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52 进宫一趟,陌殇归来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日子就这么表面平静暗里汹涌的过着,转眼就到了温绍轩去阮将军府下聘礼后的第三天,再过四天时间就是正月十八,也就是温绍轩跟南宁县主的大婚之日。

    初十那天温绍轩去阮将军府下聘礼宓妃自是不好跟着同去,但因对象是她大哥,免不得宓妃就要多操心一二,是以温绍轩从阮将军府出来之后,将军府里发生的事情也就传到了宓妃的耳中。

    安排红袖去探听过阮家人的态度之后,为了避免有什么意外发生的可能性,宓妃还当真就如阮夫人威胁警告明杨两家的人那般,亲自跑了一趟明府跟杨府。

    想到明杨两府的人突然在自己府中看到自己的那副惊恐万分的表情,宓妃倍感好笑的同时又不禁反问自己,她难道是长得太吓人了?

    以至于从此之后,明杨两家的人非但不敢把手伸得太长就连那种但凡能跟相府扯上关系的,他们也躲得远远的,生怕会被宓妃给惦记上。

    然而事实却是他们着实把自己看得太高,宓妃哪有时间惦记他们,只要他们不主动到宓妃的跟前晃荡,宓妃压根就想不起他们是谁。

    杨府

    “老爷,您找妾身?”许是之前被突然出现在他们府里的宓妃给吓得不轻,杨夫人小明氏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从那种惊恐的状态中醒过神来。

    她一直以为请宓妃出面不过只是阮夫人嘴上说说而已,毕竟阮将军府的门第比起相府来实在差得太远,可想而知相府对阮将军府也不会太放在眼里,那么对她那个侄女南宁县主也不会太过看重,她哪曾想得到阮夫人还当真就能请得动宓妃。

    这是不是就说明相府对南宁县主这个媳妇是非常满意的,并且南宁县主这还尚未嫁进相府,她未来的小姑子安平和乐郡主就那般维护她了。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杨夫人小明氏哪里还敢闹腾什么,她只恨不得自己从未去阮将军府想要力压她的姐姐阮夫人一头,现在后悔也不知来不来得及。

    只但愿安平和乐郡主说话算话,只要他们乖乖的,就绝对一点都不为难他们,不然…不然只要一想到有可能会发生的后果,小明氏就吓得浑身直发软,想死的心都有了。

    “刚才安平和乐郡主的态度你也看到了。”虽然惧怕一个女人这一点很好笑,可此时此刻杨国利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放眼这偌大的星殒城,细数下来有几个是不怕安平和乐郡主的,那女人简直都不能称之为女人,在杨国利的眼里这全天下的女人加起来,只怕都没有一个宓妃难缠。

    只要一回想起宓妃曾经当着皇上以及朝臣的面做过的那些事情,杨国利就觉得自己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尤其再想到宓妃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府里,他的面前,杨国利就暗恨自己招惹谁不好,偏生要招惹到宓妃那个小煞星。

    “老爷您放心,就算借给妾身十个胆子,妾身也是不敢得罪安平和乐郡主的,只要咱们按照她的吩咐行事,妾身相信她她不会找咱们麻烦的。”

    宓妃的行事之风虽说狠辣而不讲情面,但她绝对是个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说一不二说话算话的人,这一点全金凤国的人都知道。

    “你对婉姐儿的婚事是如何打算的?”对杨国利而言,女儿生下来是做什么用的,当然是为了让他杨家攀上一门好的亲家而存在的。

    他对杨骊婉很宠爱,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无非就是盼着等她长大后,让她好生帮衬着娘家,也尽可能的替她嫡亲的弟弟铺路。

    如今杨国利却是一点那种想法都不敢有了,他只盼着杨骊婉能早一点嫁出去,这样兴许就可以平息安平和乐郡主心中的怒火了。

    “老爷的意思是……”他们夫妻在对待长女杨骊婉的态度上是一致的,突然听到自己的丈夫这样问她,小明氏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小明氏到底是个聪明的,尤其最是了解她的男人,细细一品杨国利的话,她很快就明白了杨国利的意思,那描得相当精致的远山眉也随之紧紧的拧成一团。

    婉姐儿是她养了那么多年,一直用心培养着的棋子,难道现在就得弃了?

