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53】进宫一趟,陌殇归来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丫头,如果那一战无可避免,你有几分守护浩瀚大陆的把握?”

    御书房内,宣帝跟寒王听完宓妃的话皆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偌大的殿内静得一根针掉落在地的声音都可以清晰的传入耳中。移动网

    此时此刻看着慵懒如同一只高贵的猫儿般窝在椅子上的宓妃,并没有询问开战后金凤国会如何,而是迫切的想要知道他们世世代代所生活的这片大陆将会如何。

    虽说有国才有家,但若是连这片大陆都不存在了,那么金凤国又能如何存在。

    “皇上应该知道我不是预言师,任何事情没有发生,没有面对之前,我相信谁也无法做出一个准确的评估。”

    “呃…”宣帝被宓妃噎了一下,他的嘴角抽了两下,实在有些拿宓妃没有办法。

    原本他以为宓妃会说些什么的,哪怕她有一半的把握可以守护这片大陆,完全没有想到宓妃给予他的回答竟然是这样的。

    “不过话虽如此,我却是绝对不会允许那片大陆的战火烧到这片大陆来的,即便无法保证有没有可能将这片大陆的损失降到最低,但我会竭尽所能。”

    这片大陆会如何,生活在这片大陆的人又会如何,这些从来都不是宓妃所关心在意的,就算这些全都毁灭在她的眼前,她也是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人。

    毕竟她从来都没有将自己定位成一个好人,也没有成为救世主,怜悯天下苍生的菩萨心肠,她行事素来只凭自己的喜好,什么天下,什么苍生与她何干,她根本没有理由去在意,甚至为此去战斗。

    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假如她所在意的父母兄长以及那些疼她爱她的亲人与朋友不是生在长在金凤国,当金凤国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会坚定不移的站出来,那么仅凭宓妃那点对金凤国的淡薄情谊,绝对无法支撑她挺身而出。

    正因为这片大陆是她所在意之人誓死都要守护的,又因继承云雾仙山之后,她的肩上被赋予了那样一份责任,否则她焉能如此尽心尽力的忙东忙西,各种谋划布局,生怕自己有什么遗漏的,总想着要避免一切可以消弥的种种意外。

    “只要我还在,我就会守护这里。”宓妃跟陌殇一样,他们都是不打无准备之仗的家伙,不管做什么也都不喜说大话,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有些话就没有说出口的必要。

    “虽然在这件事情上面朕能贡献的力量太过微小,但宓妃丫头也不要跟朕客气,只要有用得到朕这个皇帝的地方你就尽管开口,无论什么朕都会倾尽所能的去做到。”

    宣帝不敢说这片大陆是他的,可金凤国这个国家却是他的,守护金凤国是他的责任,他是万万不能眼睁睁只看着宓妃去守护的。

    “这近一百年以来,四大国之间看似和平却大战小战接连不断,他们的野心也越来越膨胀,一统这整片大陆的雄心壮志又再度燃起,但好在那三国的老家伙还没有彻底的糊涂掉,他们还坚守着最后一条底线。”

    他不是一个有野心的帝王,自登基之日起,压在宣帝肩上的担子就非常的重,他所期盼的不过就是在他有生之年彻底肃清金凤国野心膨胀的强大外戚罢了。

    至于率领将士征战四方,一统浩瀚大陆,重现曾经新月皇朝那等辉煌的野心,宣帝从未有过,甚至他连想都没有去想过。

    生于帝王之家,宣帝自然是有眼界的,并且他的眼界还非常的宽。

    犹记得,在宣帝刚刚记事时起,他的皇祖父曾经就跟他们几个兄弟讲过他们曾祖父在位时期的事迹。

    宣帝的曾祖父是金凤国历史上排得上名,极其喜好征战四方的一位帝王,他尚不足十岁就被册立为太子,既能又能武,智计谋略勇猛可以说是一样都不缺,在战场上也是威名赫赫。

    即便后来他登基为帝,在他执政的二十五年间,御驾亲征的次数就高达十一次,不知完败了这片大陆上的多少位帝王。

    一个有能力的帝王有野心并不是什么坏事,就正如宣帝的这位曾祖父,他要一统天下的野心支撑着他不断的前进再前进,在属于他的那个时代打得其他三国几乎是节节败退,割让了不少的城镇,使得金凤国的疆域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只可惜他的后代很是不争气,先是宣帝的皇祖父,再到宣帝的父皇,仅仅只是两代帝王就耗尽了宣帝曾祖父替金凤国打下的所有优势,并且还陷入了长达近百年的外戚之战之中。

    “朕并非一个好的帝王,也不敢说自己是个成功的守成之君,但朕很庆幸生了一个很好的儿子,他比朕要出色优秀得多,只要有他金凤国就有希望,金凤国的未来就将无比的繁荣昌盛,重现金凤国昔日的辉煌也并非没有可能,朕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一直被宣帝用那样眼神注视着的寒王,顿时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一张俊脸也是冰寒得厉害,看得宓妃没忍住‘扑哧’一下就笑出了声。

    只是宓妃也很好奇,特么她到底说什么了,怎就引得宣帝发出这样一番感叹来!

