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82】性情古怪,验血结果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皇宫・御书房

    月上中天之时,御书房的灯仍旧亮着,只见宣帝虽面带疲惫之色,却还聚精会神的批阅着奏章,唯有那批阅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

    一直伺候在旁的张公公已然小声提醒了宣帝好几次该歇息了,但都被宣帝给挡了回去,说是再看一会儿,他自有分寸。

    在张公公看来皇上这哪里是有分寸呀,瞧那架势分明就是想把御案上那堆积的奏折全给批阅了才罢休。

    他虽关心皇上的龙体,皇上待他这个奴才也是顶好,但说到底张公公左右也不过就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奴才,总不好一再对宣帝指手划脚的。

    “咳咳…”

    “剩下的奏章就等明日皇上再批阅吧,夜已深了,皇上还是还是让奴才伺候着早些上床就寝吧。”听着宣帝的咳嗽声,张公公的脸上就流露出担忧之色,赶紧就递了一杯茶到宣帝的手边,也好让宣帝润一润嗓子。

    “小德子,到什么时辰了?”轻捏了捏眉心,宣帝又摇了摇昏昏沉沉的头,目光落到并没有减少多少奏折的御案上,那好看的眉头又紧紧的拧了起来。

    “回皇上的话,已到子时末了。”

    “这都子时末了?”

    “是的,皇上。”

    宣帝正准备伸手揉一揉自己僵硬的脖子时,张公公已经先他一步站到他的身后,然后伸出双手熟练的替宣帝按摩起他的脖子来。

    “人老了,不中用了,这才多坐了一会儿,整个人都疲惫得很。”

    “皇上正值壮年,一点都不老。”

    “你惯会说话来逗朕开心。”虽是接过了张公公递到他手边的茶杯,宣帝却是一口茶都没有喝,反倒是享受般的闭上双眼,任由张公公替他按摩肩膀,缓解他这一身的疲劳。

    约莫由着张公公替他按摩了一刻钟左右,宣帝觉得他的精气神儿恢复了不少,便沉声道:“去给朕泡一杯提醒的参茶送进来。”

    “请皇上注意龙体,早些歇息吧!”

    “打住打住,你想说什么朕都知道,等朕批阅完桌上这三封加急的密折就去歇息。”

    张公公张了张嘴到底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眉头拧得死紧死紧的躬身退出御书房,然后又转身进了偏殿,那里有专门替皇上准备各种茶水跟点心的茶水房。

    定了定神,再次整理好状态的宣帝在空无一人的御书房里很没形象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打起精神来又拿起下一本奏折翻阅起来,若是刚才那一幕被人给看到,怕是对宣帝在外的帝王形象就要随之破灭。

    “参茶沏好了?”听到轻轻的推门声,宣帝头也没抬的低喃出声。

    “回皇上,沏好了。”

    “嗯,端过来吧!”这些日子星殒城表面上的的确确很平静,一点小风小浪都没有,可宣帝看到的往往不是表面上的这些,而是隐藏在这些平静之下的惊涛骇浪。

    纵然有寒王跟楚宣王世子在前制约跟掌控着当前的局面,可作为一国帝王的宣帝也不能躲在他们的身后,他要做的事情,他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虽说在宣帝的心里要将金凤国的江山交到健康的寒王的手里的初衷一直都没有改变过,但也正因为他在这个位置上坐得太久,坐得太难,于是他迫切的想要给寒王一个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的金凤国。

    因此,即便寒王已经足够的优秀,宣帝仍然不是很放心,想方设法的想要让寒王得到更多的锻炼,为此宣帝不惜将主意打到了他那几个不省心的儿子身上。

    好在上一次寒王的话提醒了宣帝,不然后果可真不是宣帝想要看到的。

    “这是什么?”

    “回皇上,这是良妃娘娘给皇上炖的参汤。”说起良妃那个人,张公公还真是瞧不透她。

    后宫里的女人,上至皇后娘娘,下至品阶低的贵人昭仪这些,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想要引起皇上的注意,从而一飞冲天?