    “赶紧给婉姐儿相看一户人家,让她以最短的时间尽快的嫁出去,不能再留也不能再挑了。”

    “老爷,可是婉姐儿她……”

    “你心里想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我不心疼,我不觉得可惜,但你了解安平和乐郡主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吗?要是不能平息了她的怒火,搞不好她会一怒之下将咱们整个杨家都给毁灭了,届时你连哭都找不到门。”

    杨国利一句话顿时就将小明氏给问住,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宓妃那张明媚的笑脸,有那么一瞬间小明氏差点被自己脑子里所想的吓得尖叫出声。

    “别再挑看什么家势不家势的了,你只管挑一户看着还过眼,若是比咱家家势略好的没有,就是差一点的也可以将就着让婉姐儿嫁过去,夫人呐,你可得想想清楚之前婉姐儿她要算计的男人是谁,那可是那位的二哥跟三哥,咱们要想平了她的怒气,可不得舍了婉姐儿去。”

    前脚宓妃离开杨府,缓过神来的杨国利就将自己锁在书房里面,思来想去最后就得出了这么个法子。

    “你要知道为夫现在好歹还是个翰林院学士,正五品的官职,倘若咱连这个都丢了,你能落到什么好,咱们的儿子又能落到什么好?”

    眼瞅着小明氏的坚持已经有所松动,杨国利咬了咬牙继续开口道:“那位既然来了咱们杨府一趟,夫人觉得她会不去明府?这个时候岳父岳母自保都来不及,根本不会有时间顾得上你这个女儿,你且好生想一想,看看为夫说得对与不对。”

    这一刻小明氏完全无法抑制自己心中最坏的那一个想法,只要一想到往后她就要过那样的生活,小明氏就觉得她会崩溃发疯的。

    不不不,她不要那样的生活,绝对不要。

    “请老爷放心,妾身知道该怎么做了,老爷先给妾身几天时间,妾身一定给婉姐儿早早将亲事定下,也让她以最快的速度嫁出府去。”

    “夫人能想清楚,为夫甚是欣慰。”

    “老爷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妾身又怎能拖老爷的后腿呢。”小明氏疼爱杨骊婉那是建立在杨骊婉能带给她诸多利益好处的前提之下,如今虽然杨骊婉基本上可以说是废了,但也并非一点用处都没有。

    只要给她时间好好谋划一下,照样可以为杨府谋求一些好处。

    反正依照她家老爷说的那个意思,只要他们夫妻早日将婉姐儿给嫁出去,婉姐儿也不会再将手伸到温二公子跟温三公子的身上,想来安平和乐郡主的气也就消了,那个女人的怒气消了,她也就不会再惦记他们杨府了。

    既是如此,倒也不影响小明氏继续拿杨骊婉的亲事图谋图谋些别的。

    “夫人明白就好,抓紧时间赶紧去办,越快越好知道不知道。”

    “是,妾身这就去,若是确定下人选再拿过来老爷亲自拿主意?”

    “嗯。”

    此时已经回到相府的宓妃对于杨府后来发生的事情那是一点都不知情,即便就是知道了她也唯有‘呵呵’一声。

    反正她是不会想到,她不过就是去杨府走了一趟,说了几句敲打他们的话,没曾想就因为她走的那一趟,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将杨骊婉的亲事给敲定了。

    若是等宓妃知道杨骊婉的亲事之所以定得那么快,全都是杨国利夫妇想要以此来平息她心中的怒火,不知宓妃是该笑还是该哭。

    说起来她貌似从头到尾都没有将杨骊婉给放在眼里,即便恼她不该将主意打到她二哥和三哥的身上,却也没有想过要拿杨骊婉的亲事开玩笑。

    毕竟这个时代对女人来说太过严苛了,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对一个女人来说也太重要了,因此,就算宓妃要给杨骊婉一些教训,却也不会随随便便就将她跟哪个男人配成对结成双。

    “二哥三哥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这几日到处都平静得很,我们这是没在碧落阁看到你便准备出去寻你的。”

    听了温绍云这话,宓妃挑了挑眉,想来她的两个哥哥是猜到她去什么地方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放眼这星殒城内谁敢跟我过不去啊,二哥和三哥就放心吧。”

    温绍宇伸手点了点宓妃的额头,不满的撇了撇嘴道:“妃儿很不乖哦,去打架居然不叫我跟二哥。”

    “咳咳…三哥,你妹妹在你眼里就那么暴力吗?”

    “不不不,我妹妹最是温柔可人了,一点都不暴力。”

    “哼!”宓妃没好气的瞪了温绍宇一眼,粉唇微嘟的说道:“你们妹妹可是素来奉行先礼后兵的,就算再看不惯那两家的人,却也没道理冲到他们家里去揍人啊。”

    兄妹三人一边走一边说话,很快就穿过前院的垂花门进入了后院,一直走到碧落阁的湖心水榭才停下来。

    “被那么个女人给惦记上还真是恶心。”

    “就是。”

    宓妃笑看着她的两个哥哥,软声道:“这还不都是二哥跟三哥名草没有主给惹的祸,早日给妃儿添个二嫂和三嫂,那些个闲得没事干女人不就乖乖缩回自己壳里去了么。”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跟娘一样,真不可爱。”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温绍云更是没忍住伸手捏了捏宓妃光滑细腻的脸蛋儿,还是这里的手感不错,只可惜以后就要便宜陌殇那小子,想想还真是不甘心。

