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00】太上长老,早有预见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宓妃从东方云虎的手中接过信,倒也丝毫不扭捏,快速将信中的内容看完,顺手就又递给了在她身边的陌殇,“看来正如你所说,你家这位太上长老所求的很简单,若说他对你有什么图谋的话,大概就是你除了要复仇之外,并不像你其他的兄弟姐妹那样野心勃勃。”

    能多一个朋友的话,宓妃绝对不想多一个敌人,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一点差错都不能有,否则损失掉的就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虽然宓妃从不认为她自己是个好人,她的双手早就是沾染了无数血腥的,丝毫没有别人所想象的那么干净,但她自认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能不牺牲的话还是尽可能的不要有牺牲。

    “要是他没有闭死关,那么你的爷爷,你的父亲不会有机会坐上阴鬼门的门主之位,后面这诸多事情或许都不会发生。”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板着一张严肃脸的东方云虎神色平静的接过宓妃的话,“光武大陆也好,浩瀚大陆也罢,这一战都是无法避免的。”

    大概这就是所谓破而后立的真正含义。

    阴鬼门惹下滔天大祸之时,假如三大秘地没有动恻隐之心,那么阴鬼门早就已经不覆存在。

    而当时阴鬼门的门主若是没有那样坚定的决断,但凡稍稍有一点点的犹豫,不舍得放弃阴鬼门数百年的基业而选择退离隐世的话,这世间早就不会有东方氏一族的血脉存在。

    一切皆有因,才终有果。

    这就好比一个朝代,继任为皇的人,既有明君,亦有昏君,明君统治下的朝代越发的繁荣而昌盛,而昏君统治下的朝代必将一步步走向灭亡。

    若说是东方云虎的爷爷东方芒野心初露,奠定了阴鬼门不惜一切代价要出世的基础,那么东方云虎的父亲东方腥则是做到了将这一野心无数倍的扩大,再扩大。

    等到在当时有权利也有资格决定门主继承人由谁来担任的太上长老常福出关之时,一切皆以改变,纵使常福担着太上长老之名,手中却也再无实权。

    放眼整个阴鬼门,还能听从他调令的人根本就不足双手之数,任凭太上长老有着绝顶的武功修为,难不成他还能屠尽整个阴鬼门?

    所有的权利皆被放空的太上长老他只能就是一个太上长老,或许他唯一的用处就是还能或多或少,明里暗里维护一下在阴鬼门处境极其艰难的东方云虎,除此之外他能去做的很少。

    然而,从阴鬼门那个自给自足,平凡而安稳时期走过来,甚至是预见到了阴鬼门未来的太上长老,他又实在不忍心看到阴鬼门就那么毁在东方腥的手里,是以,常福倾尽所能的培养东方云虎,就是希望东方云虎能在战后保住东方氏一族的些许血脉,摒弃阴鬼门的虚名,从此做到真正的隐世而存。

    也许人只有真正失去过,方才懂得珍惜,就好比东方云虎这次真的就只差一点就死了,反倒让他想明白了很多以前他想不明白,想不透彻的事情。

    趁着在罗浮山静养的这段时间,每天躺在床上的东方云虎想了很多,也终于渐渐理会太上长老曾经对他说过的那些话,更是让他下定决心将他与宓妃的合作,写成密信送到了太上长老的手里。

    撇开他对阴鬼门的仇视之外,归根结底他跟太上长老是有着共同期许的。

    是,他在阴鬼门过得无比的黑暗与屈辱,那些人践踏他,嘲讽他,辱骂他…可就算他身处无边无际的黑暗,却也不能否认,他曾经得到过族人所给予的温暖。

    即便那样的温暖并不多,可就如人有好坏之分一样,那些善良的,渴望平凡安稳生活的族人,是值得他去守护的。

    “若是你们在光武大陆另有安排的话,不妨让人跟太上长老联系一下,他兴许能帮得上忙。”东方云虎相信太上长老是一回事,但他并不强迫宓妃或是陌殇也要相信。

    “你将联络的方式留下,本世子自会安排鬼域殿的人与他联络,那片大陆的战火绝对不能烧到这片大陆来,既有他在阴鬼门作为内应存在,本世子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就算那太上长老玩弄什么阴谋权术陌殇也不惧,要知道光武大陆那几个势力掀起的战争,表面上看似是他们自己解决的,事实上暗地里可没少三大秘地的手笔。

