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75】当前形势,成功定亲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温绍轩大婚前后星殒城很是平静了一段时间,不过在此期间,不管是宫里也好,还是寒王府,温相府,穆国公府以及韩国公府等等这些个地方也罢,无疑都是最吸引各方势力密切监视的地方。

    每天这些地方进进出出了些什么人,无一例外都会引发高度的注意,而后再被详细的彻查一遍。

    这不,哪怕他们明知道楚宣王世子不在楚宣王府,而是回了璃城很长一段时间了,但他们谁也不放心呐,因此,楚宣王府外的各方眼线也是层出不穷,半点不担心是浪费了这些个人手。

    撇开楚宣王府被紧盯起来之外,位于盘龙湖畔,仿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楚宣王世子的别院梨花小筑也是被列为需要密切关注地方之一的。

    毕竟楚宣王世子的心思太难猜了,他的行事作风又完全都琢磨不透,为免一直掌握不到楚宣王世子的行踪,当然是任何一个可能都不能放过。

    即便世人只知盘龙湖畔有个梨花小筑,却又根本就找不到梨花小筑的具体位置那又如何,只要他们多花一点心血跟精力将整个盘龙湖都围起来,还怕里面的人出来又或是传递消息一点风声都不露吗?

    孰不知,他们的这些个举动完会被陌殇看在眼里,对于他们的心思陌殇也能猜个十之**,但他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倒也懒得分出精力来应对他们。

    既然有人想在外面守着,那就好好呆在外面守着吧,就算他的人要进出梨花小筑,难道进出的通道只有盘龙湖外两三条?

    说到传递消息那就更不可能被梨花小筑外面那些人截获了,除非是陌殇故意想让他们截获到的消息,否则他们还不具备那样的能耐。

    且不说楚宣王府世代都有传递消息的特殊手法,就是在陌殇执掌楚宣王府之后,他手下人传递消息的方式更加的隐秘,高效。

    再加上陌殇与宓妃相识相知相爱,又听宓妃提及那个世界的一些事情,尤其在传递消息这一方面,陌殇可谓是受益良多,紧接着他就将这样的传递消息的方法交代了下去,底下人也学得非常好,到现在已然可以非常熟练的运用。

    遂,即便给陌殇传递的消息不小心被截获了,无论是哪一方的人截获到这个消息,除非有跟宓妃是从同一个地方来的人,否则那些消息谁也看不懂,拿到手都是白搭。

    陌殇昨个儿从宓妃那里离开就直接进了宫,顺带还好心情的打赏了张公公一个大红包,然后在御书房跟皇上谈了足足近一个时辰才离开。

    他此番进宫除了宣帝以外就只有张公公知晓,外面那些人也不可能看到他,倒是有不少的眼线看到韩国公一脸喜气的进了宫,出宫的时候那脸上的笑更是没收没敛,看得人是一头雾水。

    老韩国公夫妇毕竟年纪都大了,陌殇也不忍心太折腾他们老两口,韩国公那是掐着时间进宫走一个过场的,目的就是代楚宣王世子在皇上那里求得一个旨意,为的也是拿给外面那些人看,再借此堵他们的嘴。

    先是老韩国公夫妇到相府走了一趟,还是温相夫妻亲自到大门口相迎的,这已然使得那些个眼线背后的主子各种猜测,各种推论了,紧接着韩国公又一脸喜气的进了宫,出来时脸上也是藏不住的高兴,就好像有什么喜事即将要发生一样,让得陷进这个局里各种琢磨的人越来越多。

    好在这些人里面个个都是聪明人,将一个个的猜测跟推论都排除以后,倒也将事情的真相摘露了出来。

    能劳得老韩国公夫妇亲自去相府,又得温相夫妻亲自相迎,韩国公还前后都一脸喜气的进宫又出宫,细算下来可不就只有儿女亲事了么!

    偌大的相府,真真正正称得上是相府千金的,唯有温相捧在手心里视为掌上明珠的嫡女温宓妃,至于温老爹那两个庶女自然而然就被他们给选择性遗忘了。

    即便韩国公府跟相府的关系再如何的亲近,韩国公府的孙少爷们也断然不会娶相府的庶女为嫡妻,也就更加没有资格请得动老韩国公夫妇出面。

    是以这思来想去的,那些人就咬定了老韩国公夫妇上相府是去提亲的,并且貌似还提亲成功了,否则韩国公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宫里走一趟。

    温宓妃是温相的女儿不错,可她也是上了皇家玉碟的安平和郡主,身份比起一国公主来都不毫不逊色,便是她有自主婚姻的权利,也还是得皇上点头下旨,经由宗人府跟礼部登记造册才行的。

    如此,一切的一切也就解释得通了,只是琢磨来琢磨去的,如庞太师那样的人也一时没有想透,这究竟是韩国公府的公子跟宓妃结了亲,还是有另外的?

