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93】最后机会,太后出手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娘娘,您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

    “桂枝你跟在哀家身边多少年了?”整个人都严严实实包裹在黑色袍裙里的刘太后不答反问,听她说话的语气貌似心情相当的不错。小说

    “回娘娘的话,奴婢跟在娘娘身边已经整整三十年。”从她走出女暗卫训练营的那一天起,她就被刘太后一眼看中带在身边,成为了她影子一般的存在。

    住在皇宫里面的人,除了家世背景差一些的,自己又没本事立得起来的之外,身边追随的暗卫就算数量不多,却总有那么一个两个的。

    正如刘太后就有一支专门保护她安全的暗卫,这支暗卫的存在不过只是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先帝爷不曾去管,宣帝自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以前刘太后背后那些暗卫的存在是为了扶持她的儿子,也就是宣帝顺利登基为帝,是以先帝爷采取了放任她的措施,觉得她一个女人再怎么有野心,终究还是要依靠自己的儿子。

    哪里会想到随着时间的流逝,刘太后对于权势的野心越来越大,已然到了企图控制皇帝来掌控整个金凤国的地步,倘若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先帝爷怕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任刘太后的暗卫队存留至今的。

    韩皇后没死之前,宣帝跟刘太后之间的母子关系还很是不错,对于一心为自己谋划的母亲,宣帝谈不上有多喜欢却也做不到怨恨她为他所做的一切。

    直到宣帝最心爱的女人韩皇后被一步步给逼死,宣帝做不到亲手弑母,他们之间的母子关系却也回不到从前,他不能将刘太后怎么样,却是再也无法原谅刘太后。

    宣帝多年的隐忍,直到寒王解了体内剧毒才逐渐爆发出来,他以雷霆般的手段先是废黜了庞皇后,将其打入冷宫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紧接着又趁热打铁,速度极快的收拢散出去的权利,一环接一环,打了那些跟他做对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在此期间,别说庞太师手中的权利被宣帝收回去不少,就是其他几个一心要帮着自家外孙谋夺皇位的外戚,宣帝对他们也没有手软,虽说未能伤到他们的根基,却也令他们伤了部分元气,短时间内怕是蹦Q不起来了。

    撇开这些很难缠,很强大的助力之外,太子,明王,武王等人手中的势力同样遭到重创,宣帝丝毫没有因为他们是他的儿子就手软,雷厉风行的将手中权利最大程度的收回到自己的手里,让自己被动的形势变得主动。

    对于刘太后,宣帝给过她一次又一次的机会,随着宣帝给她最后两次机会的落幕,宣帝对刘太后这个母亲彻底的死心。

    原来,跟权势比起来,他这个亲生儿子真的算不得什么。

    为了不让刘太后一错再错下去,宣帝怎么可能不打刘太后手中那支暗卫队的主意,只可惜刘太后对于自己手中这支秘密王牌看得很紧,瞧得比她的命还要重要,几次交手都没有让宣帝讨到什么便宜。

    可是刘太后的暗卫队在数量上到底比不得宣帝那么有本钱,数次交手下来折损的人数加起来也不在少数,时至今日那只暗卫队的数量也是所剩无几。

    这倒并非是刘太后不想给自己的黑暗势力补充新鲜的血液,而是宣帝盯得紧,这些又是见不得光的,刘太后没有想过要站到宣帝的对立面,遂,她手下暗卫数量日渐减少,虽说极其肉痛,却也只能一忍再忍。

    而这桂枝在刘太后的暗卫队里也算是一个人物,能力非常的出众,极得刘太后的看重。

    这些年来刘太后的暗卫队都是交由桂枝在暗处打点,而她本人则是一直都潜藏在宫里,时时刻刻保护着刘太后的安全,却又从未被刘太后召唤过,倒也一直都不曾让人发现她的存在。

    此番刘太后出宫,身边一个心腹嬷嬷都没有带,就只带了桂枝一人。

    她到底还记着自己是什么身份,要是她出宫又来了太师府的消息传出去一星半点,后果都不堪设想,人多反而还会坏事。

    “三十年了啊,你说人这一生能有几个三十年?”

