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84】性情古怪,验血结果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宓妃跟陌殇婚事定下的第二天晚上过后,陌殇就再未登过相府的门,便是宓妃也不知他的去向,只是心中隐隐有个大概。超快稳定更新,……

    圣旨赐婚过后,相府与楚宣王府之间的这门亲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任谁也无法再在其中插上一脚,各怀鬼胎的几路人马也是束手无策。

    谁让他们别说收到什么情报,单单就是一点点的风声都没有听到好伐!

    等到刚察觉有异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楚宣王世子的动作多快些呀,直接就先到相府过了明路,又到宫中求了赐婚圣旨,待某些有心人想要找点麻烦的时候,两府间的亲事已然落定。

    虽然从一开始他们还很坚信楚宣王世子只是表面上回了璃城,而事实上他本人根本就还留在星殒城,不过就是没有露面罢了。

    随着各方的几番试探过后,那些拿不准陌殇态度的人才渐渐相信楚宣王世子是真不在星殒城,而是回了璃城去处理楚宣王府那一堆的破事儿。

    毕竟远在璃城的‘楚宣王世子’多厉害啊,之前得了颇多助益的老王妃跟她的儿子,儿媳,还有好些个孙子,那可真是加在一起都斗不过他,上哪个哪个就被收拾得灰头土脸的。

    再加上璃城的军队那是认人而不认虎符什么的,要想调动他们,只有楚宣王世子本人才行,旁人即便就是楚宣王世子身边的贴身侍卫手执他的命令都不行。

    遂,当璃城那边的情况传回星殒城这诸多位有心人的耳中时,他们那颗提在嗓子眼的心方才安稳的落回肚子里。

    楚宣王世子的确身在璃城,那么他们在星殒城也能放开些手脚,不至于做什么事都束手束脚的,处处受制。

    一个手中握有如此庞大实权的替身,别说他们这些人不敢用,就是楚宣王世子也不太敢用的吧!

    万一一个不小心弄假成真,替身有了异心背主,自己取代了原主,那可就事情闹大发了。

    这就是赫连子珩为何被陌殇抓了壮丁,连哄带骗打包送去璃城假扮成陌殇的原因之一,虽说陌殇对自己手下的人很有信心,就算他安排一个替身在璃城楚宣王府,那人也断然不可能背叛他,而是他手下的人再如何的优秀厉害,还能比得过他的嫡亲表兄赫连子珩?

    陌殇初向赫连子珩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赫连子珩岂能想不到他背后的深意,他不点破只是因他这个做兄长的想要维护自己的表弟,再加上来到金凤国一段时间,他也将璃城的情况摸了个三五六分,想到楚宣王府里那些人对陌殇做过的事情,他是当然要替陌殇给还回去的。

    他赫连子珩的表弟连他都舍不得欺负一下,柳氏那老妖婆敢欺,他定要让她悔恨终生。

    也正是出于各个方面的综合考虑,星殒城这几方势力才万万没想到,明明远在璃城的楚宣王世子,竟然光明正大的请了老韩国公夫妇到相府提亲,并且这门亲事相府还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而他们手底下的人明明就看到老韩国公夫妇去了相府,还将此事禀报给了他们知晓,那个时候却是无人想到老韩国公夫妇去相府是为着楚宣王世子跟安平和郡主的亲事。

    待他们回过味来想要阻止,楚宣王府与相府的这门亲事已在宗人府及礼部备了案,皇上就连圣旨都下来,紧接着三媒六聘也‘刷’的一下走了四个流程。

    虽说时间上紧凑了一些,但却架不住陌殇早有准备,这四个流程下来一点都不比别人家的逊色,甚至于还更加的隆重,足以瞧出他对宓妃的重视。

    与此同时,也因陌殇这一环接着一环的安排天衣无缝,那些个想搞破坏,本着就算拆散不了这门亲事,也要恶心恶心陌殇跟宓妃的人,从头到尾压根就连一丁点的可趁之机都没有。

    为了不做那只被枪打的出头鸟,纵然暗底下里在自己府上打砸东西的人有好几位,却是无一人站到外面来闹,让得陌殇的这次提亲可谓是顺风又顺水,完美得无可挑剔。

    若是两年前有人告诉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相府的嫡女娶回家,他们说不准会捧腹大笑,不过区区一个哑女,难不成谁娶了她还能拥有旁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庞大势力?

