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69】大少夫人,初议亲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转眼,半月时光转瞬即逝。网

    这一日宓妃难得忙里偷闲,辰时末都还未起身,仍躺在床上赖着不肯起。

    “奴婢给大少夫人请安,大少夫人万福。”

    “快些请起。”南宁县主嫁进相府也有一段时日了,她显然对相府的生活适应良好,正如温绍轩对她说的那样,保持自己的真性情就好,别的什么都不用担心。

    相府自分家以后,外面的事情由温老爹做主,里面的事情有温夫人拿主意,底下四个孩子又都是懂事明理,性情极好的,府里自然而然就和谐温馨得很,没别人府上的那些个糟心事。

    “谢少夫人。”

    “妃儿可是还在睡?”

    “回少夫人的话,小姐确是还未起身,不知少夫人找小姐有何事,若是不紧要的话,奴婢就想……”虽然宓妃对丹珍极好,也不曾将丹珍视为奴婢,可丹珍也不会因为宓妃待她好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除了在宓妃的面前,她一直都提醒自己,她是宓妃身边的一等丫鬟,她的言行就代表了自己的主子,万万不能失了主子的风范,主子的脸面。

    是以,即便南宁县主不让她那么多礼,她还是谨守着自己的本份。

    “无妨,你想说的本少夫人都明白。”

    “奴婢多谢大少夫人体谅。”

    “妃儿这些日子一直在忙,难得有时间可以睡一个舒服的觉,我怎舍得吵醒她。”

    丹珍恭敬的听着南宁县主的话,却也明白她的话还未说完,是以她微笑以对却并未接过话头来。

    “更何况我也没什么紧要的事情,等妃儿醒了再说也不迟。”

    “那奴婢就请大少夫人移步西暖阁稍坐片刻休息一下,待小姐醒了,奴婢立马就告之小姐可好?”

    “如此甚好。”

    虽说自温绍轩大婚之后,不单单星殒城沉寂了下来,就连整片浩瀚大陆都似是在一瞬间完全的沉寂了下来,这就仿佛是面上平静,暗里汹涌的大海,总给人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的窒息感。

    这段日子宓妃早出晚归的很是忙碌,别说南宁县主这个大嫂不知宓妃在忙些什么,就连她的夫君跟公爹婆母也不太清楚宓妃在忙什么。

    他们之间有着不用说话就能明白对方的默契,你若不说我便不问,这样无条件的信任让得南宁县主颇深震憾。

    原本她还以为就算她成为了温绍轩的妻子,想要真真正正的融入相府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却不曾想他们说接纳她,便是真正的接纳了她。

    府里不管什么事情,即便她只是一个内宅妇人,他们也都没有隐瞒过她半分,对此,南宁县主发现她现在不单单仅仅只是深爱温绍轩了,她更是爱上了这一个家。

    “来人。”

    “小姐,奴婢进来了。”

    “嗯。”懒懒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宓妃双眸仍是浅浅的闭着,慢慢的从锦被下伸出右手揉了揉眉心,又是眯了好一会儿她才彻底的睁开眼,红唇轻抿,嗓音带着一股天然的冷意,“什么时辰了?”

    “回小姐的话,快到午时了。”

    闻言,宓妃‘噌’的一下就从床上弹坐而起,她微张着嘴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带着几分迷糊的道:“我不过就是躺着又眯了一小会儿,怎么就到午时了。”

    最后那句‘她可真是能睡’这话,宓妃倒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小姐定是前些日子太忙太累了,难得有时间可以多睡一会儿这有什么关系。”丹珍一边伺候宓妃穿衣,一边接过宓妃的话。

    “就你这张小嘴会说,本小姐喜欢。”

    “想来小姐的肚子也该很饿了,我进来的时候冰彤已经去给小姐准备吃的,一会儿小姐可要多吃一点,全都是小姐喜欢吃的。”

    “嗯。”

    任由丹珍在她头上一番轻柔的动作,不一会儿宓妃就穿戴整齐,活脱脱一绝世大美女。

    “小姐,可以吃饭了。”

    “来了。”昨夜回来之后宓妃洗完澡那是倒头就睡,眼下这都到用午膳的时辰了,她也当真是饿极了,哪里还会讲究那么多。

    看着宓妃坐到饭桌旁就要开动,丹珍猛地想起自己刚才究竟遗忘了什么,她不由得惊呼出声,喊道:“小姐等一下再用膳。”

    “呃?”

    “咳咳。那个奴婢刚才忘了说,大少夫人过来找小姐,我见小姐睡着还未醒,就问大少夫人可有重要的事情要找小姐,若是有的话我就叫醒小姐,若是没有的话就……”丹珍迎视着宓妃的目光,后面的话越说越小声,头也越垂越低。

    “后来大少夫人说找小姐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说是可以等小姐睡醒再说,所以我就将大少夫人请到西暖阁稍坐休息,不曾想小姐会睡到现在才醒。”领着南宁县主去了西暖阁,又吩咐了下面的人好生伺候之后,丹珍便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这一忙就把她给抛到脑后,险些忘了南宁县主还在西暖阁等着小姐。

    “算了,你也是无心之过,想必大嫂她也不会介意的。”

    “小姐,我知错了,一会儿我亲自去给大少夫人道歉。”

    “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去请她过来与我一同用膳。”虽说让南宁县主等了她这么长的时间有些不好意思,但南宁县主能坐到现在也不见着急,想来的确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

    只是能让她一等她就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的事情,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是,小姐。”

    不一会儿丹珍就领了南宁县主过来,宓妃看到她便轻笑出声道:“真是对不住了大嫂,还望大嫂莫要见气。”

