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74】当前形势,成功定亲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是阿宓大嫂的发现?”看着书案上宓妃整理过,还特意用红色标记出来的东西,又听宓妃提及南宁县主拜托她的事,短暂沉默半晌的陌殇如是说道。章节更新最快

    宓妃轻耸了耸双肩,用一副很无辜的表情迎视陌殇幽深的目光,粉唇轻撇不满的道:“唔,她可不仅仅只是我的大嫂啊!”

    听出宓妃话里的调侃之意,陌殇倒也不恼,只是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很是认真的道:“的确,阿宓嫁给为夫之后,她也是为夫的大嫂。”

    “呃…”原本宓妃觉得某世子还要傲娇挣扎一下的,没曾想他这接受得是理所当然呀!

    “虽说这世间能入得了为夫眼有的女子唯独阿宓一个,其他的可以当作不存在,但她既然有缘成了阿宓的大嫂,为夫也不介意跟着阿宓喊上那么一声。”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

    “那是,阿宓可得好好补偿为夫,大嫂比起为夫可小上不少,这么叫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闻言,宓妃直接落下一头的黑线,就这货他知道不好意思几个字怎么写吗他。

    大嫂比起她也不过就大了三岁不到的样子,这要南宁县主的年纪比起陌殇还大,在这个时代她怕是老早就出了嫁,哪里还会嫁给她大哥。

    陌殇这货简直就是当着她的面胡扯,说起来她家二哥跟三哥的年纪也比他小来着,怎么他叫起二哥跟三哥来还那么的顺溜。

    难道他这是瞧不起女人?

    好在陌殇此时不知宓妃心中的想法,否则他非得吐血而死不可。

    “怪只怪为夫没有早一点遇到阿宓,怪只怪阿宓比为夫晚出生了那么几年,要是阿宓是姐姐的话,为夫只有小舅子就好了,这一堆的‘大舅子’,有时候为夫也是很吃不消的。”

    看着某世子可怜兮兮的表情,听着他无比幽怨的语气,宓妃直接没好气的笑出了声,“唔,熙然觉得我把这些话说给大哥他们听这么样?”

    “别啊,阿宓你得站在为夫这边,你不能胳膊肘往外拐的,不然为夫要醋了,你肯定是不爱为夫了。”

    “噗――”

    幸亏是宓妃没有喝水,不然就陌殇这一招,特么她非得被自己给呛死不可。

    还能再幼稚一点吗?

    能不能再幼稚一点,真想找个人把这没脸又没皮的家伙给收了,看他还到处得瑟。

    “咳咳…大嫂她是怎么觉察出来独孤若佳有问题的,这个她有跟阿宓细说过吗?”眼瞅着自家小女人就要被自己给惹毛了,陌殇果断收敛一下,很合时宜的转移了话题,回归到宓妃要跟他谈的事情上面。

    这些天陌殇的主要任务就是关注光武大陆的乱局有没有影响到浩瀚大陆,而浩瀚大陆上那些潜伏着的势力又是否都暗中蛰伏了起来,静待着出手的时机。

    此外,陌殇除了接收他自己的线报之外,也就是保持东方云虎跟他之间的联络了。

    毕竟罗浮山那边,东方腥派出的哑夫到来之后,她虽对东方云虎的好感比东方云龙要强一些,可那个老女人行事诡异至极,又始终都是东方腥的人,不得不说是一个很难缠的人物。

    以前东方云虎有事情就是直接联络宓妃的,一来一去的消息传递虽说很是隐秘,几次下来也没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但这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尤其别忘了眼下东方云虎是如何取信漆老,继而再谋得哑夫好感的,越是这种情况之下,东方云虎跟宓妃之间就越是不能有一丁点的联系,否则前面部署的那些全部都将付之东流。

    显然这一点宓妃也有想到,于是东方云虎就改为跟陌殇直接联系,毕竟,从好几个方面来看,一直抓着东方云虎不放的人是宓妃,一直想要阻止阴鬼门涉入浩瀚大陆的人也是宓妃,唯独隐藏在宓妃身后的陌殇,从一开始就让人摸不清他的态度,因此,不论阴鬼门也好,还是光武大陆过来其他的势力也罢,至少短时间之内他们不会怀疑到陌殇的身上。

    谁让陌殇的身上目前有着一个最好的掩护,那就是陌殇身在璃城,他并不在星殒城,也并不在宓妃的身边,纵然陌殇的手可以伸到这么长,到底也是要延误所谓战机的。

    “我若说是直觉,熙然信么?”

