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58】东方云龙,解救之法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从卧房跑出来,宓妃并未直奔东方云虎所住的小院,而是先到温绍云的房里看了看他的情况,虽说有青老在旁照看着,但她还是要亲眼瞧了才能放心。章节更新最快

    “少主夫人放心吧,温二公子的情况目前很稳定,他体内的余毒也已经清除干净,只等东方云虎恢复过来便能解了东方氏一族的秘术,届时温二公子就会清醒过来,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嗯,有劳青老了。”

    “这个功劳属下可是不敢当,这前前后后都是少主夫人自己在出力,属下可是一点忙都没有帮得上,反倒还从少主夫人那里学到不少东西。”要说少主还真是很有福气,云雾仙山的仙主都是他的媳妇儿,单就这一点放眼历代紫晶宫的宫主都没这本事。

    咳咳…虽说少主目前尚未提亲成功,成亲也还八字都没有一撇,但架不住少主跟少主夫人感情好,迟早都会走到那一步的。

    “那就劳烦青老仔细看顾我二哥,倘若他有任何异样的话就尽快通知我,只要二哥能平安醒来,兴许本郡主一高兴就教点别的给青老。”

    要是给青老金银或是权利的话,青老还真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但一听宓妃的这句话,青老望着宓妃的双眼简直都在放光有没有。

    有个医术高明,毒术精湛的少主夫人就是好,连带着他这做属下的都能学到新本事。

    “属下向少主夫人保证,绝对绝对会照看好温二公子的。”即便没有宓妃许诺给青老的好处,早就得了陌殇叮嘱的青老也万万不敢不用心照看温绍云啊,呜呜…少主发起火来实在太可怕,他老人家折腾不起。

    “我与熙然的关系还没有摊到明面上,若是可以的话青老不妨称我一声小姐,又或是直接唤我一声郡主都可以,要不爹娘难免会问起又要费一番功夫来解释,不知青老以为如何?”

    “呵呵…少主夫人怎么说属下就怎么做,私下里属下仍旧称呼您为少主夫人,有人在的时候属下保管不会叫错,这一点还请少主夫人放心。”

    闻言,宓妃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真不愧是陌殇手下养出来的人,那行事作风还真是一点都不敢某世子的专属风格。

    罢了罢了,只要青老不说错话,爹娘跟兄长大概会误以为青老是她手下的人,这也省得她费口舌去解释,倒也很是省事儿。

    “东方云虎已经醒了,本郡主到那边看看,二哥就交给青老了。”

    “是。”

    目送宓妃转身离开,青老咧了咧嘴又坐回到床边,先是抓过温绍云的手替他诊了一下脉,确定他的身体没有什么异常之后,他才又絮絮叨叨的跟温绍云说话,就当温绍云是个正常的清醒的人,而不是躺在床上双眸紧闭,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的人。

    事实上,从头到尾不管青老对温绍云说了什么,不过都只是青老在自言自语罢了,然而,即便温绍云始终不能给予青老回应,但正因为青老对他采用的这种方式,恰恰让得温绍云的意识完全保持在清醒状态,遂,待得温绍云清醒过来他才一点后遗症都没有留下。

    “进来。”房间里听到敲门声的东方云虎先是一怔,接着便哑着声开口道。

    白晴从宓妃那里过来回话时就给东方云虎准备了一些吃食,醒来后饿得正厉害的东方云虎也一点都没有客气,即便是清粥小菜他也足足吃了四碗才停筷放碗。

    “看来你的胃口很不错。”进得门来看到摆在东方云虎面前的几个空碗,宓妃微挑着眉不辨喜怒的道。

    “你饿着肚子逃命又摆脱追踪试试,看看你能不能饿得能吞下一头牛。”

    相府不缺吃的,碧落阁更加不缺吃的,但白晴只送来了清粥小菜东方云虎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他自己的身体他心中有数,若非遇上的人是宓妃,只怕他顶多撑过五天,最终也难逃一死。

    “你该知道我们的来意,所以最好把你知道的都一次性的说出来,别让我们问一点你就说一点。”

    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门口的陌殇长臂一伸就将宓妃搂进怀里,然后袖袍轻轻一挥,敞开的房门就‘啪’的一下闭合而上。

    “说话就说话,你别动手动脚的。”虽然陌殇的胸膛靠着很舒服,但现在是秀恩爱的时候吗?

    显然不是,宓妃对于这样的亲密就有些别扭跟不好意思了,还能不能好好说话,愉快的玩耍了?

    “为夫没动啊!”

