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90】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皇家的事情宓妃不想掺和,不到万不得已陌殇也不会去插手什么,太子要怎么作死,明王,武王跟陈王要如何争夺皇位,那都是宣帝跟寒王要烦恼的事情,还轮不到陌殇跟宓妃来操心。

    他们已经尽了他们该尽的本份,能搭把手做的都做了,其他的再插手就不合适了。

    即便宣帝是有那样的心思,也即便宣帝是个明君,但圣意难测,谁敢保证你做得多就没有错呢?

    再加上寒王是个心有算计的,他既然已经决定要走上那条帝王之路,那么他就早已清楚他的肩上扛着怎样的责任,又背负着怎样的使命。

    有道是没有金钢钻不揽瓷器活儿,寒王小小年纪就得先帝爷看重,亲自带在身边手把手的亲自教养,学习的都是帝王之道,治国之道,便是宣帝能登上皇位,那最主要的原因又何尝不是先帝爷想为寒王铺路。

    寒王是先帝爷属意的储君人选,可当时他大限将至,寒王又尚且年幼,皇位只有传给宣帝方才妥当,否则朝中必将大乱。

    然而,先帝爷临驾崩之前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些人会对寒王一个小小的孩子下毒,若非有幸遇到天山老人,寒王拖得过初一,却是拖不过十五的,一条小命早晚得被那火毒跟寒毒给夺了去。

    纵然后悔又能如何,先帝爷觉得是他害了寒王又能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即便他大开杀戒,里里外外伺候寒王的宫人全都处死了又如何,不还是拿那下毒之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手握生杀大权,却也有太多的无可奈何,身不由己。

    不管先帝爷有疼爱寒王,身中剧毒的寒王若是不能有个健康的身体,那么即便他是他最为满意的储君人选,先帝爷也不能将金凤国的江山交到他的手上。

    为了稳住江山社稷,稳固皇权,先帝爷不得不妥协,连带着宣帝也不得不妥协,而先帝爷对寒王满心的愧疚,也就只能给他超一品的亲王身份,以及在他手里握了一辈子的兵权,还有就是两道遗旨。

    这是先帝爷留给寒王的保命符,只要寒王手里握着这些,那些想要他死的人就不敢轻意动手,然,先帝爷又怎会想到,哪怕有着种种约束存在,寒王能平安活到现在,遭遇的暗杀数都数不过来不说,还得多亏了他自己有本事。

    “皇上,起风了,奴才伺候皇上回潜龙殿歇歇?”

    “陪联去御花园走走。”

    “需要准备龙辇吗?”张公公伺候宣帝最是精心不过,哪能瞧不出宣帝有心事,只是他说到底就是一奴才,还是少揣摩圣意的好。

    “不用,就走着去。”

    “是。”

    御花园一年四季的景致都非常的秀丽优美,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心情极度抑郁沉闷的宣帝在御花园里没有目的的转了一圈之后,难得脸上有了几分笑容。

    这些日子他时时就能梦到先帝爷,梦境还非常的清晰,尤其是寒王幼时被先帝爷带在身边亲自教养的那段日子。

    皇家亲情本就冷血凉薄,这一点宣帝打小就看得很是清楚,不论他做什么都始终把握着一个度,不敢进一分也不敢退一分。

    可宣帝却记得很清楚,在寒王刚开口说话,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先帝爷就极其喜爱这个嫡孙,时不时就要吩咐奶嬷嬷抱到他的跟前看一看。

    待到寒王再大一点儿,先帝爷干脆就将寒王接到自己的身边亲自教养着,那个时候宣帝还曾吃过先帝爷的醋,觉得他们爷孙的感情好得连他这个做父皇的都觉得嫉妒。

    小孩子的心总是最干净纯粹的,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谁对他是真的好,谁对他是表面功夫,寒王跟先帝爷之间的感情也是那几年建立起来的,就是宣帝也比不上。

    “皇上您瞧那玉兰花开得可真好,花香闻着还挺清新舒服的,不若奴才剪几枝插在花瓶里放御书房里熏一熏?”

