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60】绍云苏醒,前因后果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太师府

    “父亲,您当真已经决定了吗?”

    “是啊父亲,难道不再考虑一下,要是……”

    以前不管是庞正还是庞统,他们兄弟之间虽有明争跟暗斗,却绝对算得上是大孝子,无论庞太师做出怎样的决定他们都不会提出半点的质疑。

    然而这一次对于庞太师的决定,不但是庞正不太同意,就连庞统也是跟庞正一样的态度。

    是,他们庞家很有野心,甚至于他们的野心已经膨胀到想要霸占整个金凤国,让金凤国从此改姓庞,但是他们却从来都不曾想过要毁灭金凤国。

    哪怕时至今日他们除了知道那些人出处很神秘,行踪也很神秘,外加他们的武功异常的高强之外,他们对那些人一无所知,反倒是他们的各种把柄和死穴被人家牢牢的握在手心里,成了胁迫他们最大的筹码。

    与其说那些人找上他们是为了帮助他们完成祖辈图谋大业的雄心与壮志,倒不如说与他们合作那是在与虎谋皮,搞不好最后他们会落得横尸荒野的下场。

    “只要我们徐徐图之,金凤国的江山早晚都会是我们庞家的,就算咱们现在处境很是艰难,但也还没到需要放手一搏的时候,要是这个时候被皇上抓到咱们叛国的把柄,岂不是正好给了他一个彻底拔出咱们庞家的机会吗?”

    不管怎么样庞统始终觉得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太过神秘莫测,他们的身上仿佛笼罩着层层迷雾,让人看不清又摸不透,谁知道跟他们扯上关系会不会随时都有被抛出去的致命危险。

    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个地方的,届时如若行动失败他们还有逃跑的地方,而他们庞家的根在这里,他们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即便庞统也深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一点,然而这是要赌上身家性命,甚至是全族性命的大事,庞统并不觉得他是过于谨慎跟小心了。

    “父亲,儿子是赞同二弟看法的,只要我们的野心没有曝光在阳光下面,皇上他就算心里明白又如何,他拿不出证据就拿咱们一点办法都没有,等咱们喘过这一口气,再将皇上手中的权利慢慢架空,墨氏皇族的江山依旧是属于我们庞家的呀。”

    许是有些急躁,情绪起伏又大,庞正完全没有一点往日冷静的模样,他手足无措的想要向庞太师更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见,千言万语堵在喉间又不知从何说起,一张脸真是憋得黑沉黑沉的。

    “可若是这一次咱们豪赌一把,皇上他不是傻子,朝中的武百官也并非全都是站在咱们这一边的,哪怕就是一直依靠着我们的太子,一旦他知道他的外公跟他的两个舅舅图谋的是他争夺的那个位置,怕也立即就会跟我们反目成仇不说,还会帮着皇上一起来对付咱们,毕竟太子是姓墨的而不是姓庞的。”

    尤其现在的太子瞧着跟以前好似什么分别都没有,但庞正还是觉得太子变了,至于是什么地方变了,一时之间他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仅仅只是心中对太子的防备加深了一些,当然,在太子面前演戏也更认真了一些,否则庞正还真担心太子瞧出些什么来,从而影响到他们的大业。

    “倘若这一次咱们要是赌赢了,那很好,咱们庞氏一族几代人的图谋终于达成所愿,可若是这一次咱们赌输了,父亲真的就想清楚后果了吗?”

    庞统看了看说得面红耳赤的庞正,这算是他们兄弟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站在统一的战壕里说相同意思的话,“届时整个庞氏一族都将不复存在,皇上若是更狠一点的话,怕是金凤国内再不会有姓庞这个姓的人。”

    虽然宣帝不是一个暴君,他不可能因迁怒而杀光金凤国内姓庞的人家,但让那些无辜的庞姓人改姓却一定是做得出来的,而且是绝对做得出来。

    毕竟自宣帝称基以来,时时刻刻,几乎处处都受到庞氏一族的压制,这世间怕是再没有人能有宣帝那么憎恶庞家的人了。

    只要给宣帝一个机会,即便他是一个胸怀坦荡的帝王也会出手报复的,尤其他们庞家还逼死了宣帝最心爱的女人,这杀妻之仇焉能不报。

    “按照我们原定的计划一步步的慢慢来,想要掌控金凤国并不是没有机会的,这不过就是时间问题,比起跟那些人合作明显要保险得多,儿子请求父亲三思而后行。”一口气将憋在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庞正感觉舒服多了。

    他这一生都是求稳的人,没有十足的把握会成功的事情从来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哪怕有七八分成功的把握他也敢赌一赌,可这一次却连一半的把握都没有,那些人凭什么让他们拿整个庞家去赌。

    一旦失败了,庞氏一族将再无翻身的可能,庞正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一点,是以他极力的想要打消庞太师这个疯狂的想法。

    与他想法一致的庞统也有着同样的顾虑,综合各个方面来看,不与那些人合作他们的风险更小,成功的几率更大,仅仅只是时间方面要长一些,没道理他们庞家几辈人都等了过去,到了他们这里就等不及了不是。

