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61】绍云苏醒,前因后果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虽然以东方腥对东方云虎的不待见,不看重,明明作为嫡长子而存在的东方云虎几乎已经跟阴鬼门的少主之位,未来的门主之位失之交臂,但世事总无常,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天东方云虎就逆袭了去?

    是以,只要东方云虎还活着,还能在阴鬼门内自由的行走,那么不管是东方云龙还是现在的少主东方云翼,他们看似没有将东方云虎给放在眼里,实则他们都对东方云虎有着很深的防备。``````

    表面上他们对于东方云虎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持着相信的态度,而事实上东方云虎每完成一件东方腥交待的事情,他们都会在暗地里针对东方云虎仔仔细细的彻查一遍,其目的就是想要抓住东方云虎的错处,然后,他们的父亲东方腥就会彻底将东方云虎给厌弃掉,即便他为东方腥的嫡长子,又有族内一些冥顽不灵老家伙的护佑,也终无真正的出头之日。

    有时候从某些方面来说,东方云虎的处境跟寒王是差不多的,他们的兄弟对他们心存忌惮,哪怕他们对于他们没有什么威胁,却也好似挡了他们登高一步的路,千方百计想要弄死他们,永绝后患。

    为了能够顺利的除掉他们,本彼此之间争斗不断,面和心不和的兄弟们也能暂时放下一切算计,诚心诚意的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他们,一步步将他们逼入绝境,直至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为止。

    不管东方云龙跟东方云翼暗斗得多么的厉害,只要是在牵涉到东方云虎的事情上面,那么也不管他们之间的嫌隙有多大,有多深,他们立马就能统一战线,打定了先除东方云虎再谈其他的主意。

    当年发生在东方云虎母亲身上的事情,他们的父亲东方腥不清楚,可东方云龙却是异常清楚的,哪怕他不知具体的细节,但他可以肯定东方云虎的母亲是清白的,那一切不过就是一个阴谋,一场算计。

    整件事情里面东方云龙并不觉得他的母亲有错,同样他也不觉得东方云虎的母亲无辜,怪只怪东方云虎的母亲太傻太天真,明明坐着正室的位置却又守不住正室的位置,被人算计那是她活该。

    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的母亲不管做什么,追根究底也是为了他。

    只有他母亲的身份越高,他在阴鬼门的地位才会越高,也才会在阴鬼门得到更多的重视,以及族内长老最为悉心的培养。

    然而,人算终究不如天算,即便东方云虎的母亲最后被处死,东方云虎也如他母亲所算计的那般彻底失了东方腥的心,甚至还险些被东方腥给一把掐死,但到底东方云虎的母亲是清白的,东方云虎也的的确确是东方腥的儿子,哪怕他的母亲想在东方云虎的身上做手脚也是找不到机会,而且那个时候她只要稍稍有一点点动作,前面所做的一切都会付诸东流。

    遂,东方云龙的母亲秋夫人才不敢对东方云虎下手,甚至为了表现她的善良,她还不只一次顶着东方腥的愤怒劝诫东方腥,说什么不管大人做错了什么孩子都是无辜的。

    秋夫人此举虽惹得东方腥冷落了她好几个月,却让她在族内长老的面前有了几分说话的资格,让得她在后来被东方腥迎娶进门的东方云翼的母亲面前都毫不逊色。

    如若东方云虎不是父亲的亲儿子,而他当真就是一个野种,那么东方云龙怎么可能忌惮他,怎么可能防备他,只因他意外知晓了当年事情的真相,是以东方云龙很是担心某天真相会被捅出去,那样他往后的日子怕是过得比东方云虎还要不如。

    甭管东方腥是个多么重利而不重半点亲情的男人,不能否认的是东方云虎的母亲绝对是东方腥这一生唯一深爱过的女人,虽然东方腥的爱情也没有太过长久,但好歹继东方云虎的母亲之后,再无一个女人可以得到东方腥的半点真心。

