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63】绍云苏醒,前因后果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上次让你侥幸逃脱是本郡主的失误,这一次本郡主非亲手拧下你的脑袋不可。小”

    对轰一掌之后,宓妃跟‘东方云虎’皆因强大的冲击力而倒退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周围葱郁的一片树木全部被拦腰折断,‘东方云虎’更是被震得五脏六腑仿佛移了位般的剧痛难忍,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越发的惨白,腥甜涌上喉间又是接连吐出两大口血。

    “噗――”

    “咳咳…”捂着钝痛不已的胸口,‘东方云虎’一脸寒霜的怒视着宓妃,冷声道:“不知本尊是哪里得罪了安平和郡主,竟值得安平和郡主亲自出手来追杀本尊?”

    “明人不说暗话,你做过什么难道还需要本郡主来告诉你不成?”

    “即便你当真想要本尊的命,至少也得让本尊死个明白不是,这段日子以来本尊虽说没有离开这片大陆,但也可以用自己的人格来担保,本尊绝对没有再插手这片大陆上的任何事情,你对本尊的杀意未免来得太过古怪。”

    虽说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演戏给人的前提之下,但为了把这出戏演得逼真,影北脸上以及身上的这些伤可全都是实打实的真伤,防的就是被瞧出破绽。

    回想他这一路的逃亡,影北还真觉得委屈,少主夫人纵使下手很有分寸,既让他瞧起来伤痕累累,内伤是极其的严重,却又保证对他自身没有实质性的伤,可就是他这模样太过狼狈,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这副模样,内心里真有点接受不良。

    “呵――”宓妃看着表情无辜的‘东方云虎’冷笑一声,语带杀意的道:“本郡主很好奇你此时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么装有意思吗?”

    话是这么说,可宓妃的脸上也适时流露出几分沉思疑惑之色,让得暗处正揣摩她情绪跟想法的人,又莫名倍感真实了几分。

    “算起来这是本尊与你第二次交手,上一次交手虽说以本尊为自保而逃了,但你也应当明白,是本尊做过的事情本尊绝对不会不认,可若不是本尊做下的事情,任凭你怎么栽赃到本尊的头上,本尊也是不会认下的。”

    闻言,宓妃的眉头顿时拧得死紧,她见‘东方云虎’所言不似有假的样子,便冷声质问道:“当真不是你做下的?”

    “本尊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让你紧追着本尊不放,还非得取本尊性命不可?以本尊对你的了解,就算你不会放过我阴鬼门,却也绝无可能无缘无故就这么追杀于本尊,你倒是给本尊一句明白话,总不会是你以为本尊杀了或是伤了你家什么人?”

    打从接到少主的命令,吩咐他装扮成东方云虎开始,影北就单独跟东方云虎呆在一起足足三个时辰有余,目的就是近距离,且有针对性的模仿东方云虎的神态,以及东方云虎的一些习惯性动作。

    倘若没有东方云虎的亲自指导,兴许影北还学不到那么像,可既有了东方云虎的亲自指导,影北为了完美的完成任务,真可谓是活脱脱再造了一个‘东方云虎’出来。

    等到影北化好妆出现在东方云虎的面前,饶是东方云虎也大吃一惊,不得不感叹陌殇跟宓妃的身边奇人异士太多,不与他们为敌真是幸事一件。

    遂,当漆老领着人好不容易追上来,为了确保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不是一个阴谋,又或是一个陷阱,他示意所有人都潜藏蛰伏起来,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许冒然行动。

    别说眼下他还不是十分肯定以及确定,前一刻与宓妃接连几次交手都以落败而逃,重伤吐血的东方云虎是不是真的东方云虎,就算真的是东方云虎,不到最后一刻漆老也定然不会出手相救。

    “本郡主的二哥当真不是你伤的?”

    “你二哥?”听着宓妃的质问,‘东方云虎’修长的双眉微微上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无比讽刺的道:“安平和郡主若想要杀本尊根本什么理由借口都不需要,怎的就找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借口,本尊的确调查过你们温家,但本尊可是连你二哥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去伤你二哥呢。”

    “不对,你在说谎。”

    “本尊说的都是实话,至于信与不信那是你的事。”任谁被冤枉都会相当的气愤,‘东方云虎’也是一样,他没有做过的事情万万是不会承认的,可宓妃根本不听他的解释,还打定主意要弄死他,这让‘东方云虎’都忍不住要冲宓妃暴粗口了。

    “你想让本郡主相信你,那你不该得给本郡主一个相信你的理由吗?”