    “父亲,关于那些人的身份背景一点线索都没有,根本什么都查不到,咱们总不能他们说什么咱们就相信什么,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还是假。”

    “就是,那些家伙一个个全都藏头露尾的,大白天也把自己包裹得那么严实,生怕被人瞧见他们的模样,跟那样的人合作实在太不保险,咱们一点保障都没有。”

    “要是他们当真诚心要与咱们合作的话,至少应该让咱们知道他们是谁,背后有着怎样的势力,也好让咱们对他们的能力做一个评判不是,结果他们什么都不肯说,这让我们如何相信他们是真的诚心合作,而不是把我们当成是棋子一样的加以利用。”

    “那些人将我们了解得透透彻彻的,而我们对他们那是一无所知,真与他们扯上关系什么时候我们被卖了都不知道,儿子说话是直了些,难听了一些,但不可否认儿子说的都是不能否认的事实,还望父亲三思而后行。”

    “……”

    书案后的庞太师眉头皱成小山坡一样,耳边除了庞正跟庞统两个儿子说话的声音还是他们说话的声音,直吵得他脑仁儿疼。

    一直以来太师府可以说是庞太师的一言堂,他说的话几乎等同于圣旨一般的存在,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他的指示提出质疑。

    他的两个儿子是自幼他就带在身边亲自教养的,因而,庞正跟庞统都非常听庞太师的话,但庞太师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对于他的决定他的两个儿子会反对意见这么的大。

    虽然他们说的这些疑虑庞太师都有想过,猜测过,甚至推算过,但最终庞太师仍是没能经受住东方云龙身边两大护卫之一管童的诱惑,决定了要跟东方云龙合作。

    即便庞太师不知那些人是谁,但他只要知道那些人很强很强就行了。

    他已经这把岁数了,这世间也唯有时间对他而言是珍贵到千金万金都不换的,谁让他有权有势却独独在这世上能活下去的时间不多了呢?

    庞氏一族的野心他一直都有,甚至为此他还付出了自己的一生,那么庞太师又怎会甘心看不到那一天的到来,他要亲眼看到庞氏一族站在这个国家的最高处,然后是这一片大陆的最高处。

    孰不知,管童对庞太师的承诺,又何尝不是在东方云龙的默许之下,他对于从其他三国中挑选出来的权贵们的共同承诺。

    说得好听那叫承诺,说得不好听那根本就是东方云龙的一个阴谋罢了,从始至终他都只当这片大陆上这些他连多看一眼都不屑的人是摆在他眼前,可以肆意利用的棋子。

    对于棋子,东方云龙并不觉得他要付出什么,他只要有所收获就好。

    “你们这是在质疑为父的决定?”要说不生气那肯定是假的,庞太师这还是头一回被自己的两个儿子给弄得险些下不了台,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庞正跟庞统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这个时候他们倒宁可庞太师训斥他们一番,也好过让他们去猜测庞太师深不可测的心思。

    “请父亲息怒,儿子们不敢。”

    “不敢?”庞太师看了看相互挤眉弄眼的两个儿子,沉着脸没好气的冷哼道,“为父看这世上怕是没什么是你们不敢的。”

    “父亲息怒。”

    “你们都长大了,也都有了自己的想法,为父就算不服老都不行了。”

    庞正庞统默默的对视一眼,两个的脸色皆是‘刷’的一下就变了又变,颤着声道:“请父亲责罚。”

    “你们何错之有,为父为何要责罚于你们,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要你们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便是在为父的面前也用不着下跪。”

    纵然庞太师已经年纪一大把,可他野心犹在,并且绝对是一个喜欢独断而专权的男人,他容不得他人质疑他的任何一个决定,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儿子。

    “父亲,我们……”

    “都闭嘴。”

    “是,父亲。”

    “不管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为父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会再更改,也不管你们愿不愿意配合,只要不给为父惹出麻烦就好,否则那就休怪为父对你们不讲情面。”

    庞正,庞统,“……”

    他们怎会一着急就忘了他们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怕是他们的那些话已经触及到庞太师的一些敏感神经,哪怕他们是庞太师的亲儿子也半点都讨不了好。

    “在你们很小的时候为父就教导过你们,这世间做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想要得到滔天的权势与富贵,又怎么可能没有风险。”

    “是,父亲教训得是。”

    “你们也别觉得为父是老糊涂了才做出这样急功近利的决定,我庞氏一族图谋了那么多年的大业,眼看着距离成功就仅有一步之遥,但就是这一步总有各种各样迈不过去的理由。”顿了顿,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庞太师才接着又道:“诚如你们兄弟所言,蛰伏起来徐徐图之,再等上三五几年又或是十年二十年,我庞氏一族的大业也能成,但你们真有看清楚当前的局势吗?”

    倘若庞太师怒吼着训斥庞正跟庞统,或许他们还不会去深思庞太师眼下的做法,但庞太师这么不带一点个人情绪的说出这番话,却让他们兄弟都愣住了。

    “皇上对我们庞家如何?”

    “欲除之而后快。”

    “寒王对我们庞家又如何?”

