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57】东方云龙,解救之法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人是温相府的二公子温绍云,就怕什么地方有出入属下还反复的确认过,绝对不会有错。章节更新最快”

    实在有些顶不住漆老的眼神注视,管童在得了东方云龙的示意后,异常肯定的对漆老开口道。

    不过就是区区一介相府的二公子罢了,真不知道漆老在担心害怕什么,难道真是在浩瀚大陆呆的时间太长,以至于都忘了在他们的眼里,这片大陆的人就等同于蝼蚁一般的存在?

    别说一介相府公子他们公子想杀就杀,就是这金凤国的皇帝公子也是杀得的。

    “三公子,不知那温绍云可有看到三公子的脸?”若是温绍云活着只是对东方云龙的身手感觉有异那还好办,至少温宓妃需要大量的时间才会查到他们的头上,可若温绍云见过东方云龙的脸,那么就真麻烦了。

    “呵――”东方云龙看着一脸紧张焦急之色的漆老冷笑一声,浑不在意的玩笑道:“看到了又如何,没看到又如何?”

    “三公子,属下是很认真的问您这个问题,还请您也认真对待,若那温相府没有温宓妃那么一个女人的存在,你就是屠灭了温氏一族属下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漆老到底是东方云龙父亲东方腥的心腹,他是直接听命于东方腥的人,说得难听一点漆老根本不用理会东方云龙这位三公子,毕竟他东方云龙又不是阴鬼门的少主。

    但谁让漆老是个明白人,既然东方云龙有意拉拢他,他也意跟东方云龙交好,是以漆老对东方云龙的态度还算恭敬,完全不似对待东方云虎那样的无视。

    然而,甭管漆老对东方云龙如何,这都是建立在有底线的前提之下,倘若东方云龙越过了那条线,也怪不得漆老不给他颜面。

    “听漆老话里的意思是说温氏一族的人都不可怕,有古怪的是那个温宓妃?”东方云龙还算是个有眼力劲的,一见漆老态度如此的强硬,他也瞬间就收起了自己的玩闹之心。

    虽然阴鬼门的少主之位已经有了主,但不到最后一步谁又知道最终坐上门主之位的是谁,东方云龙自认他有争夺门主之位的实力,遂,他自是不会错过拉拢他父亲身边心腹的机会。

    别看漆老好似被厌弃的打发到东方云虎的身边,来了浩瀚大陆这么个地方,但事实上在他父亲的身边,漆老却是那个最受重用之人。

    只要他能得了漆老的支持,那么他父亲身边的那些心腹中至少会有三到五位站到他这一边,因此,东方云龙一直都不忘要把握好与漆老相处的那一个度。

    “虽然属下未曾与温宓妃有过什么交集,也不曾试过她的身手,但有关她的资料却是收集了厚厚的几大叠,三公子闲暇之时不妨拿来翻看翻看。”

    “那么有趣的女人,本公子是该好好看看。”在光武大陆只要你的武力值足够的强悍,那么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极其受尊重,在强者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性别之分。

    然而,东方云龙对于浩瀚大陆女人的认知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们很弱,很弱,非常的弱,他根本就不屑多瞧那些女人一眼。

    虽说东方云龙也是个贪恋美色的,可在这方面他也是很执拗的,貌似有点不屑睡那些弱鸡一样的女人,就好像跟那些女人发生关系会侮辱了他一样。

    “若有可能的话,属下并不希望三公子去招惹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像马蜂窝一样,谁去捅了谁就会倒霉,一个搞不好他们暴露了不说,要是因此而影响了门主的大业,漆老就是万死也难辞其罪。

    “越听漆老提及那个女人,本公子对她就越是感兴趣,不若就让本公子去试试她到底有何不同。”不得不说男人都有劣根性,越是得不到的,他们就越想得到,而越是野性难驯的女人,他们就越是想要去征服。

    “三公子要还信得过属下,那么三公子还是尽早打消对温宓妃的兴趣为好。”惹上一个温宓妃,就将连带着惹上一个楚宣王世子,而出于某种诡异的直觉,漆老那是一点都不想跟楚宣王世子扯上关系。

    那个男人太过危险,便是连他都要避其锋芒,以免自己被刺伤。

    “不过就是一个女人罢了,她再强还能强得到哪里去。”一再被漆老质疑跟反对,东方云龙也是有些恼怒了,就算他再想拉拢他,也别忘了他才是主子,而他漆老不过就是一个高级一点的奴才罢了。

    “三公子以为您的武功比起大公子来如何?”

    “你什么意思?”