    “朕这几日总是梦到先帝爷。”宣帝哪有瞧不出张公公那点小心思的,难得他有心想哄哄他这个皇帝,逗他开心,只是有些事情还得他自己想明白才通透。

    先帝爷说得没错,他不是什么帝王之才,心太软不说,性子里还多少有点忧柔寡断,真遇事时没有果断的杀伐之气。

    而寒王虽是他的儿子却与他大不相同,用先帝爷的话来说,寒王那是天生的帝王之才,是以先帝爷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抓紧宣帝的手,反复的强调着,若寒王所中之毒能解,那么皇位就一定要传给寒王。

    立庞皇后所生的大皇子为太子,除了是庞家的逼迫以外,也是先帝爷预料之中的事情,这些他老早就想到了,不然也不会特意留下那样一道遗旨给宣帝,防的就是宣帝找不到合理的借口。

    “先帝爷给皇上托梦了?”

    “算是吧!”

    张公公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宣帝的脸色,有些不知该如何回话,便沉默的低下了头。

    主动打开这个话题的宣帝倒也没有指望张公公能给予他想要的回应,他不过就是心里积压了太多的事情,整个人憋闷得很,急需一个发泄口罢了。

    星殒城的格局近半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了,自庞皇后被废黜之后,宣帝也一步一步的开始收拢手中的权利,便是那些野心不小,图谋不小的人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宣帝的霉头,一个个都要缩着脑袋做人。

    随着日渐收回大权,宣帝的眼线也是顺利的遍布了整个星殒城,独孤家的突然出现,又还搭上了相府,这怎会不引起宣帝的注意。

    更何况温老爹是谁,陌殇跟宓妃也不傻,出了温夫人被堵那回事后,早在独孤若佳还没有下一步准备之前,他们就将自己手中掌握的情报给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上报了。

    随后宣帝也下了密旨彻查一番,又结合寒王那里递过来的消息,对于独孤家的事情宣帝心中就更有数了,再到麒麟城陌殇发现的那几个被封锁的,有着亡灵的村子,这些陌殇都拿捏好分寸后,一点没瞒着宣帝跟寒王。

    虽说那些亡灵,陌殇已经想好让什么人去收拾干净,却也没道理瞒着宣帝跟寒王,就算他们之间关系再好,有些事情一码归一码,还是得清清楚楚方才妥当。

    有了这些宣帝自然对独孤家的关注多了很多,当然,他有自己的情报来源渠道,太子在红拂馆跟独孤若佳搅合在一起的事情,宣帝岂能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他听到了,却也迟疑了。

    太子再怎么不好那也是他的亲生儿子,纵然他对太子很是失望,却也无法做到毁了他不是。

    一直以来宣帝对寒王的能力都是极其认可的,他能收到的消息,宣帝不相信寒王没有收到,可他左等右等寒王愣是什么都没有在他面前说,这反倒让宣帝有些拿捏不准寒王是个什么意思。

    “你说朕是不是太优柔寡断了?”

    张公公不好回话只能沉默以对,皇上是个重情之人,他最疼爱的儿子,最看重的儿子是寒王殿下没错,可这不代表皇上就不疼太子跟其他几位王爷了。

    只是太子这次所做之事太过糊涂了,他难道就一点没有想过后果?

    “皇上,您可不能将所有孩子的心都给伤了啊!”思来想去张公公到底还是冒着杀头的危险说了这么一句话,心下也是七上八下的,生怕触怒了宣帝。

    寒王殿下好不容易渐渐开始重新接纳皇上,他们父子间的感情刚刚有所回暖,张公公是怕皇上一个没拎清,他们父子再生隔阂。

    别看寒王殿下冷酷无情,实则最重情的就是寒王殿下,只要其他几位爷不过多触犯到寒王殿下的底线,寒王殿下对他们是不会下杀手的。

    可若换成是其他几位爷上位的话,那么寒王殿下就绝对不会有活路,谁让哪怕剧毒在身的寒王殿下都被他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呢?

    “你…”

    “奴才该死,请皇上息怒。”

    宣帝定定的看了张公公好一会儿,他才稳住自己的情绪冲张公公摆了摆手,无力的道:“起来吧,你一句话点醒了朕呐!”

