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92】最后机会,太后出手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全都哭丧着一张脸做什么,本太师还没有死呢,用不着你们上赶子哭丧。%%%”庞太师身中嗜血魔蛊一事,除了一直替他诊脉的府医之外就只有他自己知情,其他的别说是他的儿子跟孙子,就连他的夫人大刘氏都不知道。

    原本思虑过重就让庞太师的身体超负荷在耗损心血在支撑着自己了,看到他吐一口血就乱成一团的庞家人,他真真是没死都要再被气死过去。

    一群没出息的混蛋东西,怎么就成了他庞家的种了。

    “太师莫要动怒,府医交待你可千万不要动怒,一切都要以自己的身体为重呀!”太师夫人一辈子过得顺风顺水没遇到过什么挫折,在她眼里庞太师就是她的天,她的地,是她的一切。

    要是没了庞太师,那她的天就塌了,地就陷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出生于荣昌伯府,虽说门第不是很高,但她嫁得非常好,婚后肚子也相当的争气,让她直接就在太师府站稳了脚根,甭管庞太师有多少的妾室,没有任何一个能动摇到她的地位。

    再加上她的妹妹一步步从宫妃成为尊贵的皇太后,彼此有了利益的牵扯过后,庞太师怎么着都要对太师夫人多几分看重,尤其太师夫人事事皆以庞家的利益为先,这让做为丈夫的庞太师对她极其满意,自然就不允许其他任何人骑到太师夫人的头上去。

    当还在自己院子里小睡的太师夫人听到庞太师吐血的消息,她整个人都是懵的,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缓过那口气后赶紧直奔庞太师的身边,那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不断往下掉,可见她是真的伤心至极。

    庞太师后院里那些妾室倒是想趁此机会溜出来好好的表现表现,却也知道她们斗不过太师夫人,还是不要冒冒然出头的好。

    即便太师夫人的女儿已经是个家族弃子,沦为了被庞氏一族视为耻辱一般的废后,太师夫人在太师府的地位仍旧无人能够憾动。

    纵使庞太师不讲亲情,只讲利益,甚至是他主动放弃了庞皇后,可说到底他这个做父亲的对庞皇后还是有些许愧疚的,毕竟庞皇后荣登后位之后,也的的确确为庞氏一族做过很多的事。

    如今虽说舍弃了庞皇后得以保全了整个庞氏一族,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庞太师也就只能换一种方式补偿给庞皇后的母亲太师夫人了。

    太师夫人很爱重她的夫家没错,但她只有庞皇后一个女儿,打庞皇后从她的肚子里出来就是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宝贝,她对庞皇后的疼爱远远不是庞太师的那种感情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然而,在丈夫跟女儿之间做抉择的时候,太师夫人到底舍弃了女儿选择了丈夫。

    “就算你要训斥孩子们,也得先把自个儿的身体养好了再说,要不妾身代太师教训他们也行。”太师夫人见府医给庞太师扎完针退开后,她就坐在床沿边儿上伸出手一下又一下不住的给庞太师顺气。

    虽然男人外面做的事情,只要庞太师不开口她就绝对不会冒然去问,但这却不代表太师夫人对什么都一无所知,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知晓如何才能最有效的保证自己的利益。

    说到底她跟庞太师都是一类人,他们谁也不爱,谁也不看重,他们最爱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们自己。

    “咳咳…咳…”

    “翔哥儿,赶紧给你爷爷倒杯水过来。”

    “哦,孙儿这就去,奶奶别着急。”

    “这好好的,爷爷怎会突然吐血。”

    “是啊,真是吓死我了。”

    “都给我闭嘴,你们爷爷现在身子虚弱得很,你们话多到说不完是不是,要我找个地方让你们好好说说话吗?”太师夫人板着脸训人的时候,周身气势全开,那架势还是相当吓人的。

    以庞翔为首的孙子辈的几个小子立马僵着一张脸紧紧的闭上了嘴巴,要是他们敢打扰爷爷休息,奶奶没准儿会活剥了他们。

    别看太师夫人平时是最疼爱他们哥几个的,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触犯到太师夫人的底线上面。

