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67】逼入绝境,打消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怎么了大人?”

    眼瞅着管童的脸色不太好,庞太师心下一个‘咯噔’,半点由不得他不小心的应对……

    犹记得上一次他见管童的时候,他是高高在上的,满心以为就算他不知对方的身份背景,地位权势,就算对方很是神秘诡异对他也没什么影响,即便形势对他不利,他也能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占得一半的主动权。

    岂料,再一次见面,庞太师已经不得不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脚底下,不惜还要赔着笑脸来讨好管童,讨好管童背后那个一手掌管着他生死存亡的,他就连那人的面都见不到的所谓的主上。

    在管童没有露那一手的时候,庞太师的的确确觉得他还有不少的胜算,然而,当管童在他面前露了一手之后,庞太师深刻的认识到,他的智谋在对方绝对压倒性的实力面前真的很不够看。

    不管他有多厉害,只要他的武力值低于对方,那么对方只要杀了他,那他就彻底的完了。

    人都死了,他的计谋还有什么用?

    更何况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他才聪明睿智,别人都不是傻的,尤其是能将他算计到这个份上的人,他又岂能是没有半点脑子的人。

    “可…可是有何不妥之处?”

    “你约我在此地见面,这个地方安全吗?”管童对自己的修为是非常自信的,倘若有人跟踪或是监视他,他必然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对方。

    毕竟从光武大陆过来的人与这片大陆的人很不一样,即便他们都善于隐藏,有些地方却是怎么也隐藏不了的。

    再得,管童压根不相信这片大陆的人跟踪他,还能不被他发现。

    真要发生那种事情,管童觉得都不用东方云龙责罚于他,他自己都无法接受这样的失误,定然自己就乖乖去领罚,半分怨言都不会有。

    “大人放心,红拂馆是属下的产业,这个地方是很安全的,至今为止外面混进来打探情报的人还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的。”

    若非如此,红拂馆里的秘密怕是早就曝光了。

    “大人,可是外面被人……”

    看懂庞太师想要表达的意思,管童的眉头皱了皱,轻抬了抬手道:“没有。”

    寒王气息外泄仅有短短一瞬,倘若管童能谨慎一点不那么自负的话,他肯定就锁定住了寒王的气息,从而寒王也不能那么顺利的离开红拂馆。

    只因管童的过度自负,让得寒王很快就将自己的气息再度隐藏,房间内外除了管童就只剩下庞太师的气息,因此,不相信会被人给监视起来的管童就错失了发现寒王的机会,也使得东方云龙的计划过早的暴露,半点都没有达到预期中的效果。

    “真要有人的话,我是一定会发现的。”

    “那是当然的,以大人的修为,谁敢不要命的靠过来找死。”

    “交待你的事情别忘了去办,我也是时候回去向主上复命了。”

    “那属下送送大人?”

    “不用送了,虽说这红拂馆是你的地盘,但这段日子你还是再仔细排查一番比较好。”

    “是。”庞太师孙子似的躬身送走管童,语气那是说不出的恭敬,但当他再次抬起头来时那阴戾的眼神,却让人有种身处无边地狱的惊悚感。

    想他庞氏一族经历数代至今,庞太师出生的时候,庞家的地位就算不是顶尊崇的那一种,他也绝对是没受过什么委屈长大的。

    成年后他的官位越做越大,家族的权利与声望也越来越大,等到做到太师一职之时,便是圣上也要顾忌他三分,不敢轻意动他。

    然而,庞太师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年轻时没有受过的种种屈辱,竟然在他年老之后,时不时就要品尝一番,这种滋味太过难言,也太过憋屈,偏偏他不得不忍受这些屈辱,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哪怕在这样的处境之下他选择了依附东方云龙,事事听从东方云龙的命令,可庞太师的心里有着一面明镜,他知道东方云龙不可能完全信任他,而他自己也不可能完全的信任东方云龙,眼下他与东方云龙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微妙,这也让得庞太师不得不生出更多的想法,否则他岂不是真要眼睁睁的看着庞氏一族就此灭亡?

    “本太师还没有输,本太师也绝对不会输的。”紧紧的握了握拳头,庞太师黑着脸沉着声喃喃自语。

    也不知庞太师在原地站了多长时间,等他脑海中翻腾的思绪渐渐平静下来,方才自沉思中回过神来,冷声道:“来人。”

    “主子。”

    “这几天可有什么行迹诡异的人往来红拂馆?”

    “回主子的话,没有。”

    “你确定?”

    被庞太师质疑的黑衣人微怔了一下,他的眉头拧了起来,似是在努力的回想他有无什么遗漏,半晌后才缓缓开口道:“回主子的话,这几日往来红拂馆的人都是常来的熟客,属下并未发现什么生面孔。”

    “你再仔细想想,半个月前又或是一个月前呢,有无生面孔到红拂馆来?”

