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78】独孤若佳,可怕直觉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古代嫁娶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在世人的眼中,楚宣王跟楚宣王妃都已经是去世了的人,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操心楚宣王世子的亲事,纵然楚宣王世子还有一个祖母健在,可世人皆知楚宣王世子的祖母是个偏心的,并不是十分待见楚宣王世子,反倒更看重王府里侧妃所生的庶子。

    这一点老王妃自以为远在璃城无人知晓,却不知这压根就不是什么秘密,也正因为如此,楚宣王世子小小年纪接手璃城楚宣王府,那堪称铁血的手腕才更加的令人钦佩,若非必要还真是谁也不想跟陌殇为敌。

    一个年纪那么小,又在虎狼环饲之下,从容面对各种阴谋诡计,连环刺杀等等层出不穷的手段,还能牢牢将璃城的掌控大权紧握在手的‘孩子’,谁人胆敢小瞧了去。

    事实证明,楚宣王世子陌殇那绝对是个比起楚宣王府历代楚宣王都要厉害的角色,楚宣王失踪半年他就以楚宣王世子的身份接手璃城,掌管楚宣王府,短短不过一年的时间他就当之无愧的成了璃城之主。

    此后,无人胆敢挑衅璃城,自是也无人胆敢挑衅他楚宣王世子陌殇。

    尤其楚宣王失踪之后,那位老王妃不过只是没了一个嫡长子,却还有两个嫡次子,也就是陌殇的二叔跟三叔。

    显然在老王妃的眼里嫡亲的儿子比起嫡亲的孙子要重要得多,当年楚宣王失踪还不足半年,她就以楚宣王失踪遍寻不着,楚宣王世子又尚且年幼,身体又不好,璃城不能一日无主什么的种种借口,请求宣帝将楚宣王的爵位传给她的嫡二子陌皓闲。

    璃城之事宣帝虽不便于插手管什么,但他是个明君这暂且不提,就是楚宣王还在的时候与宣帝之间的感情也是亲如手足的,对于楚宣王府里的那些个破事儿,宣帝岂有不知之理。

    老王妃在算计些什么宣帝心知肚明,却也不得不看在她是楚宣王母亲的份上对她一忍再忍,正巧那个时候宣帝又收到了陌殇写给他的亲笔信,知道陌殇的打算之后,宣帝一方面见其成,另一方面也是随便找了借口将老王妃安抚了一下。

    想当年先皇在位最后的那几年,陌殇跟寒王那时候多小啊,可先皇对他们两个孙字辈的孩子有多高的评价,却是连宣帝也震惊的。

    随着两个孩子日渐长大,宣帝也终是明白为何当年先皇会说出那样一番话,又为何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对他都再三交待,要好生照顾培养这两个孩子,不说为了别的什么,仅仅只因为他们是金凤国的未来。

    只要有他们在,金凤国的未来也就差不了。

    既然楚宣王府的老王妃指望不上,楚宣王世子欲上相府求亲请出他的外祖父跟外祖母也就无可厚非了,不说星殒城的百姓接受起这一点毫无压力,就是远在璃城的百姓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咳咳…也是好在他们不知道其实楚宣王跟楚宣王妃还活着,不然谁知还要闹出怎样的风波。

    因陌殇跟宓妃身份特殊,即便他们是两情相悦,互看对眼的,除去需要得到双方父母的认可之外,皇上那里也是要禀报过后,登记造册的。

    温老爹跟温夫人默许陌殇可以请媒人上门提亲之后,陌殇的动作那是飞一般的神速。

    为显陌殇对这门婚事的看重,他请的媒人除了他的外祖父跟外祖母之外,还有另外一位在金凤国非常德高望重的长辈,就是温老爹在那人的面前也要行晚辈之礼。

    虽说皇上赐婚旨意下达之后,是由礼部尚书亲自登的相府大门,但就礼部尚书那人,陌殇可是一点都看不上眼,给的无非就是一个面子,就全当宗人府的人走了一趟,也好方便他们做后续的一些事宜,省得到时候一再要麻烦他。

    陌殇与宓妃的亲事一经敲定,三媒六聘的程序就接连走了纳礼、问名、纳吉、纳徵四个,无论是相府还是楚宣王府都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也亏得是陌殇对外宣称没在星殒城,不然热闹的程度怕是还得翻倍。

    对此,陌殇虽说心下多少有些遗憾,但在宓妃的安抚下也就不算事儿,不还有两个程序没有走么,等到打完这最后一仗,他自当给予宓妃这世间最好的。

    “世子爷。”

    “进来回话。”

    “启禀世子爷,这是子珩公子传来的密信。”陌殇将身边最得力的几个人都派出去之后,就将莫离跟莫弃调到身边伺候,而莫离就是专门负责接收赫连子珩从璃城传消息过来的人。

    “拿过来。”