    “你二哥是什么时候被伤的,他又是在什么地方被伤的,如果是昨天又或是前天的话,那就绝对不可能是本尊伤的,本尊从三天前开始就不在星殒城,至于本尊去了哪里请恕本尊无可奉告,毕竟你我可是敌人,本尊就算想要摘清自己免于被你追杀,却也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哼,本郡主的二哥即便不是被你所伤,也定是被你阴鬼门的人所伤,这个仇本郡主是无论如何都要报的。”

    “你……”

    “距离上一次你与本郡主交手已经有些时日,想必以你的本事也打探到本郡主的另外一个身份了,既然如此,你当真以为能欺骗到本郡主吗?”

    宓妃冷若冰霜的声音有如魔音绕梁一般回荡在‘东方云虎’的脑海里,让得他的眉头越皱越紧,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变再变,却又很快恢复如初,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本郡主与你初次交手就点破了你的身份,也曾警告过你不要在浩瀚大陆兴风作浪,阴鬼门要想出世可以,到光武大陆去随便你们怎么闹腾,可若执意要搅乱浩瀚大陆的话,怕是你们要得不偿失。”

    “本尊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没关系,只要心里明白就好。”索性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宓妃倒也不吝啬多说几句,算是满足‘东方云虎’要死个明白的愿望,“本郡主的二哥乃是被阴鬼门东方氏一族的秘术所伤,你敢说你没有见过本郡主的二哥,你也没有将那种阴毒霸道的秘术用到本郡主二哥的身上,你既胆敢伤本郡主的二哥,那本郡主就要你血债血偿。”

    此话一出,‘东方云虎’面上的表情先是一怔,紧接着他的眸底深处就浮现出一丝了然,可算明白他怎么刚一踏足星殒城的地界就遭受到了宓妃不死不休的追杀。

    “据本郡主所知,阴鬼门门主东方腥当然不是只有你一个儿子,他还有其他好几个儿子,并且本郡主还知道只要是东方氏一族的血脉都可以修习东方氏一族的秘术,嫡出与庶出之间的区别仅仅只在于修习秘术的深浅高低罢了。”

    “而本郡主的二哥正是伤在东方氏一族的秘术之下,你说你没有见过本郡主的二哥,也没有伤过他,看来上一次本郡主对你们的警告也丝毫没起作用,甚至于东方腥还派了更多的人过来,就是不知来的人是不是他最疼爱的那个儿子,你们阴鬼门的少主东方云翼了。”

    嘶――

    当东方云翼四个字从宓妃的嘴里说出来,躲在暗处的漆老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苍老的脸上也是一会儿青一会儿白,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若说离开罗浮山出发营救东方云虎之前,他们知晓陌殇就是鬼域殿之主赤焰神君有过震惊,却无太多惧怕的话,那么此刻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明明在他们的认知里面,对外界而言应该异常神秘莫测的阴鬼门,怎么到了鬼域殿就仿佛是被脱光了衣服,什么都没有穿似的。

    不得不说这样的认知吓坏了漆老,回去之后他要立即传信给门主,往后行事若是无法除掉鬼域殿,就得避开鬼域殿才行。

    “不如你也给本郡主一句干脆痛快的话,告诉本郡主来的人究竟是谁,又或许本郡主可以一个接着一个的猜,你若不愿开口的话可以冲本郡主点头示意一下即可?”

    “……”

    “看来你是准备自己抗下这一切,枉你身为东方腥的嫡长子,在阴鬼门的地位却远不如你的继弟跟庶弟,这真真是有趣至极,难为你一直咽得下这口气,别说本郡主还挺佩服你的。”

    只是最后那‘佩服’二字,满满的都是嘲讽跟轻蔑,宓妃看向‘东方云虎’的眼神也满满都是讥笑与不屑。

    “安平和郡主的想象力未免也太过丰富了一些,以你的本事怎会不知光武大陆近来乱得很,诚如你所言,本尊的父亲正忙着让阴鬼门出世,他才没有功夫搭理这片满是下等人的地域。”

    话锋凌厉的一转,‘东方云虎’双眸满是熊熊怒火的直视宓妃,“你无需挑拨本尊与本尊父亲之间的关系,就算父亲他对本尊再如何的不好,他也是本尊的父亲,而本尊姓东方,本尊以这个姓氏为荣。”

    闻言,宓妃眉头微挑,心里替影北的后一句话点了一个赞,面上笑容却越发的明媚,也越发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看来为了活命你也真是煞费苦心,倒是本郡主小瞧了你。”

    “只要可以活着就没有人愿意去死,本尊也抱着一样的想法,只要可以活下去,尊严算什么,节操算什么,这不过就是一种生存的手段罢了。”