    “这…”

    “红拂馆的幕后老板就是本太师这件事情虽说很是隐秘,但知晓此事的人并不多,你只管将你心中的疑惑告诉本太师,其他的判断自有本太师来定夺。”

    “主子应当知晓红拂馆是开门做生意的,除了惯来的常客之外,不说每天至少隔几天都会有生面孔来红拂馆,按照咱们这里的规矩,属下对那些生客的背景都调查过,并不曾发现什么异常。”

    自打庞太师将红拂馆交给他来暗中打理之后,他是半点都不敢大意,往来于红拂馆的人,庞太师不但要清楚知道他们的背景,当然也会将他们的把柄死死的握在自己手中,以便必要的时候让那些人听从他的命令来行事。

    “现在本太师有两件事情要你去做。”

    “请主子吩咐。”

    “一,立刻马上将红拂馆里里外外都清查一遍,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遗漏;二,将最近三个月内来红拂馆的,你们感觉身份与地位,又或是那人通身气质不一般的人,再给本太师仔仔细细的查一遍。”

    “是,主子。”

    “不管查到什么样的结果,第一时间通知本太师知晓。”

    “是。”

    “行了,赶紧去办本太师交待的事情。”庞太师拧着眉几句话交待完,也不坐在红拂馆静候结果,而是转身就退回之前的房间,从密道回了太师府。

    庞太师素来是个行事谨慎的,他跟管童谈事情的时候,在他的感知范围内的确没有被人监视的感觉,再有管童也证实外面没有人,可这架不住庞太师一句小心驶得万年船,只要有那么一点苗头,这就不妨碍庞太师多留一个心眼。

    即便他已沦为东方云龙手中的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但庞太师有理由相信,管童不会在那样的事情上为难于他,他最后说的那句话也必然有深意。

    抓紧时间回府后,庞太师又将庞正跟庞统两个儿子叫到身边,至于他那几个不成器的孙子,为了不让他们知道太多从而坏了他的事,庞太师对他们压根就是采取避而不见的态度。

    好在庞翔哥儿几个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越是这个时候他们也越发不往前凑,生怕这种有权有势的富贵日子被他们一搅和就没了。

    父子三人关在庞太师的书房里也不知谈了些什么,等到庞正跟庞统从书房里出来,时间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

    “大哥。”

    听到庞统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庞正大步往前走的脚步顿停,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也是十分的精彩。

    他现在已经记不起,庞统到底有多长时间没有这么发自内心的叫他一声大哥了。

    “二弟。”

    庞正跟庞统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犹记得幼时他们兄弟间的感情极好,虽然为了在父亲的面前争表现他们兄弟间也有过明争跟暗斗,但那时的感情相对现在单纯很多,也没有那么多的阴谋跟算计。

    不知从何时起,他们兄弟间的缝隙越来越大,也越走越远。

    “父亲他…”

    “二弟现在担心的也正是为兄现在担心的,可是父亲他意已决,不是你我说什么就可以更改的,如今我们能做的除了配合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了。”

    “哎!”庞统皱着眉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看着同样一脸愁苦之色的庞正低声道:“大哥说得不错,我们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不管前路如何,为了咱们自己也为了庞氏一族,我们许胜不许败。”

    兄弟两人的手多年之后再一次交握在一起,庞正看着庞统,庞统看着庞正,这一刻他们抛开心中所有的担忧,所有的犹豫,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对于当下要走的路再也没有一丝的动摇。

    而此刻已经到了宫门口的庞太师并不知道,因着他在书房中无意的一番话,竟让他原已离了心的两个儿子,竟消除了心中多年的隔阂,也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

    罗浮山

    “公子,属下前来复命。”

    “进来回话。”

    星殒城内的局势很僵,可各方势力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的微妙,按照东方云龙推演成功的计划,东方云虎成功死在他的手里,那么他就会以破坏温绍轩的婚礼为契机,彻底打破星殒城当下的平衡,将这个僵局狠狠的撕破一道口子,以便他下一步计划的推进。

    然而,东方云龙算计再如何的精良,却也没有料想到他会反被设计,不但没能除掉东方云虎,反而还让东方云虎顺利的回到罗浮山不说,还将他身上的嫌疑洗得干干净净,这也就算了,偏偏让漆老对他心生了戒备,别说拉拢漆老到他的身边,漆老能不在他父亲东方腥的面前说他是非,东方云龙做梦都要笑醒的。

    要知道东方腥的儿子有很多个,其中天赋能力皆极为出挑的就有五个以上,别说他东方云龙虽得东方腥的宠,却也绝对不是唯一。

    有个生性多疑又残忍嗜杀的爹是种什么感受,再没人能有东方云龙自己清楚了。

    一旦他的身上没有东方腥所看重的东西了,又或是他不能替东方腥办差事了,失去价值的他不单单会失去现在的一切,只怕他的那些兄弟们还会找准时机将他彻底给抹杀掉。

    东方云虎被漆老带回罗浮山,他没能死在东方云龙的手中,让得东方云龙不得不临时取消对相府的一切行动,否则宓妃做的那些安排一点都不会没有用处,反而还会派上大用场。

    “公子,庞太师那边已经搞定,他已愿意臣服公子。”

