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77】独孤若佳,可怕直觉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月棠应了独孤佳若佳的指示,却也与暗处的人默默的交换了几个眼色,方才神色自若的站到独孤若佳的身后低眉顺目的伺候着……

    “月棠。”

    “小姐,奴婢在。”

    “你跟在本小姐身边多长时间了?”

    “回小姐,奴婢已经跟在小姐身边足足十三年了。”虽然月棠不知独孤若佳为何突然问出这样一句话来,但还是很温和的回了话。

    她可以说很小的时候就被独孤夫人带回了独孤府,凭着她的机灵跟乖巧在同一批被买回独孤府的奴婢中很是出挑,经过两个月的调教后,月棠也就顺利的被安排到独孤若佳的院子伺候。

    哪怕时至今日月棠也清楚的记得,她之所以能那么快稳坐独孤若佳身边头等大丫鬟的位置,除了因她性格讨喜,又忠心护主之外,还因为当年她是主动愿意跟去唐龙关伺候独孤若佳的人。

    能在众多丫鬟里面脱颖而出的月棠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她很是有些本事,然而,她一直伺候着的独孤若佳自然也不是一个省油的主子。

    独孤若佳打小防备心就很重,轻意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亲生爹娘,在没有足够的信任之前,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留着一手,这无疑就是她替自己准备的一条退路。

    试想一下,那个时候不过四五岁左右的孩子,她就拥有这样的心智,不可谓是不可怕了。

    是以月棠在她院子里为了出头所做的那些事情,施展的那些个手段,独孤若佳可以说是全都瞧在眼里,但在月棠真正出头之前,她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将月棠收归己用之前,独孤若佳对月棠的考验那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直到月棠达到了她所要求的标准,月棠也才真正站到了独孤若佳的身边。

    月棠或许胆敢在别人的面前玩弄心机,她却是万万不敢在独孤若佳的面前卖弄的,她清楚的知道,既然她的主子可以一手捧起她,那么自然也可能亲手将她摔入地狱。

    好在独孤若佳是个赏罚分明,出手也很大方的主子,只要你忠心于她,不背叛她,将她交代的差事办好,那么她除了不能改变你奴婢的身份,却绝对不会在金钱方面亏待了你去。

    这一点,单单仅从月棠身上所穿衣服的布料,以及她头上所佩戴的发饰这些就能瞧得出来,只怕一般小门小户的千金小姐都未必有她所拥有的这些。

    “十三年了,这时间可过得真快。”

    “奴婢斗胆,不知小姐为何突然问起了这个?”月棠是个极会察言观色的女人,她每时每刻都会关注独孤若佳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从而来判断主子心情的好坏。

    每当她心中有什么疑问想要问的时候,也多半是挑独孤若佳心情不错的时候开口,否则就算疑问憋在心中难受,她也万万不会开那个口。

    “这十三年来,你觉得本小姐对你如何?”独孤若佳不答反问,那张美丽的鹅蛋脸上笑意盈盈,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作为一个手掌自己身边奴婢生死大权的主子,独孤若佳了解她手下每一个丫鬟的脾性,这就如同她们对她的了解是一样的。

    不不不,除了那些已知的,还有一些她隐藏起来,对月棠等人而言未知的,那才是独孤若佳握在手里最大的底牌。

    她可以给她们很多的权利,却又能保证无论如何她们都不会背叛她,说到这如何驾驭手下这一点,独孤若佳绝对称得上是个人才。

    “回小姐,小姐待奴婢极好,给了奴婢梦寐以求的一切,说是奴婢的再生父母都不为过。”

    “呵呵…”

    “可是奴婢哪里做得不好惹了小姐生气……”

    没等月棠把话说完,独孤若佳就轻抬了抬手将她的话给打断,白嫩如葱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卷着自己的垂落在胸前的一缕黑发,声若黄鹂轻啼般的道:“你做得很好,本小姐也是突然生出这么些许感叹罢了。”

    “是。”

    “你亲自去传本小姐的命令,将安排在醉香楼里咱们的人全都给撤走,一个都不要留下。”

    “这…”闻言,月棠显然是无比震惊的,她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独孤若佳,但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都没有问出口。

    在来醉香楼之前,暗处那些人手就是她按照独孤若佳的吩咐精心安排的,怎的如此突然就要将那些人给撤走,尤其是在南宁县主马上就要到了情况之下。

    “你是跟在本小姐身边时间最长的奴婢,也是看着本小姐与南宁县主如何成为朋友的,你不妨说说看,再次见到南宁县主你有何想法?”

