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699】太上长老,早有预见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倘若东方云虎对阴鬼门没有感情,那他被陌殇跟宓妃生擒之后,也不会同意宓妃对他提出的要求,最终选择了跟宓妃结盟。

    他们结盟的条件界线非常的分明,左右不过就是各取所需,各自尽到自己的职责,谁也不欠谁的。

    哪怕自他的母亲受辱而死,东方云虎不但血脉遭受各种质疑,他的亲生父亲甚至恨不得亲手杀了他,视他为自己毕生的耻辱,纵然证实了他是东方腥的血脉却也再不曾得到东方腥对他的公平待遇。

    那么多年东方云虎所承受的欺压,侮辱,甚至是心灵与精神层面的虐待,只怕换作任何一个人心中都会有很深很深的愤怒与怨恨。

    东方云虎是个正常人,他有很正常的情绪,从他母亲死后到他长大成人,别以为阴鬼门中没有人向他下杀手,他能顺利长到这么大,期间历经过多少次九死一生,直到如今东方云虎早已经记不清了。

    他的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纵然当时东方云虎年纪还小却也清清楚楚的知道,给他父亲戴绿帽子这样的事情,他的母亲绝对做不出来。

    可事实却是那个他一直非常崇拜的父亲,就连一个解释的机会也没有给他的母亲,就亲手结果了他母亲的性命,让他母亲死不瞑目。

    甚至东方腥是当着东方云虎的面,当场拔剑刺死的他的母亲,丝毫没有顾及他的举动会带给东方云虎多大的伤害,若非当时有人站出来保住了东方云虎,只怕东方云虎也要当场就死在东方腥的剑下。

    自此之后,以前备受东方腥看重跟宠爱的阴鬼门大公子有如从天堂坠入地狱,曾经各种巴结讨好他的人,看到他就好比看到什么脏东西一样,就算不敢出手打他,却也对他各种欺压跟辱骂。

    很多次东方云虎险些就要坚持不下去,他想,不如就顺了那些想要他命的人的心愿好了,只要他死了,就什么痛苦都不会有了。

    然而,每每那个时候他又是极其不甘心的,他还没有洗清他母亲的冤屈,还没有洗净他身上的脏水,他怎能让亲者痛仇者快,他还不能死,至少不能比他的仇人先死。

    可以说十五岁之前的东方云虎,支撑他隐忍着顽强的活下去的理由是毁灭阴鬼门,毁灭让他感觉不到一丝温情的东方氏一族,他恨阴鬼门,他更恨东方这个姓氏。

    他对自己的人生没有过多的希望,他认为自己存在的最终理由就是亲手毁灭掉阴鬼门,他要让害死他母亲的人通通都下地狱。

    而改变东方云虎这种近乎极端变态想法的转折点,发生在东方云虎十七岁那一年。

    那一年东方云虎奉了东方腥的命令到光武大陆上秘密选择可建立阴鬼门分堂的地点,虽然东方云虎在阴鬼门一直都不曾得到东方腥的重用,甚至是被东方腥当作棋子一般各种利用,可只要东方云虎还活着一天,就有人忍不住要对他下杀手。

    因为这个世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始终坚信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面对上百个高手的围攻,任凭东方云虎再如何的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他被逼得节节败退,无处可逃,就在他以为自己这条命即将就此终结的时候,他被救下了。

    然而,那个时候心灵已极度扭曲的他,对阴鬼门只有无边无际的怨恨,他活着的意义就是毁灭阴鬼门,他要阴鬼门为他所承受的一切痛苦买单。

    当时救下东方云虎性命的人乃是阴鬼门的太上大长老常福,谁料他刚出关就意外救下了东方云虎,并且他在东方云虎的身上感觉到了他对阴鬼门,甚至是对东方氏一族深入骨髓的怨恨,这不禁令常福大感意外。

    光武大陆是一个极其重视血脉精纯与否的地方,要说常福为什么会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出手救下东方云虎,这可不是常福心怀慈悲,喜欢多管闲事,而是他感觉到了东方云虎那强大而精纯的血脉。

    随着常福对东方云虎的日渐了解,以及他出关之后对阴鬼门现状的了解,方才知晓他当真是闭关闭得太久太久,久到阴鬼门的门主都换了两代人了。

    常言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纵使常福顶着一个太上长老的名头,却也架不住他在阴鬼门只有一个虚名却无半点的实权,除了能保得东方云虎平安之外,其他的他是什么也做不了。