    “只要是阿宓说的,为夫都信。”都说女人的第六感非常强烈也非常的准确,这个说法虽是没什么依据,但陌殇倒也没有怀疑。

    宓妃不是南宁县主,她也还未跟独孤若佳有过接触,是以宓妃在不能准确判断独孤若佳那一个人之前,她信南宁县主的直觉是一回事,但与此同时宓妃肯定也会很积极的去调查独孤若佳这个人。

    不然这桌上也不会堆着这么多独孤若佳跟整个独孤家族的资料了。

    “大嫂不是没有分寸的人,而且她在府里这些日子应该知道我很忙,少有空闲的时候,以她的脾性若非是真的没有办法又犹豫再三都拿不定主意,她怕是不会求到我的面前。”

    “嗯。”

    “当日大嫂跟我说的那些我刚才也说给你听了,还有就是桌上摆着的这些资料,熙然看过之后有什么想法?”

    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捏了捏眉心,陌殇阅读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从宓妃跟他提到南宁县主,又说到那个对南宁县主有着救命之恩的独孤若佳时,他就已经非常自觉的在翻看桌上这些有关于独孤家的资料了。

    “阿宓有什么想法?”

    “少来这一套,是我先问的你。”

    “一定得为夫先发表意见?”

    “嗯。”

    “就目前掌握的这些来看,撇开南宁县主从独孤若佳身上感觉到的那些与独孤若佳原来的细微的不同之处以外,其余的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一点有异之处都没有。”

    这些连他都瞧出来的东西,陌殇可不相信宓妃没有瞧出来,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便见宓妃靠在桌上,双手托腮,语气带着几分莫名的道:“是啊,独孤家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一点可疑之处都没有,简直完美得不像话,可偏偏问题就出在这里。”

    “阿宓也觉得太过完美了吗?”

    “可不就是太过完美了。”字里行间不难听出宓妃丁点儿都没掩饰的嘲讽之意。

    麒麟城在金凤国的版图之上那绝对是一个大城,而独孤家在麒麟城可是一大名门旺族,尤其独孤若佳父亲那一支脉还是嫡系,身份地位可想而知。

    据她收集回来的这些消息称,当年独孤若佳的父亲去到唐龙关是被家族派出去历练的,那一去就差不多是整整的十年。

    也是在此期间,独孤若佳认识了南宁县主,并且还跟南宁县主成为了最亲密的好朋友。

    “孰不知一个大家族太过完美,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破绽。”假设独孤一族当真有鬼,那他们藏得那可真是够深的,连带着独孤若佳救南宁县主的命,怕只怕都是一个局。

    当然,眼下这一切还只是陌殇跟宓妃的推论,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切,是以麻烦登门,又有他们忙的了。

    “别说像独孤家那样的门第,就是一个小门小户,关起门来里面的是是非非也是多得很,偏他们干净得不像话,总给人一种太过刻意的感觉。”

    “阿宓说得不错,虽然我们还不能确定更多的东西,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看着陌殇那微挑起的剑眉,宓妃轻扯了扯嘴角,冷声说道:“独孤家有问题,那个独孤若佳更值得仔仔细细的查一遍。”

    “需要为夫帮忙吗?”

    “不用,要不是知道你今个儿要登门,我早就亲自去会一会那个独孤若佳了。”

    “敢情这还是为夫的错?”

    “那可不是。”

    “小坏东西,真是太伤为夫的心了。”

    “一个能戴着面具生活那么多年的女人,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我这真是一点都大意不得。”

    “无论如何,阿宓要切记安全第一。”

    “嗯。”

    “让南宁县主安排你们后天见面,阿宓身边多带几个人以防万一最为妥当。”

    “为何要后天,明天不行吗?”

    陌殇伸出双手捧住宓妃的脸,又忍不住掐了把她的胸蛋儿,佯怒道:“岳父大人跟岳母大人同意了我们的亲事这不假,但阿宓也别忽略了你我的身份。”

    “你我什么身份?”

    闻言,陌殇无力的抚了抚额,却也很是耐心的对宓妃解释道:“为夫顶着楚宣王世子的身份,而阿宓也顶着安平和郡主的身份,寻常世家子弟定亲只需要有官媒走一趟,而后到衙门备一下案即可,但我们定亲却是要在宫里备案的,尤其是阿宓你。”

    “我?”宓妃伸出纤细的手指指了指自己,反正她是听得一头雾水。

    “晚些时候我会进宫一趟,先在皇上那里通通气,明个儿再让皇上安排礼部尚书亲自来相府走一趟,当然这个过程中也少不了外祖父跟外祖母,虽说他们年纪大了会累一点,但要是不让他们两老走这一趟,怕是回去后免不得要再念叨我。”

    “呃…”

    在宓妃的眼里这不过就是一个定亲而已,怎么的还搞得如此的麻烦,真需要将礼部尚书都拎出来?