    “小姐…”

    “把你想到的说出来就是,旁的不必理会。”

    “回小姐,奴婢发现南宁县主她变了不少,好像跟在唐龙关时的很不一样。”

    “哦?”

    “具体哪里不一样奴婢一时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她不一样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嫁了人的原故才会如此。”别说月棠没有想到,南宁县主能嫁进相府,就是独孤若佳也完全没想到,南宁县主竟然还有那样的好命,这星殒城那么多的千金贵女都无缘攀上的相府,愣是叫她捡了便宜去。

    “本小姐也觉得她有些变了,且不说要对她有所防备,最主要的是本小姐得防着相府。”

    “小姐的意思是相府中有人会盯上小姐?”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独孤若佳为人虽说自负了一些,可她脑瓜子很灵活,下起决断来完全不输给任何一个男儿,“既然连你都是能感觉到南宁县主有与以往的不同之处的,那么你觉得南宁县主对本小姐会没有吗?”

    一听这话,月棠先是一愣,紧接着她就是一脸的了然,“还是小姐想得周到,那奴婢马上就安排。”

    “动作快一些,本小姐不希望引起任何的骚动明白吗?”

    “请小姐放心,奴婢省得。”

    这厢月棠领命快步退下,独孤若佳就起身站到完全敞开的窗口前,垂眸看着车水龙马,热闹喧嚣的街道,手指一下下轻抚着窗棂,也不知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那厢南宁县主按照她与宓妃商议好的那样,离开相府时身边就没有多带什么人,除了一个赶车的车夫就还有她的两个贴身丫鬟,若非是有宓妃给她吃下的定心丸,饶是南宁县主也有些怕就这样去跟独孤若佳见面。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南宁县主在面对独孤若佳的时候就有一种发自本能的惧怕,这种感觉来得没有一点原由,就好像是她在潜意识里便对独孤若佳很是拒绝。

    要不是她跟独孤若佳相识多年,还彼此是好朋友的记忆无法作假,南宁县主不禁都要怀疑她跟独孤若佳大概不是朋友而是敌人吧!

    “县主,真的没有问题吗?”嘉儿跟佟儿平日里性格虽说跳脱一些,嘴里也藏不住什么话,但她们这样倒也是看着对象来的。

    这次因着面对的人不一样,两个丫鬟简直是浑身的神经都崩得紧紧的,丝毫不敢有所大意。

    “你们也警醒一点知道吗?”

    “是,县主。”

    “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妃儿她在暗处跟着呢。”

    听得安平和郡主一直在暗处跟着,嘉儿跟佟儿瞬间就把心放回肚子里了,至于那独孤小姐身边的人要是想从她们嘴里套话的话,哼,那就别做梦了,她们别的本事没有,嘴巴紧这一点还是有的。

    “知道一会儿该如何表现吗?”

    “县主放心,奴婢们懂的。”

    “那就好,可千万别给本县主露了馅。”在来的路上南宁县主就已经反复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不管独孤若佳在打什么主意,她绝对不允许她伤害到她身边的人。

    经过上一次短暂的碰面与交谈,不单单只有南宁县主对独孤若佳起了疑心,南宁县主有理由相信独孤若佳对她也是一样的。

    只是南宁县主对独孤若佳所表现出来的,以及她心中的猜测这些,一点都没保留的说给了宓妃听,目的就是想让宓妃也来判断一下,独孤若佳在她面前露的那些破绽,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是不是从一开始见她,独孤若佳就已经给她挖好了一个坑,为的就是试探她。

    尤其南宁县主并不觉得在她的身上,又或是她的娘家身上有什么可试探的价值,说到底独孤若佳的目标,应该是相府才对。

    “大嫂放心的进去跟她见面,跟她谈,不用刻意说话去试探她,也不用刻意引导什么,不管她说什么,你只管站在你的角度去应对即可,倘若她要引导你,试探你什么,也不用感到惊慌,表现自然一些顺着她就好,其他的交给我来处理。”