    “陌殇。”

    “为夫在。”

    “别闹,再闹你就滚出去。”

    陌殇虽是想要逗一逗宓妃,让宓妃放松一点,别把自己崩得那么紧,但他也知道不能将宓妃给惹毛了,不然苦逼的人还得是他自己。

    “好好好,为夫不闹,为夫就坐在这里,阿宓不让为夫开口说话为夫就把嘴巴牢牢的闭上。”

    “臭男人。”看着陌殇那讨好她的模样,宓妃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活像她欺负了他似的,至于委屈成那样?

    之前还是坐在床上的东方云虎,看着当他不存在就在打情骂俏的宓妃跟陌殇也是抽着嘴角份外无语,还能不能考虑一下他这个单身汪的感受了,你们这样公然无视本尊的存在真的好吗?

    于是,瞬间遭受了一万点爆击伤害的东方云虎索性扒拉扒拉枕头,顺势就往上面一靠,先看戏再说,不等他们两个把话说完怕是他们谁也没功夫理他。

    “咳咳…阿宓,咱别忘了正事。”陌殇爱极了宓妃娇嗔的小模样是没错,但不代表他希望别的男人看到宓妃这样的一面,眼瞅着他们都成东方云虎看戏的对象了,还不得立马提醒宓妃一声。

    顺着陌殇的视线望过去,只见东方云虎一脸‘我静待你们把话说完,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的表情,宓妃额上就滑下一排黑线,扭头又是恨恨的瞪了陌殇几眼。

    都怪陌殇那混蛋,这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本郡主想知道我二哥的伤跟你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多谢你救了我二哥,你的这个情本郡主承了,他日你若有什么要求,本郡主承诺你,只要在不违背本郡主为人行事的原则之下,必将倾尽所能去做到。”

    宓妃当着东方云虎的面承诺给他一个要求,东方云虎怔怔的望着宓妃,显然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当时他会救下温绍云根本就是一个意外,若非看到温绍云腰间掉出来的那块玉佩,猜想他可能跟宓妃有关,否则东方云虎压根不可能冒险去救温绍云。

    除了因为温绍云的那块玉佩,东方云虎会出手救下温绍云大概还因为温绍云在面对死亡时的那一个眼神,让他不禁联想到了他自己。

    而知晓温绍云身份后,东方云虎不禁庆幸在那一刻他没有犹豫,很是坚定的选择了救下温绍云,就当是宓妃对他无条件信任的回报。

    从始至终东方云虎救温绍云都没有想过要得到宓妃的什么承诺跟回报,他不过只是遵从自己的本心做了一件事情而已,虽然在他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有一定的私心,却也是建立在对宓妃没有任何危害的前提之下。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救下的我二哥,但你救了我二哥是事实,本郡主许你的这个要求在本郡主有生之年都有效,你可以想清楚了再提出来。”顿了顿,宓妃清冷澄澈的双眸定定的望向迎视她目光的东方云虎,淡漠的又道:“虽然你与本郡主是盟友,但你没有义务护卫本郡主家人周全的责任,因此,你不必疑惑本郡主说这些有什么别的目的,安心受着就好。”

    东方云虎垂下双眸,宽大袖袍中的手紧紧的握了握,他深深的吸足一口气,然后再次抬眸看向宓妃,沉声道:“本尊从未怀疑过你的用心,不说话只是有些意外你会如此郑重给予本尊你的一个承诺罢了。”

    毕竟此时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背后隐藏着的东西太过神秘,即便就是阴鬼门也无法窥探一二,他能得到她的一个承诺,这简直就跟中了头彩没什么分别。

    “世人都说你极其护短,尤其是对自己的家人,这一刻本尊算是信了。”并非是东方云虎觉得温绍云的一条命比不过宓妃的一个承诺,而是宓妃的一个承诺份量的的确确太重了,他当真非常的意外。

    也罢,他为了救温绍云只差一点就把自己的命也给搭了进去,诚如宓妃所言,她的这个承诺他还是受得起的。

    更何况东方云虎从来都不自诩自己是什么好人,承诺是宓妃主动开口给他的,他好像找不到拒绝宓妃承诺的理由,他也根本不想拒绝。

    “于本郡主而言,比起这天下苍生,本郡主的二哥可是重要多了。”

    “咳咳…听你这么说本尊还真是相当的嫉妒。”

    “虽然他们都是本郡主的弱点,可同时他们也是本郡主的逆鳞,谁敢碰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听出宓妃话里警告的意思,东方云虎也只能扯了扯嘴角苦笑出声了。

    越是了解宓妃多一些,了解她的家庭多一些,东方云虎就忍不住对他们一家越是嫉妒,有时候他不禁会想,倘若是他生在这样一个家里那该多好,只可惜大概是他上辈子造了太多的孽,不然这辈子为何要过得这般的凄苦。