    “呵――”

    听着东方云龙的冷笑声,管童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东方云龙也没有指着他能接话,“他现在不过表面顺从本公子罢了,心里还是有自己算计的,你给想个法子让他彻底听话。”

    虽然管童威胁震慑庞太师用的借口是灭了庞氏一族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但因有宓妃跟陌殇的存在,东方云龙根本就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行事。

    只可惜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庞太师并没有往那一点上面去想,等他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庞氏一族已经无法再摆脱东方云龙的控制。

    “请公子放心,属下少说也有十种以上的办法让那个老匹夫乖乖听话。”

    “那个楚宣王世子的身份已经得到证实,他既是鬼域殿之主赤焰神君,那么跟在他身边的人就不可能没有光武大陆的人,目前也不清楚在赤焰神君的身边跟有多少光武大陆来的人,为免无缘无故折损手中的人手,短暂的沉寂已是必然的趋势。”

    培养一个只忠心于自己的手下不但要花费人物跟物力,还有诸多的心血,东方云龙对自己手下的人可是很心疼的,万万不会让他们去平白的牺牲。

    就算不得已要有牺牲的时候,东方云龙也希望他的人可以用在刀刃上。

    “在父亲新的指示下来之前,让下面的人都收敛一些,切莫暴露了自己。”

    “是。”

    “这段时间内,不管是那楚宣王世子还是有关相府的人和事,通通全都不要插手,再走下一步的时候本公子要从长计议。”

    “是,公子。”

    揉着眉心想着自己还有没有没交待到的,东方云龙清楚的知道,眼下他最要紧的事情不是去操心在这片大陆上他哪里的部署不妥当,什么地方需要做出新的调整,而是如何做才能消去漆老心中对他的怀疑。

    如若可以的话,东方云龙绝对是不会留漆老性命的,只是那个老家伙的修为在他之上,他就是想杀都杀不了。

    没有一击即毙的把握,东方云龙不会蠢得去动手,没有其他选择的东方云龙,只能绞尽脑汁的想办法讨好漆老,努力争取让他还站在他这一边。

    “都愣在这里做什么,去给本公子盯着大公子那边,一旦他有什么动静立刻通知本公子。”

    “是。”

    “小心一些,别让漆老发现了。”

    “是。”

    要说东方云虎的命也真够硬的,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不说,紧接着又被他速度的补刀,都已经这样了他还硬是吊着一口气没有咽下去,简直差点没把东方云龙给气疯。

    其实东方云龙的计划是很完美的,一步一步都算计得刚刚好,只可惜他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个意外,而那个意外就是宓妃。

    要是没有宓妃的话,东方云虎即便不死,他所做的那些事情也会被曝光出来,接下来只要东方云龙加以利用,就算他不动手杀东方云虎,东方腥也是容不下东方云虎的。

    “哑夫,大公子他究竟何时能醒?”

    自漆老将东方云虎从宓妃的追杀中救回来,到今日已经足足将近四日,可东方云虎却一点转醒的迹象都没有。

    每一个阴鬼门出来的人,无论是医还是毒都是通晓一些的,漆老虽说算不得顶尖的高手,但他在这方面的修为也很是不错。

    东方云虎被东方云龙重伤,命悬一线之际,第一个接触东方云虎的人是他,也是他给东方云虎输送了真气,将东方云虎已经有些涣散的心脉给护住的,因此,当时东方云虎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漆老心里最清楚不过。

    遂,漆老对东方云虎的怀疑完全打消了,甚至有些后悔应下了东方云龙的那个约定。

    要是他能早一点去寻东方云虎,又或是派人去接应东方云虎,想必东方云虎就不会遭到宓妃的追杀,最后没死在宓妃的手里,反倒差点死在东方云龙的手里。

    这也亏得是温绍轩大婚占用了温宓妃的时间,拖住了温宓妃的行动,否则漆老只会更加的头疼,天知道两个时辰前他刚收到消息,他们阴鬼门在星殒城中的另外两处据点已经被温宓妃给一锅端了。

    在此期间,他竟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可见那个女人动用的是什么势力。

    “不会太久了。”

    “不会太久是多久,你给老夫一个明白话。”

    “纵使你的医术赶不上我,却也应该知道大公子被你带回来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他能活下来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奇迹,能在短短几日就恢复到现如今的模样你还想如何?”

    漆老嘴角一抽,拧眉道:“老夫没想如何。”

    哑夫虽然叫哑夫,但她并不是一个哑巴,当然也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真实年龄已过六十,容貌却凝结在二十出头模样的女人。

    她的容貌生得极其的妖艳,妩媚与妖娆似是从她的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只是她身上的气息却给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67】逼入绝境,打消怀疑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