    好在东方云虎一直都是一根正苗子,哪怕因为发生在他身上的种种事情,性情已然变得偏激而又古怪,但索性常福的细心呵护跟耐心的开解,终让东方云虎走出了阴影,沐浴在了阳光之下。

    阴鬼门自隐世之后,历代接掌阴鬼门的人都没有再生出过让阴鬼门出世之心,常福闭死关之前又哪曾想到,在他闭关之后,阴鬼门会发生那么多他无力掌控之事。

    为了不让阴鬼门走向灭亡,常福没少给东方云虎灌输阴鬼门真正的样子是什么样的,告诉他阴鬼门的未来就掌握在他的手里,他若当真想要还自己的母亲一个清名,毁灭阴鬼门是没有用的,只有找出真凶才是正道。

    许是骨子里就流淌着东方氏的纯正血脉,东方云虎仍旧无法真正舍弃自己的家族,又许是常福对他真挚的疼爱终化解了东方云虎心底的坚冰,给了他一个重新为之去奋斗的理由。

    那就是肃清阴鬼门中那些已经坏掉的,建立一个全新的阴鬼门。

    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东方云虎在深思熟虑过后才能选择跟宓妃合作。

    他对东方腥的恨意哪怕就是常福也无法消弥抹去,还有那些曾经欺辱践踏过东方云虎的人,只有用他们的鲜血才能洗清那些加注在东方云虎身上的不公与不平。

    而这些,全都是常福所默认的,同时也是常福对东方云虎的承诺。

    他对东方云虎的要求从来就只有一个,保住阴鬼门,东方这个姓氏是值得他骄傲的。任何一个大家族里面,除了好的都有坏的,他要做的不是背弃毁灭整个家族,而是除掉家族中的那些害虫就好。

    偌大的阴鬼门,除了真心相待东方云虎的那几个人以外,其余的人从未给过东方云虎半点的信任,哪怕是那个曾经在东方云虎的心里占据着最重要位置的他的父亲东方腥。

    偏偏宓妃这样的外人却给了东方云虎坚定不移的信任,这让得东方云虎心中的确非常不是滋味,就说上次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带着温绍云闯进相府,要换作别人肯定认为是他伤的温绍云,而宓妃却给了他解释的机会。

    也许这在别人的眼里不算什么,可这对东方云虎而言有着完全不同的重要意义。

    也正因为如此,东方云虎在跟宓妃的这场合作里,再也生不出任何旁的小心思。

    “咳咳…我倒是没曾想会惹出你这一番真心话出来,你该不会觉得这是我故意的?”宓妃又呆又萌的眨了眨眼,着实没想会看到东方云虎如此感性的一面。

    她虽善于算计人心,为了让东方云虎为己所用也的确在他身上花了不少的心思,她大胆信任他的同时也是暗中做足了准备的,不怕东方云虎会半途反水。

    即便在梨花小筑跟东方云虎结成联盟,放东方云虎离开后,宓妃一直很疑惑为何那么恨,那么怨,巴不得将阴鬼门毁掉的东方云虎会向她提出要保住阴鬼门的矛盾要求,却原来其中还有这样的隐情。

    如今,东方云虎将这些全都直白的解析在他们的面前,反倒让宓妃有些尴尬跟窘迫,好像在这场合作里面,她不够坦诚一样。

    “本尊可是一直记着,你说合作要坦诚,还得拿出诚意来着?”

    “呃…”宓妃嘴角微抽,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听你这自称,看来本世子的担心是多余的。”

    东方云虎:“……”

    这夫妻俩是故意的?

    他不就堵了宓妃一次,至于让陌殇给他顶回来,再说他有什么可值得他担心的?

