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04】预测未来,翻扯往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长老,您这是……”

    “本长老无事,你去准备笔墨纸砚,本长老要给云虎回信。

    忠叔并非是阴鬼门的人,他也不是出自东方氏一族,他是太上长老在外面救下的人,只因孤若无依,又实在没有别的去处,太上长老便收留了他,让他跟在他的身边伺候,平日里就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太上长老捡回忠叔的时候,已经是他救下东方云虎,悉心教导东方云虎的第三年,因此,忠叔也能说是看着东方云虎长大的人。

    虽说太上长老常福的后人都已经不在了,他其实是孤家寡人一个,但事实上太上长老还有不少的族人存在,只是彼此间的年龄相差太大,有些话根本就说不到一处,久而久之也就渐渐没了联系。

    忠叔则是什么亲人都没有,他跟在太上长老的身边伺候是将太上长老当成主子一样的,而对年纪小的东方云虎则是当成他的小主子一样的对待,又或者说在忠叔的眼里,东方云虎就如同他的孩子一样。

    只是他自知自己身份卑微,又怎么可能有如同东方云虎一样优秀的孩子,是以忠叔把他对东方云虎的关心跟疼爱都默默的收在心里,只盼着东方云虎好就行。

    即便忠叔很气愤东方云虎在阴鬼门遭受到了不公平待遇,他却不能站出去替东方云虎说什么,每当东方云虎被东方腥派出去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忠叔比谁都要担心。

    可不管东方云虎被派出去做什么,一次又要去多长的时间,太上长老每每看在眼里却又什么都不说,这让忠叔很是困惑。

    然而,忠叔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他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他也相信太上长老是跟他一样真心疼爱东方云虎的,故而,东方云虎若是真有危险的话,太上长老肯定不会漠视不管。

    自打东方云虎被东方腥派到浩瀚大陆去建立阴鬼门的所谓的分部,忠叔已经两三年没有见过东方云虎了,说不思念那是假的,只可惜未得召唤东方云虎是不能私自返回光武大陆的,否则免不了就又是一顿严厉的责罚。

    好在他们彼此间还能通通信什么的,不然忠叔肯定都顾不上什么主仆尊卑,愣是要闹着太上长老替东方云虎说话,将东方云虎给调回来不可。

    活了一大把年纪,越活心越明的太上长老哪里能瞧不出忠叔的那些个小心思,只是天意难为,又岂是他能够左右得了的。

    不过为了宽忠叔的心,每次东方云虎给他写信回来,太上长老都会将信中的内容说与忠叔听,他倒也并不担心忠叔会把听到的消息泄露出去。

    毕竟若是没有他的带领,单凭忠叔自己,他是没有办法走出玉峰山的山巅的。

    别说什么太上长老算计人心,活到他这么大岁数都已是老而成精了,为人处事还能没个数?

    “你不用担心,云虎他没事,好着呢。”

    “那就好,大公子好就好,那样老奴就放心了。”信中的内容,倘若太上长老不主动拿给忠叔看,忠叔是不会去看的,而且太上长老也没有欺骗他的必要。

    “只是这天要变了。”

    “啊?”

    “你只管做好你的事情,其他的你无需操心。”就算操心也是白搭,太上长老心里如是想着。

    纵然不怎么聪明的忠叔也是明白这一点的,他很是淡然的点了点头,抿唇道:“老奴此生不求别的,就盼着长老跟大公子能好好的就行。”

    至于头顶上的这片天,变还是不变,压根就不关他的事好伐!

    就算真关他的事,他也没那个本事管这天变还是不变。

    “哎…”常福怎么也没有想到,即便他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仍旧无法改变这个注定的结局。

    他身为阴鬼门的人,却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阴鬼门走向最后的灭亡,他的心里真可谓是千般滋味,万般滋味,难受得笔墨都无法形容十分之一二。

    唯一让太上长老感到欣慰的,大概就是他一直悉心教导的东方云虎了。

    从他救下东方云虎,再到他将东方云虎的过往一一了解清楚,或许就连东方腥都没有太上长老了解东方云虎心中对阴鬼门的那份无边无际,恨不得亲手将其毁灭的仇恨究竟有多深,有多沉。