    谁曾想,事实证明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待得宓妃光华初绽,锋芒毕露,不说宣帝的几个儿子没有哪一个不想迎娶宓妃为妻,就是那些世家名门的公子哥又有哪一个是不想迎娶宓妃为妻的。

    只可惜宓妃下手太早,与郑国公府退亲之时便替自己争下了一道可自主婚姻的权利,除非她自己点头要嫁给谁,就是搬出皇上都不好使。

    本着如宓妃这样的女人,自己得不到也不想旁人得到的偏执心态,像太子明王等人,哪个敢说他们没有向宓妃下过手,只怪宓妃武力值太过高强,他们派出去的人根本连宓妃的身都近不到。

    尤其陌殇还在中间横插了一脚,又有寒王从旁相助,任凭他们手段多多,失败数次之后也是不敢再将主意打到宓妃的头上。

    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巧合,但三次四次甚至更多次那就不是巧合了,亏得宓妃完全没将那些暗杀当一回事,否则但凡向她下过杀手的,还不定要折损自己多少势力。

    “谁在那里?”

    “是本世子。”

    碧落阁中,听到动静的沧海跟悔夜刚要拨剑对敌,听到是陌殇的声音之后就收了剑,态度还算恭敬的向陌殇行了一礼。

    虽说宓妃才是他们的主子,可眼下他们的主子已经跟陌殇定了亲,算起来陌殇也算是他们的半个主子,再加上陌殇的手下个个都他们主子都异常的恭敬与尊重,他们也不能太拖主子后腿了。

    以陌殇的修为他要出入碧落阁可以说是如入无人之境,但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故意泄露了自己的气息,将沧海跟悔夜招惹出来的。

    “本世子找阿宓有事商谈,谈完之后会自行离开,你们将碧落阁守紧一点。”

    “是。”

    在外陌殇还要伪装一下,进入碧落阁之后,陌殇倒也不介意露出自己本来的样子。

    这碧落阁就跟他的梨花小筑一样,只要走了进去就既安全又隐秘,外人是无法窥探到什么的。

    “是谁那么不长眼惹了我的宝贝儿不开心?”陌殇走到宓妃的房前,眼见房门没关他就自己推开走了进去。

    听到陌殇熟悉的声音,趴在桌上有些无精打彩的宓妃头也没抬,轻撇着小嘴道:“你。”

    “难道是为夫离开的这两天阿宓想我想得不开心了?”

    “臭美。”

    当陌殇伸手将宓妃抱到自己腿上坐好的时候,宓妃倒也一点都不扭捏,更加没什么不好意思,很是乖顺的用自己的脸轻贴着他的胸口,听着他稳健有力的心跳声,顿时觉得满心的烦躁都平静了下来。

    “阿宓不想为夫,为夫可是想死阿宓了。”

    “提亲那日你离开之后去了哪里,怎么连个消息都没有传给我。”说到这事儿宓妃就抬头愤愤的瞪了陌殇一眼,害得她想找个人商量都找不到人。

    “事出突然,原本为夫是以为一天半时间就可以搞定,等回来再跟阿宓细说也不迟,没想到这一去一回会耽搁这么长时间。”

    “你该不会去了麒麟城?”

