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86】亡灵之村,再次试探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奴婢给大公子请安,大公子万福。&&&{}{}{}{}”

    “起吧!”

    “谢大公子。”嘉儿跟佟儿向温绍轩福身行了礼就暂退到门的两边,恭敬的推开房门让温绍轩进去。

    房间里面梳妆打扮好的南宁县主正端坐在圆桌边享用早膳,看到温绍轩进来就想起身迎上前去,“我过来就好,你坐着不用起来。”

    “夫君用过早膳了吗?”昨个儿晚上温绍轩就回来得有些晚,又提前告诉过她,早上很早他就要出门一趟,让她不用担心他。

    虽然温绍轩没有很直白的告诉过南宁县主,他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清闲,没有官职在身不说,还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但南宁县主自己有眼睛,就算温绍轩什么都没有说,她在嫁入相府后,或多或少也自己猜到几分。

    不过既然她家夫君没有向她提过这方面的事情,她就聪明的选择了什么都不问。

    认真说起来的话,家里孩子无所事事,最担心的难道不该是她的公公跟婆婆,既然公公婆婆都不着急这事儿,她一个做妻子的着什么急。

    南宁县主相信温绍轩不说是因为时机未到,等到了能说的时候,她相信温绍轩会把一切都告诉她的。

    “尚未。”

    “那夫君要不要再让厨房添几样别的早点?”南宁县主本以为温绍轩一大早出门不会回来用早膳,哪里晓得他会回饿着肚子回来吃。

    这些早点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准备的,她还真担心温绍轩会吃不习惯。

    没有分家之前,偌大的相府按照温老夫人的规矩,除了她住的院子,以及温老爹跟温夫人的观月楼,还有就是温老夫人极其不待见的宓妃的碧落阁有小厨房之外,其余不管院落的大小都不得设立小厨房。

    也是后来分了家,宓妃觉得自己的院子里有个小厨房的话,平时若是想要吃点什么就很方便,用不着特意跑一趟大厨房。

    与此同时还顺便减小了大厨房的一部分权利,让她们弄弄清楚,究竟谁才是这府上的主子。

    要知道无论在哪家的府邸,能在大厨房主事,那可就是肥差,挤破脑袋也想挤进去。

    建立小厨房之后,大厨房的权利被分拆,掌管大厨房的人野心自然也就小了,再加上自个儿院子里的小厨房,就在自个儿的眼皮子底下,身为主子你若都管理不好的话,就只能说明自个儿是个蠢的了。

    如今相府还没有孙子辈,府里的主子加上新嫁进来的南宁县主也不过才七个,眼下也就这几位主子住的院子建有小厨房,府内其他的院落格局没变。

    等什么时候需要用到的时候再翻新或是修葺就成,若是桌上没有温绍轩喜欢吃的,小厨房离得并不远,很快就能端上新的来。

    “婕儿是担心不够吃?”

    “没,没有。”

    “都这么些天了,难道还没有习惯我在身边,虽说婕儿脸红的样子很好看,但……”

    “别,夫君别说了。”听着温绍轩温润如风的低沉嗓音,南宁县主只觉得自己要更加害羞,脸蛋儿也要越来越红了。

    “多吃一点。”温绍轩这么逗她也是不希望南宁县主崩得太紧,毕竟今天就是去见独孤若佳的日子了,纵有妃儿在暗中跟着,作为丈夫的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倒不是他担心宓妃保护不好南宁县主,而是担心她们姑嫂都遭遇麻烦,又或是受伤什么的,他这大概就是关心则乱。

    宓妃跟南宁县主都不紧张,唯独他自己在一旁紧张得不得了,偏他自己还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嗯,既然夫君不要添新的,那就赶紧趁热吃。”南宁县主一边说话,一边小心翼翼的偷看温绍轩,不管看多少次她都看不够似的。

    以前她不敢明着看,没曾想成婚之后,她也不太敢光明正大的盯着温绍轩瞧,哪怕温绍轩是她的男人,可她还是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紧张吗?”

    “啊?”

    “那为夫好看吗?”对于自己的相貌温绍轩还是相当有自信心的,不过他不是一个在乎皮相的男人,但若这张皮相能时时迷住他妻子的话,温绍轩对此还是相当的满意。

    南宁县主:“……”

    嗷嗷,简直丢人丢死了,她这又是看着自己男人花痴了么?

    “有妃儿陪着我,我一点都不紧张。”南宁县主很快收起自己花痴的表情,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坦坦荡荡的迎视着温绍轩溢满关心的目光。

    “害怕吗?”