    这个另外的指的是谁倒也不难猜,毕竟能让老韩国公夫妇心甘情愿走这一趟的,除了他韩家的子孙之外,不还有一个寒王,一个楚宣王世子么。

    这两个都是老韩国公跟老韩国公夫人的嫡亲外孙,替自个儿的外孙子上相府提亲合情又合理,任谁都看得出这是在抬高相府,看重提亲的对象,也就是宓妃了。

    让庞太师等人疑惑的提亲对象,显然他们更偏向于楚宣王世子,而寒王貌似跟宓妃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且他们之间少有交流,倒不如宓妃跟楚宣王世子之间,即便相对而立也令人觉得他们就是一对。

    当然这不是说寒王跟宓妃站在一起不般配,而是那种用语言无法描绘的感觉。

    再联想当初明月湖畔,楚宣王世子当着满皇城的贵公子贵小姐宣称宓妃是他的女人,谁敢动宓妃就是跟他过不去来看,显然老韩国公夫妇此番上相府,目的就是替楚宣王世子求亲去的。

    结果也正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没让他们等太久,第二天一早,宫里就有消息传出来,皇上给楚宣王世子和安平和郡主赐了婚。

    宣帝先是召见了宗人府的人,紧接着他又召见了礼部尚书,再然后就是礼部尚书跟火烧眉毛似的连跑带爬的赶回礼部,小心翼翼的手捧着圣旨,还要面带微笑满身喜气的按照宣帝的旨意到相府替楚宣王世子提亲去。

    皇上说了,这差事他要是没办好,那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别看这次上相府提亲,楚宣王世子那个主角不在,可那位是谁啊,礼部尚书弱弱的想着,那位发起火来可是一点也不比皇上逊色的,他得小心小心再小心的将这差事给办得妥妥的。

    不说从楚宣王世子那时得什么赏,至少也要让楚宣王世子不为难他呀!

    前脚礼部尚书刚得了旨意,都还没来得及出宫,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郡主即将定亲的消息就传到了宫外,传进了星殒城大大小小的各个世家耳中。

    只是这个既在他们预料之中,又在他们预料之外的消息传进他们耳中时,短暂的片刻怔愣过后,很快也就恢复了正常。

    且不说楚宣王世子身份地位如何,纵然他的父王跟母妃都已离世,他本人也尚未继承楚宣王的王位,可在他的面前有人胆敢指手划脚吗?

    他看上的女人,谁人敢去抢,谁人敢去夺?

    再说安平和郡主,那可是一个拥有自主婚姻大权的女人,她要嫁给谁别说皇上不能发挥什么意见,就连他们的父母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于她。

    故,安平和郡主要嫁给谁,只要她自己点头即可,旁人可是拿不得主意的。

    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郡主看对了眼,他们要定亲了这件事情,甭管有多少人不想看到他们在一起,发了疯似的想要拆散他们,但谁有那个能力拆得散呢?

    放眼星殒城里这贵圈之中,不说哪家公子不想娶宓妃为妻,就是除夕宴上被赐了正妃的那几位王爷,你能保证时至今日他们对宓妃没有想法吗?

    他们都想娶宓妃,撇开宓妃是个十足的绝色美人这一点之外,更因为宓妃这个人可以带给他们的东西太多了,拥有她距离拥有这个天下仿佛就不远了。

    可偏偏宓妃这性子之烈,性子之狂,性子之傲,完全不是他们可以征服得了的,各种方法用尽也在宓妃跟前讨不了什么好,也就只能抱着不能交好,也不能提罪的心态得过且过了。

    如今,皇上圣旨以下,宓妃从此就贴上了楚宣王世子未婚妻的标签,可见私底下对陌殇羡慕嫉妒恨,盼着陌殇赶紧去死的男人会有多少。

    当礼部尚书在相府门外与老韩国公夫妇以及韩国公夫妇碰上面,又一起被温老爹跟温夫人迎进相府之后,这就仿佛有一颗深水炸弹投进了星殒城,整个城里好比炸了锅一样的热闹。

    楚宣王世子与安平和郡主定亲了的这个消息有如一阵狂风,顷刻之间就刮遍了星殒城内外的每一个角落。

    普通的百姓们微怔片刻之后,脸上立马就扬起笑容,就好像陌殇跟宓妃走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这有什么可质疑的吗?

