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70】世子爷,高调提亲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府・观月楼

    “什么事儿让钱嬷嬷这般开心,这脸都快笑成一朵花儿了?”

    刚刚从外面走进房里的钱嬷嬷一听自家夫人这满是调侃的话,她脸上的笑容不但一丝未曾减少,反而笑得越发的柔和了几分,瞧得房里伺候的几个丫鬟那都是一愣一愣的。``````

    这该不是嬷嬷她捡银子了?

    并且捡到银子的数目还非常的大,不然怎会成这副模样,她们看着都不免有些扎眼睛。

    “回夫人的话,老奴一大清早就听到院子里有喜鹊叫得欢快,想来定是有喜事要发生,这如何能让老奴不开心,不高兴。”

    “你们也都听到了?”

    房里伺候的几个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倒是异口同声的回话道:“回夫人,奴婢们也确是听到有喜鹊欢快的叫声。”

    老话说喜鹊迎门必有喜事。

    可据她们的观察,貌似府里近段时间不会有什么喜事要发生呀!

    这不由得即便她们听到院子里有喜鹊的叫声,也一点都没往深处去想。

    “嗯,本夫人也听到了。”

    “这…”

    温夫人这话一出口,不只钱嬷嬷的目光‘刷’的一下落到了她的身上,就连她身边最得力的几个丫鬟的目光也是齐刷刷的落到她的身上,看得温夫人都不禁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

    “夫人,咱们府里当真有喜事将近?”钱嬷嬷皱着眉头一脸的疑惑,倒是没将这事儿跟宓妃联想到一块儿去,谁让在钱嬷嬷看来,自家相爷跟夫人虽然打心眼里认同了楚宣王世子那个未来女婿,可因实在太过疼爱小姐,故而不会那么容易就松口让世子爷上门提亲的。

    既然这喜事不会应在小姐的身上,莫不是二公子或是三公子的婚事有了着落?

    也不知无辜躺了枪的温绍云跟温绍宇要是知晓钱嬷嬷心中的想法会不会立马喷出几口老血来,他们到底是得有多差劲,才会让全府上下人人都担心他们会娶不到媳妇。

    “嗯,确是有喜事将近。”

    前些日子陌殇单独来相府跟温老爹还有温夫人密谈了近半个时辰,谈论的可不就是他跟宓妃的事情,只是那一次陌殇跟温老爹和温夫人的见面,别说钱嬷嬷不知情,就连宓妃本人也是不知情的。

    温老爹跟温夫人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对陌殇的考验,他们其实早就打心眼里接受了陌殇这个未来女婿,一直不愿松口的原因,无非也就是想要多留宓妃在身边两年。

    只可惜还没轮到他们将心中担忧的问题说出口,陌殇直接就开口承诺他们,他先上门提亲,然后让他跟宓妃名正言顺的定亲,待宓妃年满十八,他再十里红妆迎娶宓妃过门。

    无疑陌殇给温老爹和温夫人金山银山要迎娶宓妃都打动不了他们夫妻的心,独独陌殇的这个承诺怎不令他们夫妻两人心动。

    正如陌殇向宓妃说的那样,他这一杀手锏一出手,温老爹立马就松口答应了让陌殇上门提亲的请求,他这做爹的很看好这个女婿,更盼着他的宝贝闺女能有一门好的婚事,可不能让宓妃将这个男人给错过了。

    而一早就从宓妃口中听说过了陌殇这个承诺的温夫人反应也是很惊喜的,毕竟听宓妃说出口跟听陌殇亲自当着她的面说出口的话,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至此,温夫人心里提起的石头彻底的落了地,她整个人都安定了,好比吃了一颗定心丸。

    “难道是二公子跟三公子他们……”

    没等钱嬷嬷把话说完,温夫人就一脸黑线的望着钱嬷嬷道:“府中的喜事跟那两个臭小子有什么关系,嬷嬷怎会往他们身上去想。”

    “不是二公子跟三公子,难不成是大少夫人有喜了?”