    “言归正传,你口中那位太上长老可信吗?”宓妃跟东方云虎说话的时候,除了陌殇插口说了几句之外,温绍轩温绍云几人都是只听不说。

    他们虽然知道宓妃跟东方云虎算是盟友,可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彼此又有什么责任这些,宓妃没有主动提及他们也就没有多问,既然是宓妃没有告诉他们的,想来也是他们不能插手去管的。

    很多时候他们不管不问,反倒是帮了宓妃最大的忙,让她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虽然我不知道两代以前的阴鬼门是什么样的,可本尊相信太上长老他没有欺骗本尊的必要,而本尊的身上也没有什么是他可以图谋的。”

    “这个可说不太准。”

    “论天赋,本尊并非东方氏一族年轻一辈中最强的,论血脉,本尊也并非是血脉最纯正的,综合各个方面的因素来看,太上长老若是有其他的图谋,本尊绝对不是最佳的人选,他也没有必要在本尊的身上花费如此多的心血。”面对宓妃的质疑东方云虎并没有生气或是恼怒,曾经的他也有过跟宓妃相同的质疑。

    他虽年纪不大,可他经历过的事情却是很多人一辈子也许都无法去经历的,即便太上长老常福自初遇救下他开始对他就关爱有佳,却也足足花了七八年的时间才让东方云虎慢慢的接受他。

    如若常福当真另有图谋的话,整个阴鬼门里面,东方云虎的确不是最佳的人选,他有很多机会选择其他的人来悉心培养。

    “你对他很信任?”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是你教会本尊的。”

    宓妃瞪着一脸坦荡的东方云虎,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敢情她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难道他的目的仅仅就是护阴鬼门周全,让阴鬼门一直处于隐世状态?”

    “是。”

    “这也是你的想法?”

    “是。”东方云虎迎视着宓妃探寻的目光,他行得正坐得端,心中坦荡也不怕宓妃试探,“这场大战结束之后,纵使有你们承诺护阴鬼门周全,阴鬼门也必然元气大伤,待本尊接手阴鬼门,自会寻一处地方休养生息,这世上将再无阴鬼门存在。”

    闻言,宓妃轻点了点头,倒也一点都没觉得意外,“看来你是将所有的后路都想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毫不拖泥带水的。”

    “本尊与你合作的初衷就是如此,保住阴鬼门,保存下东方氏一族的血脉,这也算是对太上长老有一个交待。”东方云虎没有说出口的是,自打太上长老知道东方腥将主意打到浩瀚大陆那一刻起,太上长老就已经知道阴鬼门不会有什么善终,东方云虎临出发之前,常福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却是暗中交给东方云虎一个锦囊。

    锦囊里有什么常福也没有说,只是告诉东方云虎可在性命攸关之际将其打开,里面的东西或许能替他解惑。

    当初东方云虎被困于梨花小筑‘地狱’而不得脱身之法时,刚开始东方云虎也没有想到要打开锦囊,直到宓妃出现向他提出交易条件,他才最终决定打开锦囊。

    而锦囊里简短的内容,无疑就表明了,今时今日这样的局面是常福早就预料到的。

    “至于往后褪去一切光华与荣耀的东方氏一族,他们仍旧会传承阴鬼门的绝学,却再也不会知晓他们曾是阴鬼门的人,这是太上长老承诺过的。”也正是因为常福对东方云虎做出了这个许诺,否则他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打动东方云虎那颗早已冷硬如铁的心。

    虽说这些东方云虎知字未提,可宓妃跟陌殇是何等聪慧的人物,通过东方云虎的神色跟语气,多的不敢说,总归是将他的心思摸到六七分。

    “你与本郡主的合作,你那位太上长老一直都知情。”

    “起初并不知晓。”

    “哦?”宓妃扬了扬眉,接着又冷声道:“是在这次你被东方云龙重伤之后,你才向他摊牌的?”

    “嗯,虽是如此,太上长老却也一点都不意外,好像光武大陆跟浩瀚大陆会演变成如今这样的局面,他早就预料到了。”

    听得东方云虎这话,宓妃跟陌殇默契十足的对视一眼,彼此间似是同时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一瞬间的难看,却又很快掩饰了过去。

    “楚宣王世子传信给本尊,让本尊亲自到相府来一趟之前,本尊有收到太上长老的传信。”话落,东方云虎倒也没什么遮掩的将信拿出来递给了宓妃。

    光武大陆的战争,从一开始东方云虎就没有想过让战火烧到浩瀚大陆来,以前他尚能替自己找借口,为了报仇他什么都可以牺牲,但在被宓妃点醒之后,他才意识到生活在这片大陆上无辜的人,真的没有必要为他的复仇计划买单。

    他们并不欠他什么,而他如果当真那么做了,那他与他所怨恨憎恶的那些人又有何区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699】太上长老,早有预见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