    一旦在东方腥所领导下的阴鬼门在光武大陆冒头,且不说那位太上长老会做些什么,单单就是陌殇的鬼域殿也不会坐视不理,再加上三大秘地从旁协助,阴鬼门的任何阴谋都会胎死腹中。

    能在信中把话说得这么直白,陌殇完全有理由相信阴鬼门的这位太上长老是真的预见到很多事情的,否则他早不出关晚不出头,怎么就那么碰巧出关还顺带救下了东方云虎?

    “只要你们不背弃盟约,那么本世子跟阿宓承诺过你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失言。”潜藏在三大秘地里的内奸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消息,可陌殇跟宓妃都有收到消息,想来距离他们露出狐狸尾巴的日子不远了。

    只等内奸浮出水面,后面的部署就能一环接一环的连番上演,不怕网撒太大收不回来。

    “本尊从未怀疑过你们的诚意。”原本东方云虎以为他要花遇很多时间来说服陌殇跟宓妃相信太上长老,没曾想他只是拿出了信,又客观的说了几句他们就信了。

    亏得东方云虎是知道陌殇在光武大陆有鬼域殿那样强大而可怕的一个势力,不然这夫妻俩这么快抛出橄榄枝,他铁定觉得有鬼。

    “东方腥已经秘密开始重新调查当年本尊母亲的事情,等到当年的事情水落石出,甭提他是否还记得他曾与本尊母亲之间的感情,哪怕出于几分愧疚之心,他都不免要对本尊做出补偿。”

    “看来你已经想好要怎么利用他的愧疚之心了,本郡主不禁有些期待起你的手段来。”

    “只有本尊越接近他,才能透过他打探到内部更多的情报,不管是于你还是于本尊都有利。”东方云虎对东方腥的感情早就在这些年的欺辱中消失殆尽,作为儿子他当然不可能亲手去了结东方腥的性命,但这不代表他不可以算计东方腥,算计到东方腥死去为止。

    那个男人欠他母亲一条命,那他就必须用命去偿还。

    什么父子之情,他没有。

    “赢得他的愧疚之心后,即便他不会废了现在的少门主改立你为少门主,但你至少也具备了争夺阴鬼门门主之位的资格。”

    “据本世子所知,阴鬼门历代选择门主继承人的标准都是强者为尊,胜者为王,尤其是你爷爷那一代跟你父亲这一代,这一点显得尤为突出。”

    “你们夫妻俩真是……”东方云虎黑着脸,几乎都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宓妃跟陌殇,要不要将他的心思这么直白的说出来。

    “噗――”

    许是东方云虎的表情太过搞笑,让得一直充当背景墙的温绍轩等人都没忍住喷笑出声,密室里紧张的气氛瞬间就被戳破。

    “本尊的目的就是要引发阴鬼门的内斗,只有这样才能从最大程度瓦解阴鬼门的内部。”

    白嫩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光洁细腻的下巴,宓妃眨着水灵的大眼睛道:“嗯嗯,少门主之争的确是最有效也最不引人怀疑的内战导火索,不过东方腥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自己拿捏分寸。”

    “没有周全的计划之前,本尊是不会冒然行事的。”

    “还是那句话,你与本郡主既然是盟友,那么你有任何需要,只要在本郡主能力范围之内,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尽管提,本郡主不介意配合你行动。”

    “嗯。”真有需要的话东方云虎不会跟宓妃客气,“漆老跟哑夫那边你们也不用操心,他们想要设局捉内奸,本尊正好将计就计,只有让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将内奸捉出来才能彻底清洗本尊的嫌疑,此番虽说极度危险,却也不失为一个一劳永逸的良机。”

    “他们是平日里与你接触最多,也是距离你最近的人,若能彻底打消他们对你的防备,这对你而言百利而无一害,倒是可以一试。”