    对于自家哥哥们喜欢捏她脸的恶趣味宓妃也是相当无奈加无语的,“虽说在大哥大婚前后金凤国表面上会平静一段时间,不会有什么突发的事件,但为了以防万一二哥跟三哥还是多加留意一下各处的动静,咱就以不变应万变。”

    “嗯,妃儿放心,我们是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大哥婚礼的。”

    “谁若胆敢在大哥的婚礼上作文章,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也别当真就以为我们相府是好欺的。”

    “大哥成婚是喜事,就让大哥轻轻松松的做新郎官,别的事情都交给咱们三兄妹来办。”

    “嗯。”

    兄妹三个又聚在一起说了会儿话,话题的内容天南海北的,无论是金凤国目前的局势还是整个浩瀚大陆的局势都有涉猎,其中宓妃说得最多的还得是有关光武大陆的一些事情。

    谁让她实在没办法拒绝温绍云跟温绍宇的请求呢,只要没有触及到那个现在还不能说的秘密,能说的宓妃也不吝啬告诉给他们知晓。

    假设浩瀚大陆的局势真到了无法控制的那一步,越是了解光武大陆,反而对她的哥哥们越是有利。

    翌日,大雪初停,逐渐回暖的气温又再度下降,不过一夜之间就仿佛又冷了十来度,寒风刮在脸上生生的刺疼。

    “爹爹安心去上早朝吧,我就直接去御书房外等着面见皇上就好。”

    “这…”温老爹抬头看了看天,不放心的说道:“早朝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你在御书房外少说也要等上一个时辰左右,不行,爹不同意,这天实在太冷了,万一把你冻出风寒来可怎么是好。”

    “爹爹可别忘了,你家闺女可是有很深厚内力护体的,不过就一些寒风吹到身上一点都不冷的。”话落,宓妃就伸手握住温老爹的手,软软糯糯的道:“爹爹摸着是不是很暖和,爹爹就放心好了,若是久等不到皇上,女儿就偷溜进御书房,反正谁都不会发现的。”

    “你这丫头。”

    “外面挺冷的,爹爹赶紧进去吧!”

    听着宓妃的催促声,温老爹又见温宓妃的双手着实暖和那颗提起的心才稍稍落了地,然后又交待了她几句,这才转身大步离开。

    他的女儿他知道,早朝她那是能躲就躲,即便有着皇上给她的特权,她也是不屑参与进去的。

    朝堂之上宣帝满心以为可以看到宓妃,结果就只瞅见了温老爹一张望着他幽怨的脸,吓得宣帝差点儿就从龙椅上倒栽下去。

    这这这…这温相是吃错药了?

    还是忘记吃了药再出门,怎的用那样的眼神望着他,简直太可怕了有没有?搞得他好像对不起他的负心汉一样,这是几个意思?

    而后宣帝才从温老爹的眼睛里读懂,敢情宓妃丫头在御书房外迎着寒风等他这个皇帝,偏他这个皇帝还要坐在这里主持早朝,他这是被心疼闺女的爹给迁怒了?

    有没有搞错,他虽然是皇帝,可他也很无辜的好伐!

    没办法许是温老爹的眼神杀伤力太大,宣帝眼见朝堂上也没什么事,随随便便问了点什么,就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

    很是任性的留下满殿一脸风中凌乱外加迷茫懵圈的文武百官,走得那叫一个潇洒。

    当然,宣帝离开的时候也没忘了让寒王随他一同离开,时至今日宣帝看重寒王,疼爱寒王,已经不需要什么掩饰,也不怕再有人去针对寒王了。

    毕竟如今寒王身上最大的隐患已除,他也决心要接手他的这个位置,那么有些考验是必须去经历的,不是寒王想避开就能避开的。

    甚至为了让寒王以后将皇位坐得更加的稳妥,便是拼着让寒王记恨于他,有些别人不能做的事情,宣帝都会一一亲手去做下。

    “太子殿下,老臣有些话想要与你单独谈一谈,不知太子殿下可有时间?”

    太子闻言扭头看了眼走在他身旁的庞太师,心下思绪翻涌面上却是一点都不显,反而是一副庞太师的话折煞了他的样子,“外祖父何时与我这个外孙这般见外了,可是因为这段时间我……”

    不等太子把话说完,庞太师就低声道:“殿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那不如外祖父就随我回太子府坐一坐?”