    “可有好受些了,初闻太师吐血妾身有些担心坏了,难免失态了些,孩子们也是关心你的身体,你就不要放在心上给自己添堵。”

    “嗯。”就着太师夫人的手喝了一杯茶水下肚后,庞太师总算缓过些精神头来,脸色也不似之前那般的惨白,没有一点血色了。

    “父亲没事就好。”这个时候乃是庞家最为危险困难之际,任何一个差错都有可能让庞氏一族就此覆灭,再也无法重新来过。

    庞统一方面是真的担心庞太师的身体,害怕他会突然倒下,以至于大局失控;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庞统的自私心理在作祟,大事未成之前焉能失去庞太师这个强大的助力。

    “父亲可是有话要说,那儿子先将这几个小子让人送回他们的院子,暂时吩咐门房不许他们出府?”虽说庞太师正难受着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但庞正观察得很细心,倒是让他猜中了庞太师要表达的几个意思。

    “翔哥儿他们留在这里也没用,正儿你且安排他们回自己的院子,你父亲也是这个意思。”

    “知道了,母亲。”

    庞翔庞弈兄弟姐妹几个倒是很想留下来,不过当他们的目光对上庞太师不容拒绝的目光时,一个个都拉耸着脑袋不敢多言一句。

    无疑他们对庞太师这个祖父是惧怕的,可这其中还隐隐夹杂着些许别的。

    目送几个孩子离开之后,骁勇侯庞正紧崩着一张脸,目光凌厉的注视着府医,厉声道:“你说,本侯爷的父亲到底怎么了,为何好好的突然就吐血了,别拿你以前那套来精弄本侯爷。”

    “大哥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事到如今你还是不肯对我们说实话吗?”庞统其实老早就察觉到他的大哥不似表面上瞧起来的那么简单,而这一刻却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受最为深刻的一次。

    难道,大哥他已经不打算隐藏自己的实力,这是要向他开战的意思?

    面对庞太师两个儿子的咄咄逼人,府医也是有苦说不出,他比窦娥还冤好伐!

    若非庞太师再三警告他不得告诉府中其他主子他的身体情况,他至于像现在这样被逼供么?

    心里想七想八的时候,府医不住的扭头看向靠在床上的庞太师,希望他能替自己说句话,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炙热,以至于沉浸在痛苦还有愤怒中的太师夫人都察觉到了,“大爷跟二爷问你话,是怎样你直接说就是,你看着太师做什么?”

    府医:“……”他要能说他早就说了好伐,至于被眼神秒杀数百成次么!

    “咳…行啦,你们别在为难他了,他是奉了本太师的命令,谁问都不得说实话的。”

    话落,太师夫人跟庞正庞统三道目光齐刷刷的落到庞太师的脸上,那三双眼睛里都写着一个大大的问号,似在无声质问庞太师为什么。

    “本太师已经舒服多了,你先退下。”

    “这…”

    “怎么,本太师还命令不动你了是吗?”

    闻言,府医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抿唇恭敬的道:“还请太师劳记莫要再动大怒,否则……”

    否则后面的话府医并没有说出口,而是神色凝重的跟庞太师的目光对碰在一起,他相信庞太师是明白他话里所表达意思的。

    “本太师心中有数。”

    “那属下告退。”快要退到门外的时候,府医看着房间里大眼瞪小眼的四个人又道:“属下就留在院子里,随时听候太师的差遣。”

    府医的言外之意那么明显,便是傻子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父亲…”

    庞太师抬手打断庞正的话,他对太师夫人吩咐道:“本太师没事了,你也先退下吧!”

    “是。”原本太师夫人也没指望她能留下了,肚子里纵有千言万语想说,太师夫人也做不到违抗庞太师的命令,起身后她抿唇道:“妾身去小厨房亲手炖些补血气的汤药,晚些时候给太师送来。”

    这么多年以来即便太师夫人一直都过着顺风顺水没有挫折的日子,但她并非完全关在后院里的女人,或多或少还是感觉到了些什么,哪怕心中不安,找不到人诉说,她也仍保持着镇定。

    庞氏一族,一荣皆荣,一损俱损,她没得选择,这是新婚当晚庞太师就对她说过的话。

    “辛苦夫人了。”

    直到庞夫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庞太师才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两个儿子,他沉声道:“为父知道你们想要问什么,只是……”

    “父亲的身体一向健朗怎会突然莫名吐血,可是有人对父亲做了什么?”

