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05】如烟往事,揭晓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过去那么多年的往事再次被翻扯出来,不管曾经留下了多少线索跟痕迹,都早已经被无情的岁月给消磨干净,重新彻查的难度可想而知。

    为了防止彻查的途中再被什么人动手脚,东方腥没有在明处安排人去查,而是暗中对他的心腹下了死命令,倘若调查途中泄露了什么风声,那么他的那些所谓的心腹也就活不长久了。

    好在东方腥对于如何驾驭手下自有他的一套方式方法,因而,胆敢对他阳奉阴为的人根本不存在,他也毫不担心他要做的事情会被第三个人知晓。

    毕竟那已经是过去近三十年的事情了,重新翻找查证起来困难重重,东方腥想要得到的就是一个真相,是以在时间上他放得很是宽松,倒是一点没让他手下的人为难。

    有道是功夫不负苦心人,经过东方腥手下人的层层抽丝剥茧,总算是让得他寻找到一些零星的线索,花费大量心血跟精力之后,或多或少对当年之事有了其他的了解。

    只因事关重大又绝不能出一点差错,负责彻查前门主夫人通奸真相的几个人不得不三思,三思再三思,哪怕小小一件事情,他们也要再三取证才敢下结论。

    等到他们将人证跟物证一一找齐,又反复查证这些人证跟物证都没有问题之后,时间已经过去差不多足足一个月有余,也亏得是东方腥也知道事情过去太多年,要想还原当年的真相不易,没有给他们时间限定。

    否则就凭他们这办事的效率跟速度,老早就没有资格呆在东方腥的身边替他做事了。

    将调查结果完整的呈给东方腥退出房间后,前一刻还一脸坦荡淡定的男人只觉得双腿有如灌了铅似的,沉重得好似不是自己的。

    他是查证前门主夫人通奸真相的主要负责人,整件事情都是由他经手的,因此,他算是知道当年前门主夫人根本就是被栽赃陷害的,她压根就没有给门主戴绿子,她死得实在太无辜了。

    且不说前门主夫人死得无不无辜,冤不冤枉,单单就是前门主夫人留下的大公子,他这些年来处处被打压,所遭受的那些欺凌跟侮辱,就是一大无可挽回的伤害。

    假如前门主夫人没有被陷害她通奸,背叛门主,那么大公子就仍是门主最为看重跟疼爱的嫡长子,大公子他本该是天之骄子,却如龙困浅滩,是个人就敢往他的身上踩一脚,跺一下。

    只是想到这些,他这心里就极其不是滋味了,也不知门主得知当年真相过后会是怎样一副心情,又该如何弥补大公子。

    心里琢磨着这些的同时,这人不免又担心他会不会知道得太多,门主会不会杀他灭口?

    又或者但凡参与查证前门主夫人的兄弟几个,无一例外都得死?

    “啪――”

    房间里先是传来茶杯连接摔碎的响声,每响一声,呆在房间外的人就下意识的缩一下脖子。

    “砰――”

    一声巨响过后,房间里摆满奇珍异宝的多宝格重重的砸倒在地,可见翻阅完卷宗的东方腥气成了什么样。

    猜测还只是猜测的时候,东方腥虽说愤怒,却还不至于情绪失控。

    可当脑海里的猜测变成事实之后,东方腥简直就是怒红了眼,整个人都无比的暴躁起来。

    亏得他只当自己后院养了几只可爱的小白兔,却不知那是一只只阴险狡诈的恶狐狸,当着他的面一套,背着他又是另外一套。

    好,真是好得很。

    “噼里啪啦……”

    若非是站在门外亲身体验了一把,这些个身着赤色长袍的,东方腥身边的赤影卫也不会知道,原来怒到极至打砸东西并非只是女人的特权,男人也是有的。

    感觉自己被迫知道不得了真相的赤影卫其实挺担惊受怕的,虽说他们是东方腥的心腹,他们替东方腥卖命,帮东方腥做过很多的事情,然而,他们不过只是赤影卫里面小小的一队人罢了,东方腥真要杀他们的话,那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等到他们耳边打砸东西的各种声响消失殆尽,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在此期间当然也不乏有人听到这边的声响跑过来询问,但都一一被赤影卫给打发离开。

    房间里门主大人怒火正盛,他们谁也没有那个胆量往前凑,更何况未经门主允许,哪怕就是门主夫人来了,他们也得拼死拦着,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闯进房间里去。

    “来人。”

    听到东方腥嘶哑的声音响起,门外的赤影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小队长的身上,那眼里表达的意思分明就是‘头儿,还是你去吧’!