    一旦当年的真相被捅出来,就凭东方腥这些年对东方云虎所做的一切,他肯定会非常的后悔,并且还会不惜一切的想要弥补东方云虎,届时,阴鬼门必然会交到东方云虎的手里,便是东方云翼也比不上。

    正因为这些东方云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东方云虎在阴鬼门有立足之地的,他要他死。

    如果东方云虎不死,早晚有一天死的人就会是他,而提前掌握着先机的东方云龙又怎么可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这次他能被东方云翼算计栽这么一大跟头,要说他全然不知东方云翼想要对他做什么那是不可能的,认真说起来他不过只是顺着东方云翼的势,再谋算过后,自己顺理成章被东方腥贬到浩瀚大陆来的。

    别说从一开始东方云龙就不信任东方云虎,就算东方云虎对阴鬼门没有半点的背叛之心,他这次既然来了这里就会给东方云虎弄出五分六分,甚至是十分。

    谁让他的目的就是弄死东方云虎,让他葬身在这片大陆最好呢。

    若非漆老不能收买,也不能为他所用,便是东方云虎再如何的聪明谨慎,定然也已经栽在东方云龙的手里。

    出了温绍云那么一档子事情后,东方云龙不过只是稍稍试探一下漆老的意思,他就给他甩了那么大的脸,这让东方云龙越发觉得不能再留东方云虎的命。

    眼看着距离他跟漆老约定好的时间东方云虎依旧没有要回来的迹象,甚至就连东方云虎的行踪都消失不见,面上担忧的东方云龙心里早就翻了。

    只要坐实了东方云虎叛变的事实,那么他就有了光明正大除掉东方云虎的机会,就算往后真相被翻出来,东方腥有心想要补偿却也无力回天。

    “报――”

    “啪!”

    房间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东方云龙的思绪,让得那些他极力想要隐藏又或是遗忘的东西不间断浮现在他的眼前,使得东方云龙揉着眉心烦躁的摔了一只茶杯。

    清脆的声响传到房外,一脸急色跑来禀报的青衣护卫先是身体一僵,接着一张脸就吓得惨白惨白的,刚要跪下请罪时却被管童伸手给拦住,冷声道:“你先退下,你要禀报给公子知晓的事情,由本护卫来说。”

    “是,多谢管童大人。”

    “管童。”

    “公子,属下在。”

    “在外面嘀咕什么,进来回话。”许是摔了一只茶杯,心里那股子郁气也随之消散无踪,东方云龙黑沉而阴戾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是。”

    “让本公子来猜一猜,莫不是有那废物的消息了?”不管东方云龙有多想弄死东方云虎,在他父亲东方腥的心腥面前都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否则一旦东方云虎有个什么好歹的话,即便不是他出的手,那黑锅也会落到他的身上。

    就好比这一次,他可以坚持自己的原则质疑东方云虎的忠心,也能被漆老压制与他达成一个约定,暗地里也可以派人去击杀东方云虎,可无论如何他不能在漆老的眼皮子底下去质疑东方云虎。

    换言之,拿不证据之前,哪怕漆老对东方云虎的态度算不上恭敬,却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欺压到东方云虎的身上去。

    “公子猜得不错,刚刚却是收到了那人的消息。”

    “谁的人传回来的消息?”

    “回公子的话,先是漆老的人收到消息,下面的人刚刚通知漆老,营地派出去的人也传了信回来,两个通报消息的人一个去了漆老那边,一个就是属下刚才打发走的那一个。”

    闻言,东方云龙的脸色越发的臭了,低咒道:“本公子还就不信那个邪,他的运气每次都能这么好。”

    “……”听着东方云龙的气话,管童只得保持沉默,不然他要说什么,这个时候说什么都错,还是乖乖闭嘴的妥当。

    “我们的人有传消息来吗?”

