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98】谈话,阴鬼门近况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对上漆老满是质疑的眼神哑夫并没有说话,她斜靠在软椅上浅浅的闭上双眼,仿佛这个房间里除了她就没有别人一样。

    看到这样的哑夫,漆老的面色掠过一抹难堪,嘴角抽了抽,唇抿成一条直线亦是固执的没有紧接着开口。

    不过只是哑夫的一句话而已,他竟失态的惊叫出声,这简直一点都不像他平日的行事作风。

    漆老他是一个相当固执的人,他虽修为高深办事能力也极强,往往认定什么之后就很难再去否认他所认定的,因着东方腥对东方云虎的不待见跟疑心,不管他怎么跟东方云虎接触,他对东方云虎都始终保持着最初的成见,根本无法以一颗公正的心来对待东方云虎。

    自东方云龙来到浩瀚大陆,几次三番找东方云虎的麻烦,给东方云虎下绊子,以漆老的聪明睿智他怎会一点蛛丝马迹都发现不了?

    事实是他发现了,心却偏向了东方云龙,故而,东方云龙才敢明目张胆的算计东方云虎,甚至是设计要除掉东方云虎以绝后患。

    若非在东方腥的命令里面,没有哪一条是要取东方云虎性命的,恐怕漆老压根不会约束东方云龙什么,东方云龙在对付东方云虎这件事情上也不会有任何的收敛。

    宓妃跟陌殇联手设计让东方云虎借机获取漆老信任的那出戏,每一个环节都太过天衣无缝,不但漆老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就连精明小心如哑夫,她也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

    要说也是东方云虎对自己狠得下心,他虽说是为了配合宓妃跟陌殇在演戏,但事实上却是救温绍云那一次,他的一条命是真的只差一点就没了。

    真命悬一线跟假命悬一线区别那是很大的,前者毫无破绽可言,后者却有蛛丝马迹可寻。

    按理说得了哑夫亲自诊断,又耗损了诸多心血才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东方云虎,就算得不到漆老的十分信任,至少也该得到六七分的,又岂知漆老表面上信了,内心里仍是抱有相当深的怀疑。

    哪怕漆老亲眼目睹东方云龙要杀东方云虎,哪怕漆老跟东方云龙之间的关系已经被挑拨,漆老对东方云龙心生了戒备,最终的结果仍是表面漆老疏远了东方云龙,亲近了东方云虎,实际上在漆老的心里,东方云龙仍比东方云虎深得他的信任。

    仿佛在漆老的心里,东方云虎始终不能信任,他会毁灭阴鬼门。

    这些一直都是漆老所坚信的,就好比是他的信念一样,然,哑夫的一番话就如同点拨一样,拨开了他心中的另一层迷雾,让他眼前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什么身份地位名誉声望,这些通通都不重要,阴鬼门是强者为王的地方。”

    东方氏一族无论是嫡系还是旁支,历代子嗣都是非常繁荣昌盛的,从来都不存在什么一脉单存的现象,历代门主的名下,不说庶出的有很多个,单单就是嫡出的最少也有三到四个。

    因此,要想成为阴鬼门的少门主,撇开先天的天赋不谈,后天的实力修为占据着很关键的一部分。

    庶出不谈,光是在嫡出的里面决出少门主的人选,这就是一条血腥之路。

    什么兄弟手足之情,只有成功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谈感情,否则你就连说话的资格也是不具备的。

    想当初东方腥不也是兄弟姐妹众多,他在众多兄弟姐妹之间天赋算不得最为出挑的,可他却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坐上了门主之位,以绝对的实力或杀或贬除掉了与他为敌的一个又一个对手。

    那条路,说是以白骨来堆砌而成的都不为过。

    “哈哈哈…漆老也不是很糊涂嘛,始终还是看得很分明的。”

    “是你今日的一些话点醒了老夫。”

    “众公子间的明争暗斗门主看得清清楚楚,谁强谁弱门主心中都有一杆称,只是门主从来都不说罢了。”

    “是老夫着相了,你怕是除门主之外看得最清楚的那一个了。”