    偏这位良妃娘娘就好似这后宫里的一股清流似的,她从来只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儿过日子,虽说她不会做什么来争宠,却又不似不将皇上放在眼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亲自送一份她亲自炖熬的参汤过来给皇上补身子,有时候赶巧了她还能见上皇上一面,但大多时候她是见不到皇上的,却也温和的将参汤交到张公公的手上,交待说是皇上要是想喝给温给皇上喝,皇上要是不想喝,就算倒掉也没关系。

    反正张公公是瞧不懂良妃这个女人,而宣帝的心从来都不在后宫的这些个女人身上,那良妃是怎么想的,他也根本就不会去过问。

    良妃虽说是占着一个妃位,母家实力也不弱,可她给人的印象就是不争也不抢的,事实上她进宫这些年也的的确确没有争过什么宠,再加上她又没有皇子,别说后宫里其他的女人提不起劲对付良妃,就连庞皇后也从头到尾都没有将良妃视作自己的对手。

    一个没有皇子的女人,就算她极得皇上的宠那又如何,总归是不能与她争的,更何况良妃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去争什么,即便偶尔会亲自给皇上送去参汤,皇上喝的次数不也不足一手之数么?

    既是如此,谁会那么傻把主意打到良妃的身上,没得就因为动她而断了自己的前程,能在后宫里生存下来的女人哪个会是那么蠢的。

    “这参汤是晚膳过后良妃娘娘亲自送过来的,说是炖给皇上补身体,听奴才说起皇上在御书房批阅奏折,良妃娘娘就吩咐奴才等晚些时候再端给皇上喝。”

    “都这么些年了,她倒还是那般性子。”

    这话张公公可是不好回答,他就捧着托盘笑了笑没有出声,“之前怎没见你给朕端来?”

    “回皇上,奴才一时给忘了,参汤凉了奴才可不敢端给皇上喝,便擅自拿了主意端到茶水间里用慢火给温着,刚才出去给皇上泡参茶看到方才记起,奴才有错,还请皇上责罚。”

    “既端了参汤过来,又为何还泡了参茶过来,你觉得朕应该喝什么?”

    “呃…”张公公微辶澹首拍源溃骸芭啪褪遣恢噬匣嵯牒饶囊桓觯獠帕窖妓土私矗噬舷牒饶母霰愫饶母觥!

    “你倒是省事儿。”

    “那是皇上待奴才好。”

    宣帝看了张公公一眼,沉声道:“就喝良妃炖的参汤吧!”

    参汤跟参茶比起来,肯定是参汤营养价值更高,也更为补身提醒,宣帝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才同意喝下这碗参汤的。

    “奴才刚刚有试过温度,皇上此时喝正好不烫口。”

    “嗯。”就在宣帝从张公公的手里接过那碗参汤就要往嘴里送的时候,御书房的门突然被敲响,宣帝手上的动作就是一顿,接着便冷声道:“谁?”

    “是我。”虽然哪怕到了现在寒王对宣帝的态度还是不愠不火的,但至少寒王已经不再排斥宣帝亲近他,而他在面对宣帝的时候也不再满嘴的火药味。

    这一点,单从寒王在见到宣帝时的自称就可以瞧得出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寒儿怎会在这个时辰进宫?”宣帝嘴上问着话,漆黑的眸色便已渐渐加深,依他对自己这个儿子的了解,倘若不是事态严重他绝对不可能这般失礼,未经召见便私入皇宫,虽然他这个做父皇的给过寒王特权,他有资格不经召唤就自由出入皇宫。

    寒王推开殿门走进来之后,张公公先是向寒王行了礼,这才识趣的退到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将自己当成是一根柱子。

    “儿臣的确有些急事等不到明日再跟父皇详谈。”

    一听这话宣帝倒也不含糊,很是从容淡定的对张公公吩咐道:“小德子,你先出去。”

    “是,皇上。”

    “说吧,出了什么事?”

