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68】恻隐之心,偷听谈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大公子在阴鬼门的身份虽说贵重却是半点都不被人尊敬,这都近二十年过去了,门主仍是因先夫人而无视大公子的存在,不管大公子有多么的优秀,办差从来不奖励表扬也就罢了,每每受到的都是斥责。````”

    漆老耳边响起哑夫幽幽的说话声,他的眉头微微拧起,一时间也闹不明白哑夫在他面前说这些是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

    阴鬼门的人都知道,哑夫虽说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生得极其妩媚,极其妖娆艳丽的女人,但她杀人如麻,绝对是个蛇蝎心肠的,千万别跟她说慈悲,怜悯,那些东西她压根就没有。

    在光武大陆只要你足够强悍,只要你修为高深,那么即便你是一个女人也不会有人小看轻视于你,只要你的实力在他们之人,那么他们就会奉你为尊。

    因此,哑夫在阴鬼门的地位很是有些特殊,一般人可没有资格请到她亲自出手。

    当然,哑夫跟漆老一样都是东方腥的心腹,深受东方腥的信任,尽管他们性格不同,行事作风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对东方腥的忠心。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头上有顶有颜色帽子的。”到底‘绿帽子’三个字没有从漆老的口中吐出来,他作为一个男人还是很能理解门主的做法的。

    曾经的爱有多深,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门主对先夫人的恨就有多深吧!

    不管以前门主对大公子有多疼爱,有多看重,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即便门主虎毒不食子留下大公子性命之后,却也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像以前那样去疼爱大公子,心里到底是有了一个疙瘩。

    “呵――”哑夫没有反驳漆老的话,只是脸上的笑容又妖艳了几分,却是眸色幽深的轻呵了一声。

    她自小就生得美艳动人,自懂事之后起身边从来都不缺乏追求者,男人在哑夫的眼里也就那么回事儿,喜欢的时候她就逗一逗,不喜欢的时候便毫不留情的杀了。

    别说什么她不懂情为何物,哑夫会将男人视为一种玩物,到底也是因为曾经受过很深很深的情伤,此生她都不会再谈感情。

    哑夫其实一直有个问题想不通,为何男人在要求女人对他们只能从一而终的时候,他们却可以不对那一个女人从一而终。

    初时浓情蜜意,恩爱无疆,不出三五几年,有的甚至不过短短数月,男人们所谓的深爱就淡薄成了一张薄纸,接二连三的新人就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想当初她爱上那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对她如何,可那个男人的爱是有时间限制的,等时间一到,他说他仍是爱着她的,同时却也是爱着别的女人的。

    高傲如哑夫,她怎能容许那个男人那般糟践她的爱情,是以盛怒之下的她亲手将那个男人给杀了,从此以后,哑夫就将自己的名字给换了,再也不跟男人谈感情。

    哪怕时至今日,哑夫依旧能够清晰的回忆起,当她知道她的男人睡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之后,她心中无法抑制的愤怒,以及她对那个男人的报复。

    既然他说他是爱她的,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不过只是逢场作戏,那么她也是爱他的,所以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也不过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为何他就能理直气壮的斥责辱骂她不守妇道,水性杨花,将她贬进尘埃,打入地狱。

    “以前也不见你这么关心大公子,怎的突然替大公子说起话来,难不成你被大公子收买了?”不怪漆老要用怀疑的目光,怀疑的眼神看向哑夫,而是哑夫这个女人素来是个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主儿。

    想当年先夫人被门主捉奸在床,丝毫不给先夫人解释的机会就当场一剑刺死先夫人,紧接着怒火中烧的门主还险些亲手杀了大公子,怎不见一直在场目睹了这整个过程的哑夫替大公子说一句话,求一句情。

    别说什么哑夫是惧怕当时门主是在盛怒之下,只要哑夫这个女人想做的事情,即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都会不顾一切的去做。

    “漆老觉得这世间有男人能收买得了我?”

    漆老,“……”

    “人老了就越发喜欢回忆过去了,只是突然想到一些往事,一时间颇有几分感慨罢了。”哑夫的回忆被漆老出声打断之后,她仿佛又恢复成以往的那一个她,对这世间任何事情都不关心。

    “你说你老?”