    “纵然门主一再忽略大公子的存在,可不得不说大公子的办事能力很让门主满意,只因当年发生的事始终都是门主心里的一个疙瘩,甭管门主心里对大公子是何种看法,却终究迈不过那一个坎去。”

    漆老看了哑夫一眼,接过她的话头沉声道:“假如前门主夫人是被陷害的,她是无辜的,这就等于是给了门主一个台阶下,让门主有一个抬高大公子身份的理由。”

    幼时大公子深得门主宠爱不假,可若说门主有多喜爱他的这些儿子跟女儿,漆老是不相信的,在门主的心里只有门主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其他的只要不与他的利益发生冲突,那么他可抬,可宠,可纵容。

    若非迫于族内众长老的压力,门主根本不可能这么早就定下少门主的人选,什么门主对现任门主夫人感情深厚,极其宠爱现任门主夫人所生儿子的这些传言,也不过就是传言罢了。

    现任门主夫人的确有些背景,少门主也的确有些本事,可他即便顶着少门主的身份,却不代表他能坐得上阴鬼门门主之位。

    看似风平浪静的阴鬼门,暗地里风云涌动,各种争斗层出不穷,而东方腥就是那隐藏在幕后的推手。

    曾经,东方云虎是他放在他众多儿子里面的试刀石,他需要东方云虎去磨砺他的那些个儿子,他要选出一个最合他心意的继承人。

    现在,东方云虎仍然是握在他手里的试金石,只不过究竟是东方云虎磨砺他人,还是他人磨砺东方云虎,这一点就有待商榷了。

    “以前大公子的未来是注定,谁也更改不了的,可现在么,大公子的身上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只是哑夫对当年前门主夫人一事很有信心,她相信此次门主重新调查定有不一样的结果。

    如此,东方云虎的命运未必就没有逆转的可能,隐隐的她还有莫名的期待。

    “门主之位,既然门主的所有儿子无论嫡与庶都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去争去夺,大公子自然也有资格。”

    “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不渴望权势,只有拥有了权势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大公子若是想要替他的母亲正名,他就会倾尽所能去争那个位子,你能想象他能爆发出多大的潜力吗?”

    漆老:“……”

    “总之我是很期待的。”

    “你对大公子就那么有信心?”

    “信心是有一些,不过这可不代表我选择站在大公子一边,我只忠于门主,其他人还不具备让我听从他们号令的资格。”

    “老夫并未怀疑过你什么。”漆老质疑谁也不会去质疑哑夫这个女人,谁都有可能背叛阴鬼门,唯独她是不会的。

    倘若她当真要背叛的话,她的机会实在太多太多,实在没必要玩弄这么低级的手段还让他有所察觉。

    “漆老这么晚找上门,我可不相信您是来找我闲聊谈心的?”

    “自然不是。”

    “那您也别拐弯抹脚了,想说什么开门见山的说,省得耽搁我睡觉的时间。”

    “老夫来的时候你不就察觉到了,怎的还明知故问?”

    哑夫收起脸上的玩味儿,坐直了冷声道:“这段日子以来我的确察觉到咱们的人里面可能出了内鬼,但你怀疑大公子,拿得出证据吗?”

    “老夫没有怀疑大公子。”

    “呵――”

    “起初老夫的确是怀疑大公子,可一番查证下来的确跟大公子无关。”对上哑夫讥笑嘲讽的眼神漆老也是窘迫的红了脸,他都不禁怀疑是不是他对东方云虎的成见太深了,以至于不管东方云虎做什么他都觉得有问题。

    “你将大公子的情况如实上报给门主即可,至于要如何对待大公子静待门主新的指示即可,你又何必自寻烦恼。”

    “现在看来老夫倒真是有点自寻烦恼,闲得蛋疼。”

    “三公子呢?”

    “他这段时间很安份,行事收敛了很多,很难得一次都没有去找大公子的麻烦。”说到东方云龙,漆老的眸色暗了暗,“你也别说老夫偏心,调查大公子的同时,老夫也调查过三公子。”

    “查出什么来了?”