    幸亏是出府之前宓妃就告诉过南宁县主,要是到了外面突然听到宓妃人没出现,声音却好似在她耳边一样,不要感到惊慌跟害怕,尤其是脸上跟眼神里不要流露出丝毫的异样,更不要担心宓妃跟她说的话会被别人给听到。

    有了心理准备的南宁县主自是没有被吓到,好在宓妃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提前用这样的方式跟南宁县主交流了一下,不然还真担心临场时出乱子。

    “多亏了大嫂来找我,跟我提起独孤若佳这个女人,不然她的存在当真是个很大的变数。”

    听到宓妃跟她说的这句话,南宁县主的眸光微闪了闪,但她脸上依旧是那温和端庄的浅笑,至于心里的波涛汹涌就无人可知了。

    果不其然,独孤若佳有问题。

    “她是个非常机敏的女人,我先大嫂一步出门来到醉香楼想要防止的就是她提前做手脚,没曾想她当真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意外。”

    放眼这整个浩瀚大陆,若论修为宓妃是能与陌殇比肩的人,而在这片大陆之上,到底还没能生得出比她跟陌殇修为还要高的人。

    因此,即便独孤若佳手下的人都是高手,修为什么的比起沧海他们都要强上许多,但却架不住出现在醉香楼,亲自出手的人是宓妃。

    哪怕就是独孤若佳都没有想到她的面子会有这么大,竟然把宓妃都给引了出来。

    在她看来南宁县主就算要将她心中的疑惑说给人听,那个人只怕也是她的夫君,也就是温绍轩,哪怕当真有人会在暗处跟着南宁县主一同来醉香楼,那个人也更可能是温绍轩才对,如何会想到南宁县主求助的人不是温绍轩,反倒是宓妃这个小姑子。

    有道是绝对的实力可以碾压一切的阴谋诡计,宓妃其实就呆在独孤若佳包的雅室的隔壁,但即便独孤若佳也是个中高手,却也半点都感觉不到宓妃的气息。

    “在大嫂下了马车,刚踏进醉香楼大门之前,这醉香楼暗处都还布满了她的眼线,等到大嫂上楼之时,暗处那些眼线就全都撤走了,一个都没有留下。”

    此情此景宓妃当然不会认为是她暴露了,这一点自信她还是有的,唯一的解释就是独孤若佳对于危险的敏锐感知,这样的直觉也当真足够可怕。

    “即便今日大嫂不去雅室与她谈话,我也确信那个女人有问题,并且问题貌似还不小。”

    宓妃对南宁县主说这些倒不是要吓她还是怎样,只是让她知道具体的情况,心里能有一个准备,应对起来也不至于处处受制于人。

    在她看来独孤若佳很是嚣张呀,那副一切尽在她掌控之中的模样,别说还真特么碍眼。

    “总之大嫂自己小心一点,不过她若是太过份的话大嫂也不用忍她,我相府的人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就算撕破脸也无妨。”

    南宁县主没办法回宓妃的话,只是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宓妃的神识一直包裹着她,就算独孤若佳对她起了杀心都不怕。

    “扣扣扣…”

    “月棠,你去开门。”

    在南宁县主上楼,宓妃用传音跟她说话的时候,雅室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独孤若佳也是冥思苦想状,直到她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被人给盯上,那颗不安的心方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让若佳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看到南宁县主进得门来,独孤若佳笑着优雅的起身,踩着细碎的莲步就向南宁县主迎了过去,“要说不好意思也得是我,南宁跟温大公子正是新婚燕尔的时候,我偏生在这个时候约你出来,你可不许恼我。”

    “若佳。”

    “好好好,咱不说这个,先坐下尝尝醉香楼的茶,味道还不错。”眼见提到温大公子,南宁县主就面露娇羞的样子独孤若佳只得立马转移了话题。

    反正今个儿她时间很多,还真不怕对付不了一个区区的南宁县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77】独孤若佳,可怕直觉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