    “有,属下就是收到消息才来见公子的。”

    砰――

    东方云龙一拳头砸在桌子上面,雕功异常精致的黄梨花木桌子应声而裂,“说,把具体的情况说与本公子听,什么细节都不要遗漏了。”

    “是。”管童常年跟随在东方云龙的身边,对他的脾性最是了解不过,此时也收起玩笑之心,沉着声禀报道:“温绍云重伤被人救走之后,那人带着他一路躲避咱们的追踪封锁,强撑着一口气逃进了星殒城,却是很好运的遇上了从寒王府乘坐马车回相府的温绍轩。”

    “他们是被温绍轩带回相府的?”

    “是的,公子。”

    “温绍轩带走他们的那个地方你可仔细去查探过?”

    “回公子的话,那个地方的痕迹被清理过,但属下还是亲自去查探了一番,那里没什么异常,而且不只是温绍轩那一天的行踪,就连温绍宇那一天的行踪,属下都仔细的排查过,不存在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听到管童的回答,东方云龙心中的疑云渐消,“那个温绍云醒了吗?”

    “目前还没有醒过来,但是……”

    “但是什么?”

    “属下的意思是温绍云的妹妹,也就是漆老特意提到过的那个女人,她师承药王谷,而药王谷在浩瀚大陆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那里的人对光武大陆好似并不陌生,尤其药王谷的存在就好似是专门为了守护浩瀚大陆而存在,只怕他们会是公子前进路上很大的障碍。”

    “你想说的仅仅只是这个?”

    迎视上东方云龙的目光不过三秒,管童立马就垂下头去,后背冷汗直冒,“属下的意思是公子之前的算计怕是要落空,那个带走温绍云跟救解温绍云的人,怕不会是大公子。”

    这一点管童想到了,东方云龙又岂会想不到,只见他瞪了管童一眼,厉声道:“怕什么,难不成本公子还会吃了你不成。”

    “没,属下没怕。”

    “本公子有的是对付那废物的办法倒也不急在一时,你说是吗?”

    “是。”

    “你收到消息过来给本公子回话,漆老那边有什么动静?”

    “回公子的话,温绍云重伤被温绍轩带回相府,很快就惊动了温宓妃,而后就是温宓妃震怒,紧接着就下达了一个个指令,要求找出到底是谁伤的温绍云,她要血债血偿。”说出最后四个字的时候,管童下意识的瞄了瞄东方云龙的脸色,心里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初闻漆老提及温宓妃,他虽只是东方云龙身边的一个护卫,但因他很得东方云龙的看重,是以他跟他的主子一样都没有将这片大陆的人看进眼里。

    直到漆老说到东方云虎都惨败于宓妃之手,管童对宓妃方才正视起来,却也没有想过某天他们会跟宓妃有正面交锋的可能。

    “哦?难不成那个女人查到本公子的身上了?”为了算计到东方云虎,东方云龙在对温绍云下杀手的时候用的可是东方氏一族的秘术,要想救醒温绍云必须得是东方氏一族的人,否则温绍云只有死路一条。

    可人算不如天算,东方云龙没有将宓妃给算计进去,一个很可能跟光武大陆有着密切联系,甚至后台还非常硬的女人,怕是他们的底细也瞒不过她的眼睛。

    “那倒是没有。”

    “既然她没有查到本公子的身上,你的脸色为何那般古怪?”

    “回公子的话,温宓妃的确是没有查到公子的身上,那是因为温宓妃还不知道公子也来了这片大陆。”

    “该死的,你给本公子把话说明白一点。”

    管童被东方云龙扔的苹果给砸中脑袋也不敢躲,只得详细的对他说道:“自温宓妃与大公子交手一战之后,她就知晓了阴鬼门的存在,而后她手中的大部分势力都在调查咱们阴鬼门,企图找到咱们在星殒城周边的落脚点,只因大公子对罗浮山这个地方异常的保密,让得温宓妃一直没有找到罗浮山来。”

    “温绍云虽然还未曾醒,不能亲口对温宓妃说出是谁伤了他,但温宓妃跟大公子交过手,必然或多或少很熟悉大公子的武功路数……”

    “你是说温宓妃以为是那废物伤的温绍云?”