    “父皇先把这份折子上的东西看完,然后我们再谈。”

    “也好,要不朕都不知你要跟朕谈什么。”接过寒王递到他手边的奏折,宣帝刚打开看了不到两行字,便愤怒的打翻了御案上装有参汤的碗。

    啪――

    随着一道清脆的破响,宣帝下意识的避开了一下,龙袍上还是被溅上了不少的参汤。

    “小德子。”

    “奴才在。”

    “赶紧把这里收拾一下。”

    “是,皇上。”张公公虽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以至于惹得皇上震怒还打翻了参汤,但他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慢,蹲下身子就要将地上碎掉的碗给捡起来。

    “等一下。”

    猛地听到寒王的话,张公公先是微僵,那捏着碎瓷片的手是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额上都给他急出一层薄汗来。

    “怎么了寒儿?”

    将奏折递给宣帝之后,寒王还尚未从御案边上退开,宣帝将参汤打翻在地的那一幕自然也被寒王全看在了眼。

    当然,一碗被无意打翻在地的参汤肯定是吸引不了寒王注意的,让他瞳孔微缩的是溅在地上的那些参汤的汁,那些汤汁似带有一定的腐蚀性。

    即便那腐蚀性细微到以肉眼几乎无法辨别,可寒王在历经生死脱胎换骨之后,他的动态视力已经达到一种相当变态的地步。

    那细微的些许变化被他瞧了个正着,至于是不是他看错了,只要再试一次便知是与不是。

    “王王爷,难道这碗参汤有问题?”张公公也是被吓得不轻,整个人僵在原地那是动也不敢动。

    寒王没有开口说话,而是蹲下身子拾起一块碎瓷片,将其放到自己的鼻下嗅了嗅味道,不一会儿他的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

    “王王爷,这一块是没有摔碎的碗底,里面还有一些残存的参汤,王爷要不要看看?”

    “给本王。”

    张公公小心翼翼的将那块碗底递给寒王,只见寒王闻过味道之后,便起身从御案上拿了一张纸,紧接着就将参汤往纸上一倒,起初那张纸并没有什么变化,可一会儿之后那张纸明显出现了不少的小孔。

    那些小孔平铺在御案上还看不清楚,只有将纸拿起来对着烛火方才瞧得清楚。

    “参参汤里有有毒。”这个结果一出,张公公就连腿都吓软了。

    一想到这碗参汤是他碗给皇上的,要不是寒王突然进了宫,又要不是皇上不小心将碗给打碎,那岂不就是皇上要喝下这碗有毒的参汤。

    “请皇上明鉴,奴才万万不敢给皇上下毒啊!”

    “你先起来,朕知晓不是你做的。”倘若真是张公公要毒害他,他有很多的机会,不说以往他的机会很多,单单就是今晚他也有数次机会。

    显然寒王也明白这一点,眼见张公公自责又愧疚的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沉声道:“这碗参汤是谁送来的,中途又经过哪些人的手?”

    张公公此时除了自责他险些害了宣帝之外,对于那下毒之人也是恨得牙根直痒痒,“回王爷的话,这碗参汤是良妃娘娘送来的,在良妃娘娘送来之前有无经过他人之手奴才不知道,但在奴才经手之后,除了奴才碰过这碗参汤之外,就只有专门负责看管茶水间的小夏子了。”

    “良妃?”

    一见寒王对良妃一脸迷茫不知的样子,张公公又赶紧向寒王补充说明了一下良妃这个人,等到说完也没见寒王有什么印象,顿时张公公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良妃娘娘这些年不只一次给皇上送过参汤,以前良妃娘娘送来的参汤,皇上不说每次都喝,但偶尔也会喝上一两次,从来也没有发现过什么问题,这一次……”

    后面的话张公公不好说,宣帝却是接过话头道:“会不会是有人抓住了良妃这一点,欲借着良妃的手来谋害朕?”