    陌殇低首凑到宓妃红润的唇上轻啄了下,修长有力的手臂轻轻环着她纤细的腰身,柔声道:“我家宝贝儿就是聪明,一猜就猜到了。”

    “熙然是因为独孤家才去的麒麟城?”话虽是这么问出口的,但显然宓妃并不相信仅仅只是一个独孤家就值得陌殇亲自跑一趟。

    “独孤家只是原因之一。”

    “果然如此。”

    “我家阿宓就是太聪明,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这双漂亮大眼睛。”

    “少转移话题,此去麒麟城有何发现?”独孤家的事情是宓妃主动向陌殇提及的,也有让陌殇帮她一起调查的意思,她总觉得独孤若佳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太过凑巧了些。

    要说独孤若佳没有所求,便是打死宓妃她都不相信,尤其醉香楼初次会面,独孤若佳给宓妃的感觉就很奇怪,这让宓妃对她的防备更深了几分。

    这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了。

    “在说麒麟城的事情之前,阿宓得先告诉为夫到底发生了何事,怎就让我的小东西这般不开心了?”陌殇修长如玉的手指在宓妃的脸颊上流连不去,那双幽深紫眸里的认真更是让宓妃避无可避。

    每每被陌殇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的时候,宓妃总是显得特别没骨气,特么她舍不得见他这样,每次都要被吃得死死的。

    臭男人,一出手就要拿住她的死穴,简直太不可爱了。

    “你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就这些了,几乎每一件都摆脱不了独孤若佳的影子,不,也可以说每件事情里面都有独孤家的手笔。”既然开了这个口,宓妃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将陌殇不在期间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尤其着重提到了独孤若佳,以及她从南宁县主指上取血检查过后得出的结果,就连明日独孤若佳邀约南宁县主游盘龙湖也说了。

    “阿宓是怀疑独孤若佳跟阴鬼门有关,她背后的人是东方腥。”

    “是有这样的怀疑,若非那日听大嫂再讲起醉香楼她跟独孤若佳谈话时的异样,还要求我为她诊脉,只怕等我想起来要验血的时候,她体内一点异样都没有了。”

    “阿宓认为那是巫蛊。”

    “嗯。”

    “倘若能确定大嫂血中含有巫蛊的成份,那么精通此术的除了三大秘地之外,光武大陆就只有阴门鬼了。”

    “我们在试探独孤若佳,那个女人同样也在试探我们,她拿捏不准大嫂的情况,因此,在她没有十足把握之前,她必定不会冒然向大嫂下手。”

    “明日是个机会。”

    “独孤若佳想要借助大嫂一步步掌控相府,就算明知危险她也会再次试探大嫂的,我又怎会错过明天那么好一个机会。”说到这里宓妃脸上的笑意就冷了几分,那个女人也真是犯到她的逆鳞上了。

    “为夫陪阿宓同去。”倘若离开醉香楼回到相府,南宁县主就让宓妃诊脉验血的话,宓妃就不会一时拿不准验血的结果,无法断定南宁县主血液中残留的那些,究竟是不是巫蛊。

    “你很闲?”

    “为夫不闲。”

    宓妃睁大眼睛送了陌殇一对白眼,没好气的撇嘴道:“既然不闲那就去做你的事情,就算正面跟独孤若佳对上,她还能打得过我不成。”

    “是是是,我家阿宓最厉害。”

    “说,麒麟城怎么回事?”

    “别急,听为夫慢慢说给你听。”陌殇轻揉了揉宓妃柔软的黑发,暗磁的嗓音将他这些天打探来的情报,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在宓妃向陌殇提到麒麟城,提到独孤一族的时候,陌殇还尚未得到猎云骑从麒麟城传回来的消息,只当那独孤一族的问题不小,琢磨着要不要安排顾伟晔亲自跑了一趟麒麟城一探究竟。

    结果宓妃前脚刚离开,陌殇后脚就收到了消息,他寻思着独孤一族真有问题的话怕是对相府相当的不利,尤其独孤若佳那个女人就不是一般的难缠,细想片刻之后,陌殇果断决定亲自走一趟麒麟城。