    “只要你不背叛我们之间的盟约,那么本尊也是不会背叛你的。”

    “行了,咱们言归正传,我二哥虽是你救下的,但他却是被东方氏一族的秘术所伤,本郡主希望你能给本郡主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后果是什么你该知道。”

    听得‘东方氏一族的秘术所伤’几个字几乎是宓妃咬着牙说出来的,东方云虎的脸色就一变再变,跟着又慢慢的回复平静。

    他早该想到的,即便他还什么都没有说,以宓妃跟陌殇的本事不会不知道温绍云是如何被伤,光武大陆之上世人皆以为神秘莫测的阴鬼门,其实在他们的眼里根本就是形同虚设,好似没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

    “温二公子的确是被东方氏一族的秘术所伤,这一点本尊无法否认。”

    “是谁伤的?”

    “东方云龙。”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从宓妃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饶是东方云虎早有准备也不免觉得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巨石,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压得他好像要窒息一般。

    “阿宓,留着他的命还有用,你可别一时恼怒把他给弄死了。”

    宓妃,东方云虎,“……”

    “本尊的母亲死后,东方腥并未着急着重新娶妻,他后院的众多姬妾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为了争夺门主夫人的位置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的天天变着花样的上演着,可笑东方云龙的母亲,东方腥的第一宠姬秋海棠满心以为扳倒了本尊的母亲她就可以顺利的上位,又岂料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回忆起那些往事的时候,东方云虎的表情没有悲伤,没有怨恨,甚至没有一点凄凉与委屈,有的只是麻木,刺痛人心的麻木。

    还有就是对某些人的难以用言语去形容与描绘的讽刺,深深的讽刺。

    “东方腥最后迎娶了一个对他地位最有稳固力的方伶儿为妻,并且还将阴鬼门的少主之位给了他与方伶儿的儿子东方云翼。”

    对于阴鬼门中的一些隐秘,即便宓妃跟陌殇能力再如何的强,也是有探查不到的,此时能听东方云虎主动提及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只有越是了解他们的对手,方才能以最有效的方式打击到他们,而后再击溃他们。

    “本尊空占着嫡长子之名却是一个处处受到排挤与打压的人,像是三公子东方云龙与六公子也就是阴鬼门的少主东方云翼根本从来都不会将本尊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谁都有资格与他们争夺阴鬼门门主之位,唯独本尊是最没有可能的那一个。”

    说到这里东方云虎脸上的讽刺意味越发的浓烈了,若非他还有想要守护的东西,那个于他而言犹如地狱一般的地方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多呆。

    “东方云龙跟东方云翼之间的明争与暗斗不是一天两天了,东方腥一直看在眼里却从来都不会加以阻止,像他那样野心勃勃又权欲之心极其旺盛之人,怎么可能甘心将自己的一切交给别人,哪怕那个别人是他最疼爱最看重的儿子。”

    “东方云龙也好,东方云翼也罢,他们不过都是东方腥扩张权利的棋子,一旦他们的存在对他造成了威胁,那么就算我们不出手他们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看来你对东方腥还了解得真够透彻的。”宓妃揉了揉眉心,即便不想当东方云虎倾吐积压在内心深处心事的树洞,却也耐着性子好脾气的没有打断他。

    “阿宓不要着急,他说着说着就要进入正题了。”

    宓妃,“……”

    “东方腥虽然交待很多事情给本尊去做,但他对本尊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放心过,无论本尊走到哪里身边都布满了他的眼线,即便如此他还是对本尊不放心。”

    关于这一点宓妃跟陌殇都是知情的,并且他们两个还知道东方云虎身边哪些是东方腥的眼线,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一直都没有行动罢了。

    “近来不知阴鬼门内部发生了什么事,东方云龙跟东方云翼暗处的博弈好似闹到了台面上,东方腥便借机发作了东方云龙,然后东方云龙就被派来了这里。”

    “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调查清楚阴鬼门内部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出这次事情之前,只要多给本尊一点时间想要查清楚发生了什么并不难,但眼下事情怕是有些难办,而且如果本尊不能及时的赶回罗浮山,怕是本尊会被软禁起来,手中原本就不多的权利将会被彻底的架空。”

    “该死。”宓妃沉着脸低咒一声,她当然明白东方云虎想要表达的意思,正因为明白她才恼怒,“你是在哪里救下的我二哥,当时究竟还发生了什么?”