    但不可否认的是宣帝的的确确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寒王若为一国之帝王,他的成就绝对要比宣帝高,而且超过金凤国史上诸多位帝王也不在话下。

    等到那个时候,亦是金凤国翻开新篇章的时候,说起来宓妃还挺期待的。

    “这是那三国帝王的回信,宓妃丫头也看看吧!”

    从宣帝手中接过信,飞快的看完之后,宓妃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光滑细嫩的下巴,粉唇微微勾起,轻扯出一抹好看的笑痕,嗓音却异常清冷的道:“看来他们确如皇上所言,最后这条底线还守得挺牢靠的。”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谁都懂,要是浩瀚大陆都没有了,那么他们的国也将随之覆灭,不复存在。

    这个时候四大国之间的明争暗斗算什么,如若此时他们不能联起手来共同对抗外敌,难道真要等到国破家亡之后才来后悔?

    “虽然朕也不太想承认,但不能否认他们都是很出色的帝王。”

    “信上的意思非常明确,并且他们还主动奉上这么多的诚意,可见他们国内的情况也不太观,而他们自己貌似也察觉到了什么。”

    宓妃话音刚落,一直沉默到现在的寒王总算嗓音冰冷的开了金口,“从发现琉璃,北狼跟梦萝国的人潜进金凤国境内开始,就正是三国帝王发现端倪的开始。”

    “哦?”

    “星殒城接连两次的动乱提醒了他们,尤其是药王谷与毒宗一战,更是如同给了他们当头一棒,也让他们将消息传了回去。”顿了顿,寒王的目光平静的从宓妃脸上掠过,淡淡的又道:“宓妃撬开媚骨老人的口,药王谷终将毒宗一举毁灭,再到宓妃与东方云虎做交易各取所需,手中掌握的那些东西,迫使那三国帝王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最终的决策。”

    “虽说我的行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具体的掌控,但那几天动作实在太过频繁,即便一再的保密却也不太可能瞒天过海,那些家伙听到一些风声也不为过。”宓妃无奈的耸了耸肩,起初她想要的就是那三国帝王的态度,既然他们给出了态度,也就方便她做出新的判断了。

    只是说到底宓妃仍是一个不会太轻意相信人的人,是以她还需要一点时间派人去琉璃国跟北狼国走上一趟,至于梦萝国宓妃倒是没有怀疑什么,也不用花费那个精力去调查或是证实什么。

    “药王谷的存在太过特殊,而药王谷存在的意义皇上明白,那三国皇帝也明白,他们透过金凤国发生的种种事情并不难推测到些什么。”

    “那你们两个觉得朕该如何给他们回信,为了防止被人下暗刀,朕的意思是还想缓上一缓,琉璃国跟北狼国还是试探一番方才妥当。”

    猛地对上宓妃含笑的眸子,宣帝略显尴尬的轻咳两声,佯怒道:“你个丫头这是什么眼神儿,咳咳…寒王你也说说自己的看法。”

    “琉璃国跟北狼国的确要注意,交给本王来查就可以,倒是梦萝国有些麻烦。”浩瀚大陆上的四大国,其中就属梦萝国最为神秘,也是最难安插眼线进去的国家。

    饶是如此,寒王在梦萝国也是有着自己的一部分势力,只是这个时候他的那些人也很难派得上用场,尤其不知什么原因,梦萝国内外的守卫加强了足足三倍都不止。

    三国帝王的回信,认真说起来寒王真正没有任何怀疑跟戒备的只有梦萝国的信,其余两国寒王跟宓妃一样是持怀疑态度的。

    “梦萝国不用去查证什么,他们可以信任。”

    “为何?”

    突然被宣帝跟寒王这么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宓妃的嘴角微抽了抽,她轻抚了抚颊边的一缕黑发,冷声道:“南宫雪朗师承光武大陆,换句话说就是他也有着守护这两片大陆和平的责任,是以不用担心梦萝国会在背后捅刀子,在这一点上面我还是相信他的。”

    “南宫雪朗?是梦萝国那位神秘莫测的无双王,明帝最宠爱的皇子?”

