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72】世子爷,高调提亲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姐。w”

    “发生什么事情了,瞧你这一脸的慌张样?”书房里,宓妃一直在埋首整理什么东西,足足在这里坐了半个多时辰了也没见她整理完。

    “回小姐,韩国公府的老国公爷跟老国公夫人到了。”虽说今个儿楚宣王世子将会上门提亲的消息并没有传到外面去,但相府上下还是多少听到些风声的,不过相府素来治家甚严,私下里倒也无人胆敢议论什么。

    这也是相府分家之后,上上下下,各个院子的人都再三清理过后,方才有的如今这样的局面。

    倘若是以前还不定会闹出怎样的风波,底下的人越是听话他们的差事也就越好做,在赏罚分明的情况之下,即便他们身份卑微,却也得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尊敬。

    “知道了。”

    “小姐难道就一点都不好奇吗?”丹珍不是冰彤,她是个憋不住话的,性格也相对活泼一些,是个想到什么就要说什么的丫头。

    世人皆道楚宣王世子除夕过后就离开星殒城返回了璃城坐阵楚宣王府,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真正的楚宣王世子可是一直都在星殒城,璃城那位可是一个‘高仿’来着。

    那极少数的人里面可不包括宓妃这个碧落阁的丫鬟跟嬷嬷们,谁让她们都是距离宓妃最近的,又是住在这个院子里的。

    即便她们身手不如陌殇,可却架不住陌殇是个不喜在碧落阁没有存在感的家伙,起初还知道收敛收敛,发展到最后只要到了碧落阁的地界,他就直接大摇大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谁似的。

    好在有资格留在宓妃身边的人,个个对她都极其忠心,也是宓妃精挑细选下来的,不然楚宣王世子身在星殒城的这个消息早就传得天下皆知了。

    “有什么可好奇的吗?”

    面对宓妃的反对,丹珍被噎得无言以对,她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微嘟着嘴道:“小姐就不想去前院看看?”

    “有什么可看的。”跟丹珍说话的同时,宓妃手上的动作也一点都没有慢下来,反而速度还越来越快,直看得丹珍一阵眼花。

    眼下陌殇不过只是请他的外祖父跟外祖母上门向她爹娘为他提亲罢了,有什么可看,又有什么可好奇的。

    若是她的爹娘没有默许陌殇领人过府来提亲,或许宓妃还会担心一下,牵挂一下,生怕发生什么意外,可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她还跑去前院看个毛线。

    “呃…小姐说的也对。”

    “你就为了这个一脸的慌张?”虽然宓妃一直都没有抬头,可她的感知能力多么敏锐恐怖啊,仅凭丹珍的呼吸就能判断出好多的东西。

    “也没什么特别的。”

    “嗯?”

    “小姐也知道咱们相府外面,明处暗处的眼睛多得不得了,这老国公跟老国公夫人前脚刚刚进相府,外面就围了好多人驻足观看,有些还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议论纷纷。”谁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在丹珍看来绝对就是是非,还有各咱不靠谱的八卦。

    原本丹珍跟碧落阁里其他几个丫鬟还暗暗猜测过,说是楚宣王世子上门向她们家小姐提亲的时候得弄出多大多大的阵仗,会是怎样怎样的高调,哪里想到会是现在这样?

    “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想说什么是他们的自由,你家小姐都没恼,你们恼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就是不喜他们议论小姐的是非。”

    “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瞒得了谁,怎么在本小姐面前还敢不说实话,你是欠收拾来的?”

    心思被宓妃无情的戳破,丹珍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她家小姐的眼睛,虽然从头到尾小姐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我就是觉得楚宣王世子他上门向小姐提亲,不该是很高调,很…怎么就静悄悄的呢?”嘟着嘴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之后,丹珍果断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听到这话宓妃握着笔的手也是微微一顿,接着嘴角就狠狠的抽了一下,她抬头看着一脸别扭又不太好意思的丹珍,抿唇道:“你是觉得他太过安静,不够轰动?”

    丹珍:“……”

    呜呜呜,小姐的这个问题她要怎么回答,她回答不了啊怎么破?