    “东方云龙到达罗浮山后就夺走了本尊手中的权利,总是将本尊调派出去做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他是纯了心在消遣本尊,但昨天他派本尊出去做的事情却也正是本尊要找机会通知你们的事情,然而阴差阳错的消息刚发出去不久就被人给截获了。”

    “你是为了追踪被截获的消失才返回罗浮山的?”

    “不错。”东方云虎看了陌殇一眼,接着详细的讲述当时的情况,“无论如何本尊传递给你们的消息不能落入他人之手,但当时本尊的身边又有漆老安排的眼线,要想单独脱身根本不可能,因此,即便很是冒险本尊也只能赌一把,传了假消息让身边所有的人都去追踪被截获的传信。”

    “一路追着那人回到罗浮山山脚之下,好不容易将消息抢回来毁掉,将那人处理干净,谁曾想转身就发现了东方云龙在追杀你二哥。”

    后面的事情东方云虎就没有再说了,毕竟他只来得及救下温绍云,却是跟宓妃一样,完全不知道在他遇上温绍云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东方云龙跟温绍云之间到底都发生过些什么,以至于东方云龙要对温绍云下杀手,动用的还是那么阴狠的方式。

    要想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还得先救醒温绍云再说,他们再如何着急也是干着急。

    “虽然本尊的要求可能有些过份,但无论如何还是得请你们想想办法,最迟后天一早能让本尊回到罗浮山,否则以东方云龙跟漆老的疑心,绝对不可能再信任于本尊,你们想要知晓阴鬼门内部的事情也就难了。”

    哪怕东方云虎并不得东方腥的信任,但许是在东方腥的性格里面又有着极端自负的一面,他对东方云虎这个长子是心有怀疑不肯多加信任没错,但他好似又极其自信东方云虎不会背叛于他,是以门内的一些机密事件他从来都不会瞒着东方云虎,让他知道就好像是件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东方腥始终坚信,不管东方云虎敢不敢背叛于他,他想要捏死东方云虎的时候就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根本用不着他去多费心神。

    “苦肉计用一次就好,用得多了反而惹人怀疑,你伤成这样就算回去了,他们只怕对你的怀疑更甚。”短短不到两天的功夫,宓妃也没有办法让他的内伤奇迹般的痊愈啊,这家伙可是给她出了一大难道。

    便是知晓宓妃说的是事实,东方云虎仍有片刻的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自记事时起就为了复仇而活,他留在阴鬼门几乎已是他这一生的执念,绝对是怎么都打消不了的,否则这么些年以来他又怎会甘愿受那诸多的屈辱,始终都不肯离去。

    “赤焰神君一直不说话可是还有别的办法?”

    “东方氏一族的秘术需得由东方氏一族的嫡系血脉来解除,救醒绍云你可能做得到。”这不是询问东方云虎能否救醒温绍云,而是陈述一个事实给东方云虎听,即便温绍云不是被他所伤,却跟他们东方氏一族脱不了干系,陌殇对他也不会有好脸色。

    “能救,但有前提条件,而且也不能是我出手来救。”开口之前,东方云虎还真担心他话一出口,宓妃就会直接掐断他的脖子。

    抬头之际眼见陌殇正拉着宓妃的手,东方云虎的嘴角就狠狠的抽了两下,果然他的预感不是没有道理的,那个女人很凶残,他也挺佩服自己的胆量,居然还敢挑衅于她。

    “本尊之所以伤成这样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在与东方云龙交手时,不敢动用本门的功夫,哪怕是自己的气息也要完全收敛,倘若温二公子被本尊救走之后,又由本尊将他给救醒,就算东方云龙再怎么蠢,他也能确定从他手中抢人的人是本尊了,这根本都不需要什么证据来证明。”

    看着东方云虎那头痛纠结的样子,宓妃心中的怒气稍缓脸色却仍是阴沉难看,怕只怕事情压根没有东方云虎说的这么简单,即便他已经处处小心,想来东方云龙在与他交手之后也怀疑他的身份了。

    “你只要负责救醒绍云就好,其他的用不着你来操心,本世子自有安排。”

    “好,本尊相信赤焰神君,不介意多等一晚。”而事实上他除了等,也着实没有其他的办法,东方云虎疲惫万分的靠在枕头上,整个人的身上都笼罩着颓废的气息。

    “阿宓别愣着了,随为夫去一个地方。”

    宓妃咬了咬牙,看了看东方云虎,又看了看陌殇,最后还是跟着陌殇退出了房间。

    “即便咱们不能找到解决后顾之忧的办法,他也会救绍云的,这不过只是将最坏的局面提前罢了,阿宓用不着太过担心,一切自有为夫在,懂吗?”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58】东方云龙,解救之法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