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85】亡灵之村,再次试探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现场有‘绝望深渊’跟云雾仙山的痕迹么?”从温绍云被东方云龙重伤,她救下自家二哥跟同样重伤的东方云虎那一刻,陌殇跟宓妃就仔仔细细的将东方云龙给查了一遍。

    当然,他们也从温绍云的口中得知,那在她跟陌殇眼中已经没什么风浪的三大秘地,竟然超出他们意料之外的出现了内奸。

    貌似那内奸还隐藏得极深,即便就是从东方云龙的身上找到线索,再将那三个与东方云龙接头的人抓到手,想来从他们的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来。

    假如换成她是那三个内奸的背后主子,在不能保证他们完全不吐露她的秘密的前提之下,她是绝对不可能将人如此放心的分派出来的。

    是以,温绍云重伤险些丢了命,宓妃虽说震怒却也没有失去理智,哪怕不能立即将人给杀了泄愤,倒也暗中给东方云龙找了不少的麻烦。

    至于伤她兄长的这个仇,宓妃早晚都会报,不过只是报仇的时间往后延迟了些,但在此期间她会不断的收利息,让那些人整日提心吊胆,不知自己何时脑袋会搬家,时时感到恐惧也挺合她的心意。

    “这倒是尚未发现什么,不过还需要再彻查一遍才能肯定。”那些村子里的亡灵数目虽说众多,攻击力也足够的凶悍,但想要伤到陌殇,又或是将陌殇困在村子里出不来,他们还不具备那样的能力。

    倒不是陌殇惧怕什么不敢再去彻查一次那几个村子,而是在此之前他要先等几个人过来。

    云雾仙山素来神秘,又终年鲜少与外界接触,紫晶宫与东陵岛关系虽好,却也是仅限于陌殇的外祖父赫连迎跟东陵岛岛主之间,眼下那几个村子陌殇没有发现紫晶宫跟云雾仙山的痕迹,反倒只有东陵岛的痕迹,这一个搞不好陌殇是很难说得清楚的。

    三大秘地都出了内奸一事,已然闹得三大秘地腥风血雨了,这个时候三大秘地至少还是保持着平衡的,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弄不好三大秘地自己就要先乱起来。

    且不说陌殇根本没什么私心,单单仅凭他继承了紫晶宫这一点,在其他两大秘地来人之前,他都无可避免的要避一下嫌。

    尤其宓妃的身份有难免有些尴尬,毕竟她也继承了云雾仙山,没得就会让东陵岛的人咬定紫晶宫跟云雾仙山联起手来打压东陵岛。

    纵然陌殇跟宓妃行得正,坐得端,事事都问心无愧,可也架不住有心人要胡搅蛮缠不是。

    宓妃跟陌殇是什么关系,这在三大秘地人人皆知,就只差举行一场婚礼了。

    “咳咳…以你我的关系,不只你要避一避,就连我也要避开,不然这着实太落人话柄。”

    “确是如此。”

    “真麻烦,但愿东陵岛派来的人不会是没事找事的奇葩,要不我会忍不住手痒。”

    闻言,陌殇嘴角一抽,额上滑下三条竖黑线,他捏了捏宓妃的鼻尖,柔声道:“别给自己想打架找这么光明正大的理由。”

    “有些东西熙然知道就好了嘛,实在用不着说出来,这多不好意思呀!”

    “那几个村子我都只在外围转过,因考虑到后续的一些事情并没有深入到村子的中心,先等上几日,三大秘地分别派出的人到了再说。”

    “也好,免得到时好心被当成驴干肺。”

    “那地方怨气太甚,一旦村子外面的阵法被破,那些亡灵就会从村子里跑出来,然后周边村子里的那些村民也会以最快的速度沦为低级的亡灵,这才是眼下最为头疼,又急需解决的问题。”

    宓妃拧着好看的眉头,红润的嘴唇也是紧紧的抿着,“且不说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周边村子的那些村民肯定不会搬走,就算咱们能找到一个合情又合理的解释,那些村民祖祖辈辈在那里生活,他们会不会愿意搬走都说不准。”

    “乖,别皱眉。”

    宓妃扒拉开陌殇轻抚在她脸上的手,嘟着嘴又道:“更何况一旦那些村民搬走,这不就等于直接昭告天下,剩下没搬走的几个村子有问题么?”