    桂枝只是默默无语的看着自言自语的刘太后,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主子的心思不是她能揣摩的,她也懒得费那个脑子去左猜右猜,做好自己本该做的事情就好。

    “你也算是跟在哀家时间最久的那一批人了。”如今那些个老人,能留下来的已经不多。

    这个世上或许谁都有可能背叛她,独独眼前这个桂枝,刘太后相信她永远都不会背叛她。

    “你说哀家今日的选择是对还是错?”有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刘太后就会不住的问自己,她所追求的错了吗?

    她做的事情错了吗?

    她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她感到非常的迷茫,她拼命的想要将笼罩在眼前的浓雾拨开,可却怎么都无法如愿。

    野心,**,贪念…这些她割舍不下的东西,一步一步将她推得更远。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奴婢并不知道。”瞧出刘太后是真的执着的在等她的回答,沉默半晌之后,桂枝如是开了口说道。

    “呵呵…那你告诉哀家,你知道些什么?”

    “回娘娘,奴婢的世界里没有对与错,只有听从命令跟不听从命令,娘娘说什么奴婢就做什么,至于别的奴婢从来都不会去想。”自她记事时起就被教导着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暗卫,她很清楚的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她更加没有想过去改变什么。

    “你对哀家的忠心,哀家从未怀疑过。”

    “这天下事不是每件事情都能想得明白的,对与错也不过就在一念之间,世人所看到的对错,皆因他们所处位置跟看待事情的角度立场不同罢了,十人有十种看法,百人有百种看法,娘娘怎能奢望每个人都一样,事事皆顺从自己的本心不就好了吗?”

    “哈哈哈…好一个顺从自己的本心。”

    “倘若奴婢说错话,还请娘娘责罚。”

    冰冷的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桂枝,刘太后沉声道:“你何错之有,起来吧。”

    人生苦短,既然她已经做出决定,那她就不可能再回头。

    成也好,败也罢,生也好,死也罢,这都是经她深思熟虑过后做出的选择,绝对不是她的冲动之举。

    “庞太师心狠手辣,又阴险狡诈,奴婢是担心他万一对娘娘不利可如何是好?”这要换在别的地方,桂枝要护着刘太后离开不难,可偏偏这是太师府,谁知道这府里藏有多少的暗卫又或是死士,真要动起手来她可护不住刘太后。

    “你的担心虽不无道理,但他不会对哀家出手的。”要是她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刘太后也不会主动送上门来找虐不是?

    “娘娘既有把握,那奴婢就不多言了。”

    “哀家既然敢只带着一个你就来太师府,手中怎会没有筹码,他若胆敢动手,便让整个庞氏一族替哀家陪葬倒也不亏本。”

    要说刘太后走出这一步也挺不容易的,到底最后野心战胜了理智,让她执迷不悟的依旧故我的走下去。

    “庞太师也真够托大的,居然让娘娘等他这么长时间,真以为娘娘不能把他怎么着么?”

    “你素来沉得住气,怎的今日……”没等刘太后把话说完,桂枝就冲刘太后使了使眼色,暗室外算不得陌生的脚步声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一会儿你什么都不要说,见机行事即可。”

    “是,娘娘。”

    庞太师或多或少猜到一些刘太后的来意,只是任凭他怎么细想,倒也还没有弄明白刘太后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怎的就在这个敏感的时期亲自找上门来。

    “请太后娘娘恕罪,老臣来晚了。”没有弄清楚刘太后的来意之前,庞太师对她的态度还算恭敬。

    “这里没有太后。”

    闻言,庞太师先是微微一怔,很快就明白了刘太后的言外之意,他倒也坦荡的道:“那这里也没有太师。”

    “桂枝,你先退下。”

    “是。”话落,桂枝目不斜视的退到暗室门外候着,一时间,门里门外两个世界。

    刘太后出宫的时间不能太长,她也没有想过来跟庞太师打太极说客套话,她素来奉行开门见山,一出手就必要有所收获的原则。

    “哀家的来意想必太师也猜到了几分,如此哀家也用不着跟太师客套了。”

    “太后娘娘有什么话直说无妨,能配合的老臣定当全力配合。”

