    温绍轩今日一袭尊贵的紫色锦袍,越发衬得他温润如玉,临出门前得了温老爹夫妇的几句交待,便翻身上马带着聘礼朝阮将军府而去。

    同样是这个时候,阮将军府的中门也是大开着的,府里的下人来来往往,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笑,瞧着就觉喜气洋洋的,彩头极好。

    随着一箱箱晃眼的聘礼依次被抬入阮将军府,外面围观的人群也跟炸了锅似的,这样阵容的聘礼落在普通人的眼里可谓是天价聘礼了,简直不要太过丰厚。

    然而,星殒城的名门世家不少,有些也是根基底蕴很深厚的,瞧了今日相府送至阮将军府的这些个聘礼,不能道上一句好,顶多就当得起一句中规中矩罢了。

    “小婿拜见岳父岳母。”

    “无需如此多礼,先进去再说。”阮将军跟阮夫人站在门外将温绍轩迎进府中,总算是将外面这诸多的目光给阻隔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49短暂宁静,相府下聘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