    “那样咱们就打草惊蛇了。”

    “所以熙然你才想等着三大秘地的人过来,将麒麟城的危机交给他们去解决,你我都不插手。”

    “奖励一个,宝贝儿真聪明。”

    “可这行得通么?”

    “这可由不得他们,反正麒麟城一事,你我都避开为好,他们受命来到浩瀚大陆要是连那些亡灵都解决不了,也太配不起他们的身份了。”

    听着陌殇这理所当然的话,宓妃只能闷笑出声,莫名有点同情那几位正朝浩瀚大陆赶来的三大秘地的人了。

    “对了,潜伏在三大秘地的内奸究竟是谁可有眉目了,这忙起来我都快忘了这回事。”

    “能将手伸得这么长,还神不知鬼不觉搭上阴鬼门的人物,阿宓觉得他们简单得了么,不花些功夫费些心神,要想将人给挖出来,难。”

    “可我怎么觉着熙然信心满满的样子?”

    “我家宝贝儿就是了解我。”

    “快说,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麒麟城发生的事情,此刻怕是在三大秘地传遍了,并且阴鬼门也在光武大陆被扒拉出来,阿宓你说那背后的人会不会忍不住做点什么?”

    猛地宓妃双眸突然一亮,她紧抓着陌殇的手臂,清冷的嗓音难得带了几分激动,“熙然是要借着麒麟城一事引蛇出洞,让背后那条毒蛇自己冒出头来,所以才说我跟你都不参与麒麟城的事。”

    “嗯,不管三大秘地各自都有怎样的私心,有一点却是他们必须共同守护的,否则有些惩罚他们承受不起。”

    “呼――”想到陌殇话里背后的深意,宓妃也是禁不住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你可真不是一般的会钻空子,不管此番前来的都有谁,无一例外全被你个腹黑的家伙摆了一道,偏生他们还不能拒绝。”

    倘若浩瀚大陆与光武大陆一样,那么即便出现数量庞大的亡灵也对三大秘地造不成什么影响,毕竟即便三大秘地不出手,光武大陆上的人也能除掉亡灵。

    然而,浩瀚大陆不一样,别看目前的亡灵数量不过三千多点,可一旦这些亡灵走出村子,麒麟城首当其充会变成一座死城,紧接着这些亡灵就会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到整片大陆。

    偏生这片大陆的人武力值低下,他们几乎没什么人可以与亡灵对抗,不出一个月,浩瀚大陆就将失去所有的生机,沦为一片亡灵大陆。

    届时,天罚就将降临到光武大陆,即便就是三大秘地也躲不过去。

    毕竟亡灵这种生物,若是七八百年之前,浩瀚大陆兴许还有人能弄得出来,可如今的浩瀚大陆灵气枯竭,高阶的修炼者少之又少,东拼西凑也不过就双手之数,这些人顶多能够自保不成问题,要想将大陆上的亡灵尽数毁灭,这无益于就是天方夜谭。

    是以,光武大陆上出现亡灵不奇怪,可若浩瀚大陆上出现亡灵就不简单了,除了借助外力,这片大陆本身是不可能造就那么多亡灵出来的,毕竟,哪怕就是战场上死了那么多的将士,也绝无可能自己就生出那么多的亡灵,说到底天道循环,没有大冤又哪里来那么多的怨气。

    因此,浩瀚大陆如此庞大数量的亡灵究竟是从何而来的,摆在眼前的也就唯有那一个解释。

    “不管他们内部有什么问题,也不管到了这片大陆后,为毁灭那些亡灵他们将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将存在于这片大陆上的亡灵全部毁灭掉,不然被毁灭的就是他们自己了。”

