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97】谈话,阴鬼门近况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罗浮山

    “谁在外面?”

    “是我。”

    “漆老?”

    紧闭的房门从外面被推开的同时,全身都包裹在黑袍里面的漆老就映入哑夫的双眼,待确认他是真的漆老之后,哑夫方才悄无声息的将宽大袖袍中隐藏着的杀招收起。

    “都这么晚了漆老还没睡?”

    “老夫没睡,你不也没睡。”说话间,漆老已经不请自入的走进哑夫的房间,还很随意的坐到了她的对面,一双漆黑而阴戾的眸子直直的锁定住哑夫月光下细腻光滑的美艳脸庞。

    他的眼神极具攻击性跟侵略性,当他很专注看一个人的时候,被他所注视的那一个人难免就会有种如芒在背的不舒服感,饶是见惯大风大浪的哑夫也不例外。

    “呵――”一丝冷笑自唇间溢出,哑夫那纤细有如根根翠绿青葱般的手指妩媚的轻轻搅动散落在胸前的一缕柔顺黑发,嘴角向上扬起,声音却冷寒如冰,“用这样的眼神来看着我,是觉得我是泄露消息出去的内奸,嗯?”

    话落,哑夫突然倾身凑近漆老,胸前傲人的春光尽落入漆老的眼,偏她却丝毫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烈焰红唇几乎零距离靠近漆老略微有些干燥开裂的嘴唇,她脸上的笑意不减,身上的气息却越来越危险,有种利剑悬于头顶的强烈压迫感。

    她的声音既冷却又**酥骨,有如猫爪子在一下又一下轻轻挠着你的心,你的肝,痒痒的,酥酥的,无法抗拒她的靠近。

    当漆老的下巴被哑夫细长白嫩,保养得宜的手指轻轻捏住抬起,漆黑阴戾的双眸正对上哑夫蕴含神秘微笑的晶亮黑眸时,他的心脏仿佛被一只纤纤玉手给紧紧的拽住,只要他不听话,稍有异动,那只看似没有任何危害的手,就将一把狠狠捏碎他的心脏。

    “你又突破了。”

    “呵呵…”一阵畅快的娇笑过后,哑夫松开捏住漆老下巴的手,整个人慵懒的斜靠在软椅上,手指无聊的搅动胸前散落的发丝,“在来这个灵气稀薄的大陆之前,我倒也是没想到还会有此机缘。”

    “看来你需要好好的感谢一下门主才对。”

    “多年功力未曾有过突破,此次在浩瀚大陆意外突破瓶颈,倒也不枉我主动请命来此一趟。”哑夫除了容貌生得异常的美艳之外,她的心机跟城府也是丝毫都不逊色给任何一个男人的,否则她也没那个本事在东方腥的身边占据那么重要的,堪称东方腥左右手的位置。

    自她站出来替东方云虎说过两次话后,漆老对她就一直都是抱着怀疑跟警惕态度的,可以说哑夫被漆老放在了一个灰色区域里。

    在这个区域里面,漆老既对她有怀疑,有不信任,却又对她抱着一定的信心,各种分派到她手上的任务,倒也不担心她会完不成。

    明明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哑夫非但一点都没有提出什么不满,反而全当漆老对她的不信任丝毫不存在,这让得漆老对她的态度越发的谨慎,之前不曾暴露出来的矛盾,如今倒是越发明显起来。

    “门主那里我自会道谢,左右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想必门主也不会放在心上。”要说哑夫是个什么样的脾性,又有怎样的行事之风,还真没有比东方腥更加了解看清她的人了。

    别看哑夫替东方云虎说了话,一旦东方云虎的立场跟东方腥的立场发生冲突,哑夫绝对是百分之百忠于东方腥,背叛谁也不会背叛东方腥的。

    若有那个必要的话,哑夫甚至会亲自出手了结东方云虎的性命。

    “你该知道,只有我越是强大,门主才会越是高兴。”

    “这一点老夫倒是无力反驳什么。”漆老即便一直被哑夫的气势给压迫着,他也表现得很是轻松的样子,他焉能不知他这怀疑的态度激刺到了哑夫,这个在他们阴鬼门素来‘疯子’之称的女人没有直接攻击他,已经算是很给他脸面了。

