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59】绍云苏醒,前因后果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大雪纷飞,寒风呼啸,气温骤降十度不止,街上的行人不觉间都少了一半多人。

    正月十八是温绍轩大婚的日子,眼瞅着今个儿都已经十六了,温夫人忙着忙着倒也分不出更多的心神去关心温绍云怎么样了。

    前有温老爹的保证,后又有宓妃的保证,总的来说温夫人还是比较放心的,哪怕绍云当真伤得极重,但既然妃儿说了会没事,应该就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危,他们不想让她知道是怕她担心,那她便顺了他们的心意,也省得他们看顾绍云的时候还要时时记挂着她。

    自打相府分家,将二房,三房还有四房全部都分出去之后,三个月前二房的嫡长子温青娶妻大操大办了一场,年前三房的庶长女温抒梦出嫁,到底府上办的是喜事,也是好生热闹了一番。

    三老爷温湖康子嗣较为单薄,除了正妻周氏所出的嫡长子温檑,也就只得妾室孙氏为他生下的庶长女温杼梦一个女儿,虽是后院姨娘通房并不在少数,多年来却也再无一个子嗣降生。

    尚未分家的时候温抒梦作为相府三房的庶女,即便她是三房唯一的女儿,哪怕就是一个庶出的也极得三老爷的喜爱与疼宠,但她的上面总有温雪莹姐妹跟二房温琼雅温依铃她们压着,便是想痛快想逍遥都不行。

    比起二房跟四房的人厌恶分家,死活都不意分家,三房的温抒梦绝对是双手赞成分家的,毕竟分家之后住在自己的宅院里,她是庶女又怎么样,她爹只有她一个女儿,不照样是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宝贝,即便就是母亲周氏想要拿捏她的亲事都得仔细惦量惦量。

    哪怕孙氏为了争宠一再去挑衅周氏,周氏也全当看不见她的存在,将孙氏无视了一个彻底。

    三房的嫡长子是她生的,而她又是正室,即便三老爷再如何疼爱孙氏也绝对不会让孙氏越过她去,只可惜眼皮子浅的孙氏从来都没有瞧明白这个道理。

    同样周氏也是一个聪明的,她只有一个儿子并没有女儿,因此,她压根就不屑去拿温抒梦的亲事来作什么章,不过一个庶女罢了她实在不用太放在眼里,温抒梦若是嫁得好,那对她的儿子是一大助力,她欢喜都还来不及,温抒梦若是嫁得不好,那对她或是对她的儿子都没有什么影响,反正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谁也找不出她半分的不是。

    温书哲,温湖康以及温书航这三位老爷分家脱脑相府之后,除了三老爷温湖康在起初一番激进手段之后平复下来老老实实过自己的日子之外,二老爷跟四老爷可是不遗余力的忙前忙后的在选择站位。

    二老爷选择了太子,他嫡长子温青迎娶的女人,就是为了替太子拉拢的一个手中握有部分兵权的将领之女,那五大三粗的模样可半点不符合温青的审美,但这又能如何,太子让他娶他敢不娶吗?

    四老爷则是早早就投靠向了陈王,他的儿子跟女儿也终将沦为陈王为拉拢人脉而牺牲掉的棋子,独独只有哪个队都没有站在的三老爷,不仅他的儿子定了一门不错的亲事,就连温抒梦也是嫁得不错。

    不得不说这次温绍轩大婚,温夫人也是被其他人府里的喜事给刺激到了,怎么着她也要把温绍轩的婚事办得越大越好,越热闹越好。

    难道相府已经那么多年没有过喜事了,趁着这次大操大办也好沾些喜气,也盼着能给后面三个孩子多带来一些喜气跟福气。

    “夫人,大公子的新房已经布置妥当了,您可要亲自过去瞧瞧,看看是否满意,要是有不满意的地方,咱也好抓紧时间去改。”

    “新房可是半点都马虎不得,本夫人得去亲眼看过才放心。”

    温绍轩大婚后仍是住在紫竹院,眼下别说整个相府都喜气洋洋,徜徉在一片红色的海洋里,那紫竹院才真正是喜气聚集的地方,好在温夫人的审美观还是很正常的,虽然里里外外的布置除了红色还是红色,但却一点都不显得俗气。

    “那夫人可是现在就过去?”

    “嗯,现在就去,省得一会儿本夫人又给忙忘了,路上钱嬷嬷你在给本夫人说说婚礼细节上的一些东西,看看还有什么没准备到位的地方。”

    “是,奴婢省得的。”

    走出观月楼去往紫竹院的路上,钱嬷嬷将她但凡能想到的都说了一遍给温夫人听,而温夫人听后就在琢磨还有哪里没安排妥当,整个脑子那是转得飞快,一刻都不得闲。

    “前个儿不是说花轿有哪里不妥吗?怎么样,现在可都处理好了?”