    “恨之入骨。”

    “那太子呢?”

    庞正庞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巴动了动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太子是本太师的亲外孙,你们的亲外甥是没错,他依附着我们庞家,将我们庞家当作他稳固储君之位的靠山,同样的我们庞家又何尝不是想要通过太子来稳固家族势力,争取图谋更多?”

    不等两兄弟问出心中疑问,庞太师冰冷无情的声音再度响起,“以前太子或许还没有看得这般远,想得这般深,但现在不同了。”

    眼见庞正跟庞统还能听得进去他的话,庞太师冷峻的面容微缓,语气也不再那么的严厉而阴冷,“皇上他是容不下庞家的,他现在不动庞家那是需要一个可以动庞家的契机,只要给他那个契机,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对庞家下手,将庞家连根拔起。”

    对于这一点,庞正跟庞统不用谁说,他们心里就如明镜一般。

    “一直以来不管是先帝爷还是当今最为属意的储君是谁你们心中还没有数么?”

    寒王。

    “看来你们心中都明白。”

    只要寒王坐上那个位置,他会比宣帝更想要将庞家连根拔起,永绝后患。

    以前寒王身中剧毒,还能以此将寒王挡在继承大统的门外,现在寒王体内剧毒已解,他在百姓中的声望又极高,再加上宣帝和朝中大臣们的支持,别说一个太子就算是两个都不定比得过寒王。

    谁让宣帝真正看重的是寒王,发自内心疼爱的也是寒王呢,在这一点上面太子从来都不具备任何的优势,即便太子身后还有他们庞家作为坚实的后盾,始终不得圣心就是他最大的硬伤。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更何况与那些人合作谁当谁的棋子还尚未可知,你们又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庞太师之所以接受管童的提议,一则是他想要借东方云龙的势,二则他很明白他们彼此间的合作,无非就是你利用我,我利用你,就看最后谁得到的好处最多,赢面更大罢了。

    要说庞太师这个老而成精的老东西完全不知管童的用意那压根就不可能,就因为他瞧得分明,结合当下的局势,庞太师才最终咬牙做出了这样的抉择。

    若成,庞氏一族不说坐拥天下,至少金凤国就成为了他的囊中之物。

    若败,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庞氏一族在浩瀚大陆彻底的消失罢了。

    不成功便成仁,不赌一把又有谁知谁为王,谁为寇。

    “那些人的确很神秘,个个都不简单,武功更是个个都深不可测,但光是有这些又能如何,只知用拳头解决事情的那是莽夫。”

    “父亲教训得是,我们知错也受教了。”

    “你们要学的事情还有很多,为父是真的老了,只盼着你们能让我庞氏一族越发的繁荣昌盛,贵不可言。”

    “父亲别这么说,父亲还……”

    庞太师抬手打断庞正的话,沉着脸冷声道:“你们只要知道为父现在求的,谋的都是在为你们铺路,你们兄弟将来能守好整个庞氏一族,让庞氏一族更进一步,那就是为父最大的安慰。”

    话虽如此,庞正跟庞统面上信了,心里却是不停的直犯嘀咕。

    “父亲的苦心我们已经明白,不管父亲有什么命令,我跟大哥都会竭尽所能的去完成。”

    “二弟说得不错,请父亲吩咐。”

    “好好好,眼下正有几件事情为父要交待给你们去办,并且只能你们兄弟去办。”

    “请父亲吩咐。”

    “你们都附耳过来。”

    “是,父亲。”

    谈话进行到最后也不知庞太师给庞正和庞统下达了什么命令,东方云龙将管童派到太师府与庞太师接触之后达成协议在太师府掀起的风浪就这么既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风平浪静了。

    而另一边,陌殇拿着紫晶宫的至宝之一治愈了东方云虎,宓妃接到消息后就领人大张旗鼓的出了相府,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若非是亲眼看到少主夫人将影北化妆成东方云虎,怕是两个东方云虎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都分不清哪个是东方云虎,哪个是影北。”

    “司马,别贫嘴了,再去确认一下还有没有准备不到位的地方,要是有的话赶紧补救,这场戏要是演砸了,仔细少主夫人剥了你的皮。”

    “小爷办事你放心,保管出不了差错。”

    “影北,准备好了的话你可以随时上场,我们会在后面完美迎接你离开的。”

    影北对于自己扮成东方云虎还是很有怨言的,不过少主夫人一开口,他根本拒绝不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我没问题了。”

    “那就行动。”

    “你们确保东方云龙会出现?”

    “虽说少主夫人对我们的要求是让东方云龙或是漆老手下的人看到就行,但思来想去还是由东方云龙亲眼看到少主夫人在追杀东方云虎才最为妥当。”

    “嗯,咱们做事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一行几个人再次明确了一下彼此的任务,然后影北就将自己当作是东方云虎出了场。

    ------题外话------

    今天更新得好晚了,实在很是抱歉,荨从六点的高铁回家已经就很晚了,码到现在就只有这么多,明天仍旧是下午更新,请亲们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60】绍云苏醒,前因后果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