    打从上次在宓妃的手里救回东方云虎,见识到宓妃的强大战斗力之后,漆老的心里就没有一刻安定的时候,总觉得会有他掌控不了的事情发生。

    起初他们是要借助毒宗媚骨老人之手将金凤国给先搅乱的,然后才会动用潜伏在其他三国的暗棋,达到搅乱整片大陆的目的。

    然而,漆老却漏算了药王谷。

    又或者说在药王谷冒出头之前,漆老是没有将药王谷放在眼里的,毕竟江湖传闻,毒宗是与药王谷齐名的,既然偌大的毒宗都能被他轻轻松松的拿捏在手,媚骨老人丝毫不敢违背他的命令,那么在有了他暗中支持的毒宗,要灭掉药王谷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不曾想他一次轻敌的结果就是被残酷的现实‘啪啪’打脸,毒宗对上药王谷根本就是惨败。

    且不说媚骨老人落没落在宓妃的手里,宓妃又有没有那个能力从媚骨老人的嘴里套出她想要知道的东西,单单就是毒宗被药王谷攻破,随之退入冥谷想要保住毒宗的根基,以便他日东山再起。

    可有想过药王谷会不会给他们重头再来一次的机会?

    冥谷再如何的危险,也并不是完全无法攻克之地,即便宓妃什么都没有从媚骨老人的嘴里问出来,彻底毁灭冥谷内的毒宗残余部队,让毒宗退出历史的舞台,也仅仅不过只是多花些时间,多花些精力以及要多牺牲一些人罢了。

    第一次交手漆老就没有在宓妃身上讨到半点便宜,反倒还让宓妃跟陌殇顺着东方云虎查到了阴鬼门,知晓了他们东方氏一族。

    此后,宓妃跟陌殇就成了漆老的眼中钉,肉中刺,对这两个小辈再不敢抱有一丁点的轻视大意之心。

    毒宗覆灭之后,药王谷开始沉寂,浩瀚大陆之上短暂的平静了一小段的时日,就在漆老欲要再次向宓妃发出挑衅之时,光武大陆之上其他的几个势力搅合了进来,让他不得不被迫停了手。

    那几个势力刚刚潜入浩瀚大陆的时候,漆老就从东方腥那里得到了消息,得到的吩咐只是暗中监视他们的行动,在没有得到指令之前不得暴露行踪,其他便没什么了。

    除夕宴时,他们阴鬼门原是想要动些手脚来着,漆老连指令都下达了,结果临时取消行动,反倒是隔岸看了一出好戏。

    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认识到宓妃跟陌殇这两个人实力的恐怖性,更是头一回认识到,要想夺得浩瀚大陆控制权的话,宓妃跟陌殇就是他们的头号敌人。

    一天不能除掉这两个人,那么他们就一天都别想如愿以偿。

    虽然这个事实很是有些打击人,可事实就是如此,尤其是陌殇在光武大陆的身份暴出来之后,别说其他几个势力的人惊出一身的冷汗,就是漆老也被吓了一大跳好伐!

    幽冥城,鬼域殿。

    无论你在光武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提到这两个地方,你的身心都无法不受到强烈的震撼。

    陌殇跟宓妃身份一经曝光,尚未等到大陆上的几个势力聚在一起商议是否结盟,光武大陆他们的老巢就出事了,让得这些个势力不得不抽调大部分的人返回光武大陆。

    与其他几个势力相比,阴鬼门是唯一一个没有抽调人手赶回光武大陆的势力,毕竟阴鬼门的实力摆在这里,从东方腥将目光投到这片大陆开始,他就做了几手准备,誓要将浩瀚大陆作为阴鬼门另一个基地来发展的。

    换言之,光武大陆还不曾站出去的阴鬼门是总部的话,那么这片大陆上的阴鬼门就是分部,是仅次于那片大陆总部的存在。

    若非如此,类似漆老,哑夫这样的高手绝对不会留在浩瀚大陆。

    即便东方云虎再如何的不受宠,东方腥亦不会将东方云虎发配到这里替他守着分部,他其实有更好的地方安置东方云虎,让东方云虎不停的替他卖命。

    “漆老如此多疑当真好吗?你该知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像你这般反反复复,左右试探有意思吗?”从哑夫踏进罗浮山开始,但凡在漆老脑子里过过的事,以及他有疑问或是猜测过的事,无一例外都有向哑夫说起过,还曾问过哑夫的看法。

    是以,哑夫哪怕刚来不久,她对在这片大陆上阴鬼门的势力都是相当清楚的。

    纵使哑夫跟在东方腥身边的时间没有漆老那么长,跟漆老身体里流着东方氏的血脉相比,哑夫完全可以说成是一个外人,可架不住哑夫是个有能力有手段,并且实力还相当强横的一个女人。

    遂,在东方腥的眼里,他虽看重漆老,信任漆老,却也对哑夫有着同等的信任与倚重。

    “尤其现在漆老是怀疑到我的身上,又或者漆老真正不能相信的人是大公子?”