    “回夫人的话,已经重新弄好了,并且花轿就停在大公子的院子里,一会儿夫人还可以顺便瞧一瞧。”

    “嗯,那好,这就好。”到底这是温夫人第一次操办婚礼,又是相府嫡长子的大婚,万万不能出一点的差错,不然她沦为星殒城贵圈的笑话不要紧,就怕温绍轩得背着这个污点一辈子,那才是温夫人最不能忍受的。

    “……”

    随着温夫人主仆渐渐远去,因宓妃向皇上讨要好处而休沐在家的温老爹抹了一把额上压根不存在的汗,他微抽着嘴角喃喃道:“还真是好久没有看到夫人这般风风火火的样子了,不过她也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些。”

    到底是自己长子的大婚,温老爹也是关心和在意的,但他的情感就没有温夫人这么的外露,他倒是想替温绍轩做点什么,偏偏思来想去他又一点头绪都没有,于是他就只能躲一躲了,省得温夫人看到闲得不知该做什么的他而恼他,然后心中气愤难平的要打发他去睡书房。

    大管家默默无语的听着温老爹的话,小心翼翼的瞅了温老爹一眼,心说:不是夫人把自己逼得太紧,而是大公子成婚夫人想要事事亲力亲为,倒是相爷您这么闲着,不管夫人要不待见您好伐!

    “咳咳…”实在是被大管家那眼神刺激得不知说什么好的温老爹重重的咳了两声,而后轻摸着自己的下巴沉声道:“你去吩咐府中上上下下所有的人,凡事皆以夫人的命令为先,全权听从夫人的调配。”

    “是,相爷。”

    “不管什么,只要夫人开了口,你们就按照夫人的意思去办,不用来请示本相爷了。”

    “是。”

    “行啦,你退下吧。”

    “老奴告退。”

    大管家退下之后,温老爹越想越是觉得他也应该要替温绍轩做点什么,于是转身就埋首书案,翻看温夫人留下的那些记录完成或是未完成的卷宗,找点温夫人还没有抽出时间去做的,他赶紧去给做完。

    “这东西用到他的身上会不会太浪费了。”宓妃微嘟着嘴满是不甘的撇嘴道。

    一想到东方云虎说救温绍云是能救却不能救的样子,宓妃就对他恨得牙根直痒痒,那混蛋简直就是抽收拾,虽然她也明白在后患未除之前救下她二哥后果会很严重,但那是她二哥,难道她能眼睁睁的只是看着,暂且就吊着温绍云的命让他一直睡着?

    远的不说单单就是她娘那里也没办法交待,后天大哥就要去阮将军府迎亲,要是作为他嫡亲弟弟的温绍云全程都没有现身,这很难不引起他人怀疑的。

    哪怕在东方云虎带着温绍云闯进相府,她跟温绍轩已经前后清除了痕迹,但事情既然发生过那就别想把什么都摘清了。

    遇上普通人也就罢了,偏偏东方云虎那个三弟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否则又怎会让阴鬼门自出生就被选定为少主的东方云翼那般忌惮。

    “怎么会是用到他的身上,为夫这是用到绍云的身上,一点都不会浪费不说反而还很有价值。”陌殇看着宓妃一脸肉疼的样子好笑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暗磁的嗓音好似带有安抚人心的魔力,“后天可是很重要的日子,无论如何绍云都要出现,即便不在外人的面前露面,至少得让他出现在岳母大人的面前。”

    宓妃张了张嘴,她看着一脸认真的陌殇竟然无言以对。

    “别想太多,这世间的任何宝贝哪有一条鲜活的生命来得重要,阿宓在意的二哥也是为夫所在意的。”

    “你那可是紫晶宫的至宝,用到东方云虎的身上我觉得自己亏大发了,而且我还许给了他一个承诺,他这便宜也占得太大了。”宓妃懊恼的憋出这么一句话,早知道她就不要给他什么承诺,这简直太吃亏。

    “傻丫头。”

    “你才傻了。”

    “好好好,是为夫傻成不,别皱着眉头都不好看了。”

    “那你快些拿这东西去救东方云虎吧,别让我再看着,我怕我真舍不得。”东西要是直接用到她二哥的身上宓妃还能接受一些,毕竟受益的人那是她二哥不是,偏偏东西只能用到东方云虎的身上,这将给东方云虎带去多大的好处啊,宓妃越想越觉得不甘。

    陌殇深知过犹而不及的道理,这个时候也不敢逗着宓妃玩了,修长的手指轻捏了捏她的脸颊,柔声道:“他既能享受得了本世子给他的好处,当然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难道阿宓认为本世子会白给他这宝贝不成?”