    庞太师一心为庞氏一族谋取利益,而刘太后除了自己舍不得权势之外,她还要为荣昌伯府谋取利益,以前他们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一个倒了其他的全都得倒,彼此间的关系可谓极其的紧密。

    然而,随着太师府跟药王府杠上引出药王令,紧接着庞皇后向寒王下杀手,阴谋被识破,继而被废黜打入冷宫,刘太后与庞皇后早就已经撕破脸皮,刘太后更是直接就恼了庞太师,也是没少在朝中给庞太师下绊子。

    只是刘太后到底只是一介女流,朝堂上纵然有她的人却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除了恶心恶心庞太师之外,其他的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琢磨着刘太后就算再也拉拢不了也不能得罪了的原则底线,庞太师就开始疏远刘太后,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刘太后竟会主动找上门来。

    “以前我们是因为太子而联系在一起的,彼此都有着共同的利益,倒也还算齐心。”

    “娘娘说得不错。”

    “太子被软禁的消息想必以太师的能力已经收到了,不知太师觉得皇上他是想做什么?”

    “娘娘真是看得起老臣,皇上的心思哪里是老臣所能揣摩的。”

    “太师也用不着拿这些话来糊弄哀家,皇上恨你,可皇上同时也恨着哀家。”

    对此,庞太师倒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因着韩皇后的死,他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是被皇上怨恨着,巴不得他们早日去死。

    “寒王痊愈之后,太子早晚都会被废黜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哀家不相信太师心中会一点数都没有。”刘太后倒也不急着要庞太师尽早表态,要是他表态太快,反倒会让刘太后非常的不安。

    “娘娘到底想要说什么?”

    “哀家是想跟太师合作,这样不管是对你还是对哀家都是双赢遥局面。”

    庞太师的眉头紧紧拧成一团,但他嘴角却含着笑意,沉声道:“老臣愿闻其详。”

    从一开始刘太后就做着两手的准备,她很清楚她想要的是什么,因此,她绝对不允许继宣帝之后,坐上皇位的人是个不听她话的人。

    刘太后跟太师夫人是嫡嫡亲的亲姐妹,太师夫人的女儿庞皇后是刘太后的亲侄女,而太子不单单是刘太后的孙子还是刘太后的侄孙,比起陈王只是她的孙子来说,显然刘太后跟太子之间的关系更为亲密一些。

    起初太子方方面面的发展都很符合刘太后的要求,太子正朝着她所向往的方向成长着,这让刘太后的大部分心血都放到了太子的身上,如同备胎一般存在的陈王反倒就越发不起眼了,甚至刘太后会不会用他这枚棋子都说不准。

    直到刘太后跟庞皇后彻底撕破脸,刘太后连带着太子都怨恨上了,也就转了风向,不再将宝押在太子的身上,而是将目光完全放到了陈王的身上。

    如今寒王痊愈,且不说他在民间的呼声有多高,单单就是在朝中他的声望也很高,那些曾经保持中立的人都一一偏向了寒王。

    太子现已被软禁于宫中,依照刘太后对宣帝的了解,顶多不出三日废黜太子的圣旨就会昭告天下,届时,太子就什么价值都没有了。

    “太后的意思是让老臣辅佐陈王殿下登基?”

    “哀家确是这个意思,太子曾经是最好的人选没错,但眼下却不是如此了,这一点哀家相信太师比哀家瞧得更为清楚。”

    短暂的沉默过后,庞太师看着刘太后道:“陈王是太后一手培养扶持起来的,老臣辅佐了陈王上位,这对老臣又有什么好处呢?”

    “太师一心想要太子上位,所求的难道不是庞氏一族的荣华与富贵?”

    听着刘太后的话,庞太师默,他所图底的怎么可能仅仅只是荣华富贵那么简单。

    如果是,那他扶谁都一样。

    但偏偏他想要的还有很多。

    “如果这些不是太师所求的,莫不太师想的是墨氏皇族的江山?”

    此话一出,整个暗室静得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庞太师更是猛地瞪大了双眼,讪笑道:“太后娘娘可真会开玩笑。”

    至于这是不是玩笑,天知,地知,庞太师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93】最后机会,太后出手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