    事实也正如陌殇之前所说,以他目前的修为,往来星殒城跟麒麟城所花费的时候顶多两个时辰左右,原以为事情很快就能有个眉目,哪里想到一去就耽搁了那么长时间。

    进入麒麟城之后陌殇就被一件接着一件冒出来的事情给缠上,一时就忘了给宓妃传信,也是担心宓妃上到信会直接赶到麒麟城,那样一旦星殒城没有她坐阵,陌殇也担心会出乱子。

    等到大局得以控制,也是陌殇返回星殒城之际,他就更不用给宓妃传信了,直接到相府找宓妃不是更好。

    “那几个相连的村子一个活口都没有?”听完陌殇说的话,宓妃在他怀里仰着头看着他,一双水灵的眼睛那是睁得大大的。

    从光武大陆来到浩瀚大陆上的几个势力,阴鬼门无疑是最大,实力也最为强横的,从东方云虎那里得知,他们阴鬼门与那几个势力也是达成了某些约定,彼此间还有不少的合作。

    只是任凭那几个势力如何试探,倒是丝毫不知他们的合作者,竟然是曾经响彻整个光武大陆的阴鬼门。

    “虽然那几个村子里一个活口都没有,但周边的村子却一点都没有发现那几个村子的异常,就好像睡着了沉浸在梦中一样,也可以说在那几个村子的外围被布下了迷阵,阵内生机全无,阵外就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子,否则一下子死了那么多,衙门必然是要过问的。”

    “那熙然以为麒麟城是谁的手笔?”

    “麒麟城的情况很是杂乱,那村子外的阵法怕是出自东陵岛。”

    “什么?”

    “别激动,宝贝儿淡定一点。”

    宓妃小脸一黑,嘴角一抽,喃喃道:“怎么东陵岛还掺和了进来。”

    “针对此事我已经亲自传了消息去东陵岛,相信很快就会有一个结果的。”

    “除此之外呢?”

    “此外,之前出现过的那几个势力都留有许些痕迹,东方云虎上次给你的东西没有假,图上那些地方经过我们的勘察,也都暗中安排人密切监视了起来,只等时机一到就将那些给毁掉,麒麟城怕是连东方云虎都不知晓。”

    “如此说来,独孤若佳背后还个人十有**就是东方腥了。”

    “差不多。”

    “东方云虎左右也不过是现在才得到东方腥的信任,麒麟城独孤一族存在的时间已近百年,如果那几个村子的消失与独孤一族有所关联,东方云虎不知情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阿宓说得不错,咱们想要毁掉麒麟城中那几个用来培养亡灵的村子还少不得需要东方云虎的帮助,他既与阿宓达成了盟约,这件事情他就甭想抽身出去。”

    “我会给东方云虎传信,顺便打听一下罗浮山那边的情况。”顿了顿,宓妃抿唇又道:“熙然有进村子瞧过吗?大概有多少枉死的村民被培养成了亡灵?”

    养育亡灵是有特殊讲究的,阴鬼门东方氏一族在这方面是有着极高天资的,此处,三大秘地传承初期,也是有着专门培养亡灵的功法。

    但此功法因有伤天和,太损阴德,故,在三大秘地安稳下来之后就被列为了禁忌功法,不允许任何人在私自修炼,否则便要以极刑处死。

    阴鬼门通晓巫蛊之术,因此,他们养育亡灵的方法与三大秘地是不一样的。

    三大秘地以前的功法用的是死人,而阴鬼门则是用的活生生的人。

    “还有那些村民是生前还是死后被炼制成亡灵的?”这一点相当的重要,关系到如何才能将那些数量众多的亡灵给消灭干净。

    一旦那些亡灵从村子里跑出去,整个麒麟城用不到一天就会变成一座死城。

    “为夫就是因为进村子实地探查了一遍才耽搁的时间,几个村子加起来差不多五六百户人家,男女老少不下三千余人。”

    初到那几个村子的时候陌殇也是震惊的,虽然他的这双手也沾染了很多的鲜血,他并不是一个好人,但他看到那些亡灵的时候,亦是忍不住后背一寒。

    “死人被炼制成功的少,绝大部分是在还活着的时候被炼制成亡灵的,因此,那些亡灵的怨气极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84】性情古怪,验血结果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