    “不怕,除了我知道有妃儿会保护我之外,还因为有夫君在家里等着我回来,我是什么都不会畏惧的。”独孤若佳既然敢把主意打到相府的头上,打到她家人的身上,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得逞的。

    “你说得对,为夫会等你回来。”

    “夫君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独孤若佳的巫蛊之术虽说很厉害,但咱们家妃儿也是不差的,而且为了我的安全起见妃儿还给了我这个,就算独孤若佳的计谋得逞了,妃儿也会第一时间解除我身上的危机,她是控制不了我的。”

    “傻丫头。”

    “我才不傻呢,假如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就正如妃儿向我们分析的那样,又或是我们大家聚在一起总结推论出来的那样,我被独孤若佳控制要向夫君,还有两位小叔子,又或是向爹娘下手,为了隐藏好她自己,她只会在暗处操控我,绝对不会自己露面,我与她接触的机会顶多不会超过三次。”长长的一段话说完,南宁县主顿了顿,让自己喘上一口气,声音柔柔的又道:“只要我把这三次撑过去,咱们把她抓住,挖出她背后隐藏的一切,我就安心了。”

    起初南宁县主从未怀疑过独孤若佳当年在边关接触她是有目的的,毕竟那个时候她的年纪很小,独孤若佳的年纪也并不大,她如何小小年纪就有了那样的心机跟城府,如今想想她都觉得可怕。

    哪怕后来因一次意外,南宁县主猛然发现她一直认为的好朋友竟然是个两面三刀,心口不一的女人,她也未曾质疑过她对她的救命之恩,只是暗暗告诫自己,道不同不相为谋,她慢慢疏远她就好。

    直到星殒城再见,南宁县主仿佛才真正的认识到独孤若佳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怕只怕当年独孤若佳对她的救命之恩也是一个早就挖好的陷阱,一步步的算计着,只等她自己乖乖往下跳,亏得她对她还心怀感激那么多年。

    如若她的设想完全成立,那么独孤若佳当年为什么接近她,她的身上,又或者说她阮家究竟有什么是独孤若佳想要图谋的。

    总不能说从那个时候起,独孤若佳就算到他们一家会从边关回到星殒城,而她还好命的跟相府大公子结了亲,那样的话她若是拿出去说,没得别人要将她当成是神经病。

    找个机会南宁县主准备回阮将军府一趟,她要仔细的问问她的爹娘,看看这其中有没有别的隐情什么的,这样才能让妃儿的判断更为准确。

    “岳父岳母那边你不要担心,我会照看好的。”

    “谢谢夫君。”

    “我们是一家人。”温绍轩轻拍了拍她的头,想到宓妃那周密的安排,他那颗不安的心到底还是安定了下来。

    “对,我们是一家人,只要我们一家人齐心协力,那就没有什么困难是我们解决不了的。”

    “马车已经备好了,仍旧是嘉儿跟佟儿跟着你,为夫亲自送你上马车,妃儿还是跟上次一样,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露面,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嗯。”

    千言万语最终都只化作这么一个字,南宁县主任由温绍轩牵着她的手一直走到相府大门口,再亲自将她扶上马车,看着她的马车渐渐离开他的视线,他才转身进了相府。

    约莫一刻钟后,奉了独孤若佳命令在相府外蹲守的一个眼线就看到温绍轩换了一身青色的锦袍,牵过小厮手里的马骑着直奔寒王府的方向而去。

    瞧得这一幕,眼线赶紧给守在寒王府外的眼线传了消息过去,等到那边回了消息,证实温绍轩进了寒王府一直没有出来,他才悄悄的离开相府去向独孤若佳复命。

    “大哥别担心了,今个儿盘龙湖可热闹,除了妃儿在还有陌殇也在,大嫂不会有事的。”

    “嗯。”温绍轩点了点头,赶紧收了自己的心思,他跟温绍云温绍宇今个儿还有自己的任务要完成,“走,咱们先去见王爷。”

    “王爷,温大公子他们来了。”

    “先请他们到书房,本王稍后就到。”

    “是,王爷。”

    “苍茫。”

    “属下在。”

    “小心一点,将外面的苍蝇放几只进来,记得要控制住他们的活动范围。”

    “请王爷放心,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苍茫领命离开之后,一袭暗纹玄色锦袍的寒王才从房间里走出来,自那天晚上在御书房见过宣帝,跟宣帝谈了好些事情,寒王就正准备找一个机会去见见宓妃,有些事情还要跟她沟通一下才好进行下一步的安排。

    只是这段时间他事务缠身,宓妃也好,陌殇也罢,他们个个都忙得很,倒是真没抽出时间来聚一聚。

    好在他们之间互通消息这一点丝毫没受到影响,否则指不定哪一个环节出现差错,他们前面做的所有的一切,通通都得打倒重新来过。

    明面上出现在星殒城的独孤家一点问题都没有,几个巧合下来,这个家族出现的时机就让寒王觉得很有问题,只是还没等寒王着手调查,先是宓妃那边给他递了消息,紧接着陌殇也给他递了消息。

    若是换成旁人,麒麟城发现亡灵一事陌殇提都不会提一下,但对象是寒王的话,陌殇那是一点也没隐瞒,至于那些亡灵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宣帝,这就得寒王自己拿主意了。

    除此之外,针对独孤若佳这个人,宓妃跟陌殇都再三提醒寒王,倘若不小心遇上,一定要能躲就躲,实在躲不开也不要硬碰硬,想办法尽快脱身才是王道。

    以寒王目前的实力,虽说应该能从独孤若佳的手中逃命不成问题,但要付出的代价太大,这实在不划算得很。

    结合这种种问题,寒王的心中已然有了一杆称。

    ……

    盘龙湖

    “行了,都退下吧!”