    从莫离手中接过信,陌殇没有丝毫停顿的以特殊手法将密信拆开,看完信里赫连子珩简洁有力的部分内容之后,他修长好看的剑眉微拧,明紫色的凤眸渐渐转变成深邃的暗紫色,那周身的冷冽气势令人不敢直视于他。

    赫连子珩除了在信里跟陌殇说了当前璃城以及楚宣王府的一些局势跟情况之外,最让陌殇意外的大概就是赫连子珩在信中提出的,对于他父亲楚宣王身世的质疑。

    当然,赫连子珩并没有怀疑楚宣王不是已逝老楚宣王的亲儿子,而是怀疑陌殇的父亲其实并不是老王妃的亲儿子,也就是说楚宣王的生母另有其人,否则根据老王妃的种种表现跟迹象来看,她对楚宣王看似关怀备至,实则内心里是盼着楚宣王早死的。

    这个疑问幼时的陌殇根本没有去想过,他也从未往这个方向去怀疑过什么,尤其是在他的父亲楚宣王对老王妃都没有过怀疑的前提之下,陌殇貌似就更没有什么理由去怀疑什么。

    可当赫连子珩这个局外人将他在楚宣王府发现的,以及他心中的疑惑一一列举出来,有理有据白纸黑字的送到陌殇面前时,好像陌殇这个身在局中的人才是没有看清事实真相的那一个。

    仔细回想过往的所有记忆,陌殇骇然的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或许他真的应该好好查一查他的那位‘好祖母’,看看究竟什么才是真相。

    “给本世子交待下去,彻查璃城柳氏一族。”

    “世子爷的意思是要调查老王妃跟柳侧妃吗?”莫离虽说负责收发信件,但他绝对没有那个胆量偷看信中的内容,尤其陌殇跟赫连子珩之间往来的信件,封口的地方用的都是特殊手法,中途有没有被拆开过,信一拿到手就瞧得出来。

    别说莫离对老王妃跟柳侧妃的印象不好,就是陌殇手下的其他人对这两位也绝对是相对的不待见,别人家里都是宝贝嫡子嫡孙的,偏到了老王妃那里,庶出的还能压过嫡出的一头去。

    不知其中内情的人,道只道老王妃在楚宣王失踪后,偏心王府里的二爷跟三爷,这一点无可厚非,谁让二爷跟三爷也是已逝老王爷的嫡子。

    反正一切适用于别人家里的定律到了老王妃那里都是行不通的,老王妃一心想要扶持自己的第二子坐上楚宣王的爵位,不惜一再打压她的嫡孙陌殇,想方设法的让陌殇退让,甚至是谋夺陌殇的性命。

    在老王妃的眼里,大概从来都未曾将世子爷当作是她嫡亲的孙儿,反倒跟仇人似的。

    刚开始那些小打小闹,陌殇根本不屑去找什么幕后真凶,他一直都知道只要他坐在那个位置上面,那么想要他命的人就多得很。

    只是陌殇怎么也没有想到,在那些想要他命的人里面,他的祖母却是最想要他命的那一个。

    陌殇出生之时便先天体弱被高人断定活不过二十二,但他生来便极其聪慧,说是天赋异禀都不为过,别人当他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其实他看得比谁都明白。

    想他父亲楚宣王是何等人物,即便老王妃很会替自己做面子,也很会演戏,但假的就是假的,还真别以为就能掩饰得天衣无缝?

    同样都是儿子,老王妃看似对楚宣王很好,很疼爱,可这都是建立在没有比较的情况之下,一旦将二爷跟三爷放到楚宣王的对面,老王妃死命维护的是谁一眼便瞧得出来。

    就凭老王妃对楚宣王妃做下的那些事情,难道楚宣王当真就一点不知情?

    不管老王妃做了什么,她又做错了什么,在楚宣王的眼里那是生养他的母亲啊,即便这个母亲对他并不好,他又能如何呢?

    倘若没有那一丝血缘,一份亲情的存在,再多三个老王妃加在一起也是斗不过楚宣王的吧!

    陌殇记忆里最深刻的那几年,他其实是无比怨恨着老王妃的,可架不住老王妃是他的祖母,他可以不去亲近,但也绝对不会去忤逆老王妃。

    当然,陌殇不是他的父亲楚宣王,以至于老王妃根本就拿陌殇没有办法,你若真把他给惹急了,还真有点怕陌殇会六亲不认。

    “安排天字号的人去监视她们的一举一动,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尤其是出现在她们身边的人,哪怕是最不起眼的角色也给本世子仔仔细细的查一遍。”

    “是。”

    “两个人一组,至于如何搭配由他们自己拿主意,另外玄字号的人随同天字号的人一同前去,随时随地配合天字号的人行动。”

    “是。”

    “柳氏一族的人也再清查一遍。”以前不管老王妃做得多过份,陌殇都下意识的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着她总归是他父亲的母亲,真要做得太绝不好,至于陌殇自己却从未曾将老王妃当作是自己的祖母过。

    毕竟比起老韩国公夫人对陌殇的好来说,老王妃简直就被秒成了渣。

    “那二爷跟三爷那边是不是还要再加一些人手?”