    “难道父亲都吐血了还不愿告诉我们真相吗?”

    面对两个儿子同时出声质问他,打断他的话,庞太师苍老的脸上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有锦被下紧紧握住的双手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找不到解蛊之法的话,他会死的。

    即便府医想了很多的办法,竭尽全力在为他震压体内的嗜血魔蛊,可那东西实在太过强大,一直都在慢慢吞噬他的生命力。

    如果无法解此蛊,那么留给庞太师的时间就真的不多了,不然他也不会这般的急功近利,强行想要改变些什么。

    “为父的身体为父心中有数,你们就不要过问了。”

    “可是……”

    “可是什么,为父告诉你们没有什么可是,你们若心中还有我这个父亲,那就乖乖听话就好,其他不该问的通通都别问。”

    想到府医再三交待不能让庞太师动怒,庞正跟庞统纵有数不清的问题想问,这个时候为了让庞太师保持心情的愉悦跟平和,也只能把话全都咽回去。

    “等时机成熟了,该你们知道的为父不会隐瞒你们哪怕半点。”如今他还活着自然能顺利掌握住大局,可他若是死了,又或是传出一点不好的消息,庞氏一族只怕就乱了,真要那样就是送到宣帝手中的把柄。

    “怎么,不服气?”

    “回父亲,没有。”

    “哼,你们是我儿子,就你们那点子心思真以为瞒得了为父?”

    庞正跟庞统默默对视一眼,皆是嘴角直抽一副无语的样子。

    “对外就说为父旧疾犯了,任何有关为父身体情况的真实消息都不能流传到外面去。”

    “父亲请放心,这一点儿子早就交待下去了。”

    庞太师满意的看了庞统一眼,扭头对庞正又道:“皇上那里替为父递折子告假。”

    “是。”

    “你们都过来,为父有几件事情交待给你们去办。”

    当庞正跟庞统凑近到庞太师的跟前,庞太师刻意将声音压到最低,仔仔细细的交待了他们几件事情该如何去办,直到他们完全领会了他的意思方才满意。

    “为父刚才的话可都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

    “可有把握能做到?”

    “儿子保证完成任务。”

    “多带些人手去,注意安全。”

    “是。”

    这厢庞正跟庞统刚刚离开,那厢庞太师的心腹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先是恭敬的对庞太师行了礼,未曾起身就禀报道:“太师,太子殿下被皇上软禁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回太师,就在三个时辰之前。”

    “三个时辰之前…”那个时候正是他嗜血魔蛊发作的时候,想到太子被软禁有可能引发的后续一系列事情,庞太师的脸色就变得犹为阴沉难看,“看来皇上是忍不住要出手了,这一次是玩真的。”

    黑衣人仍旧跪在那里没有说话,他整个人也没什么情绪波动,直到庞太师再次开口,他才有所反应。

    “寒王呢?”

    “太子被软禁之后,寒王也被宣进了御书房。”

    “安排人去给本太师查,看看太子最近都跟哪些人接触过。”太子一直以来都是庞太师手里非常重要的一颗棋子,庞太师从未想过要放弃太子,但如果太子的存在已经不能替他创造所谓的价值,那么牺牲太子也并无不可。

    即便早就知晓这些的太子,若是有幸听到庞太师的这番话,估计也会气得直吐血的吧!

    “从现在开始,让你手底下的人给本太师盯紧寒王府跟相府,只要他们稍有动静立即来报。”

    “是。”

    “太师。”

    “进来。”

    “太师,有人闯进太师府,让把这个交给太师,说是太师会亲自迎她进府。”

    接过暗卫递到他手里的东西一瞧,庞太师的脸色就一变再变,好一会儿之后方才恢复平静,他厉声道:“请她到暗室去,本太师稍后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92】最后机会,太后出手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