    “嗯,就是他。”

    “宓妃丫头跟他很熟?”

    “算是吧!”

    “你这丫头就不能好好说话,什么叫做算是,你给朕解释一个?”

    “皇上知道药王是我师傅,除此之外我在光武大陆还有一个师傅,而南宫雪朗的师傅跟我那个师傅交情很好,认真算起来的话,他勉强可以算是我的师兄。”

    “朕相信宓妃丫头看人的眼光。”

    “皇上跟寒王可以商量一下各自的分工,至于那片大陆来到这片大陆的人,不管他们属于哪一个势力,也不管他们想要做什么,自有我跟熙然来处理,你们能不插手就不插手是最好的。”卷进里面的人越多,将来可引发的后果就越多越严重,宓妃可不想以后还要过那种给人收拾烂摊子的麻烦日子。

    “虽然针对那些人我们没有出手的余地,但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个知道内情的人,不然无意中破坏了你和阿殇的计划都不知道。”

    关于那一片大陆,又或者说关于即将展开的那一场大战,寒王纵使有心想要参与其中,却也清楚的认识到一个残酷的事实。

    他跟陌殇到底不一样,即便他不承认都不行,这也注定了他与宓妃之间的那条鸿沟越拉越大,直至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跨越过去。

    “该你们知道的我从未有过隐瞒,虽说不赞同你们参与其中,行动之时却也需要你们的鼎力配合,更何况这要守护的乃是你们墨氏皇族的江山,要想什么担子都由我跟熙然来扛,哼哼,我告诉你们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闻言,宣帝先是一愣,接着就爽笑出声,“哈哈哈……”

    “一个人,两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即便我们的能力比起光武大陆的人来说差得太远,可本王相信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就有与他们一战的能力。”

    “呵呵…寒王这般有信心是好事,而且我也从来都不觉得寒王比那片大陆的人差,也许以后你也有机会去到那片大陆,哪怕不能在那里久留,全当是去游历一圈也好。”

    “若真有机会的话,本王愿与宓妃跟阿殇同去那片大陆历练一番。”

    眼看着寒王一天天放下他对宓妃的感情,宣帝心中既是安慰又是遗憾,怪只怪感情之事强求不得,不然宓妃做他的儿媳妇他可是相当满意的。

    不过虽说他的儿子寒王跟宓妃之间没有产生所谓的爱情,但他们的这份友情也让宣帝满心欢喜,作为一个站在最高处的帝王,他太清楚坐在这个位置上孤独寂寞,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了,难得拥有这样一份纯真的友情,这将成为寒王往后几十年里最为宝贵的财富。

    “我相信会有那样一天的。”

    “嗯。”

    “算算时间熙然应该就快回来了,等他从那边带回来的人手到位,我们就会开始新的部署,争取将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里。”清冷的嗓音顿了顿,宓妃伸手轻揉了揉眉心,水润的粉唇轻勾,又道:“目前我掌握的情况就是之前对你们说的那些,这也是此番我进宫的目的,就如寒王所言,至少要让你们的心中有个数。”

    “无论如何朕都不希望他们的图谋得逞,一旦如了他们的意,浩瀚大陆之上四大国必乱无疑,届时战火连天,四国百姓民不聊生,那样的画面是朕不忍看到的。”

    “不管宓妃跟阿殇要做什么,你们尽管放手去做,本王跟父皇会是你们最为坚实的助力。”这是他的国,自然将由他来守护。

    想要守护金凤国,摆在他们眼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必须先守卫好这整片大陆。

    寒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站出来,抱着跟他一样的想法,但他不会舍弃希望,他会坚持到底。

    “本郡主可不会跟你们客气,不过近段时间你们不用担心那些人会跑出来捣乱,就先抓紧时间收拢散出去的那些权利,告诉世人谁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

    “咳咳…你这丫头突然这么看着朕是几个意思?”宣帝咽了咽口水,着实有些受不住宓妃那仿佛能看透人心的清澈明眸,就好像他灵魂深处的所思所想,在对上她的那双眼睛时就赤果果的呈现了出来,一点防备一点保留都没有。

    那种感觉就好似被脱光了衣服扔在阳光之下,被动的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注视,窘迫得恨不能昏死过去。

    “如果皇上还没有决定好谁是继承人,那么就再好好思考一下,如果皇上已经决定好了谁是继承人,那么皇上就应该有一颗坚定且信任他的心,不管皇上要做什么,我希望都适可而止一点。”