    温夫人:“……”

    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钱嬷嬷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看把她给怔愣得就跟个傻子似的。

    就算她那儿媳妇南宁县主嫁给轩哥儿是过门喜,距今也还不足一月,便真是南宁有喜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传出来消息来。

    显然温夫人想到的钱嬷嬷也立马就想到了,只见她的脸色一变再变,那头拉耸着都快垂进自己的胸口去了。

    “不过本夫人就在今个儿借嬷嬷吉言,希望再过些日子南宁真的就有了。”

    “大少夫人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指不定过些日子就来给夫人报喜了。”

    “府上会有什么喜事先容本夫人对你们卖一个关子,不过眼下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交待给你们去办。”

    “请夫人吩咐。”

    昨个儿夜里宓妃到观月楼来向她跟相爷请安,提到今个儿是个好日子,陌殇会请他的外祖父外祖母,也就是老韩国公夫妇代他上门向宓妃提亲。

    为免自己的爹娘一点准备都没有,宓妃也是一点都不害臊的提前知会了温老爹跟温夫人一声,当时温夫人可是一点也没客气的数落自己这个闺女,完全不知害羞为何物。

    “稍晚一会儿府上会有贵客登门,你们都到前院去帮忙,大管家自会安排你们该做什么的。”

    “是,夫人。”

    等到钱嬷嬷领着几个小丫鬟退到房外,她才猛然明悟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喃喃自语道:“哎,老奴怎生这般糊涂,怎么就还首先就把小姐给排除了呢?”

    二公子跟三公子那是一听到夫人要给他们相看对象就跑得没影儿的主儿,怎么着相府的喜事也跟他们沾不上关系,根本就是她想得太远了。

    至于大少夫人跟大公子成了婚,能否锦上添花的怀上过门喜,眼下怕是瞧不出来的,这就只有一个字,那便是等。

    府上唯一剩下的喜事,思来想去可不就跟小姐有关,怕只怕今个儿登门的贵客,应当是代楚宣王世子上门向小姐提亲的人。

    怪不得夫人的心情那么好,别说眉眼含笑了,那根本就是全身都在笑,她怎就那般粗心的一点没发现。

    “娘亲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

    宓妃是得了陌殇的准信,知道他今日会上门提亲才专门留在府中哪里也没有去的,这不呆在碧落阁实在无聊的她便过来找温夫人,想要跟她说说话,不曾想她这一路走来竟然一个丫鬟都没瞧见,什么时候她娘的身边这么清静了。

    “娘。”

    “咦,妃儿你什么时候来的?”

    “……”宓妃无语的抽了抽嘴角,什么时候她的存在感变得这么低了,“是娘亲想事情想得太过入神,这才没发现女儿都站在你身边,并且叫了你好几声了。”

    “呃,有吗?”面对宓妃那双似能看透人心的明眸,温夫人不知怎的就有几分心虚,那什么她刚才的的确确是走神了。

    “娘院子里那些人呢?”

    “娘身边用不着那么多的人伺候,便吩咐她们也去前院帮忙了。”

    “帮什么忙?”

    “妃儿不是说楚宣王世子今日会上门提亲么,你说娘亲让她们去前院帮什么忙。”

    闻言,宓妃不由得满脸的黑线,轻撇着小嘴道:“爹跟娘不是最不待见熙然了么,干嘛要突然对他那么好?”

    “以前那是爹跟娘还没承认他是我们的女婿,对他不好是应当的,可既然爹跟娘已经同意将你许配给他,那他跟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对他好不是应当的么。”

    宓妃被温夫人这么一句话堵得无语,她是怎么也没想到温夫人会给出这么一个解释的。

    “等妃儿跟楚宣王世子定了亲,娘的心事就又了了一件。”

    “听娘话里的意思是,等二哥跟三哥也定了亲,娘的心事就全了了?”

    “那倒不是。”

    “还得等到我们都成了亲?”

    宓妃不过只是试探性的随口问了一句,不料温夫人一本正经的告诉她,“对啊,等到你们都成了亲,娘的心事就彻底全了了。”

    怎么办,宓妃她看着她娘竟是一脸的无言以对。

    “瞧娘这记性,竟然都忘了妃儿过来找娘有什么事情了。”

    “没事我就不能来娘的观月楼?”

    “那倒不是,只是娘知道娘的妃儿平日里很忙,这不一时没反应过来么。”

    “妃儿就是过来给娘请安的,别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早知道她过来找温夫人说话会被温夫人问得无言以对,宓妃倒宁愿就留在碧落阁里数蘑菇。

    反正今个儿陌殇上门提亲,要见的人有她的爹跟她的娘,外加她的三个兄长,但并不包括她,是以她出场跟不出场都差别不大。

    更何况就算她不出现,陌殇也会主动出现在她面前的,尤其是在他求亲成功之后,焉能不到她的面前求表扬,要抱抱?