    “呃…”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宓妃抽着嘴角看着笑眯了眼的陌殇,那个大概貌似某世子没那么好的心吧!

    咳咳…她这是被什么蒙蔽了双眼,竟然当真以为陌殇会做亏本的买卖?

    “为夫给了他多少好处,他就得还回来多少,不然这都对不起他。”

    闻言宓妃没忍住‘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突然她好想知道东方云虎被算计后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果然某世子的便宜还是不占为好。

    只是等东方云虎被某世子奴役得不成样子而意外得知真相的时候,他真是一把辛酸眼泪掉下来,早知如此当初他还情愿就那么慢慢养着,一点都不着急要痊愈了。

    “况且为夫这宝贝也是暂时借给他用用而已,等渡过眼前的危机还可以收回来的。”

    陌殇前半句说了什么宓妃完全没有听到,她听到的就只有后面那‘还可以收回来的’几个字上面,绝美的小脸上好看的眉头拧了拧,宓妃瞪着陌殇怒道:“你这个混蛋,既然东西还能收回来你干什么不早说,看着我那么纠结心里很痛快是不是,你别跑,我保证不打死你。”

    此时不跑他是傻的么,陌殇一边飞快的跑着,一边回头安抚暴怒的宓妃,低沉悦耳的嗓音仿如山涧清风浅溪,有着浇灭宓妃怒火的神奇力量,“为夫其实早就想说的,只是阿宓没给为夫机会说啊,更何况阿宓从昨天到现在就好像一根崩得死紧的皮筋,不知什么时候就崩断了,为夫也是想要让阿宓放松放松,保证没有任何看笑话的心思。”

    “混蛋,你给我等着。”

    “等为夫让东方云虎满血复活救醒绍云之后,就滚回来给阿宓消气。”

    “哼!”宓妃冲着陌殇远去的背影冷哼一声,却是停下脚步没有再追他。

    经陌殇这么一闹宓妃倒是真的放开了,脑子不再混乱而是可以完全冷静下来理智的思考,东方云龙伤她二哥的事情暂且先记着,早晚她会亲自讨要回来的。

    原本以为近段时间浩瀚大陆能平静一阵子,没想会杀出东方云龙这个人来,不过他若当真想要一战,宓妃也是丝毫不惧的。

    “主子。”

    “东西可都拿回来了。”要对付潜藏在罗浮山中的那些人,宓妃是绝对没有脑残到用沧海他们的,因此,她紧急召唤回了季逸晨跟宫灿兄弟。

    至于跟随陌殇来到浩瀚大陆要助她一臂之力的云雾仙山云字辈的师兄跟师弟们,宓妃只是让他们先留在外城海上别墅,眼下还不到他们露面的时候。

    “主子放心,我跟大哥做事保管不让主子操心。”宫灿依旧是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只是在对上宓妃淡漠如冰的明眸时,他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了。

    阴鬼门那些喜欢作死的家伙,就算想死也别连累他们呀,光是主子身上这自带降温系统的冷气就别提让他们有多难受了。

    “将熙然是鬼域殿赤焰神君的消息放出去。”

    “那主子君王妃的身份也要一同放出去吗?”季逸晨修长的双眉微拧,有些想不明白这一次宓妃的动作为什么拖泥带水的,直接把根源给掐灭不就行了,还怕阴鬼门的人能跑过来施展报复不成。

    “你以为本郡主不想做得那么干净利落,还是你觉得这片大陆的人可以跟那片大陆的人一样。”

    心思被宓妃一语道破,季逸晨怔愣片刻过后也是回过味来,眼下的局势跟他在药楼期间了解到的已经大不一样,真要按照他的想法来行事,结果当然会如他所预料的相差无几,但这片大陆上的所有生灵怕是就将所剩无几,这是宓妃不愿看到的。

    虽然她有那个能力将她在意之人都带走,可她纵然不是一个良善之人却也做不到牺牲无辜的普通人,更何况光武大陆未必就适合她的那些亲人生存。

    归根结底这片大陆不能毁灭,因为这里不但是她那些亲人的故土,更加也是她的,如同他跟宫灿不舍流金岛,对流金岛的感情是一样的。

    “东方云龙倘若真如东方云虎所形容的那样,那么他们的手中就必定有关于我跟熙然的资料,对于我跟熙然的关系他们不会不知道,是以引出熙然之后,他们不可能猜想不到我的身份。”

    “主子说得不错,昨个儿我跟大哥刚刚把东方云虎留下那些痕迹抹掉,东方云龙的眼线就将相府守了个密不透风,他是个很难缠的对手。”

    不轻视小看任何一个对手这是宓妃给他们兄弟上的第一课,时至今日宫灿还是深深的铭刻于心。

    别说东方云龙的存在对他们有很大的威胁,只要他站在他们的对立面,那么不管他是弱还是强,都值得他们以十二分精神去对待。

    “放出熙然的消息之后,你们再慢慢放出我二哥被治愈的消息,切记要把握好一个度,千万别让人以为这是在演戏懂吗?”