    反倒是像太子,明王跟武王他们的府里,几个男人听到这个消息,那根本就是难掩脸上怒气的狠摔了好几套青花瓷的茶杯。

    “该死。”

    “请殿下息怒。”

    “你告诉本太子,明明本太子才是储君,才是未来的帝王,为什么那个女人的眼里从来就看不到本太子的存在,你告诉本太子为什么?”

    伺候太子的侍卫差点就要被吓死了,冷汗不停的‘刷刷’的流,不一会儿就将他的衣服给浸湿了,但这个问题他哪儿知道为什么,就算知道他也没那个胆子说话呀。

    “怎么,连你也看不起本太子吗?”

    “请殿下息怒,奴才没有,请殿下息怒。”

    “呵呵呵…你若不说实话,那本太子就赐你一死,你说可以吗?”

    侍卫吓得一脸惨白,他不想死,可他也不敢说实话,半晌功夫过后,他也只能颤着声道:“安安平和郡主的心思最是难以猜测,奴才愚笨猜不到她的心思,还请殿下恕罪。”

    “哼,那个女人的心思的确难猜,你说她跟楚宣王世子定了亲,这会儿会有多少人跟本太子一样在愤怒又窝火的砸东西?”

    “这这个奴才不知。”

    “你先退下吧。”

    “谢谢太子殿下,奴才告退。”捡回一条小命的侍卫哪里还敢在太子的面前多逗留片刻,得了太子的话恨不得他爹娘多给他生了一双腿,好让他能跑得快一点。

    胸口压着的那股气发泄过后太子整个人都舒服多了,人也冷静了下来。

    从他一次次接近宓妃被拒开始,他就知道即便他是尊贵的太子殿下,也是得不到宓妃的,别的女人会因他的身份而拜倒在他的脚下,偏生宓妃是个各方面皆不输给男儿的一个女人。

    那样的女人即便折断双翼也不可能成为他的,然而,饶是如此太子对宓妃也没有死心,他仍旧抱着期待,如今宓妃与楚宣王世子定了亲,倒也叫他死了心去。

    虽说宓妃没有嫁给他的‘好皇弟’寒王,可架不住楚宣王世子跟寒王是一伙儿的,由不得太子不防备,他以前处处顾及宓妃,往后却是不用再顾及她了。

    如此,也好。

    ……

    寒王府

    “王爷……”

    书房里正向寒王禀报消息的幽夜突然开了口,又欲言又止的把到了喉咙口的话又给咽了回去,一张脸上写满了犹豫纠结跟挣扎。

    他倒是想要一口气把话都给说了,可偏偏他又很不忍心,虽然他明知道一切早已是定局,但这还不允许他心疼一下自己王爷。

    “还有什么不好当着本王说的?”

    “回王爷,没有。”

    “既然没有那就退下吧。”

    幽夜紧抿着唇,站在那里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他那样子看得寒王都忍不住要头疼了,只得抬起头看着他道:“阿殇跟宓妃早晚都要定亲,成婚的,你难道还怕说出这个消息本王会受刺激?”

    虽然寒王在收到陌殇去相府提了亲,温相跟温夫人也同意了他跟宓妃的亲事之后,寒王的的确确很是难过伤心了一番,但他既然已经选择放下宓妃,那么这一切就是他必然要承受的。

    难过之后,他对陌殇和宓妃只有祝福,再没有别的。

    “王爷怎会知道?”

    “阿殇昨个儿就去了相府,外祖父跟外祖母也去了,本王又不傻,怎会猜不到他的用意。”

    “呃…”

    “本王知道你们关心本王,不过本王也不希望你们太过关心本王,明白吗?”

    幽夜愣了愣神,半晌后恭敬的道:“是,属下明白了。”

    “下去吧!”

    摆了摆手,等到幽夜退下后,寒王才放松自己的身子靠在椅子上,握在手中的笔也放了下来,脑海里闪过他与宓妃的一些过往。

    “宓妃,祝你幸福。”

    最后的最后,在寒王与宓妃之间,他送给宓妃的不过这四个字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75】当前形势,成功定亲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