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83】性情古怪,验血结果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红拂馆

    “你当真可助本太子成就大业?”对方既然有胆量找上他,那么他的身份在这些人的眼里就跟透明的一样,太子也就一点都没有收敛什么的意思了。

    即便他不是皇爷爷在位时认可的储君人选,也不是他父皇所认可的储君人选,他的储君之位是因为有他的母后,有他的外祖父庞太师动用自己手中的权势,一步步逼着他的父皇不得不立他为储君的,但是,既然他都已经是储君了,那么金凤国的江山就应该是他的,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从他手中夺走他的太子之位。

    只有他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子之尊,那个他一生都在追求的位置才会属于他。

    他墨思羽也是有智谋才华,心机城府的,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草包,他更加不认为他比寒王缺少什么,甚至哪怕先皇后还没被害死之前,寒王贵为父皇的嫡子那又如何,她的母家不也没法跟他母后的母家相提并论吗?

    太师府势大,而韩国公府势弱,否则就依着他父皇对寒王的疼爱,如何会将太子之位给了他。

    这些年来太子一直活得小心又谨慎,他既要想方设法的讨好宣帝,以求得宣帝的看重,又要拿捏好他与太师府之间的一个度,毕竟,在他借助太师府的势力的同时,他对太师府也是防备警惕着的。

    外戚过于强大就会威胁到皇权,别以为太子什么都不懂,其实他心如明镜,只因他还需要得到太师府的支持,否则明王跟武王岂不就要爬到他的头上去。

    为了把握好那一个度,也为了让庞太师不察觉到他的野心以及他对太师府的防备之心,太子不得不戴上面具整日周旋在他的父皇跟庞太师之间。

    对于庞太师的野心,不不不,或许应该说是对于他那两个好舅舅的野心,太子既然都能心计跟城府险些都瞒过庞太师了,可见他的心里对这些是门清的。

    说到底还是那句话,太子不能失去太师府这个庞大外戚给予他的助力,而同时太子对自己的能力又很是自信,他觉得只要他能顺利登基,那么他下一个要除掉的就是他一直所依靠的庞氏一族。

    然而,事情并非全都如太子心中所预想的那般去发生,很多的事情全然超出了他的掌控,让得他有些自顾不暇,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他便开始拆东墙补西墙了。

    尤其随着庞太师对他渐渐起疑,紧接着他的母后被废打入冷宫,再到后来寒王彻底恢复健康,就好像这天下所有的倒霉事都一下子降临到太子的头上一样,这段时间里他就没有一天是开心高兴的。

    以前他就杀不了寒王,如今寒王好了,不管是太子也好还是太子手下那些人也罢,就没有一个是顶用的,为了尽可能保存自己的战斗力,太子哪里还敢冒然去动寒王。

    眼瞅着父皇他越来越重用寒王,而寒王对父皇的态度也日渐温和,虽然从表面上来看父皇依旧很重用他,也没有什么要废太子的消息流传出来,但太子知道废太子的那一天早晚都会来的,而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那个位置父皇他不给,那他就抢。

    哪怕为此要出卖他的灵魂,摧毁墨氏皇族的根基,太子也在所不惜。

    如果有得选择太子又怎会走上这样一条绝路,他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被逼的,被父皇逼的,被寒王逼的,他想夺回来的东西,不过就是拿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罢了。

    父皇说什么看重他,要重新树立他在朝臣面前的威信,实则朝中真正重要的事情他却对他这个太子半字都不愿吐露,反倒是太子不只一次看到寒王随意的出入御书房,那可是连他这个太子都不具备的资格。

    不过短短几日时间没有关注太子的情况,怕是连宣帝自己都不知道太子已经黑化成这样了吧!

    “呵呵,若是太子不相信我有那个能力的话,今日想必也不会来此见我。”

    “哼!”

    听到坐在她对面,全身都裹在黑袍里,只露出一双带着腥红阴戾双眸的太子殿下的冷哼之声,那临窗而立背对着太子,同样全身都包裹在绿色长袍里的女人,对于太子的态度却是一点都没有动怒。

    当这个身上包裹着绿色长袍的女人转过身来时,倘若宓妃在此,她必然就能认得出,面前这个与太子碰面,并且貌似要达成什么协议的女人,可不赫然就是独孤若佳么。

    “太子既然来了此处,想来应是完全同意我所提出的条件跟要求了?”虽然从一开始独孤若佳就料定了太子不会拒绝她的提议,但为了防止任何一个意外的发生,独孤若佳还是必须得到太子的亲口承诺方可。

    只有太子亲口给出承诺,她才能谋取到最大的利益,否则中途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她可就没法交待了。

    “倘若本太子与你合作,你当真能让本太子达成所愿?”