    “唔,熙然此举别说你觉得意外,本小姐也觉得挺意外的。”短暂的沉寂过后,宓妃抚着额头淡淡的吐出这么一句。

    要知道等她爹娘松口让陌殇上门来提亲,陌殇是等了多长时间,这好不容易温老爹松了口,同意了他上门来提亲这事儿,按照她对陌殇的了解,的的确确他应该会很高调,很轰动才对。

    怎会如此安静?

    以陌殇对她的占有欲,爹娘同意他来提亲之后,怎么着他也会向天下人宣告他对她的所有权吧,怎的会如丹珍所言外面没有风声,也没什么动静?

    相府外埋着多少的眼线,别说丹珍这个丫头瞧得明白,就连她也是心知肚明的,只因那些眼线对她又或是她的家人造不成什么威胁,她才懒得麻烦去动那些人的。

    “小姐,我错了。”

    “你错了,你何错之有?”

    “我我不该乱说话的。”

    宓妃是谁啊,她一瞧丹珍这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由得一阵好笑,“那家伙腹黑至极,就是你家小姐也不定猜得到他的心思,更别说是你了。”

    “那小姐的意思是……”

    “唔,本小姐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你且耐心看着吧!”

    “哦,那我不打扰小姐了,要是小姐有什么吩咐的话直接唤我一声就是。”

    冲着丹珍摆了摆手,宓妃又垂下头继续捣鼓桌案上堆积如山的一堆东西去了。

    至于陌殇那货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她还是静观其变来得妥当,更何况对她而言,提亲又不是定亲,更不是成婚,自家人知道就行了,何必张扬得天下尽知。

    尤其以宓妃对陌殇的了解,那个家伙绝对不会舍得在这种事情委屈她的,她不怕他低调,她还就怕他太过张扬,一个不小心将他的行踪给暴露了。

    此时,前院。

    门房将老韩国公跟老韩国公夫人登门的消息传进府里之后,一早便做好准备的温老爹跟温夫人亲自出门将两位长辈给迎进了府里。

    至于陌殇,他的行踪不宜暴露,遂,等到老韩国公夫妇进了相府,他才找了个机会,自己直接出现在温老爹用来接待老韩国公夫妇的草薇堂,速度比起他的外祖父跟外祖母都要快上一些。

    双方一通客气的寒暄过后,温老爹跟温夫人仪态优雅的坐在主位之上,老韩国公夫妇就坐在他们的下首,而陌殇则是挨着老韩国公夫人,坐在她的旁边。

    虽说陌殇今日上门提亲是得了温老爹跟温夫人默许的,他与宓妃的亲事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可到底他跟宓妃的事情不能女方主动不是,因此,就算不东拉西扯说那些有的没有的,一点一点慢慢靠近今日的主题,也得要代表陌殇这个男方的老韩国公夫妇来开门见山的说话方为妥当。

    “晚辈见过老国公跟老国公夫人。”由温绍轩领头,温绍云跟温绍宇一左一右跟在他的身后进了草薇堂,很是恭敬的向老韩国公夫妇见了礼。

    “快些免礼。”老韩国公对温绍轩三兄弟伸出手虚抚了一下,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慈祥了几分,看到他们难免就会想到他的几个孙子。

    “温夫人好福气,这三个小子无论相貌还是品性都乃人中龙凤,老身瞧着便羡慕得紧。”

    “老国公夫人可是客气了,您府上的几位孙少爷那也是个顶个的好,可用不着羡慕我家这三个混小子。”

    短短不过几句话的交谈,一下子就拉近了两家的距离,接下来的谈话也就越发的融洽,不时有笑声从草薇堂传出去。

    “儿子们给爹娘请安。”

    “都坐下吧。”

    “是,父亲。”常言道,长嫂如母,南宁县主既已过了门,那她作为宓妃的大嫂,在这样的场合虽说不定有她说话的份,可她也是有资格出场的。

    温绍轩坐下之后,南宁县主便坐到了他的身边,温绍云跟温绍宇顺势就坐在了她的下首。

    坐在他们对面的老韩国公夫妇丝毫不意外温绍轩三兄弟的出现,这星殒城中,谁不知道温相府温相爷宠女如命,府中三位公子更是宠妹狂魔。

    他们嫡亲妹妹的婚事,他们出现了不奇怪,要是不出现才奇怪好伐!

