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89】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大嫂别怕,想做什么就去做,我一直都在的。网”亏得也是宓妃的修为比起独孤若佳要高强不少,否则宓妃也不敢如此托大。

    这入密传音的功夫她还不敢在独孤若佳的眼皮子底下用得如此大胆,那个女人的直觉可怕到变态的地步,稍不注意就会被她拿住把柄。

    宓妃虽有那个自信,即便独孤若佳被逼得急了向南宁县主下手她也能护得住,可却保证不了南宁县主一点伤都不会受,毕竟她本领再强也架不住独孤若佳近水楼台,方便下手呀!

    “她若做得太过份,大嫂也不必处处隐忍,当着她的面发求救信号即可。”

    一路被月棠领着登上画舫的时候,纵然南宁县主一再告诉自己保持冷静,不过就是应对一个独孤若佳罢了,没什么可怕的,但她到底还是头一回应对这样的场面,心下难免紧张窘迫跟强烈不安。

    当宓妃温和似有安抚魔力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南宁县主那颗不安的心瞬间就安稳的落回了肚子里,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宓妃在陪着她呢。

    “大嫂有事就出声,我也不能过多的跟你说话,独孤若佳的直觉很是有些可怕,要是引起她的怀疑就麻烦了。”宓妃一直就在暗处盯着南宁县主,她可是答应过她家大哥一定会保护好南宁县主的,哪里能让南宁县主被欺负了去。

    只是独孤若佳是个无论心机还是城府都极深的女人,并且她本身的能力就不弱,是个难得的能让宓妃另眼相待的敌人。

    对付这样的人,宓妃就算再如何的托大也不会对独孤若佳有半点的轻视之心,否则她们之间的战争还没有打响,宓妃就已然落了下乘。

    “妃儿放心吧,嫂子心中有数。”南宁县主知道宓妃就在她的身边守着她,护着她,虽然她看不到宓妃在哪里,可她知道只要她需要,那么宓妃就一定会站出来。

    她倒是想跟宓妃说几句话,可她也知道场合不对,有什么话都只能放在心里说,不过她知道宓妃懂唇语,虽不曾开口说话,嘴唇却是轻轻的动了几下,她相信宓妃是一定看得见的。

    “请县主稍坐片刻,奴婢这便去请小姐出来。”

    闻言,南宁县主眼神略带冰冷的看了月棠一眼,倒也很是随和的落了座,只是那描绘得精致的细长柳眉也是微微的轻蹙了下,看起来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月棠是个惯会看人脸色的,一瞧南宁县主皱眉的动作心下便明了了几分。

    追根究底的说起来,她家小姐也不过就是个商户之女,纵使独孤家在麒麟城算得上是顶顶有名的大户,真要论起身份来,凭她小姐哪里请得到南宁县主作陪游湖。

    士农工商,自古以来商户再怎么有钱又如何,到底身份低微,颇有些上不得台面。

    南宁县主乃是正经八百的官家小姐,更别谈她还是个有品阶有封号的县主,就算她父亲的官职在皇城算不得高,可单单就南宁县主这个县主的身份,多少官家千金比不上就不说了,见了面还得给南宁县主行礼问安。

    倘若独孤若佳对南宁县主没有那一层所谓的救命之恩的关系存在,独孤若佳是压根就不具备资格邀请到南宁县主的。

    这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顶顶比不上南宁县主的独孤若佳,明明是她邀请南宁县主来做客游湖的,偏生身为主子的她不出来做陪,还要让南宁县主等着她出来相见,她这得是有多大的脸?

    短短不过一瞬的功夫,想明白这些的月棠都不禁羞红了脸,有些不知该如何回南宁县主的话了,虽然说南宁县主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但长眼睛的人都知道南宁县主这是动了气。

    只是人家的修养不允许她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出来,不然这还真不是月棠区区一个婢女能够应对得了的。

    “这是今年奴婢家小姐新得的茶,份量不多但味道却是极好,平时小姐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奴婢知道县主不缺好茶喝,但这也是小姐的一点子心意,县主不妨品一品这茶?”