    “属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三公子跟大公子相比,谁的武功更高一点罢了。”

    “哼,本公子的武功自是要比那个废物强上一线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东方云龙在欺压东方云虎的时候才不怕他反抗,毕竟他能压得住他不是。

    闻言,漆老先是点了点头,接着无比淡定的开口说道:“之前大公子与温宓妃交过手,三公子可知他们之间的对战谁胜谁负?”

    “别在本公子的面前卖关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虽然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在呼之欲出了,可不知怎的东方云龙就是有点不愿接受。

    “大公子在温宓妃的手中惨败,若非最后动用族中秘法逃走,这世间怕是再无大公子这个人。”那一次东方云虎失踪了好几天不知去向,漆老派了很多人出去都没有找到他的行踪,心里说是没有其他想法那是假的,就在漆老忍不住要传信给东方腥禀报之时,总算有了东方云虎的消息。

    漆老领人找到东方云虎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的人,仅一口气还吊着,当时漆老都以为就要救不活他。

    好不容易救活东方云虎,漆老也从他的口中得知了前因后果,对于东方云虎的怀疑方才彻底的打消,也是东方云虎再三告诫所有人,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切莫去招惹温宓妃,要是不幸遇上了她,最好是能躲就躲,不能躲哪怕就是逃跑也行。

    为此漆老当然很仔细很仔细去彻查过宓妃,直到他收到的消息完全能与东方云虎所说的对得上号,他才真正的信了东方云虎。

    当时从梨花小筑回到罗浮山的东方云虎不得不感叹宓妃的细心谋划之天衣无缝,否则就算他回来了,只怕他也再得不到东方腥的信任,他与宓妃之间的合作也将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这怎么可能?”纵然东方云龙嘴上说着他比东方云虎武功强,但其实真要拼起命来,他不定是东方云虎的对手。

    猛地听漆老说东方云虎与宓妃交手落得惨败还险些丢了性命,他还真有一种自己听错了,产生了幻觉的感受。

    怎么可能,东方云虎怎么可能惨败给一个生长在这片大陆上的女人,这绝对不可能。

    然而当他对上漆老那双苍老的,认真得不能再认真的眼睛,便是连东方云龙也不敢再自欺欺人。

    “到底怎么回事,这片大陆绝对不可能有那样的高手,那个温宓妃她到底是什么人?”

    “三公子想得不错,这片大陆之上的确没有那样的高手,但我们掌握在手的资料除了知道温宓妃出过一次海之外,其余的都是一片空白。”对此漆老也感到相当的头疼,但他又着实什么办法都没有。

    要是宓妃没有那么强,兴许他们还能将她抓住,然后逼问于她,但偏偏她很强不说,还对医毒之术相当的精通,一个搞不好他们非但抓不住她还会把自己给暴露了。

    “她曾出过海?”

    “是的。”

    “看来她在海外有奇遇。”

    “三公子所言不错,属下也是这么猜想的,不只是她还有一个人咱们也要特别的留意。”

    “谁?”

    “楚宣王世子陌殇。”

    “他又是什么人,你给本公子好好说说。”东方云龙到了这里之后第一个为难的就是东方云虎,以至于他都还没有好生了解一下这片大陆,以及这片大陆之上即将成为他们敌人的人。

    显然漆老也是明白这一点,是以听到东方云龙的话他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很是认命一样的向他讲解了一下陌殇,以及陌殇跟宓妃之间的关系,也算是给东方云龙提一个醒让他时时刻刻都牢牢记住,不能轻举妄动,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那两个人不除对咱们的大业怕是有很大的影响,就算他们难以对付,咱们也不能继续放任他们下去,否则他们将会成为我们占领这片大陆最大的阻碍。”

    “话虽如此,可要动他们还得从长计议。”

    “漆老放心,本公子不会冒然行事的。”

    眼见东方云龙已经打消了对宓妃的兴趣,漆老也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但一想到被东方云龙用族内秘术所重创的温绍云,他的心情又实在愉悦不起来。

    假如温宓妃当真与光武大陆很有渊源的话,漆老就只能期盼宓妃不知阴鬼门,也不知温绍云重伤背后的那些隐秘了,否则那个女人的枪口保管第一个要对准的就是他们。

    “本公子知道漆老在担心什么,可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个问题,对咱们而言也并非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三公子的意思是……”