    “呵呵…”宓妃冷笑一声过后,就再也不给‘东方云虎’说话的机会,她主动发起进攻,招招式式皆直逼‘东方云虎’的要害,后者躲避起来异常的吃力。

    起初接宓妃的招‘东方云虎’还只是吃力,越到后面他就频频伤到宓妃的手上,腰上跟双腿上不知不觉就又增加了好几个伤口,血流得越来越多。

    倘若‘东方云虎’再不想办法甩开宓妃逃走的话,那么仅仅只是流血过多都会要了他的命。

    “本尊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想要本尊的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若真逼得急了,那本尊就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该死。”

    一阵浓烟过后,宓妃冷着一张绝美的小脸愤怒的低咒出声,怒喝道:“给本郡主追,这一次追上他,你们全都给本郡主一起上,抓不住活口就杀了他。”

    “是,郡主。”

    “影北,你的任务完成,自己想办法脱身,让司马他们配合你。”

    匆促逃亡中接到宓妃的密语传音,影北飞掠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停顿,也没有给宓妃回话,只感叹他的任务终于圆满完成。

    咳咳…此时说圆满完成还太早,至少他得顺利脱身之后才算完成任务。

    另一边东方云虎在陌殇的帮助下顺利接替了影北的位置,也成功引起了东方云龙的注意,待东方云龙确定了他的身份之后,领上人就追着东方云虎而去。

    经此事过后,直觉告诉东方云龙,他若不能趁此机会杀掉东方云虎,往后他再想对东方云虎下手可就难了,而且一旦东方云虎得到父亲的信任,那他跟他的母亲就危险了。

    不可以,他绝对不允许那种情况的发生,他一定要杀了东方云虎,一定要杀了他。

    “公子,温宓妃他们被漆老安排的人给拦住了,可是那些人根本拦不了温宓妃多长时间。”换言之,公子你若真要对大公子下手,那就必须速战速决,一点时间都不能耽误。

    否则最后非但杀不了大公子,还会引起漆老的强烈不满,这对公子半点好处都没有。

    “周围还有其他人吗?”

    “回公子的话,没有。”

    “那好,本公子亲自去解决那废物,管童你领一队人表面上去支援漆老,而实际上你该怎么做,需要本公子教你吗?”

    管童先是嘴角一僵,后背骇出一身冷汗,恭敬的抿唇道:“请公子放心,属下知道该如何做。”

    要拖住漆老谈何容易,那漆老是好糊弄的吗?

    一想到这个管童就头都大了,他不想跟漆老打交道,可他又不敢违背东方云龙的命令,他这真是倒了血霉了他。

    “管森。”

    “属下在。”

    “将这里围起来,一只苍蝇都不要放进去。”

    “是。”比起管童任务的不轻松,管森的任务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这么大一片地方,就他手下的这些人手哪里守得住。

    尤其公子表面叫他守在外面,实则他的功用就等于是一枚暗哨,负责在看到漆老时向他发出信号,提醒东方云龙在杀掉东方云虎后清理现场痕迹的。

    “谁?”

    “是我。”

    看着狼狈不堪,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各种伤口的东方云虎,东方云龙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无比的畅快。

    即便比起东方云虎来说,他在阴鬼门要受宠得多,可令东方云龙无比恼怒的是,明明无法获得更高修炼资格的东方云虎,难道天赋当真是要比他好么,否则怎会处处都微压着他一头。

    以往每次交手,虽然都是以东方云虎落败而收场,但东方云龙心里就跟明镜一样,如若真正的交起手来,他根本就不是东方云虎的对手。

    因此,每次战后看似是他放了东方云虎一马,实则却是他根本不敢把东方云虎给逼急了。

    常言道兔子急了还要咬人,更何况东方云虎他不是一只兔子,而是一头老虎,惹急了他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可此时此刻身受重伤的东方云虎对他一点威胁都没有,要是他还弄不死东方云虎,就连东方云龙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

    “是你。”东方云虎看到东方云龙好像一点都不意外,那副淡漠到好似什么都没有瞧进眼里的神情,一下子就把东方云龙给气炸了。

    “是我,可你看起来却一点都不意外。”

    “你想杀本尊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眼下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怎会甘心错过。”东方云虎对东方云龙一直都是心存戒备的,而且还是高度的戒备,只是至今为止他都不知道为何东方云龙一定要杀了他才罢休。

    明明跟东方云龙比起来,东方云翼才会更想杀了他这个嫡长子不是吗?

    “你以为你很了解本公子?”东方云龙从现身开始他就一点没有隐藏他要杀东方云虎之心,而且时间紧迫,他也没那么多时间用来耽搁。

    “本尊不敢说十分了解你,对你却也有七八分的了解,你是觉得本尊重伤定不是你的对手,这才一点都不隐藏你对本尊的必杀之心?”