    “这是自然。”

    “凭什么,难道就凭你吗?”前有宓妃那么一个女人存在,太子倒也不至于因为独孤若佳是个女人就轻视她,只是皇位已成他心中的执念,他是非得到不可的。

    而他之所以质疑独孤若佳有无那样的能力,自然也是不希望自己白欢喜一场。

    “当然不可能凭我一人,但若是取你父皇性命的话,我一人倒是足矣。”

    “放肆。”听到独孤若佳说要杀他的父皇,太子下意识的呵斥出声。

    即便太子很恨宣帝,觉得宣帝偏心寒王,他也很想得到皇位,但他从未想过要弑父。

    “呵呵…太子你可别告诉我,这个想法你心中从来都没有过。”什么皇帝,什么太子,独孤若佳可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自眼界大开之后,这些对于她而言不过都只是过眼云烟。

    “难道太子就没有想过,现在皇上还没有废黜太子,而你就是明正言顺的太子,要是皇上这个时候死了,你不就可以顺利的登基称帝了吗?”

    “皇上再如何疼寒王有什么用,他若死了,寒王只是寒王,太子你本身就是储君,难道还有人胆敢站出来反对太子登基为帝吗?”

    “……”

    独孤若佳带有引导性的话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在太子的脑海里,只见黑袍下的太子脸色极其难看又狰狞可怕,许是这些想法太子不是没有过,而是那些大逆不道的想法都被他深深的锁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再用一道门将它们都死死的关了起来。

    待得那薄薄的一层窗户纸被独孤若佳捅开之后,太子整个人不禁黑化得更加的厉害。

    从前,太子就不是一个好人了,今日过后,他比起之前更甚。

    “如果这就是你用来助本太子成就大业的办法,那请恕本太子还有事,就不便奉陪了。”

    “太子难道就不再考虑一下吗?”

    “用不着。”

    “刚才不过跟太子开个玩笑罢了,太子又何必太过认真。”独孤若佳原本的用意就是试探太子,既然她已经找到她想要的,倒也懒得为难太子。

    这个男人如今身上的戾气之重,便是连独孤若佳都有些吃不消,她与他既然还要联手合作,可不能将太子真给惹毛了,那样不好善后。

    “我知太子是想光明正大的登基称帝,是想碾压一切对上,踩着他们登上皇位,只要太子愿意跟我合作,并且答应我所提出的那些条件跟要求,那么我必然会将太子你的敌人一一除去,让你如你心中所想的那般坐上那个位置。”

    “你有几分把握?”眼下太子的处境可是相当的不妙,他是经不起任何失败的。

    一旦他败了,那就唯有死路一条。

    可他还年轻,太子是绝对不会想去死的。

    “十之**。”

    如此有自信又有魄力的话自独孤若佳的口说说出来,太子的心神都不禁为之一震,他盯着独孤若佳看了好半晌,冷声道:“若你真有这样的把握,本太子就是应了你的那些条件又如何。”

    “太子可是认真的?”

    “只要你能助本太子达成所愿,那么本太子说的就是真的,如若你不能替本太子达成所愿,那就当本太子刚才什么都没有说过。”

    “好,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独孤若佳伸出手,太子略微迟疑了片刻,便也是将手伸出去与她一击掌,二击掌,三击掌,算是彼此间的协议达成。

    “为了防止太子反悔,还请服下这枚丹药。”

    “放肆,这丹药本太子是不会吃的。”

    “太子殿下怕什么,这枚丹药只是为了保证太子殿下不会背叛你我的盟约才让太子服用的,可不是什么毒药,也并非是什么能控制太子的东西,太子实在不必紧张。”

    太子眸光冰冷的看着独孤若佳,声似寒冰的道:“你当本太子是傻子吗?”

    嘴上说得好听不是什么能操控他的东西,谁知道他将丹药吃下去之后,他会不会变成他们手中的傀儡,从此只能听他们的指示行事。

    “我本好意让太子殿下自己服下丹药,眼下太子殿下这是拒绝了我吗?”

    “本太子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反悔,可你想让本太子吃这什么丹药,那本太子告诉你,休想。”

    “看来太子殿下是想我对你动粗?”