    宓妃话落,东方云虎接过话头就看向陌殇,沉声道:“动手之前,还得劳烦楚宣王世子借几个人给本尊使使。”

    虽然东方云虎不知道陌殇是如何从光武大陆鬼域殿调来的人手,但他却知道能得陌殇看重的人,就算在光武大陆那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放到这片大陆来就更是不用说了。

    要想瞒过漆老跟哑夫,就东方云虎自己手下的人还差那么点火候,既然陌殇跟宓妃都承诺了他可以帮忙,借人这事儿是不借白不借。

    “并非本世子不愿借人给你,而是本世子的人都全部派出去了,不过阿宓手下的人也不错,你可以问阿宓借。”

    “呃…”

    “怎么?你是瞧不起本郡主手下的人?”

    东方云虎抹了把脑门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冷汗,抽着嘴角道:“那倒没有,本尊只是想着楚宣王世子的人就是你的人,你的人不就是楚宣王世子的人么,早知如此本尊还不如直接向你开口。”

    等到话出口后,某人方才意识到不对,可话已出口收不回来了。

    “你需要几个人帮你?”

    “最好能有三个,若是没那么多的话,两个也行。”到底东方云虎要的人不是普通人,他也着实不敢多要。

    “行,那就给你三个。”

    “本尊离开时就让他们随同本尊一起离开有问题吗?”

    “没问题。”外城海上别墅里面,云字辈的师兄还有好几个没有露脸的机会,抽调三个人出来对宓妃而言并不是问题。

    云雾仙山不比别的地方,就算他们站到东方云虎的面前,东方云虎也识破不了他们的身份,顶多会觉得他们的武功修为高得有些异于常人罢了。

    “本尊这边的情况大概就是这些,现在说说你请本尊来相府有何目的吧!”来的途中能告诉他的事情陌殇都已经说过一遍,东方云虎也不会傻得去问第二遍,那不浪费时间惹人嫌么。

    “认真说起来你是师承阴鬼门现如今唯一的一位太上长老,这没错吧!”

    “太上长老的确能算是本尊的师傅,所谓东方氏一族的绝学,保管没人比本尊学得更为精通。”

    “那就好。”虽然宓妃对自己的医术跟毒术都非常有信心,也大概能确定独孤若佳放在南宁县主体内的是什么东西,可架不住南宁县主是她大嫂,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妥当。

    “其他的暂且不谈,你先给本郡主的大嫂诊一下脉再说。”

    “这…”收到宓妃的眼神,东方云虎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目光坦荡的看向南宁县主,沉声道:“得罪了。”

    “劳烦东方大公子。”虽说这只是南宁县主第二次见到东方云虎,可她倒也没有别的女子那般的扭捏之态,直接就挽起袖口露出雪白的手腕。

    温绍轩站在她的身后,手掌轻放在南宁县主的肩上给予她无声的支持,东方云虎顾及男女大防,诊脉的时候放了一张手帕在南宁县主的手腕上,手指搭上去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就变了。

    “噬魂蛊。”

    当这三个字自东方云虎的口中说出来,包括南宁县主在内的所有人都不觉得意外,毕竟在此之前宓妃就已经说过,还详细介绍过这噬魂蛊的作用。

    “你们看起来一点都不意外,既然已经确认过是噬魂蛊,怎的还让本尊再诊一次脉?”

    面对东方云虎的质问,宓妃迎视着他的目光,声似寒冰般的道:“本郡主的确诊断出是噬魂蛊,可本郡主毕竟不是阴鬼门的人,是以不得不请你再确认一次。”

    “谁对她下的噬魂蛊?”

    “你以为呢?”

    “难道就是楚宣王世子让本尊调查的那个什么独孤若佳?是她对南宁县主下的噬魂蛊?她这是想要将相府大小主子全部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一连几个问题出口,每问一个问题,东方云虎的脸色就黑沉一分。

    “那你觉得在阴鬼门,谁有资格使用噬魂蛊,若能缩小范围的话,是不是就更能锁定独孤若佳的身份,看看她究竟在阴鬼门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00】太上长老,早有预见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