    “就算是,你又能奈我何?”

    “你就那么肯定这次能杀了本尊?”面对东方云龙,东方云虎也是一点都不敢大意,就算有宓妃的安排在前,他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只是他自己得拿捏好一个度,不然搞不好他就真得死在东方云龙的手里,届时,他想洗干净自己怕就得亲手了结东方云龙了。

    “漆老被缠住了,你别指望他来救你。”

    “看来你是信心满满?”

    “你少拖延时间,你以为本公子会上你的当?”

    “呵呵…东方云龙,本尊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对本尊下杀手不可,但本尊告诉你,你想杀了本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可做好了与本尊同归于尽的准备。”

    “你没那个机会了。”话落,东方云龙不再给东方云虎说话的机会,直接运起十成的功力就要重重的攻击到东方云虎的身上。

    东方云虎看到东方云龙的攻击也是吓了一跳,他跟他得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才值得他对他这般?

    说时迟那时快,正犹豫如何伤在东方云龙之手,又不至于丢了性命的时候,东方云虎眼尖的看到了正朝他这个方向急行而来的漆老,然后他就顺势化解掉东方云龙五成的猛烈攻势,旋即硬抗了他余下的攻击。

    残破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摔落出去,运气不错的正好砸在漆老的面前,东方云虎涣散的眼神看了眼黑着一张老脸的漆老,随即便放了心一样的昏死过去。

    从漆老的方向看过去,虽然他没有看到东方云虎身上这一重击是东方云龙下的杀手,却也不难猜到什么,只是以他的身份并不好去指责东方云龙什么。

    然而,东方云虎要想获得东方腥的信任,这漂亮的一仗足以让他翻身了。

    “漆老,大公子他……”

    “大公子还活着,你们几个誓死护住大公子先走,老夫留下来断后。”

    “是,漆老。”

    听到漆老说东方云虎没死,意欲赶过来补刀的东方云龙气得抓狂,可面上却是一副担心自责的模样,“温宓妃追上来了,她果真如同大哥所言的那般厉害,是本公子没能护好大哥。”

    “三公子不必自责,眼下还是先击退他们尽早脱身才好。”

    “对对对,漆老说得不错。”

    亏得是宓妃出现得及时,不然就东方云龙找的那借口,当真是人都要笑死的。

    真假东方云虎成功转换之后,随后发生的一切就如同计划中那般没有太大的出入,东方云虎被阴鬼门的人率先救走,而后宓妃跟漆老大打出手,在宓妃刻意放水的前提之下,漆老跟东方云龙一行人顺利躲开追踪,绕了许多路回到罗浮山。

    “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事,就是衣服有些脏了。”宓妃对上陌殇溢满关心的眸子,嘴角含笑的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这个时候二哥应该醒了吧,咱们先回相府再说。”

    “好,听你的。”

    ……

    “水…水水…”

    “二哥你醒了?”

    “温三公子先别急,让老夫看看。”

    “哦,好,那就麻烦青老了,我去给二哥倒一杯水。”

    青老替温绍云诊脉过后摸着自己长长的胡须不住的点了点头,说道:“没事了,他的身体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厢话音刚落,温绍云就‘刷’的一下睁开了双眼,身体也是猛地自床上弹坐而起,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足足好半晌他才缓过神来。

    “二哥你……”

    “这是妃儿的碧落阁?”

    “是啊,难不成二哥睡糊涂了?”

    “绍宇,妃儿呢,赶紧叫她过来,我我有话要对她说,很重要的话,一刻也不能耽误。”温绍云见自己身在这里就知他得救了,可一想到他偷听到的那些谈话,他就无法控制自己力气的死死抓住了温绍宇的手腕。

    那力气之大即便就是温绍宇也感觉到了疼痛,忍不住叫道:“二哥,你是想抓断我的手吗?”

    “对…对不起。”

    “温二公子别着急,你现在的思绪肯定还很乱,不如就趁这会子功夫好生整理一番,算算时间顶多再有半个时辰左右宓妃丫头就该回来了。”

    揉着已经红肿起来的手腕,温绍宇气也不是,恼也不是,只能安抚温绍云道:“二哥现在就是着急也没用,妃儿不在府中你得等她一会儿,不如就听青老的你先静一静,整理整理思绪?”

    “也好。”缓过那一口气,温绍云浑身的力气就好似被抽走了一般,他靠回床上闭上了双眼。

    “青老,我二哥他……”

    “没事没事,温三公子把心放回肚子里。”

    “那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63】绍云苏醒,前因后果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