    “呃…”

    “毕竟没有人喜欢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又或是在逼迫中去成长,即便皇上的出发点是为了他好,又焉知那是不是他想要的。”

    有句话叫不作就不会死,宓妃还真担心宣帝动作太多终将惹得寒王厌烦,最后走上另外一条路。

    “咳咳…朕自有分寸。”

    听了这句话宓妃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经意间看进寒王那双墨玉般的黑眸里,她也只是孩子气的扯了扯嘴角什么都没有说。

    “比起那个皇位,本王更渴望自由,如果……”

    “住口,没有什么如果,也绝对没有如果,朕也不允许有什么如果。”不等寒王把话说完,宣帝直接粗暴的打断他的话,急得一张龙脸都红了。

    若说在此之前,宣帝察觉到太子不似他所知道的那般简单白目,而他一直没有投注太多注意力的陈王比起明王或是武王还要更适合做一个皇帝,想要保住太子跟陈王来与寒王打擂台,迫使寒王不断成长的话,此时此刻他是一点都不敢想了。

    是啊,他早该知道寒王是何等高傲的一个男人,真要惹毛了他,他们之间刚刚有所缓和的父子关系,怕是再度要降至冰点。

    还有内心中更深层次的东西,宣帝不敢去深想,他仿佛做了一个噩梦般,竟是惊出了一背的冷汗。

    “琉璃国与北狼国你加紧调查,景帝与武帝信中奉上的那些情报也要派出人手一一去证实,这件事情就交由寒王你亲自负责。”

    “是。”

    “朝中之事你不用挂心,自有温相与穆国公韩国公等替朕分忧。”御案后,宽大的袖口中,宣帝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他隐忍了那么多年,一直咬牙坚持到现在,他墨氏皇族分散出去的那些权利,是时候由他亲手一一收回。

    眼下局势虽乱,对他却是极其有利,倘若错过这一次的机会,谁知道下一次契机出现是在什么时候。

    宓妃撇了撇嘴没有说话,憋了好半晌还是没憋住,黑着小脸冷声道:“在爹爹替皇上分忧之前,皇上不如先给我爹爹放几天假?”

    “理由。”

    “我大哥要成婚。”

    “朕也真是忙糊涂了,竟然把这事儿忘得干干净净。”

    “只要皇上没忘再赏赐点东西就行。”

    听得这话宣帝直接嘴角一抽,额上滑下数条黑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好,朕不会忘的。”

    “说好的放假呢?”

    “三天,不许跟朕讨价还价。”

    “成交。”有三天总比一天都没有的强,宓妃握了握自己的手,对此还是非常满意。

    “阿殇回来之后你这丫头转告他一声,让他进宫一趟,朕有些关于璃城的事情要与他详谈。”别人不知道璃城楚宣王府中的‘楚宣王世子’是谁,宣帝却是知情的,这一点陌殇压根就没想瞒着宣帝。

    璃城在金凤国是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因此,宓妃虽说有点好奇宣帝要跟陌殇谈什么,但她很识趣的只点头却什么都没有问。

    “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一步。”

    “跪安吧!”

    宓妃起身向宣帝点了一下头,转身就大步离去,寒王看着宓妃走远的背影,扭头看着宣帝道:“父皇,儿臣也告退了。”

    该交待的都交待了,该谈的也都谈好了,宣帝也没了留寒王的意思,没说话就抬了一下手,接着就拿起御案上的奏折批阅了起来。

    走出御书房寒王就追上宓妃,冷若冰霜的暗磁嗓音在冬日里似有魔力一般,听在耳中很是舒服。

    “宓妃等一下,我还有几个疑问希望你能替我解答一下。”

    “你问。”

    两人肩并肩离开御书房,长长的宫巷内除了他们的脚步声就是他们低低的交谈声,待跨出宫门,宓妃跟寒王的对话也就此宣告结束。

    目送寒王骑马离开的背影,宓妃微拧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她只愿寒王这个本该拥有幸福却一直被幸福拒之门外的男人得到属于他的幸福。

    至于那些压在他肩上的责任与使命,若是可以分担的她与陌殇很意帮忙。

    “小姐,有世子爷的消息了。”

    “他回来了?”

    “是的小姐。”

    “那他现在在哪里?”

    “在外城。”

    熙然,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真好。

    “走,出发去外城。”得知陌殇在外城,宓妃那是一刻钟都不能等,她要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53】进宫一趟,陌殇归来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