    “既然娘亲有别的事情要忙,女儿就先回碧落阁了。”说完,宓妃也不等温夫人给予她回应,立马脚底抹油就溜得飞快。

    前脚刚踏进碧落阁,红袖就从里面飞身出来不说,还险些跟宓妃撞个正着,“小姐回来了,我正准备去夫人那里找你呢。”

    “吩咐你去调查的那个女人都查到了?”

    “是的,小姐。”

    “将关于她所有的资料都拿进来。”宓妃转身进了书房,红袖轻扯了扯嘴角,抱着她收集回来的资料紧随其后。

    虽说她奉命去调查那个女人的资料,也算有惊无险的将这些资料都带了回来,但她却并不知晓这里面都记录了些什么。

    说实话,红袖还挺好奇的,毕竟她也好长一段时间不曾在她家小姐的眸底看到那么浓的兴趣了。

    “请小姐过目,关于那个女人的所有资料都在这里。”

    看着红袖放在她面前桌上这厚厚的一叠资料,宓妃清冷的眸光微闪,纤细的手指伸出去,动作极尽优雅的翻开第一页,越往后翻只见宓妃的眉头皱得越紧,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才一脸高深莫测的将桌上的东西推到一边。

    “大嫂的直觉还真敏锐,那个女人果然有问题。”宓妃纤细的手指微微屈起,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扣着桌面,发出‘笃笃笃’的声响,一下下仿佛就敲在人的心坎之上,莫名营造出一股诡异,咄咄逼人的紧迫感。

    “小姐,需要属下将她抓来吗?”

    “用不着。”

    “那……”

    “既然那个女人的身上藏着秘密,打草惊蛇就不是上上之策了。”

    “请小姐放心,属下会亲自跟踪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异常就第一时间通知小姐。”

    “嗯,你先跟着她,看看她都与什么人接触,一切只等本小姐亲自见过她之后再做决断。”

    “是,小姐。”

    红袖领了命令便退下了,宓妃没有离开书房,却是靠在椅子上,慢慢将眼睛闭了起来,脑海中思绪万千,她整个人却是越发的冷静。

    如果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有问题,那么她对她家大嫂的那个所谓的救命之恩怕就很值得推敲一二了。

    假如设想从那个时候起,那个女人就在算计,不不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那个女人背后的人就在算计的话,这心机跟城府也未免太深了,细思极恐。

    揉了揉眉心,宓妃总觉得她一直以来想要寻求跟证实的某个答案,兴许线索就在那个女人的身上,若当真如此,宓妃还真得感谢南宁县主对她的信任,亲自找她来帮她这个忙了。

    ……

    “外祖父这是什么眼神?”

    “咳咳…”老韩国公偷瞄陌殇被陌殇抓个正着,他这一张老脸都给丢尽了,不由得一脸尴尬的掩辱直咳嗽,很快一张脸便给憋红了。

    陌殇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有那么恐怖吗?

    竟然将他的外祖父吓得拉耸个脑袋,一副做错事情小孩儿静待责罚的模样?

    “外祖父,外祖母,本世子在星殒城这件事情知晓的人本就没有几个,现在又多了你们,在外人面前说话的时候可别露了马脚。”

    “这个不用你来提醒,老夫都知道。”原本老韩国公对于陌殇隐瞒他在星殒城这件事情是很恼怒的,可当陌殇亲自出面请他跟自己的老妻到温相府替他提亲求娶宓妃的时候,老韩国公就一点也不生气了。

    别以为他是真的老了,他这外孙子对温相家丫头的感情他还能瞧不明白?

    如今外孙子让他去相府提亲,这还不能证明他在陌殇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那他老人家就白活了。

    “相府那边你打过招呼没有。”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老韩国公没好气的瞪了陌殇一眼,忍不住出声打击他,“哼,温相有多宝贝他闺女你比外祖父清楚,你若没有提前打招呼,又或是取得他们夫妻的同意,老夫是怕你被温相用棒子给打出来。”

    陌殇:“……”

    确定马车里跟他面对面坐着的老头儿,当真是他亲外公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70】世子爷,高调提亲上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