    “本公子当时对温绍云是动了杀机的,对他用的乃是族中杀伐最厉的秘术,即便就是在光武大陆也只有极老辈份的人才知道那等秘术是属于我们阴鬼门的。”顿了顿,东方云龙话锋一转接着又道:“倘若温宓妃跟陌殇能透过温绍云瞧出这些来,那就说明他们跟光武大陆有着很深的渊源,咱们对他们要高度重视起来,但若他们瞧不出什么来的话,也就说明他们确是知晓有光武大陆的存在,那一身的武艺也应当是师承光武大陆哪一个势力门派的。”

    “三公子分析得有道理,那咱们不妨就先静观其变,稍后再做旁的打算。”

    “本公子对温绍云用的可是族内必杀之技,虽然那个救他走的黑衣男人替他挡了大半的攻击力,但以他的体质也是绝对活不了的,除非这片大陆上还有那个地方的人存在,否则呵呵……”

    后面的话即便东方云龙没有明说,漆老还是瞬间就秒懂了他的意思。

    若说阴鬼门的人最恨哪个地方的人,无疑就是那个地方出来的人了。

    想当初若不是因为有那个地方的人,他们强大的阴鬼门怎么可能以那般屈辱的方向消失在阳光之下。

    “要是真能借着温绍云引出点什么来,本公子倒也不算做了一件坏事,相信就算父亲知道了也会表扬本公子的,漆老你说是与不是。”

    “三公子说得是。”

    “管森,可有追到那人?”东方云龙是个很自负又有些自大的男人,当是已经去掉半条命的东方云虎带着彻底昏死过去的温绍云逃跑之际,他料想两个重伤濒临死亡的人逃不了多远,因而他只派了心腹手下管森领了几个人去追,并没有刻意加派人手,何曾想竟会让人给逃了,还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请公子责罚,属下无能并没有追到那人。”

    “罢了,从那人的身手来看他跟咱们是从同一个地方来的人,既然知晓了温绍云的身份,只要盯紧了温相府,本公子就不怕他不露面。”咬着牙摆了摆手,东方云龙接连下达了几个指示,心中那个郁气才消散了几分,“不要冒然靠近温相府,只在外监视着就行。”

    “是,公子。”

    漆老对东方云龙的安排还算很满意,在没有掌握更多东西之前,他仍是习惯静静的蛰伏着,等待猎物冒头的那一瞬间再发起猛烈的进攻。

    ……

    相府・碧落阁

    穿过重重黑暗迷雾挣扎着清醒过来的东方云虎猛地自床上弹坐而起,因动作过大而拉扯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禁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

    捂着钝痛不已的胸口,东方云虎闭着眼一呼一吸缓和了几口气,胸口的疼痛才稍稍有所缓解,他又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脑中混乱的记忆,这才睁开双眼打量周围的环境。

    他还记得他从东方云龙的手中将温绍云救走,不只温绍云只剩一口气在吊着,就连他也是九死一生,能顺利的摆脱追踪又闯进相府,东方云虎都不免要感叹一下自己的好命跟上天的恩赐。

    昏睡过去之前东方云虎记得他见到了温绍轩跟温绍宇,想来他现在身处的地方就在碧落阁中,他的内伤虽说没有痊愈却也已经被治疗过,外伤也都包扎好了,看来是那个女人赶了回来。

    也不知他睡了多长时间,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东方云虎轻轻伸展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现在也不知温绍云的命保住了没有。

    当时情况危机,根本就没有留给东方云虎选择和犹豫的机会,为了保住温绍云的性命,他是不得不豪赌一把。

    若赢,那就皆大欢喜。

    若输,那便血流成河。

    “你醒了。”

    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早就引起了东方云虎的注意,他既已经清醒过来,第一个想要见到的人自然是宓妃,比起宓妃有很多疑问需要他来解答,东方云虎也是有些事情要当着宓妃的面说清楚的。

    他们既已结为盟友,宓妃又给了他充足的信任,那么他东方云虎也不是那等言而无信之人,自然不会对宓妃有任何的隐瞒。

    “咳咳…咳。这里可是碧落阁。”

    “是。”

    “本尊要见你们小姐,劳烦姑娘请她过来一趟。”即便东方云虎现在伤重,体内就连丁点儿的内力都提不起来,却也丝毫影响不到他的判断。

    眼前这个粉衣丫鬟有点功夫底子,却也不过就是会点三脚猫的功夫,但这丫鬟的胆量不错,倒不愧是那个女人手下养出来的人。

    “请公子稍候片刻,奴婢这就去请小姐过来。”此时的碧落阁上下已然处于高度戒备之中,每个人的肩上都担负有自己的使命,谁也不敢掉意轻心。

    白晴虽然只是负责照看东方云虎,一旦他醒了就要回禀给宓妃知道,哪怕东方云虎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让得她的双腿直打颤,可她仍是一点畏惧之意都没有表现出来,绝对不能丢了她家小姐的气势。