    “瞧妃儿说的这是什么话,是我自个儿要呆在碧落阁等你醒来的,这可怪不得旁人。”以前南宁县主在宓妃的面前总觉得不自在,仿佛只要宓妃一个眼神就能将她心里想的全都看透,但真正跟宓妃有所接触之后,她发现倘若她也有宓妃这样一个妹妹,那她也会倾尽所有去疼爱的。

    也是从前些日子开始,她总算明白她的夫君跟两个小叔子为何都那么疼爱宓妃了。

    不为别的,只因她值得。

    “这些菜都是按照我喜好的口味准备的,我再让丹珍去小厨房准备几个大嫂喜欢的可好?”宓妃将筷子递给南宁县主,如水般的眸子里带着浅浅的笑意,莫名就让人想要亲近她。

    “不用那么麻烦,这有好几个菜都是我喜欢的。”说完南宁县主也跟着宓妃动了筷,“之前听母亲说妃儿这里的厨子做出来的菜味道最好,今日大嫂可是有幸尝到味道了,果然每个菜都很好吃。”

    “大嫂要是喜欢的话,随时都可以过来品尝。”

    “那敢情好,我可不会跟妃儿客气。”

    “嗯。”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间,宓妃就已经解决掉了两碗饭,那吃饭的速度简直看得南宁县主一愣一愣的,颇有种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的感觉。

    偏偏就宓妃这样风卷残云般吃饭的速度,看起来却一点都不失礼,举止优雅得仿如一幅优美的画。

    “大嫂来找我可是有事,如果有的话大嫂也别跟我客气,有帮得到忙的地方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宓妃话一出口南宁县主就不太好意思的垂下了眸子,只见她咬了咬唇,好半晌之后她才开口道:“不瞒妃儿,我确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妃儿帮忙。”

    “不知是何事?”按理说有事需要帮忙的话,她这大嫂不该找她大哥么!

    似是瞧出宓妃眼里表达的意思,南宁县主有些小声的开口道:“是我有私心。”

    “什么?”宓妃看着欲言又止的南宁县主,她掏了掏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不想让夫君他接触别的女子。”

    “怎么回事?”

    南宁县主既然向宓妃开了这个口,自然就不会故意隐瞒什么,而且不是她对那个女人有什么成见,而是出于女人敏锐的直觉。

    虽然她与那个女人三年未见,她们曾经是最好的闺蜜,但这一次她给她的感觉当真很是奇怪,是以即便犹豫再三南宁县主还是向宓妃开了这个口。

    “她曾对大嫂有救命之恩?大嫂与她也曾是最要好的朋友,那为何你们之间的关系又疏远了呢?”

    “这个说来话长,因她对我有救命之恩,因此,我也好,我的母亲也好,对她都非常的好,起初相处的那几年我也以为我们性情相近,就连很多的爱好都相同,合该就是最亲密的一对儿,直到有一次我意外撞见她责罚自己的贴身丫鬟,那一刻我猛然觉得,我仿佛从来都不曾认识过她。”

    宓妃安静的听着南宁县主的话,一点也没有要插嘴的意思,只等她继续往下说,“此后,我对她便留心了不少,渐渐也就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呃,也可以说是她的秘密,慢慢的我便与她疏远了,而她好像也并不怎么在意。”

    “后来呢?”

    “后来她随她的父母搬到了云城,可她偶尔会写信给我,我与她之间的联系倒是一直都没有断。”毕竟她对她有救命之恩,南宁县主即便再不认同那个女人的处事之风,却也不能抹灭她对她有恩的事实。

    “那她这次来星殒城找上大嫂,可是以她曾经救过大嫂一事相要挟了?”

    “她话里倒是有这个意思。”南宁县主并不笨,她哪里听不出那个女人话里有话。

    只因她敏感的察觉到那个女人的身上有不妥,即便遇上这样的事情她应该寻求温绍轩的帮忙,但因想到那个女人到底是个女子,犹豫过后南宁县主还是找上了宓妃。

    一来宓妃是女子,二来南宁县主相信处理这样的事情明显宓妃更有经验。

    “大嫂找个时间约她见一面,我在暗处亲自会一会她。”

    “好,妃儿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则日不如撞日,就选明天吧。”

    “那我回去就给她送封信过去,约她明日在醉香楼见面。”

    “可以。”

    接着南宁县主又跟宓妃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带着她的两个丫鬟回了紫竹院。

    “冰彤,你去将红袖叫来。”

    “是,小姐。”

    很快红袖就走了进来,恭敬的道:“小姐你找我。”

    “去给我查一个人,仔仔细细的查,尤其是她的家世背景这些要特别注意,不要有什么遗漏。”

    “是,小姐。”

    这厢红袖刚刚离开,宓妃正准备去隔壁书房处理一下这几日堆积的事务,突然闻到熟悉的味道,她便知是谁又不走寻常路,直接选择翻墙进来了。

    “你们先退下。”

    “是,小姐。”

    “阿宓。”房门轻轻关上的那一瞬,陌殇长臂一伸直接将宓妃搂进怀里,坚毅的下巴轻搁在宓妃的肩膀上,头就轻埋在宓妃的颈间。

    “事情有眉目了?”

    “暂时还没有。”

    “哦。”

    “阿宓不要担心也不要着急,最迟后天就会有眉目的。”

    “嗯。”

    “你很累?”宓妃任由陌殇就这样抱着她,她也很是喜欢这样的感觉。

    “抱着阿宓就不累了。”

    “嘴巴这么甜?”

    “阿宓,我明日来相府提亲可好?”

    “嗯。”

    “阿宓你说什么?”

    “我说好。”爹娘已经同意了她跟陌殇的事情,自然对陌殇上门提亲之事不会再出言反对,早日将他们的亲事定下也好。

    这样,这个男人从此便贴上她温宓妃的标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69】大少夫人,初议亲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