    独孤若佳离开画舫的时候就对月棠有过交待,月棠哪能不知道她家小姐是干啥去了?

    可她就是知道也不能说,还得想方设法的替独孤若佳给瞒着。

    再来月棠也是将独孤若佳那性子拿捏得十分精准的,倘若她不将南宁县主给安抚好了,只怕落到独孤若佳的手里她的下场会相当的凄惨。

    “小姐她有好些年没跟县主好好的聚一聚了,上次醉香楼见面也是匆匆的,小姐还有好多体己的话没来得及跟县主细说,这次递上帖子到相府邀约县主游湖,原本小姐是没有抱什么期望的,没曾想县主还念着与奴婢家小姐的情份,这一请就来了。”

    南宁县主纵使长在边关,大家闺秀的规矩却也是学得极好的,尤其是她们家回到星殒城,她又跟温绍轩定亲之后,阮夫人为了不让自己的女儿嫁进相府受委屈,可是花了不少心思专门从宫里请了教养嬷嬷亲自来教导南宁县主的礼仪跟规矩,而为了配得上自己的心上人,南宁县主在这方面自然也是狠下了一番功夫的。

    甭管月棠说话说得多么好听,南宁县主仍是一派从容的端坐在椅子上,脸上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她就仿佛是一汪清泉,明明一眼就可以看到底,你却怎么也瞧不清楚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要是南宁县主说点什么月棠还不会那么着急,偏偏南宁县主就这样什么都不说,也瞧不出个喜怒来,才让得月棠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

    只是她还牢牢记着自己是个什么身份,愣是半点都不能表现出一丁点别的什么,没得让南宁县主一眼就瞧清楚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小姐她为了今日能与县主一聚,亲手替县主准备了好些东西,昨个儿夜里小姐想着今日的会面难免就兴奋激动了些,闹腾到后半夜里才睡下。”

    这厢月棠可劲的给独孤若佳找借口描补,那厢心里担惊受怕的同时,也不忘埋怨起南宁县主来。

    有本事你摆脸色给小姐瞧去呀,你为难我个奴婢做什么。

    再有她对南宁县主说的这话倒也真假一半一半,独孤若佳的确费了很多心思给南宁县主准备东西,只是那东西并不是什么好东西罢了。

    主子的事情不是她一个奴婢能插嘴的,尤其是独孤若佳的事情更不是她能说嘴质疑的,真要怪的话就怪南宁县主命不好,怎就被独孤若佳给惦记上。

    “这茶味道真不错,若佳她有心了。”

    “啊?”月棠惊讶的低呼一声,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捂住了嘴,心下不禁暗骂自己一声该打。

    她有料想过种种情况,唯独没想到南宁县主仅是皱了那一下眉头,便什么都没有说了,难道她的目的就仅仅只是要摆出一个态度来?

    此时的月棠觉得自己的脑子要不够用了,原本她还觉得这南宁县主指定是被她家小姐给吃得死死的,眼下她却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这情况她怎么着都要跟小姐好好说道说道,可不能白白让南宁县主给忽悠了去,这女人也不是个好拿捏的。

    “今个儿阳光明媚,盘龙湖畔鸟语花香的,风景甚是优美,你且去瞧瞧你家小姐小睡醒了没有,难为她有什么好事都还惦记着本县主,也真是让她受累了。”

    听了南宁县主的话,月棠一口气憋在胸口不上不下,别提有多难受了,偏偏她还只能躬身应着。

    也是这一刻,月棠清楚的认识到南宁县主与她家小姐之间的差距在哪里了。

    “是,奴婢这便去请小姐。”