    “咳咳…”老韩国公看了自己的老妻一眼,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笑眯眯脾气很好的道:“眼看这人都到齐了,那老夫也不来拐弯抹角的那段虚的,就直接开门见山的直奔今日的主题。”

    按理说替陌殇来相府提亲的人,最好就是他的亲生母亲,只可惜陌殇幼时丧母,父亲又失踪了,老韩国公夫妇才不得不走上这一趟。

    那么多年过去了,起初老韩国公还相信楚宣王只是失踪了,直到陌殇都满了二十岁还是没有半点楚宣王的消息,他就知道他那个女婿怕也是没了。

    想到楚宣王对他小女儿的痴情,老韩国公对楚宣王那个女婿倒是没什么怨言,只叹他们好人不长命。

    “按说今日来相府替阿殇求亲,应当他的父王跟母妃出面方才能显出对安平和郡主的看重,以及对你们做父母的尊重,但……”后面的老韩国公夫人没有说完,可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大家都懂,接着便听她很直接的对温老爹和温夫人开口道:“老身知道安平和郡主是温相跟温夫人的掌上明珠,那是打小就娇养长大的,我家阿殇的品貌才情相信温相跟温夫人也看得到,这孩子心仪你们家闺女,老身就是受阿殇所托来向两位提亲的。”

    “当着两位的面老夫也不怕说句玩笑话,临进府的时候阿殇这臭小子才告诉老夫,说是他今日请老夫跟老妻过府来提亲是得了温相默许的,不然老夫还一直担心以温相对你那闺女的宝贝程度,一听老夫是来替外孙子求亲的,保不准一气之下将老夫给打出门去。”

    闻言,一直静待时机才开口的陌殇那是一头又一头的黑线,温绍轩三兄弟竟然也是一脸的无言以对,就更别提温老爹跟温夫的那一脸窘迫了。

    这老韩国公他还真怕说,还真不怕说,上来就一顶帽子先给戴上,这是要掌握主动权的意思?

    只是温老爹是谁啊,他既然已经默许了陌殇请人上门来提亲,那他就不会变卦,更不会临时又生出要刁难陌殇的意思。

    陌殇这未来女婿是他跟自家夫人瞧仔细又看了好的,自家女儿嫁给他挺好的。

    虽说在温老爹这个做爹的眼里,他家闺女那个好啊,这世间男子就没有一个配得上的,可架不住他家闺女也喜欢陌殇呀,他这做爹的还能棒打鸳鸯不成?

    再说了,这比来比去,看来看去,到底除了陌殇之外就没几个好男儿能入得了温老爹的眼,那他还有什么可纠结的。

    既有陌殇的承诺在前,这亲事越早定下就越好,他跟妻子也好尽早放下心中的一块石头。

    “别人或许体会不到温相你要嫁女儿的心情,老夫对此可是深有体会的。”

    “老国公能明白本相的心思倒让本相有几分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老夫说啊,对于抢走咱们掌上明珠的家伙,你完全都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该怎么刁难就怎么刁难,难道咱闺女都被抢走了,还不许咱发泄发泄怒火在他们的身上。”

    温相:“……”

    话说这老韩国公确定是来替楚宣王世子求亲的么?

    他怎么瞧着这苗头不对劲呀!

    坐在老韩国公旁边的老韩国公夫人听着自家老头子的话也是一脸的黑线,忍不住就伸手拽了拽他的袖子,没好气的死瞪了他几眼。

    “咳咳…”

    见此情景,温夫人也是没忍住的轻笑出声,有种莫名被戳中笑点的错觉。

    “温相,温夫人,看在两个孩子两情相悦的份上,你们看能否就此定下他们的这门亲事?”老韩国公夫人也不意让老韩国公说话了,她直接就发达了她的意思。

    她只说两个孩子两情相悦,别的半点都不提,便是论门当户对,楚宣王世子配安平和郡主,这也是没谁了。

    “请岳父岳母将阿宓许配给我,我会爱她惜她疼她宠她生生世世,让她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这世上能当得陌殇一跪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此时此刻,他却是恭恭敬敬的跪在温老爹跟温夫人的面前,一丝一毫的不甘与不愿都没有。

    若非他们是宓妃的父母,又如何当得起他这一跪。

    “你最好牢牢记住你今日在本相面前说的话,倘若他日你让妃儿受了一丝一毫的委屈,本相绝饶不了你。”

    “多谢岳父大人成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72】世子爷,高调提亲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