    “阿宓受封的安平和郡主与别的郡主可大不一样,除了阿宓执掌琴郡,手握部分兵权之外,还是上了皇家玉碟的,算起来阿宓也是皇家的人,别说皇上那里要率先通一口气,就是宗人府那边也少不了要走一个过场。”

    宓妃:“……”

    “不过阿宓不用烦恼,这些自有为夫来伤脑筋,阿宓只需要做你自己的事情就行。”

    “哦。”怪不得真正勋贵之家出生的儿女,他们的婚事一般就连他们自己的父母都做不了主,更遑论是由他们自己拿主意了。

    亏得她有先见之明,刚刚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替自己谋了一张自主婚姻的王牌握在手里,否则现在不知道会有多麻烦。

    这个时代的女人果然不好做,往往身份越高,也就越发不能自己做主,想想都憋屈。

    “只要一想到明天过后,这天下人都将知道阿宓是我的未婚妻,为夫就高兴得快要疯掉。”

    “真有这么夸张?”虽说看着陌殇无比高兴,又无比兴奋的样子,宓妃的心里很甜蜜,可她是坚决不会说出来的,不然某世子的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

    “当然有,难道阿宓不想替为夫正名吗?”

    “想,这不就如你的愿了。”话落,面对自己的男人宓妃倒也没有客气,直接双手环住他的脖子送上自己的红唇,浅浅的一个吻一触即离,亲完就松开又坐回了椅子上。

    陌殇这才刚尝到一点甜味,正准备要深入品尝一下的同时,某小女人就飞快的溜了,当真叫他哭笑不得,“真是个小坏东西。”

    “呵呵…”

    “关于独孤家的事情阿宓先放一放,等明天过后你先去见一见她本人再说。”

    “好,我知道了。”

    “另外,麒麟城独孤一族这事儿就交给为夫,三天后给你答复。”

    “嗯。”

    “跟阿宓在一起的时间就是过得飞快,为夫还要进宫一趟就先走了。”

    “好。”

    眼见宓妃答得这么干脆,某世子表示他受到了一点的伤害,不由得拉耸着脑袋,委委屈屈的瞅着宓妃,可怜兮兮的道:“阿宓就没有别的表示?”

    “咳咳…你要什么表示?”

    “亲我一下。”

    “臭不要脸的。”

    “为夫这是让自己媳妇儿亲一下有什么不要脸的,要是阿宓不亲为夫还就不走了。”

    这要换了别人宓妃可不会妥协,但对象换成是陌殇的话她就往往老是抛弃自己的原则,这也是没谁了。

    “啵――”

    “宝贝儿真乖,为夫走了。”陌殇回吻了宓妃一下,修长挺拔的身影化作一道残影,转瞬就消失在宓妃的眼前。

    因有温老爹给的时间限制在前,陌殇就是想多留一点时间也怕被准岳父大人逮个正着,为免信用大打折扣,他还是乖一点为好。

    “沧海,悔夜。”

    “属下在,小姐有何吩咐。”

    “走,随本小姐去一个地方。”

    “是,小姐。”

    ……

    皇宫・御书房

    “小德子,你这是捡金元宝了?”

    “啊,哦,回皇上,奴才没有。”

    “真没有?”

    张公公抹了把额上的冷汗,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回话道:“启禀皇上,奴才真没有。”

    “那要不要朕给你一面镜子,你瞧瞧自己笑得那傻样,嘴巴都要裂到后脑勺上去了。”

    “啊?”嘴角抽了抽,张公公小小声的道:“有吗?”

    “说吧,怎么回事?”

    “回皇上,楚宣王世子求见。”

    “咦――”陌殇那小子哪回来御书房见他不是直接就进来的,什么时候通报过啊他,今个儿这举动很反常有木有?

    “奴才金元宝是没捡着,不过世子爷给奴才发了一个大红包。”以张公公的观察,世子爷今个儿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而且貌似有喜事发生,不然他上哪里收红包去。

    “还有这事?”

    “回皇上,是的。”

    “朕倒要看看那小子在玩什么把戏,赶紧叫他进来吧!”一时琢磨不透陌殇心里想法的宣帝也忍不住心中七上八下的,但愿那小子不要吓到他老人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74】当前形势,成功定亲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