    “是的公子。”

    “哈哈哈…倘若能借着温宓妃之手除掉那废物也是好的。”

    听着这话管童那是一头的黑线,虽然这是公子您的心声但您也没必要开口说出来,仔细传到漆老的耳中,就算是您也不太好交待。

    这事儿一出,罗浮山上上下下,谁会不知道大公子这是替谁背的黑锅。

    “大公子办完事情回来的路上被温宓妃查到行踪,正满心怒火的温宓妃领了人亲自去追击他,上一次大公子能逃走听漆老的口气就有些侥幸,这一次有温绍云命悬一线作为引火线,要是大公子落到温宓妃的手里那是必死无疑。”

    “这个消息漆老也收到了?”

    “是的,公子。”

    “那还愣着做什么,赶紧随本公子一同去找漆老,然后出发去营救那废物。”无论如何表面上的功夫东方云龙一定要做好,绝对不能让漆老对他有意见,否则难保他不会在东方腥的面前被穿小鞋。

    就在这对主仆准备去与漆老聚一下,商量接下来营救东方云虎的行动之际,东方云龙的另一个护卫管森满头大汗的闯进房间,此得东方云龙怒喝出声。

    “属下有要事禀报,举止不当之处请公子稍后再行处罚。”

    “说。”一肚子的火憋着无处发泄,都到嗓子眼的话又被管森给噎了出去,只见东方云龙的脸色越发的臭了。

    “回禀公子,属下查到了陌殇跟温宓妃的身份。”

    “他们的身份不就一个是世子,一个是郡主吗?他们还能有什么身份,要说这片大陆的皇权制还挺不错的,等往后有机会在这里建立一个独属于本公子的帝国,你们觉得怎么样?”

    管童,管森,“……”

    话说三公子您会不会您得太久远了,咱现在不想这些行不行?

    “公子之前的猜测没有错,陌殇跟温宓妃在光武大陆的身份很高,并且很是神秘。”

    听得管森此话,东方云龙也收起了玩笑之心,他冷声问道:“说。”

    “陌殇他他是幽冥城鬼域殿之主赤焰神君,而温宓妃则是他的君王妃,虽然鬼域殿在光武大陆之上建立的时间只有短短十余年,可鬼域殿赤焰神君之名却是响彻整片光武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是自进阶排名赛之后更是无人胆敢去挑衅鬼域殿,遇到鬼域殿的人都是恨不得能避着他们走。”

    打听到这个消息后,管森才明白漆老对陌殇跟温宓妃的描述一点都没有掺杂水份,那个男人是谁,他是堂堂鬼域殿之主啊!

    怪不得赤焰神君被说成是光武大陆最为神秘的人,一个常年生活在浩瀚大陆的人却是光武大陆之上最最尊贵的人没有之一,他能不神秘吗?

    还有温宓妃也是一样,谁人不知她是赤焰神君捧在手心上的女人,但你若是觉得她软弱可欺,柔弱似水,那就大错特错了。

    在鬼域殿要想赢得赤焰神君手下众人的认可,恭恭敬敬的奉她为君王妃,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真本事,相传她的身手可是不弱赤焰神君的存在。

    一想到他们的公子很可能要面对这样强大而无法攻破的两个敌人,管森就有种前路一片漆黑的感觉。

    “赤焰神君,竟是他。”

    东方腥之所以把目光投放到浩瀚大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考虑到鬼域殿在光武大陆的存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东方腥并不想跟鬼域殿碰上。

    而为了知己知彼,东方腥在谋划如何除去鬼域殿时,真可谓是花了大心血大精力去收集的有关幽冥城和鬼域殿的资料,只是最后的结果一点都不令人满意。

    换句话说,鬼域殿一如传闻般的神秘,外人根本什么情报都打探不到。

    尤其那幽冥城最是邪门,无论在城中你打探到了什么情报,一旦踏出幽冥城你就什么都忘了,遂,无论你派了多少人成功混进幽冥城,最后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好处都落不着。

    东方腥不只在他的面前赞赏过赤焰神君,就是当着他最宠儿子东方云翼的面也不只一次的提到过,让得他们为此丢了好多颜面,也打心里对赤焰神君记恨上了。

    只是东方云龙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光武大陆一直查不到的赤焰神君,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个秘密。