    那些人素来眼高于顶,将这片大陆上所有的一切生灵都视为低等生物,当然其中还包括了人。

    若非此番位于同一个位面的两片不同大陆发生这么大的动荡,三大秘地不可能出世。

    “啧啧,真狠,不过我好喜欢。”

    “臭丫头。”

    “熙然这步棋只得不错,这破烂摊子本就是他们搞出来的,活该由他们来收拾善后。”

    “这两三百年他们的日子过得太安逸了,否则怎会在两片大陆间留下那么大一个纰漏。”

    “唔,理是这么个理,但你我要这样去说,怕是谁也不会信服的。”

    “阿宓莫不是忘了,在那些人的眼里谁的拳头硬,谁才具备说话的资格。”

    闻言,宓妃嘴角狠狠一抽,这果然很符合她家男人简单又粗暴的行事原则,不服可以,爷就打到你服。

    “以往光武大陆的人来到浩瀚大陆是要讲究机缘的,否则因虚无之海上的禁制,任凭你修为逆天也无法顺利的穿过虚无之海到达浩瀚大陆,即便偶尔有特殊的情况,也是需要付出同等代价方才可行。”

    当年陌殇的母亲赫连梓薇之所以能被赫连迎顺利送到浩瀚大陆,一则是赫连迎为此付出了算不得轻的代价,二则却是因为赫连梓薇有此机缘。

    赫连迎初到浩瀚大陆,没有去到其他的三国,偏偏就到了金凤国,又因他在此逗留的时间紧迫,根本容不得他慢慢去找一个,又或是培养出一个能养育赫连梓薇长大成人的家庭。

    然,赫连梓薇却与老韩国公夫人有着一段母女情,时机又刚好恰当,赫连迎救下了老韩国公夫妇的嫡长女,与此同时他们夫妇也收获了赫连梓薇这个养女。

    类似于这样的情况是极其少数的,可当宓妃在这片大陆不断发现光武大陆那边势力的痕迹时,她就有想到许是虚无之海上的禁制出现了问题。

    事实证明她跟陌殇的猜测都没有问题,虚无之海上将两片大陆隔断的禁制的的确确是出现了很大一个漏洞,那些过来的势力便是通过此漏洞顺利到达的浩瀚大陆,并且不受禁制的左右,更加不惧天罚。

    “禁制上的漏洞无疑就是一个最佳的作弊利器,三大秘地的当家都是怎么决定的?”

    “这件事情为夫可是依照阿宓交待去办的,那个漏洞的具体位置,除了阴鬼门在内的那几个打着这片大陆主意的势力之外,就只有你我,还有三大秘地各自的当家人才知晓。”

    “那他们三位的意思是……”

    “他们跟阿宓想的差不多,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层的风险,在没有将潜藏在各自身边的内奸抓出来之前,就让那些人当作咱们什么也不知道好了。”

    “这样做也只能是暂时的,毕竟纸包不住火,还得防着那些人狗急跳墙,一个弄不好吸引来光武大陆更多凑热闹的人就麻烦了。”

    “时机,咱们眼下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等适合的时机一出现,便立即将那个漏洞给堵上,届时,留在这片大陆上的那些个势力就会彻底失去援助,我们善起后来容易,至于光武大陆那边有三大秘地撑着,只要他们还没有脑残到被内奸执掌到大权,那些势力就将被一一清剿,什么风什么浪都掀不起来。”

    “如此看来咱们的赢面还是相对比较大的。”宓妃小手托着下巴,这么一番分析下来,她的心里可算是舒服了些。

    “不是有句话叫做邪不胜正么!”

    “噗――”

    “怎么,为夫说得对?”