    “呵――”陌殇勾唇冷笑一声,淡漠的道:“暗处让人盯着他们,不要打草惊蛇,柳侧妃这些年来虽说对老王妃言听计从,可别忘了她也是一个城府心机很深的女人,比起头上压一个时时刻刻都不忘要左右她的人,她更喜欢自己当家做主。”

    “世子爷这是要挑起她们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听着陌殇的话,莫离微怔片刻过后就回过味来,漆黑的眸子里不由得掠过一道幽光,“柳侧妃虽说是老王妃的亲侄女,老王妃对柳侧妃所生的大公子跟二公子也极其宠爱,但老王妃心里最疼的,最看重的到底还是她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且老王妃的孙子也不单单只有大公子跟二公子这两个。”

    只要捅破老王妃跟柳侧妃之间的那层窗户纸,打破她们所维系的表面的平衡,那么何愁抓不住她们的狐狸尾巴。

    “柳家的野心一直以来都不小,柳侧妃不管怎么说都跟老王妃是同出一脉的,倒也是一个比一个心大,心野,老王妃心里在盘算些什么,柳侧妃心知肚明的同时,暗地里怕也没少谋划。”柳侧妃那个女人是个狠的,没有把握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冒然出手,比起他的那两个庶兄来说要难以对付得多。

    “本世子会传信给子珩,让他出手制造一些事端,若能逼得老王妃与柳侧妃反目,你们也就更多了几分抓住把柄的机会,但愿结果不会让本世子失望。”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便会以最快的速度生根发芽,反复推敲论证过赫连子珩在信中所提到的那些疑点过后,陌殇是迫切的想要找到一个答案。

    或许在陌殇的内心深处,也是不只一次怀疑过他的父亲并不是老王妃亲生儿子的,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也一直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但眼下楚宣王府的根都要被蚕食殆尽,他也是时候拿出一个决断来,毋庸质疑陌殇的父亲楚宣王百分之百是他祖父的儿子,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老王妃究竟是不是楚宣王的亲生母亲。

    如果不是,那么楚宣王的生母又是谁?

    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生母不详的楚宣王又坐稳了老楚宣王嫡长子的位置,甚至还顺利的继承了王爵,这里面的种种原由不难猜测,关键在于楚宣王的生母另有他人的话,当年的老王妃又是如何咽下这口气,还要将楚宣王视为亲子养育成人的。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陌殇薄唇轻抿,冷声道:“利用一切能够被利用的,引发他们之间的内斗,你们则在暗处见机行事。”

    “是,属下会将世子爷的指示即刻传达下去。”

    “你先下去安排,稍后再来取本世子给子珩回的信。”

    “是。”

    陌殇在莫离退出房间后,便起身走到书案后,先是铺开一张信纸,紧接着便提笔给赫连子珩回了一封信。

    在这封信里陌殇给了赫连子珩最大的权利,更是给了赫连子珩他名下几个势力的调动权,哪怕他不在璃城,也保证了整个璃城,整个楚宣王府尽在赫连子珩的掌控之中。

    当赫连子珩收到陌殇的这封信,看过里面的内容之后,他既觉意外,又觉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虽然他代替陌殇到璃城的时间并不长,可他简直都要烦死老王妃那个老妖婆了。

    特么的,若非情况不允许,他真想随便喂老王妃一颗药丸,让她一直沉睡到寿终正寝。

    ……

    相府・碧落阁

    “奴婢给大公子请安,大公子万福。”

    “妃儿今日可在府里?”

    “回大公子的话,小姐在的。”

    “那本公子进去找她。”

    丹珍跟冰彤举止恭敬的向温绍轩福了福身,推开门就让温绍轩直接进去了,想来她们会有这样的举动,也是宓妃提前有过交待的。

    这厢温绍轩前脚刚刚踏进宓妃的房门,那厢温绍云跟温绍宇后脚也走进了院子里,丹珍跟冰彤默默无语的对视一眼,感叹她们家小姐神机妙算的同时,也是先向两人福身行了礼,才道:“二公子跟三公子直接进去吧,大公子刚才也到了。”

    “妃儿你是算准了大哥会来,专门等在这儿的。”温绍轩一开口就不是疑问,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78】独孤若佳,可怕直觉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