    “呵呵…”哑夫掩唇娇笑片刻,方才神色严肃的反问道:“难道我还不老吗?”

    “就你这般模样走出去,怕是没人敢说你老的。”

    “我这张青春永驻的容颜是怎么来的,别人不清楚难道漆老也不清楚?”任何美丽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在情伤之后,哑夫就已经不再将男人当成是男人了。

    那些想方设法靠近她的男人,贪图的是她的美貌,享受的是跟她共赴巫山**的致命快感,而她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除了有正常的生理需要之外,得到了她的男人自然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她与那些男人在一起,说得冷血一点就是各取所需,事后谁也别干涉谁的生活。

    “那你是在质疑门主吗?又或者说你对门主他生出了什么别的心思?”

    “你想太多了。”

    “是吗,可老夫并不那么认为。”漆老对东方腥的忠心那是毋庸质疑的,哑夫跟他也是多年的老搭档,他可不希望哑夫走错路。

    “你觉得这世上有人能收买我吗?自那之后这世间已无能打动我心的东西存在。”

    闻言,漆老沉默了,对于哑夫的过往他是知道为数不多的人里面的其中一个。

    仔细想想也是,哑夫与先夫人根本不相识,不存在先夫人托孤什么的,更何况先夫人也不可能预料到她会死,毕竟事发后她就已经死在门主的剑下。

    再来哑夫如若要帮大公子的话,以她的性情脾性根本不可能等到现在才动手,早早就会有苗头露出来。

    “你这人的性子就是这样,都已经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都没变。”

    “老夫相信你也没变。”

    “门主要如何处治先夫人我管不着,门主要如何对待大公子也不关我的事,若非在接到你的传信被门主派来这里待命,又赶上大公子性命垂危,兴许我也不会生出这么多的感慨来。”

    曾经的种种对哑夫来说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那么些年过去,她以为自己是忘了的,却不想在看到东方云虎之后那些记忆如潮水般涌进她的脑海,清晰的提醒着她过去都发生了些什么。

    “我只是觉得大公子他很无辜,就算先夫人做错事,那跟大公子有什么关系,不管门主对先夫人是要打还是要杀,怎么也不该迁怒到大公子的身上吧!”

    漆老本是做好了要听哑夫说几句心里话的准备,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话是从哑夫的嘴里说出来的。

    也许男人跟女人看待问题观点跟角度不一样,然,不可否认细细想来,哑夫她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不管先夫人做了什么,那都只是先夫人做下的,跟大公子一点关系都没有,门主因先夫人之故而迁怒于大公子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且不说门主对大公子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单单就是门主故意针对大公子的那些事情,也着实让大公子受了太多的委屈。

    “当年发生的事情说起来就数大公子最无辜,也不知门主为何至今还是这般对待大公子。”

    “主子的事情岂能由着我们这些做属下的来质疑,这些话你说与老夫听听就算了,可别拿到门主的跟前去说。”

    哑夫目光幽幽的看了漆老一眼,半晌后冷声道:“我虽然是个女人,但我绝对跟长舌妇沾不上半点关系。”

    “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老夫都已如实的传信给了门主,至于要如何做就得看门主的意思了。”许是东方云虎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些许成果,漆老虽是东方腥安排在他身边监视他一举一动的,如今漆老的心却也稍稍偏向了东方云虎。

    虽说漆老对东方云虎不会完全没有防备,但至于漆老相信了东方云虎绝对不会背叛阴鬼门之心,往后自然会对东方云虎多几分信任,也多给了东方云虎一些私人空间,不会再将他盯得密不透风。

    “若非你施救及时,三公子那一掌可就直接将大公子送上西天了,这事儿你也如实对门主说了?”哑夫挑起描绘得很精致的细长眉,烈焰红唇微微上扬,那笑散发着致命的丝丝诱惑。

    “诚如你所言,大公子说来很是无辜,就算门主不待见大公子,至少门主也应该对大公子相对公平一些,老夫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平起见。”

    “就你嘴硬。”

    “大公子也好,三公子也罢,他们都是门主的亲生儿子,说来也都是咱们的主子,老夫将情况如实的上报给门主知晓,至于门主要如何取舍就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事情了。”就像哑夫说的那样,事情已经过去近二十年,但愿门主能够放下过往,不说有多疼爱大公子,至少也要对大公子公平一点。

    “站在同为女人的立场,我倒是觉得门主欠一个让先夫人开口解释的机会。”

    那个时候的东方腥大概是真的气疯了吧,否则面对他曾深爱的妻子,怎会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便直接给了她一剑,了结了她的性命。

    哑夫不禁怀疑,门主他真的爱过先夫人吗?