    “如此也好。”

    ……

    御书房外

    宓妃从来就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说是到御书房外等候宣帝散朝后召见她,其实等她走到御书房,迎着寒风站了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她便微拧着眉头大摇大摆的朝御书房而去。

    负责守卫御书房的御林军谁不认识她,想到她的身份又想到宣帝对她的看重与宠爱纵容,哪怕内心中有过犹豫却还是没有阻拦她,就那么看着她走了进去。

    殿门处守着的内侍看到宓妃,甚至还呆呆的主动替宓妃推开了沉重的殿门,那画面也是有够古怪的。

    “这这…咱们当真不阻拦她吗?”

    “拦什么拦,她是咱们能拦得住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以她的高傲是不屑玩弄那些心机跟手段的,就算皇上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于她。”

    “更何况以她的身手,倘若真想无声无息的进入御书房你们觉得你们谁有本事发现她。”

    “呃…”

    隐藏在御书房暗处的众暗卫皆僵着身子,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话说他们的确没有那样的本事,常年跟在宣帝身边护卫宣帝安全的他们,他们对于宓妃变态的程度老早就已经接连不断的被刷新过了。

    即便宓妃做出再如何惊天动地的事情,他们都不会觉得意外。

    “她明知道我们的存在,还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御书房,可见她一点都没有想隐藏什么的心思,咱们还是做自己的事情就好,只要她在里面没有其他的动作,一切就等皇上来了再说。”

    “是,首领。”

    “唔,这该死的天气还真是叫人讨厌,那个谁,你应该不介意请本郡主喝一杯茶吧!”

    “呃…”暗卫首领整个人都僵住了,是是是在对他说话吗?

    “别躲,说的就是你。”要说宣帝身边的暗卫宓妃还当真接触过两三回,唔,私心里觉得那些家伙还是挺可爱有趣的。

    虽然他们的隐匿功夫还不错,可落在宓妃的眼里就跟透明的没什么区别,不过他们的胆子却是不小,竟然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还敢说悄悄话,这是生怕她听不见?

    “本郡主就坐在这里等皇上散朝过来,听说皇上这里的大红袍不错,你赶紧快些送一杯过来。”

    “是。”暗卫首领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几乎是颤着声说出这么一个字。

    这个女人真是够了,明明她站着的不是自己的地盘,态度却仍是这般的轻狂嚣张。

    “朕就知道你这丫头绝对不会乖乖的呆在外面等朕,亏得你爹还摆脸色给朕瞧,朕的损失你这丫头说说看要如何赔偿。”

    伴随着宣帝清朗的说话声,御书房的门再次被推开,宓妃的眼睛里就清晰的倒映出三个人的身影。

    “小德子你亲自去沏茶。”

    张公公闻言恭敬的躬身退下,寒王则是无声的向宓妃打了个招呼,然后随意的挑了张椅子优雅的落座。

    “外面寒风刮得呼呼作响,皇上也不忍心看着我在外面挨饿受冻的吧!”宓妃笑眯眯的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一句话就将宣帝给噎得说不出话来。

    论嘴皮子上的功夫,宣帝从来就没有赢过宓妃一回,而他偏偏还每次都喜欢在口头上挤兑宓妃。

    “咳咳…”

    “言归正传,咱们闲话少说,还是谈点正经的。”在这看似平静的日子里宓妃那颗提起的心从来就没有放下过,她的时间也挺宝贵的,可真是没有时间呆在宫里跟宣帝闲话家长。

    显然,不管是宣帝还是寒王都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眼见宓妃一脸的严肃,他们也是彻底收起了那一丝丝的侥幸心理。

    ……

    “阿宓,我回来了。”

    宽敞平稳如同大地一般的甲板之上,一袭玄色锦袍的陌殇迎风而立,只见他视线所望的那个地方,透过云雾隐隐好似能瞧见一个很是宏伟的码头。

    “阿宓,为夫幸不辱命,你可准备好要给为夫什么作为奖励。”

    陌殇心中的呢喃软语自是无人能听得见,他既是吩咐了不让任何人来打扰他,那么自然而然也没有谁敢不怕死的往他跟前凑。

    只是随着他们乘坐的豪华大船越发靠近金凤国位于外城的码头,便是拼着要被骂的风险,也得硬着头皮到陌殇的跟前刷存在感呀。

    “有事?”

    “呃…是,回君主的话,属下有事禀报。”

    “说。”

    “禀君主,从咱们的船驶入金凤国的幻海海域,貌似身后就多了几条尾巴。”

    “哦?”多了几条尾巴,陌殇好看的眉头微挑,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冷笑。

    “是是的,属下是来请示君主,是继续放任那几条小尾巴一路跟着,还是让属下等去了结掉他们。”

    “不用着急,先让他们跟着。”如果接下来那一战是必须的,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退缩呢,陌殇面带微笑的如是想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52进宫一趟,陌殇归来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