    “你敢。”

    “哈哈哈…那太子殿下就不妨看看我敢是不敢。”话落,独孤若佳身影一闪,出手如电就死死掐住了太子的脖子,被她掐住脖子制住命脉的太子则是满眼的惊恐,要说他的武功也是不弱的,而且他对独孤若佳有防备,可他却是一点没看清楚独孤若佳是怎么出手的。

    根本不等他有所察觉,他就已经被独孤若佳掐住脖子,生死只在独孤若佳的一念之间。

    “我若真想要太子你的性命,就算你的暗卫站在你的面前,他们也是救不了你的。”

    “怎么,你想问是不是我杀了你的暗卫?”

    “不不不,我怎么会那么残忍了,更何况太子可是我的合作伙伴,我是不会动太子你手下人的。”

    “你个贱人。”性命受到威胁,若是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独孤若佳都不知被太子凌迟多少遍了。

    “太子是在骂我?”

    “实话告诉太子,这个房间被我施了阵法,里面人说话外面的人听不见,而外面的人也是闯不进来的,所以太子若是聪明的话就该知道无论你怎样反抗都是没用的。”

    “你…该死的贱人。”没意识到自己摆脱了控制还能开口说话了,太子一出声就暴了粗口,“咳咳…咳。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能抓住太子一次,就能抓住太子第二次,还望太子莫要再玩什么心眼。”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点太子无需知道,只要知道我会助你谋得金凤国的皇位即可,至于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方能活得长久,除非太子是想找死?”

    “那丹药…”

    “我早就说过那丹药不是毒药,也并非能控制人心的东西,不过只是为了防止太子心生背叛的普通丹药罢了,只要太子不背叛你我的盟约,就算太子吃下它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换言之,一旦太子违背了盟约,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不言而喻了。

    形势比人强,太子自知拼武力他是抗不过独孤若佳的,为了自己仅剩的自尊,与其让人强行将丹药喂进他的嘴里,倒不如他自己吃下去。

    “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你对本太子有了束缚,本太子对你却什么约束都没有,你觉得这公平吗?”

    “强者为尊这四个字太子殿下应该听说过吧!”

    “拿来。”

    “太子定然不会后悔今日做出的选择。”独孤若佳亲眼看到太子将丹药吞进肚子里,便伸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声音也放柔了几分,道:“太子可知这红拂馆幕后主事之人是谁?”

    红拂馆这个地方神秘得很,太子也不只一次探查过这里,却始终没有什么收获。

    “不知。”

    “那太子想要得到红拂馆的势力吗?”

    “自然是想的。”

    独孤若佳笑了笑,又道:“既然太子想要得到这红拂馆,那么我便先将这红拂馆赠于太子,全当就是我找太子合作的诚意。”

    “你…”

    “说起来这地方落到太子的手里也算一种缘分,想必庞太师若是知晓他的红拂馆落入了太子的手中,也不会太过生气。”

    闻言,太子猛地抬头看向独孤若佳,他竟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红拂馆的幕后老板竟然是他的外祖父。

    可见,他那位好外祖父瞒得他好紧,竟是半点都没有信任他的意思。

    ……

    相府・观月楼

    “夫人。”

    “啊,怎么了钱嬷嬷?”自打昨个儿从街上回府,温夫人就有些心神不宁的,这才一会子功夫,她就又走神了。

    “刚才老奴叫了夫人好几声,夫人都没有反应可是吓了老奴一跳,夫人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就是走了会儿神。”抿着嘴,温夫人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突然站起来又吓了钱嬷嬷一跳,着急的道:“走,我们去碧落阁。”

    她这心里憋不住事儿,这眼皮也老跳,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她得去问问宓妃,这心里才安定。

    尤其这两三天家里这几个孩子好像特别的忙,又似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一样,就连南宁那个孩子也没来给她请安,越想越不对劲的温夫人,那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哎哟,夫人您慢着点儿。”

    “慢不了。”

    钱嬷嬷:“……”

    “琴儿你这是着急去哪儿?”幸好温老爹紧急刹住脚,不然他跟温夫人对碰在一起,还不把温夫人给撞地上去躺着。

    “夫君你回来了。”

    “怎么了这是,可是身体不舒服,怎的脸色如此苍白。”

    “没事,走,夫君也随我去妃儿那里一趟。”

    温老爹带着疑问的目光投向紧追在温夫人身后的钱嬷嬷身上,但钱嬷嬷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实在没办法提供温老爹什么线索。

    “别愣着呀,快走。”

    “好,走,我们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83】性情古怪,验血结果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