    如果他爱过,即便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之下,他又怎么下得去手。

    说到底他根本就不曾爱过吧……

    “哪怕就是死,至少也要死得明明白白,可门主根本就没有给过先夫人机会,便直接判了她死刑。”

    “咳咳…背后议论主子是非已是不对,但当年先夫人之事那是门主亲眼看到的,这怎么也不可能是一个误会。”

    “谁说眼睛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

    “哑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说完这句话,哑夫就不再开口说话,任凭漆老怎么问她,她都不再开口。

    今个儿她说的话已经够多了,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漆老说这些话,不过既然她敢说,心中也就没有半点惧怕之意。

    哪怕漆老将今日她与他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全都转述给门主听,哑夫也丝毫不惧。

    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情,门主是最清楚不过的,否则以门主的行事作风,断然是不会将她收为心腹,并时常委以重任的。

    “兴许你是对的,当年发生的事情怕是还需要仔细的再查一遍,指不定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眼见他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哑夫也没有要回应他的意思,漆老就知她是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而且按理说真正最应该最迫切想要除掉大公子的人是六公子才对,三公子对大公子的态度实在太过奇怪了些。”

    倘若东方云龙知道就因为他着急着想要除掉东方云虎而导致他极力想要隐藏的秘密提前曝光了,也不知他会是怎样一种心情。

    “别看门主平日里对几位公子的所作所为漠不关心,但只要门主动了那个心思,某些被隐藏的真相定然都将浮出水面。”漆老倒是不怕真相就是当年的那样,怕就怕真相不是当年那样,而是有什么新的发现,届时,整个阴鬼门怕是都将天翻地覆。

    “门主派我过来是有其他任务的,要是大公子争气的话顶多明日傍晚就会醒来,到时候你与我再来细问他当日前后发生的事情,至于三公子那边我的建议是多盯着一些,至少在接收到门主新的指令之前,最好将他的行动限制起来。”

    “嗯,这点老夫心中有数。”

    “如此,你就再多安排两个人过来伺候大公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嗯。”

    目送哑夫大步离开后,漆老看着床上双眸紧闭,眉头紧拧成一团,睡得极不安稳的东方云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头一回在看到东方云虎的时候满腹的复杂。

    若是他将刚才与哑夫的谈话全都回禀给门主知晓,那么以门主的性情必然会彻查当年的事情,一方面漆老怕的就是当年先夫人一事另有隐情,否则该如何解释三公子的诸多行为,另一方面漆老又担心倘若先夫人真是无辜的,那么大公子这么些年所承受的委屈又该找谁清算,门主为了补偿大公子,还不知要在族内引起怎样的动荡。

    “哎…”

    最后再深深的看了东方云虎几眼,漆老叫来几个人里里外外的守着东方云虎,他这才放心的离开。

    等到漆老的气息完全消失,躺在床上的东方云虎才缓缓的睁开双眼,若非他的自制力过人,早在听到漆老跟哑夫谈话之时他就露了破绽。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调查他母亲当年发生的那一件事情,他绝不相信他的母亲会背叛他的父亲,他比谁都清楚他的母亲有多爱他的父亲,那样一个女人又怎会给他的父亲戴绿帽子。

    只是他查了那么多年一点线索都没有,却直到刚才他才知晓,也许他想找到的那个真相的契机就在东方云龙的身上,不不不,不是东方云龙,而是东方云龙的母亲身上。

    最好别让他找到他母亲的事,他母亲的死跟东方云龙的母亲有关,否则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要那个女人替他的母亲偿命。

    还有一而再再而三找他麻烦的东方云龙,他也绝对不会放过。

    这个世上有些债,只有鲜血才能洗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68】恻隐之心,偷听谈话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