    他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想要消弥东方云虎对阴鬼门的仇视,对东方氏一族的仇恨,他希望东方云虎不要仇视厌恶他的姓氏,他想要东方云虎为他的姓氏而感到骄傲。

    然而,太上长老也知道东方云虎的心结太深,大概唯有那殷红的鲜血才能洗净他曾遭受到的欺辱,才能解开他心里的那个死结。

    为了将性格已经变得近乎扭曲,偏执,甚至是激进的东方云虎给拉回来,太上长老只能灌输给东方云虎阴鬼门好的一面,东方氏一族好的一面,他希望东方云虎不要只活在仇恨里面。

    自太上长老出关之日起,他就隐隐预测到了阴鬼门的未来,而能改变那一结局的关键就在东方云虎的身上。

    换句话说,一念则生,一念而亡。

    光武大陆会乱,浩瀚大陆也会乱,有道是破而后立,浩瀚大陆在这场大乱战中,究竟是重获新生,还是就此毁灭消亡,只因太上长老看到的画面太过模糊,他也无法说得清楚明白。

    为了阻止他所预见到将要发生的那些事情,当东方云虎被东方云龙算计,被东方腥顺势打发去浩瀚大陆之前,太上长老就设法阻止过东方云虎去浩瀚大陆。

    然而,任凭太上长老如何安排,如何阻止,闹到最后仍是没有改变东方云虎去往浩瀚大陆的结局。

    从那之后,太上长老就清楚的明白了一个事实,该发生的始终都是要发生的,无论他如何费尽心思的去阻止,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遂,东方云虎临起程去浩瀚大陆之前,他亲手交给了东方云虎一个锦囊。

    当东方云虎打开锦囊,又做出选择的那一刻,命运的齿轮悄然转动,纵然其中有过些许波折,最后的结果却仍是朝着太上长老所预见的方向去发展的。

    “长老也别想太多了,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会直的。”忠叔固然懂的不多,可他一双眼睛还是看得清明的,只是他人微言轻,很多事情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老了老了啊,本长老也是糊涂了,倒还没有你看得清啊!”

    “长老只是当局者迷。”

    “哪怕知道了结果,也知道自己无力去改变什么,终归还是免不了满心的烦忧。”

    “那是因为长老所处的位置跟老奴不一样。”

    “老夫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还要惹得忠叔来开导劝解老夫,真是……”后面的话太上长老没有继续说,只是不住的摇了摇头。

    阴鬼门最为辉煌的时候,他无缘得见,而阴鬼门最为平稳顺遂,处处溢满温馨的时候,他是见证者。

    只可惜那样宁静温馨的日子好景不长,自东方云虎的爷爷接手阴鬼门之后,现在的阴鬼门早已不是太上长老所熟悉的那个阴鬼门。

    可无论阴鬼门变成什么模样,太上长老都做不到舍弃阴鬼门,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它走向毁灭,偏他该做的努力都已经做了,却仍是无力改变结局。

    “长老只是一时没有想明白罢了。”

    “是啊,老夫只是一时没有想明白,好在云虎没有让老夫失望,不管他曾经遭受过怎样的不公平待遇,到底他的心是善良的。”

    “大公子他很好。”

    太上长老看了眼憨厚的忠叔,满是沉重之色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久违的笑容来,“云虎是个好孩子,谁待他好他心里有数呢。”

    “长老说得是。”

    “你也给云虎写封信,等会儿一起传给他,相信云虎看到信后会很高兴的。”太上长老几次对东方腥的劝诫无果之后,他就已经对东方腥死心了。

    曾经,东方云虎在东方腥的身上得到过父爱,只是那份父爱太过浅薄,以让东方云虎遍体鳞伤而告终,此后,东方云虎再也不渴望父爱。

    忠叔他虽说没有身份,也没有地位,但他有一颗待东方云虎真挚的心,他将东方云虎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疼爱与呵护,处处悉心照顾,东方云虎并非石头做的,他又岂会半点都感觉不到。

    索性太上长老也希望能多一个人是发自内心关心与疼爱东方云虎,是以他对忠叔做的许多事情都是默许的,只要他做的是对东方云虎好的,那他非但不会阻止,还会变相的加以鼓励。

    “这。这这怎么行,老奴可不能耽误了大公子做正事。”