    “这个我们明白。”季逸晨跟宫灿向宓妃比划了一个手势,温绍云是跟东方云龙正面对上,而后才被东方云龙所重伤的,以阴鬼门目前在大陆上的势力想要查到温绍云的身份很容易,遂,他们这样的做法能混淆东方云龙的视线以及扰乱他的思维。

    东方氏一族的秘术只有东方氏一族的嫡系子孙才能化解,为了给东方云虎制造他没有背叛阴鬼门,他是清白的这个假象,他们还真是要花费不少的精力。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唯有虚虚实实,假假真真,方才能骗过东方云龙跟漆老的眼睛。

    “放出消息只是第一步,紧接着咱们就要进行第二步,不管第一个计划成与不成,第二个计划可都准备妥当了?”

    “第一个计划倘若失败,第二个计划就会随之启动,主子可要亲自检查一遍?”

    “用不着,你们的办事能力本郡主一直都相信。”

    “那咱们现在就行动。”宫灿眉头一挑,语气中带着几分莫名的兴奋,还真是一个不知紧张为何物的家伙。

    “这次的行动非常重要,要是因为你而出了差错,仔细我修理你。”

    “大哥你少小看小爷,差错出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出现在小爷的身上。”对上季逸晨小看他的眼神,宫灿险些直接炸毛,他有那么不靠谱么,至于在行动前泼他冷水?

    宓妃扬手一人给了他们一个暴粟,冷声道:“等影南传来消息咱们就立即行动。”

    “是。”

    约莫一刻钟过后,影南准时出现在宓妃的跟前,恭敬的请安道:“属下参见少主夫人。”

    “影北那边可准备妥了?”要想东方云虎回到罗浮山一点被不被怀疑,且还仍旧受东方腥的信任,眼下这个节骨眼上也只能再次演一出戏了。

    容易术这玩意儿宓妃可是很会玩的,影北在身形上跟东方云虎很相像,由他假扮成东方云虎来迎接她的追杀,近距离兴许会露出破绽,可若隔出一段距离那几乎就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即便不能让东方云龙跟漆老亲眼看到东方云虎被她追杀,只要能让他们手下的人看到那一幕,那么也足以打消他们对东方云虎的怀疑了。

    反正他们有东方云虎在手,倒也不担心影北身上没有东方云虎的气息而暴露他的真实身份,这出戏无论如何都要唱好。

    “少主夫人放心,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少主夫人发出行动讯号了。”

    “好,影北身边可有安排人接应他?”东方云龙跟漆老都是高手,在这出戏里面可没有影北要被救回罗浮山的桥段,真要发生那样的意外,别说影北危险了,就是东方云虎也直接就暴露了。

    “有的,原本少主是安排牧竣他们今日一早就离开星殒城分散到别的地方去,但因温二公子出事就推迟了他们离开的时间,有他们四个接应影北定然会顺利逃脱,不然被少主夫人给追上,也绝对落不到东方云龙他们的手里。”

    听得这话宓妃最后的担忧也随之消散,轻抿着粉唇冷声道:“东方云虎如何了?”

    “少主已经治愈了他的内伤,等他运功调息一会儿便去救温二公子,少主夫人随时都可以采取行动。”

    “嗯,回去告诉熙然,让他等我好消息。”

    “是,少主夫人。”

    “我们走。”

    ……

    “谁?”

    “是我。”

    听出门外是陌殇的声音,温绍宇看了看坐在床边给温绍云擦汗的温老爹,低声道:“爹,是陌殇来了。”

    “让他进来。”

    温绍云的身边一直都是青老在守着,除此之外也就只有温绍宇按照青老交待的法子在照看,温老爹也时常过来,但他能做的事情很少。

    “看来温二公子就要醒了,你们那颗吊在嗓子眼的心也就能安稳落地了。”

    “别说得好像你的心没有提到嗓子眼似的。”

    “呃…”青老瞪了温绍宇一眼,他对他说的这句话竟然无言以对是什么鬼?

    说起来他也的确是担心,他担心的是温绍云若醒不过来或是就这么死了,有人会发疯,还有人会跟着一起发疯,然后就不会有然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59】绍云苏醒,前因后果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