    “是,小姐。”

    “月棠,你觉得她今天是抱着一种什么心态来见本小姐的?”精致的画舫上,迎风而立的独孤若佳姿容绝色,粉黛未施,更显得她眉目深艳,楚楚艳骨,仿如自遥远天际飞来的最为艳丽的一抹霞光,玫红色的束腰长裙勾勒出她不盈一握的楚楚柳腰,长长的裙摆上绣着一只雪白的鸾鸟,那十分精湛的刺绣手艺将鸾鸟绣得栩栩如生,亮眼的银色丝线还隐隐散发出一种温润的珍珠色的流光,更衬得那鸾鸟好似要从裙摆上飞出来一样。

    她倚靠在光滑的栏杆上,幽深的眸光远眺着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也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红唇轻轻勾起一抹淡淡的浅笑。

    “回小姐的话,南宁县主怕也是抱着几分试探的心思来的。”

    “打从本小姐第一次接触她开始,本小姐就知道她不是个笨的,可就是心太软,也太容易相信人。”当然,这也不排除她的演技太高超,不是她那等凡人能看得透的。

    只是连独孤若佳都感到意外,再次相见的时候,南宁县主竟然还能给她一种她要对她刮目相看的感觉。

    “既是哪此,那她当是对小姐无害的。”

    “醉香楼一见,她对本小姐可是有很深防备的,不过本小姐与她到底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了,彼此间的感情难免有所生疏,她若对本小姐一点防备都没有,本小姐才是真的要对她心生戒备,以防她是有人特意安排到本小姐的身边来监视本小姐的。”

    “这怕是不太可能吧!”

    “不管怎么说这两年她的长进都不小,一会儿跟她两个丫鬟接触的时候警醒一些,你该清楚本小姐的规矩。”

    月棠闻言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而后抬头迎视独孤若佳的目光,恭敬又畏惧的道:“是,小姐。”

    “说什么温夫人看中南宁县主这个儿媳妇是瞧对了眼缘,也是瞧上了南宁县主的品性,丝毫不觉得相府与阮将军府有何不配,别人相信本小姐可不相信。”

    独孤若佳不需要月棠回话的时候,月棠乖顺的安静听着她说话就好,不开口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只不过这中间到底藏有什么隐秘本小姐没有兴趣去探究,但南宁为了嫁进相府,配得上温大公子,想必在婚前她受过严格的训练,性子中的几分不同,怕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

    若非是宓妃因寻陌殇而出了海,又迟迟没有从光武大陆回来,温绍轩跟南宁县主的婚事早在去年就该办的,没必要拖到今年才举行。

    想当初婚期往后推,星殒城内外多少人在奚落嘲笑南宁县主,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独孤若佳很容易就打探了出来。

    也正因为她打探的这些,方才真正确定,她想将相府给拿下,最大的敌人到底是谁。

    “奴婢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难得本小姐心情好,你问。”

    “小姐这是准备要今日就对南宁县主下手吗?”在她向相府递帖子的时候,独孤若佳可不是这么说的,为了稳妥起见她还要再试探确认一番的。

    怎的今日听她话里的意思,这是要向南宁县主下手的节奏,月棠绝对不认为自己是会错了意。

    “本小姐之前的确没有想过今日下手,但时间紧迫,本小姐是不得不冒险一试了。”

    听得独孤若佳的话,月棠的眸子猛地睁大,似是渐渐回味过来独孤若佳今晶的一些奇怪举动是为何了。

    为了杜绝南宁县主暗中带着人来,这整个盘龙湖的周围都布满了他们的人,这湖上游湖的这些人,他们看似谁也没有惊动,但这些人的身份已然全被核实过了。

    “这样会不会太冒险?”

    “择日不如撞日,先静观其变,再见机行事。”

    “是,小姐。”

    这边月棠刚刚闭上嘴巴,那些被独孤若佳派出去打探梨花小筑具体位置所在的黑衣人就神不知鬼不觉的飞掠到画舫上。

    “找到了吗?”动手之前独孤若佳是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发生的,若非在她想起之前,月棠已经将邀约南宁县主到盘龙湖一游的帖子送到了相府,她不好再改变地点,独孤若佳绝不会选择盘龙湖这个地方。

    以陌殇跟宓妃的关系来看,她还真的担心自己会被摆一道。

    “回小姐的话,找到了。”

    “月棠,你先在画舫上呆着,看到南宁县主来了就请她上来,本小姐稍后就回。”

    “请小姐放心,奴婢定当好生招呼南宁县主。”

    “世人都道楚宣王府机关遍布,要想闯进去难如登天,据说盘龙湖这处别院比起楚宣王府还要难以闯入,甚至就算人到了盘龙湖也不定找得到别院所在,本小姐倒要亲自探一探这梨花小筑。”

    “小姐不可轻视大意,为了找到梨花小筑,我们的人折损了近三分之一。”

    “那本小姐就更要会上一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86】亡灵之村,再次试探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