    “三公子不是出卖阴鬼门利益的人,但就是查到些别的。”

    “他针对大公子做的事?”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这个不难猜,只是三公子不太聪明。”哑夫的眸光渐深,心下想到什么却并未继续这个话题,“关于三公子的事情你看着办,回禀给门主也可,不也回行,左右三公子眼下也不会对大公子做什么,要是大公子有那个能力,早晚也会入门主眼的。”

    “嗯。”淡定的点了点头,漆老又道:“那内鬼之事你如何看待?”

    “我们在明,敌在暗,能潜进罗浮山通传几次情报而不被我们发现的,足以证明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要想揪他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今之计只有等。”

    “眼见大战在即,不将那人抓出来老夫实难安心。”

    “那你有办法引他出来?”

    “老夫就是没有办法才找上你的。”

    哑夫闻言直接翻了一个白眼,黑着脸道:“那不如你找个机会设个局,看看能不能引蛇出洞,我负责配合你的行动。”

    “先试试吧!”

    “大公子跟三公子那边都瞒着,此事除了你我,别再让第三个人知晓。”

    “老夫明白,那你静待我的消息。”

    随后两人又就着捉内鬼一事商量好了各处细节,彼此交换了一下意见,漆老才心下稍安的离开,目送漆老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夜里,哑夫才轻抚着烈火般的红唇自言自语的喃喃道:“内鬼么,本夫人也很好奇是谁呢?”

    “不知夫人召唤属下有何事吩咐?”

    “去,将这个锦囊亲手交到青狐的手里,让她三天之后到明月湖来见本夫人。”

    “是。”

    ……

    碧落阁・密室

    “看来即便有上次那出戏,也并未改变多少你在阴鬼门四面楚歌的处境。”说到东方云虎始终得不到信任的这个问题,要说宓妃还挺郁闷的。

    特么东方腥是有多不待见他的这个儿子,难道东方云虎的人品真有差到那个程度?

    “我倒是觉得现在这样的局面是最恰当的,他们介于信任与不信任我之间,反倒让我有了很多可趁之机,要是东方腥跟漆老直接就选择了相信我,我还觉得是他们有什么要针对我的阴谋。”

    宓妃:“……”

    敢情这家伙是有受虐倾向,她操心个鬼。

    “你自己把握分寸就好,近来阴鬼门可有什么新的动静?”陌殇看着宓妃那副‘我受了打击’的样子颇觉好笑,修长如玉的手指轻点了点她的鼻尖,又安抚似的揉了揉她的发顶,“上次本世子传信于你,让你伺机打探的事情可有什么进展?”

    “前段时间光武大陆掀起的争斗已经落下帷幕,待到其他几个势力返回浩瀚大陆,只怕不出两个月浩瀚大陆必将大乱,你们要尽快做好应战的准备。”

    “嗯。”

    “此外,你让我打探的那个人,目前还没有什么新的进展。”说到陌殇让东方云虎调查的独孤若佳,东方云虎是当真什么线索都没有摸到,“她有没有可能用的是代号什么的,要是有代号的话,我能省很多的时间。”

    “真要有的话还不早通知你了。”宓妃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语气不善。

    东方云虎默默的摸了摸鼻子,扯了扯嘴角,道:“罗浮山内部出了内鬼,这已然引起了漆老的注意,他对我始终不是很信任,为免暴露我也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的行事,你就多体谅,但我不会违背你我的盟约,该我竭尽全力的事情我不会有任何的推脱。”

    “本郡主很信任你。”

    听着宓妃这肯定的话,东方云虎说不出心里是种什么滋味,如果阴鬼门的人对他有这份信任,他的命运大概会有很大的不同吧!

    “看来那个所谓的内鬼不是你的人?”

    “阴鬼门能将内鬼安插在其他势力里面,其他势力又岂会没有这一手准备。”

    “看来你是有打算了?”

    坦荡的迎视着陌殇的目光,东方云虎道:“以漆老跟哑夫的处事之风,既然他们察觉到有内鬼,那他们就誓必是要将人给抓出来的,而我又何不借此机会洗清身上的嫌疑,让他们对我放心呢。”

    看着东方云虎自信满满的样子,宓妃轻抚着下巴满意的笑了笑,“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本尊倒是不会与你客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98】谈话,阴鬼门近况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