    “本尊必须马上见到她,你最好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她,不然耽误了正事你可担待不起。”

    “是,奴婢省得。”

    晚膳时分温夫人原是吵着非要过来看看温绍云,虽是之前听到了温绍云的声音,但没有见到他的人,温夫人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怎么也安定不好。

    好在有温绍轩苦口婆心的劝着,又有温老爹在旁安抚温夫人,说是他趁着温夫人处理庶务的时候到碧落阁看过温绍云了了,孩子伤到的地方有些隐晦,只等恢复好了才肯见温夫人。

    加之宓妃又回了府,仍是不放心的温夫人就将宓妃叫到身边仔细的问了问情况,眼见宓妃的说法跟温绍轩父子的说法没什么出入,她才答应在温绍轩大婚之日都不到碧落阁见温绍云。

    只是温绍云这次伤得这么重,一条小命险些就给挂掉了,能瞒着温夫人却是瞒不了温老爹的,并且能将温夫人给安抚住的也只有温老爹。

    看过一直处于昏睡中的温绍云,温老爹还真担心他会撑不过去,宓妃再三保证她会让温绍云没事,外加陌殇做保这才安了温老爹的心。

    “阿宓,你再继续这样为夫都要吃醋了。”陌殇轻揉了揉宓妃乌黑柔顺的头发,莫名有种他希望躺在床上昏睡着的人是他的感觉,那样他就可以享受宓妃百分之百的关心了。

    “别闹。”

    “好好好,想要为夫不闹也可以,多少吃一点东西,不然为夫可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很听话。”

    “没胃口。”

    “为夫知道阿宓担心绍云,可你不吃东西一直就这么饿着难道绍云他就能好起来?眼下能救绍云的人就是你,难道阿宓要把自己的身体拖垮了,等到绍云需要你的时候,你心有余而力不足吗?”

    “我…”

    “阿宓听话,乖乖的,能吃一点是一点,你的心情为夫能理解,你要相信为夫也很担心绍云,若是可以的话为夫甚至希望受伤的人是为夫,那样绍云就能好好的。”

    宓妃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了看陌殇,无奈的撇了撇粉嫩的小嘴,她嘟囔道:“不过一顿两顿不吃罢了,哪里就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在你看来不严重,可在为夫看来这非常的严重,趁热把这碗粥给喝了。”

    “好,我喝。”

    “东方氏一族的秘术只有东方氏一族的人可以解,绍云能否醒过来的关键就在东方云虎的身上,眼下阿宓已经清除了绍云体内的三种毒素,只等调养一下东方云虎的身体,让他恢复元气就能解救绍云了,阿宓也别把自己崩得太紧。”

    陌殇说的道理宓妃哪里是不明白,她不过就是关心则乱,哪怕很小的问题只要放在她所在意的亲人身上,于她而言就是天大的问题。

    只因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是她的二哥,她才会感觉到害怕,担心自己什么地方一个疏忽就会不小心要了温绍云的命。

    “小姐,那位公子刚刚醒了,他着急要见小姐。”

    闻言,宓妃跟陌殇对视一眼,前者面露欢喜,后者却是面无表情,无比淡定的指着宓妃手上的碗,冷声道:“先把粥喝完,否则阿宓哪里都别想去。”

    宓妃小嘴一撇,却又迫于某世子的‘淫威’,那什么东方云虎既然已经醒了,那不管她想知道什么都不急这一时,她还是先喝粥,喝粥……

    某女人绝对不会承认她是怕了某世子,那么没出息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是她干出来的。

    “你先过去回他的话,本世子与你家小姐一会儿就过去见他。”

    “是,奴婢先行告退。”

    “我喝完了。”宓妃眨巴着大眼睛双手将空碗捧到陌殇的眼前,软糯的嗓音怎么都带着丝丝撒娇的意味儿。

    “胃口既然变好了那就多喝一碗,中午晚上你可什么都没有吃,为夫瞧着可是很心疼。”

    “也许等见过东方云虎之后我的胃口还能变得更好,要不咱就等回来再吃。”话落,宓妃也不等陌殇有所反应,轻盈的身子有如一阵风般就飘了出去。

    陌殇看了看自己抓空的手,又是好气又是无奈的瞪着宓妃离去的方向,沉声道:“不听话的臭丫头,看为夫晚一点怎么收拾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57】东方云龙,解救之法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