    “那是你对他的关心,误不了他什么事。”

    “可是…”

    “别可是了,老夫让你写你就写。”

    “是,长老。”

    “光武大陆风波渐止,浩瀚大陆怕是就要血雨腥风了,也不知云虎那孩子能不能应付得了。”想到这些太上长老又忍不住幽幽的长叹一口气,似是自言自语般的又道:“门主的野心越来越旺盛,焉知他不是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双耳自动摒弃不该他听,不该他操心的,忠叔默默无语的看着太上长老没有说话。

    反正在忠叔的眼里他是极其不待见东方腥的,他也算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可他却没有见过做爹能做到东方腥那个份上的。

    说实话,每每想到东方腥对东方云虎做下的那些事情,一边心疼东方云虎的忠叔,又忍不住一边鄙视东方腥,觉得他根本就不配为人父。

    “不想了,门主要做什么是他的事情,阴鬼门若当真败在他的手里也不算冤,只要东方氏一族的血脉能保存下来就好。”待风平浪静之后,就让云虎接任东方氏一族的族长之位,从此,这世间再无阴鬼门。

    虽说太上长老不舍阴鬼门被毁,但他是个有决断的人,知道他一直要守护的是什么。

    换言之,太上长老要守护的一直都是东方氏一族巫蛊之术的传承,只要这些传承还能继续流传下去,那么阴鬼门毁与不毁,他其实并不会真正的在意,仅仅只是心里或多或少有些遗憾罢了。

    以后没了那么庞大的势力也是的好,那才能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玉峰山山巅之上发生的事情,山巅之下的阴鬼门总部是毫不知情的,东方腥觉得他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眼看着他就要得到他所渴望得到的那一切了。

    “门主。”

    “怎么样,本门主吩咐你暗中去调查的事情,结果如何了?”纵然东方腥这些年来也不只一次对东方云虎那个儿子动过杀心,但他始终没有动手不是么。

    一来东方云虎的天赋摆在那里,他对东方腥而言具有可利用的价值。

    二来也不能否认东方腥对东方云虎死去的母亲,多少还有一些感情存在,哪怕当他得知东方云虎的母亲给他戴了绿帽子,他在盛怒之下杀了那个与他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结合在一起的女人,撇开他花心风流不谈,内心里更多的却是他对那个女人的在意。

    不管怎么说,东方云虎的母亲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是他年少轻狂时真正爱过的女人,哪怕在她之后,他的女人多到数都数不过来,可真正在他心上住过的女人始终只有她。

    “回门主的话,属下都已经查清楚了。”

    “东西在哪儿?”

    “请门主过目。”

    当年阴鬼门的前门主夫人可以说是阴鬼门的一大禁忌,谁若议论,谁就难逃一死。

    继那一天之后,东方腥就下令,谁也不许提到前门主夫人,否则就是跟他过不去。

    阴鬼门中踩低捧高的人多了去了,谁也不想去触东方腥的霉头,随着时间的流逝,若不刻意的提起,还有谁会记得已逝的前门主夫人长什么模样。

    “你先退下吧!”东方腥神色莫明的看着书案上摆放着的,算不得厚的卷宗,竟是迟迟都没有伸出手去触碰它,就好似它有千斤重一般。

    “是,属下告退。”

    亲手了结掉东方云虎母亲性命之后,东方腥起初还会刻意去回想与那个女人之间发生的种种事情,直到那个女人在他的记忆里都慢慢失去光彩,再到后来他已然记不清那个女人长什么模样。

    尤其是在对待东方云虎的态度上面,东方腥几乎是能忽略他就忽略他,忽略不了的时候他就当东方云虎不存在,甚至于他一次次默认他后院里那些个女人对东方云虎出手,巴不得他就那么死了算了。

    以前东方腥从来都没有去仔细想过,按理说已经彻底失了他宠的东方云虎有什么值得她们穷追不舍,非要取他性命不可的,直到当年的事情再度被翻扯出来,东方腥才猛然察觉出不对劲来。

    他是一个掌控欲极强的男人,如何能够允许他被自己那些他都不放在眼里的女人耍得团团转。

    一旦他的猜测得到证实,那么他会告诉那些算计到他身上来的人,得罪他究竟会落到怎样的下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04】预测未来,翻扯往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