    闻言,漆老看着哑夫的含笑的双眼沉默了。

    “怪不得,这段日子以来你看似对大公子信任有加,实则在你的心底却是从来都不曾相信过大公子,始终觉得大公子会背叛阴鬼门,背叛东方氏一族?”想到这些哑夫的脸上就不免挂上了嘲讽的讥笑,就因为她替大公子说了话,所以连带着她也被漆老人怀疑了。

    “漆老别忘了,大公子的身体里流着谁的血,即便当年的事情对他不公,他对门主有所怨恨,却也掩盖不了他拥有东方氏一族纯正血脉的事实。”满含冰霜的声音顿了顿,哑夫接着又道:“真要论起血脉的精纯度来说,门主的几个儿子里面,当属大公子是最为纯粹的。”

    “你…”

    “自这次大公子重伤险些丢了性命,漆老也该知道门主收到消息后,已然开始重新调查当年发生的事情,不论最终调查出来的结果如何,都无法抹去大公子是门主亲生儿子的这个事实。”

    对上哑夫那似笑非笑,又好似能看透人心的双眼,漆老整个人都怔住了,喃喃低语道:“一旦调查有了新的结果,曾经门主有多不重视大公子,往后门主只会加倍的偿补大公子,越发的重视大公子。”

    这些年来门主因着对前门主夫人的憎恶,哪怕大公子的身份得到了证实,门主却也极不待见大公子这个儿子,若是查出前门主夫人并没有背叛过门主,那么门主誓必会后悔他这些年来对待大公子的态度。

    毕竟,门主跟前门主夫人乃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的少年夫妻,纵使在后来门主对待门主夫人的感情变淡了,身边有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可前门主夫人在门主心中的地位还是很特别的。

    想当初前门主夫人失了宠,可她所生的大公子却是极得门主宠爱的,不单只是因东方云虎的天份,还因为东方云虎是东方腥的第一个孩子,同时还曾是他曾经最爱的女人给他生的儿子。

    因着东方云虎一直不被东方腥看重,甚至还带着疑心跟防备,是以东方云虎哪怕天赋很出众,他所修习的功法也只是大部分东方氏族人都能修习的功法,并不曾学到东方氏一族真正的顶级功法。

    在东方腥跟漆老等人看来,东方云虎的的确确没有接触过东方氏一族真正的绝学,而事实上暗中教导东方云虎成材的长老,却是悉心教导过东方云虎修炼东方氏一族顶级功法的。

    只是为免暴露他真正的实力,东方云虎一直都牢牢的谨记着长老对他的教导,不到性命攸关之际绝不动用他真正所学。

    故而,这么多年以来谁也不知道东方云虎的武功究竟有多高深,真要较量起来东方腥那几个儿子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即便届时门主不会更改少门主的人选,大公子却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任人欺压。”眼见漆老素来没什么波动的眸光有了些许动摇,哑夫不甚在意的低喃道:“正如上次我问大公子的那样,这些来年受到这样的不公平待遇他甘心吗?有怨吗?想要将曾经欺压他的人踩在脚下吗?你可曾瞧见大公子隐瞒他的心思?”

    “你的意思是……”

    “有些竞争是必须的,门主的继承人必然是他众多儿子里面最为优秀的那一个。”

    听得此话漆老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直到此刻他才猛然回过味来,再次抬头却不得不高看哑夫一眼,果然不愧是最能揣摩门主心意的女人,幸亏他们不是敌人,否则遇上这般难缠的女人还当真是一大麻烦。

    “看来少门主还有很多不足之处。”

    “哈哈哈…”

    “哑夫很看好大公子,难道你就不担心大公子对阴鬼门的恨意太深,他宁可……”

    哑夫抬手打断漆老未说完的话,她难得露出一本正经相当严肃的神情,道:“如若当年的事情水落石出,不说门主会不会为了补偿大公子做点什么,有一点门主绝对不会去阻止。”

    “什…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97】谈话,阴鬼门近况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