    “对,很对,只是这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怎么听都觉得怪怪的。”宓妃眨巴着水灵的大眼睛讨好的望着陌殇,生怕被这个腹黑的家伙给惦记上,但宓妃是绝对不会承认她怕某人的。

    眼见怀里的小女人这般讨好他,陌殇表示非常的受用,不但眼神儿变得越发的柔和宠溺,就连声音都好似柔得能掐出水来一般,“不要想那么多,即便天塌了下来,也都还有为夫在顶着,阿宓只要每天都开开心心就好。”

    “嗯。”

    “真乖。”

    “那几个村子里的亡灵就暂且不管吧,熙然既已亲自走了一趟麒麟城,那可有去独孤府走上一趟。”

    “独孤一族正如阿宓猜测的那样,整个一族人都不简单,其中最为出色的有两个?”

    猛地对上陌殇含笑的紫眸,宓妃微微失了一下神,她嘟着嘴道:“独孤若佳算一个,该不会那个独孤三公子也算一个?”

    “替阿宓收集情报的人得好生嘉奖一下,最多再等上两天,为夫便能回答阿宓,那独孤若佳跟阴鬼门到底是何关系了。”

    “咦――”

    “别急,听为夫把话说完。”轻点了点宓妃的鼻尖,陌殇环在宓妃腰上的手臂更紧了几分,“若非为夫亲眼所见怕是也想不到独孤家的三公子还有真假之分。”

    “什么?”

    “眼睛别瞪这么大,当心眼珠子掉下来。”

    “不许卖关子,快说。”

    “星殒城独孤府里的独孤天城是假的。”

    “那真的那个…”宓妃说着说着就抬头盯着陌殇,微抽了抽嘴道:“真的那个该不会真在你的手里?”

    陌殇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又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两下,柔声道:“本着都到麒麟城走了一趟的原则,为夫就花了点时间夜探了一下独孤府,然后在独孤府地底下,遍布各种机关陷阱的暗宫里发现了一个人。”

    听着这剧情,宓妃莫名觉得有点狗血,“所以熙然就顺便救下了他,而他还同意替你做事。”

    “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见陌殇一脸认真的点下了头,宓妃无语得一脸黑线,“那熙然就想个办法将假的独孤天城引出来,然后让真的这个独孤天城回去,咱们就算是顺利在独孤家安插下最重要一枚暗棋了。”

    “不用白不用,兴许他的存在还能发挥出更多的可利用价值。”

    宓妃轻咬着红润的小嘴,琢磨着麒麟城这个时候暴露出来总比突然暴露出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要好,那几个村子里的亡灵危害虽大,能解决的人却已经在来的路上,丝毫不用她操什么心,她只要掐准时机,抓到背后那条毒蛇就好。

    难缠的独孤一家,笼罩在他们身上的神秘浓雾也一层一层被剥开,渐渐展露出他们本来的面貌,再加上等陌殇将那枚不会引起任何人怀疑的棋子安插进独孤府之后,之前被动的局面就会打破,主动权也将重新回到他们的手里。

    “可别太有自信,小心阴沟里翻船。”

    “小坏东西,你就不能盼着为夫点好。”陌殇佯怒的轻敲了敲宓妃的额头,既然他能将真的独孤天城弄出来,那他捧得起他,自然也摔得起他,背叛他的后果,独孤天城还承受不起。

    “咱们撒了那么多张网下去,也是时候慢慢收网了,就看能钓起多少条大鱼了。”

    “阿宓盯紧独孤若佳那条线,她的心机跟城府可是比起那位假的独孤天城还要更上一层楼的,你手下的人尽可能不要去接近她。”

    宓妃眨了眨眼,对陌殇的提议倍感受用,“那个女人的直觉太可怕了,上次醉香楼亏得是我暗中在监视她,不然换了谁去谁死。”

    “你都险些着了她的道?”

    “嗯,好在我反应快,不然她可能就不是起疑那么简单了。”

    “盘龙湖是为夫的地盘,她约在盘龙湖倒也方便我们行事,趁此机会让她对大嫂下手也不失为一个良机。”

    “那女人小心谨慎着呢,她是不会冒然出手的。”

    “她不动,咱们可以引导她动。”

    “熙然有好主意?”

    “暂时保密。”

    “小气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85】亡灵之村,再次试探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