    他希望他们兄弟不要手足相残,可即便寒王不会要他们的命,也是绝对不可能原谅他们的。

    寒王母后的死,就是永远横亘在他们之间解不开的结。

    “是朕着相了,你说的没有错,寒儿他迟迟没有任何的动作,其实就是在看朕的态度呢。”猛然想到那些被他给忽略的,宣帝不想不知道,这一想竟是惊出一身的冷汗来。

    “兴许也没皇上想的那么严重。”

    “你不了解寒儿。”

    “皇上还得注意龙体,有些事情不急在一时想明白了,缓一缓也是好的。”

    “若是这一次朕做错决断,朕与寒儿之间的父子之情就算彻底没了。”

    闻言,张公公一惊,那脸上的表情是掩都掩不住,他颤着尖细的声道:“怎怎么会?”

    “该面对的早晚都要面对,太子也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承担责任,付出代价。”

    许是心中已经做出决断,宣帝阴郁的心情有所好转,脸色也不再那么难看,又许是突然之间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让他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你带着朕的口谕亲自去一趟寒王府,将寒王请到御书房,朕要见他。”

    “是,皇上,奴才遵旨。”

    “等等。”

    “不知皇上还有何其他的吩咐?”

    “去寒王府之前,你先去一趟太子府,将太子叫进宫来见朕。”倘若太子没有丝毫的悔意,那么此番太子进宫之后,他将再无踏出这座皇宫的可能。

    机会,宣帝仍会再给太子一次,至于接不接受就看太子自己的选择了。

    墨氏皇族的江山,无论如何宣帝也不允许折损在他的手里,否则他无颜下去面见列祖列宗。

    “是,奴才省得了。”

    将张公公打发离开后,宣帝沉着脸独自一人在御花园里不停的转圈,直到太子将张公公迎进太子府,得了张公公的话,太子都进宫了,他才慢慢的停下来。

    秦公公得了张公公的指示,一早就候在御花园外,见宣帝出来赶紧迎了上去,回御书房的路上那是小心再小心的伺候着,生怕有哪里做得不好。

    “本王交待你们的事情尽快办妥,其他的等本王回来再做安排。”

    “是,王爷。”

    “都去做自己的事,本王独自进宫。”

    “王爷身边还是带些人……”

    不等幽夜把话说完,寒王就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道:“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冒出来对本王不利的,你们把本王交待的事情办好,就是对本王最好的回报。”

    “请王爷放心,属下等保证完成任务。”

    “退下吧!”

    书房里的几人默默无语的对视一眼,深知寒王脾气的他们知道多说无益,只能拉耸着脑袋一个接一个的退了出去。

    当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寒王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卸下满脸的防备,流露出最为真实的情绪。

    查到红拂馆是庞太师的产业之后,寒王对红拂馆也就多了几分警惕,没曾想他会闯大运一般的撞上太子跟独孤若佳达成盟约。

    要说也是寒王解毒之后,脱胎换骨得来的好处,不然以他的修为必然早就被独孤若佳给发现了。

    又或许真是天意如此,明明寒王没有刻意去调查太子什么,却偏偏让太子最大的秘密让寒王从头到尾亲眼目睹了一个干净。

    就在寒王拿不定主意想要找人商议一番的时候,陌殇给他传了信,信中的内容让寒王大吃一惊的同时,也让寒王心中有了别的决定跟安排。

    他知道他的父皇权利收拢之后,在情报方面占据了不少的优势,红拂馆既已暴露,那宣帝就没道理不知道。

    遂,寒王不动声色的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提,他想看看宣帝究竟会如何选择。

    “但愿你不会让本王失望。”喃喃低语完,寒王的身影就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书房内,悄无声息的就出了寒王府。

    ……

    “是我约南宁出来游湖却又让南宁久等了,为表达我的欠意,我就以茶代酒敬南宁一杯,还望南宁莫要生我的气,往后咱们还能时常往来。”

    话落,独孤若佳也不给南宁县主拒绝的机会,直接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90】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