    “嗯。”将月棠打发走南宁县主也没有放松警惕,她总觉得独孤若佳不是个轻易能撒手的主儿,既然她要将主意打到她的头上,那么不管她怎么躲,她还是会找上门的。

    楚宣王世子的别院就座落在盘龙湖,只是鲜少有人知道那梨花小筑座落在何处罢了,说起来这盘龙湖也是她家妹夫的地盘。

    想必若非递到相府邀约她游湖的帖子不是已经送了出去,以独孤若佳的小心跟谨慎,她是宁可选择仙女湖或是明月湖邀她过去,也绝对不会选择盘龙湖的。

    既然选的地方已经不能更改,那么为了杜绝一切有可能的变数,独孤若佳怎么可能不亲自到盘龙湖的地界上探探清楚。

    别看月棠替独孤若佳描补的借口找得挺像那么回事,南宁县主却是半句都不相信的,她脑子生得不笨,哪里能真不知道独孤若佳真做什么去了。

    只是这事儿她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不然后面的戏还如何唱得下去。

    “县主,奴婢瞧着那边风景不错,不若就让奴婢就将那扇窗户给打开?”

    “也好,相信若佳来了也不会介意的。”

    “县主,这葡萄不错,奴婢给您剥几颗尝尝可好?”

    “嗯,看起来是挺馋人的。”

    早在月棠退出去请独孤若佳的时候,顺利从陌殇书房得了不少好东西的独孤若佳就有惊无险的避开重重守卫,悄无声息的回到了画舫上。

    那个时候月棠已经接到南宁县主,正要将南宁县主给请上画舫,虽说独孤若佳迫切的想要将她带回来的东西仔仔细细的查看一遍,确认一下她看到的那些情报的真假,但为了不引起南宁县主的怀疑,独孤若佳就按捺住了心中那迫切的想法。

    也亏得是宓妃跟南宁县主入密传音的时候,独孤若佳的心神都不在南宁县主的身上,否则免不了要横生出些有的没的枝节。

    上次醉香楼独孤若佳就觉有异,此番再约南宁县主出来相见,谁说她就没有再试探一次的心思?

    尤其从梨花小筑顺利脱身出来,加之手上又掌握了那么些东西,独孤若佳无比兴奋激动的同时,也免不了心中生出几分怀疑。

    哪怕她取得这些的过程并不顺利,更可以说是惊险一重又一重,但直觉告诉她,她此次梨花小筑一行是不是太过顺利了些?

    左右琢磨不出点什么,独孤若佳也就不去多想,她既已下定决心要向南宁县主下手,还是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南宁县主的身上方为妥当。

    “小姐,南宁县主她好像生气了。”

    “她到底还占着一个县主的身份,你家小姐我是什么身份也值当她等?她若不生气才有鬼呢?”对此独孤若佳倒没有生气还是怎么样,她从来都不认为她比别人差了什么,自然也不会认为她比南宁县主低了一头。

    只要她想的话,捏死南宁县主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

    只是那犯得着吗?

    对于有可利用价值的人,独孤若佳素来好说话得很,当然她折磨人的手段也不少,落到她手里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小姐,咱们还依计行事吗?”

    “你将她那两个丫鬟拖住就好,其他的本小姐自有主张。”

    “是,小姐。”

    “本小姐先进去,你去将本小姐准备好送她的礼物拿过来。”

    “是。”

    吩咐完月棠该做的事情,独孤若佳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便含笑推门走了进去,进退有度的给南宁县主行了礼不说,还将自己为何让南宁县主久等这事儿也说了一遍,让南宁县主想发作也抓不住什么来借题发挥。

    两人的首次交锋,以南宁县主落败而告终。

    “你怎么也过来了?”

    “为夫自是因为不放心你才跟过来看看的。”陌殇来的时候又将宓妃布下的禁制加了固,这样方面他跟宓妃说话而不被独孤若佳所察觉。

    那个女人很是有些本事,陌殇虽不至于高看她一眼,却也不会小瞧了她去。

    “大嫂还太嫩了些,能堪堪防守住就很难了,再想进攻却是不能的。”

    “你的眼睛倒是毒得很。”宓妃僵着小脸撇了撇嘴,没好气的瞪了眼陌殇。

    她家大嫂那么美好个妙人儿,心里的弯弯绕绕哪里能跟独孤若佳相比,能守住就不错了。

    “阿宓心里也想了,只是没好意思说。”

    宓妃嘴角狠狠一抽,绝美的小脸上黑线直落,她嘟着嘴道:“那你觉得大嫂在她手上能撑几个回合?”