    如此一来,很多之前他想不明白,又心存疑惑的地方就彻底说得通了。

    “那位传说中的赤焰神君,本公子倒是要会一会他,看看他到底有多强。”

    ……

    罗浮山是阴鬼门在浩瀚大陆星殒城最大,防御也最严密的,占据着最险要地理位置的据点,同时也是发生险情时能够最快速度撤离的地方。

    其他分部据点的掌权人,有的是东方云虎的人,有的则是漆老的人,但表面上看他们都是隶属阴鬼门的人。

    在宓妃的设定中,她是不知晓罗浮山存在的,而东方云虎为了保守罗浮山潜藏的秘密,就算他被追杀也不会往罗浮山逃跑,更加不会向罗浮山阴鬼门发出求救的信号。

    是以好戏上场之时,由影北装扮而成的东方云虎就避开了罗浮山,一路朝东躲避宓妃疯狂的追击。

    在逃亡的过程中东方云虎肯定会发出求救的信号,不然他的举动反而不正常,毕竟没有人想死,哪怕他再不得东方腥的喜爱,却也不管怎么说都是阴鬼门的大公子,下面的人也欺不到他的头上去。

    “怎么样,那两个人上当了吗?”

    “该知道的那两个人都知道了,不管他们报着怎样的心态绝对会出来营救你,你只管跑就是,其他的自有我们来处理。”

    闻言影北点了点头,这在那么多双眼睛下逃跑也是一个技术活儿,由不得影北不小心谨慎。

    “那我先跑了。”

    “咳咳,那个你跑归跑还是要注意好一个分寸,别让少主夫人追得太辛苦。”

    影北,“……”

    “你这是什么表情……”

    “刚才那话你可别让少主知道,否则你要寻死也别拉上我。”说完,影北身影一闪,直接消失在司马金的面前,他可一点都不想被司马金给连累。

    顶着一头黑线的司马金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回想他的话是有那么点不对,左右瞧了瞧没有发现异常,司马金也是松了一口气。

    那什么有个醋性极大的主子,当真不是一件好事,时时刻刻都要谨防被穿小鞋,被莫名给惦记上。

    “大小姐,阴鬼门的漆老跟东方云龙现身了。”

    “传信给影北,让他引咱们进密林,然后先在他们的面前打一场,给他们吃下一颗定心丸,让他们无暇再怀疑东方云虎。”

    “是,大小姐。”

    “交手之时拿捏好分寸,既别让人瞧出咱们是在演戏,又别伤到自己人。”

    “是。”

    “等抓到东方云龙,本小姐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个大小姐能不能将东方云龙交给我,让我用他来试毒?”此番随同陌殇一起前往浩瀚大陆的云雾仙山的人都是云字辈的,他们的师傅皆是云雾仙山的长老,身份可不是普通的护卫能相提并论的。

    因宓妃是嫡传弟子,又得了他们的诚心认可,是以为表他们对宓妃的尊敬,他们称宓妃一声大小姐。

    当然,宓妃继任云雾仙山之后,他们本该称宓妃为仙主,但在这里仙主这个称呼不太妥当,反倒是大小姐这个称呼很合大家的心意。

    “这倒是没有问题,反正一定不能让他活得太好,太轻松。”

    “那是那是,大小姐也知道我修习毒术以来,研制出来的毒药总是乱七八糟的,自己研制的毒有什么功效我自己都不太清楚,正好用他来练手,倒也不用担心把他给弄死,我们云雾仙山最不缺解毒药了。”

    “……”听着这话,宓妃嘴角微抽,看着满脸兴奋的云历,她竟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这货在医术方面的天赋很好,可在习毒方面那是一点天赋都没有,东方云龙若是落到他的手中被他拿来试毒,那画面将会有多么的美丽,便是宓妃也不敢多想。

    咳咳,只盼着东方云龙到时候能撑得久一点,不要太快被玩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61】绍云苏醒,前因后果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