    “倒也不无这个可能。”寒王眉头轻拧,半晌后冷声又道:“不管这毒参汤与她有无关系,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那就得仔仔细细的查。”

    “这是自然,朕也不会放过那个对朕下毒之人。”

    “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证明她是无辜的之前,她身上的嫌疑是最大的,虽然听张公公提起良妃那个人,看似不争宠也与世无争的样子,但能在后宫之中稳坐妃位,还能活得这么超然物外的,她也算是一个人才了。”

    这倒并非是寒王对良妃有什么偏见,而是后宫里的女人都要倚仗什么而生,除了皇帝的宠爱就是皇帝的宠爱。

    若说仅仅只是良妃没有皇子,那些女人才不去对付打压踩低她,寒王觉得这只是其中一半的原因,至于另外一半的原因,就是良妃自己本身了。

    一个根本不得宣帝疼宠的女人,她是如何守住自己位置的,寒王还真很是好奇。

    “良妃,她若不是真无辜就是隐藏得太深,朕不方便出面,她就交给寒儿去调查。”因为不在意那么一个女人,是以宣帝根本从来都没有去想过为什么,直到寒王当着他的面点出来,宣帝方才意识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嗯。”

    “张公公,你先将地上收拾干净,朕跟寒王有话要说,你就在殿外候着。”

    “是,皇上。”

    ……

    翌日,天气阴。

    昨夜皇宫里寒王跟宣帝密谈了什么事,远在宫外的宓妃肯定不知道,她也没功夫去探究什么,眼下她也正忙得慌好伐!

    “小姐,大公子跟大少夫人过来了。”

    宓妃从南宁县主的手指上取了血,跑到药房一阵研究之后果然发现了问题,若是她再晚一点点从南宁县主身上取血,那她就什么异常都发现不了了。

    结果出来的那一刻,宓妃都不禁感到无比的庆幸。

    关于独孤若佳以及整个独孤家的事情,宓妃原本也没有想过要瞒着温老爹,正巧她从药房出来也碰到了温老爹,便拉着他一同进了房间,将目前她掌握在情况全都说了一遍。

    “请大公子跟大少夫人到花厅,我随后就到。”

    “是,小姐。”

    “婕儿你可想好了?”虽然南宁县主已经强烈的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可温绍轩还是很不放心,努力的想要打消她的念头。

    只是南宁县主很是坚持,他又不好手段太过强硬,毕竟他才刚刚答应过,要让她成长为一个可以与他并肩的女子。

    “夫君,我已经想得很清楚,很明白,而且就算夫君不相信我有自保的能力,至少夫君也要相信妃儿,她是绝对不会让我出事的。”

    温绍轩:“……”

    肿么破,他竟然被南宁县主堵得无言以对。

    “独孤若佳她是冲着整个相府来的,等她完全控制了我,肯定就会借着我的手再控制夫君,又或是小叔子跟妃儿他们,真到那一步的时候,夫君不也能顺利进入这个独孤若佳一早就挖好的局,难道我们几个人的脑子还斗不过她一个人去。”

    “大哥大嫂。”

    “妃儿你来了。”

    “看来大嫂你是做出决定了。”宓妃这话可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她虽然不希望南宁县主再去冒险,可正如南宁县主自己说的那样,她无疑是最好的那一个人选,真要换了其他人,分分钟增加暴露的风险。

    “眼下还不着急,大嫂你再……”

    没等宓妃把话说完,南宁县主就道:“你们怎么就都不相信我呢,我知道你们怕我有危险,想要护着我,可我也是你们的家人啊,怎么就不能让我也为你们做一点事情,更何况咱们时间不多了,继续拖下去会出大乱子的。”

    宓妃眨了眨眼,看着突然暴躁的南宁县主还有些没缓过神来,话说她这大嫂不是温而端庄的吗?

    “咳咳…妃儿,既然南宁她坚持,便让她继续跟独孤若佳接触吧!”

    “大哥你…”

    “独孤若佳又给南宁下帖子了,邀请南宁明日去游盘龙湖。”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帖子是昨个下午就送到门房的,等我跟你大嫂回到紫竹院看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看来那个女人还想再试探一次,她可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妃儿就让我去吧。”

    “那大嫂就随她去盘龙湖,我仍旧在暗处跟着你。”

    “好。”

    眼见南宁县主因做成这件事情那么开心,温绍轩也舍不得再泼她冷水了,有妃儿在暗处跟着他也不必太过担心,有那功夫他倒不如按妃儿所说,先将独孤家的底彻底挖出来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82】性情古怪,验血结果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