    “大嫂她清楚的自己的斤两,也很善于掌握时机,她们这你来我往的,到底谁最后能占上风还说不准,指不定谁掉坑里呢。”

    “你这是夸奖?”宓妃挑着眉,颇有些好笑的看着陌殇一脸认真点评的样子。

    今日出游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宓妃都事先进行过猜测跟推演,不只是她,还有她爹跟她三个哥哥都有发表自己的意见,若无万全的准备,宓妃又怎么可能让南宁县主来冒这个险。

    别说温绍轩舍不得了,就是宓妃也做不出这样的事儿,哪怕这是南宁县主自己一直都坚持的。

    “鱼儿到底会不会上钩,咱再耐心等等。”陌殇轻揉了揉宓妃的发顶,真是爱惨了宓妃这娇嗔的小模样。

    这些日子他也忙得很,虽没时间去相府,可该他知道的宓妃一点没瞒着他,仔细一琢磨陌殇可不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么!

    独孤若佳再如何的精明,她一个脑子还能强过四五个脑子去?

    “上次她对大嫂下的巫蛊对身体没什么害处,时间稍长一些便什么痕迹都发现不了了,这次她若对大嫂下手怕就不会是无害的了。”

    “纵使她的背后有阴鬼门,她的本事也是从阴鬼门学到的,但她到底不是东方氏一族的人,便是她有修习巫蛊之术的天赋,东方腥那个老家伙也是不会十分尽心教导的,阿宓实在不用想太多。”

    “熙然说得对,这天下就没有我解不了的毒,更何况咱们手里也有王牌。”

    陌殇点了点宓妃的鼻尖,柔声道:“可不,我们手里可是有东方氏一族的嫡系血脉,东方云虎的血统极其纯正,要不东方氏一族的那些老家伙可不会护他性命至今。”

    也正因为还有那几个老家伙是真正对东方氏一族有维护之心的人一直在教导东方云虎,否则东方云虎不会为了要保住阴鬼门而选择跟宓妃结盟。

    “一切有我呢,你啊就是关心则乱。”

    “是是是,你说得都对。”

    “阿宓应该还不知道太子跟独孤若佳合作了。”说到这个陌殇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嘲讽之色,那太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枉他姓墨,当真不配为墨氏皇族的子孙。

    明王,武王跟陈王虽说也想坐上皇位,可他们到底还有自己的底线,知道作为皇族子孙有什么是绝对不能够舍弃的。

    “蠢货。”

    “他可不就是蠢么!”陌殇虽说不轻意插手皇族的事儿,可也正因为他是旁观者,是以有些事情他瞧得比谁都分明。

    只要太子等人自己不作死,即便寒王登基之后也不会为难他们,凭寒王的本事他能将皇位坐得稳稳当当的,谁也别想威胁到他手中的皇权。

    便是留着太子明王等人的性命又如何,寒王压根就没将这几个对手当成是对手,只要你不触犯到他的原则,他完全可以无视你的存在。

    至于宣帝心里也是拎得明白的,他见不得再动摇金凤国的根基,可不管怎么说太子明王几个都是他的儿子,他疼寒王是没错,却也绝对会想法子保住太子他们几个的性命。

    然,如果他们愣是要作死,宣帝也不会阻拦的,他太清楚生在帝王之家的无可奈何了。

    “他这是自己在作死,直接就将废太子的理由亲手给送到皇上跟前去了。”

    “可不。”

    宓妃望了望陌殇,嘴角无语的抽了抽。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太子要作死也是拦都拦不住,但愿宣帝不会被他这个蠢儿子给气出毛病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89】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