    见此情景小队长也是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来,天大地大门主最大,就算他不想进去也得硬着头皮进去,不然他承受不起东方腥的怒火。

    “门主,属下在。”

    “你随本门主去书房,这里安排人来打扫干净。”

    “是,门主。”

    东方腥是个野心勃勃又心机深沉的男人,知晓当年发妻通奸真相,除了刚开始的愤怒过后,他整个人就渐渐冷静下来,很多想法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要说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该有的线索跟痕迹都已无迹可寻,他手下这只赤影卫办事能力虽强,难不成当真就只花了这月余时间就查清楚了?

    思来想去东方腥都不能排除是否有人知道他在彻查当年事情的真相,又是否有人干脆就将计就计,让他觉得亏欠了东方云虎,知晓真相他又出于愧疚补偿东方云虎?

    对方是不是就想通过东方云虎,然后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个时候的东方腥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带着强大的威压,小队长原本就怕得要死,再被东方腥的气势一压,他只觉双腿软得厉害,要不是他一直咬牙坚持着,只怕早就跪到地上去了。

    门主这是要干嘛?

    给他下马威吗?

    想不明白的小队长只能满心崩溃的站在东方腥的面前,接受东方腥对他的目光凌迟。

    话说,这种滋味真他娘的难受,可他又着实没那个胆量叫东方腥不看他了,呜呜呜…为毛他会陷进这样恐怖的事情里面,他情愿什么都不知道好伐!

    “门…门门主。”

    “你可知本门主为何叫你进来?”

    “回回门主的话,属下不不知。”

    “呵――”东方腥冷笑一声,厉声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闻言,小队长整个人先是一僵,接着就重重的双膝跪地,无比恭敬的道:“难道门主是在怀疑卷宗的真实性吗?”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

    “请门主明鉴,属下对门主忠心不二,是万万不敢拿假的东西来糊弄门主的。”

    “前门主夫人之事距今近三十年,你告诉本门主在什么线索都没有的情况之下,你们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这份所谓真相的,嗯?”

    听到这里小队长稍稍松了一口气,只要门主还给他解释的机会就行,他的确没有背叛东方腥,也的确没有被人给收卖过,是以他问心无愧,不怕东方腥去查。

    “回门主的话,在属下意外听到门主夫人跟少门主的谈话之前,有关彻查前门主夫人一事,属下的的确确是一愁莫展的。”当时什么线索都没有,即便东方腥没有给他时间限制,小队长又哪里敢耽搁两三个月的时间,那时他是真的就要急疯了,完全不知该如何向东方腥复命。

    “门主夫人跟少门主?”

    “是的门主,正如门主所言,三十年前的事情了,不管以前留下过什么线索或是痕迹早就已经没了,属下就是想查也无从查起,当时属下心中惶恐不安,真不知该如何向门主复命。”

    “接着往下说。”

    “那是门主下达命令给属下的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属下接到门主的召唤,为了赶时间就选了一条最近的路赶往门主居住的主院。”

    东方腥没有打断小队长的话,半个多月前的一天夜里他的确紧急召唤过他们,从小队长赶往主院的方向来判断,他要抄近路的话,的的确确会从门主夫人的院子上空路过。

    “就在属下从门主夫人院子上空路过的时候,突然听到少门主提到大公子,还质问门主夫人既然手中握有秋夫人的把柄,为何迟迟不拉秋夫人下马,还要任由秋夫人生的儿子在他的面前蹦Q。”

    说这些话的时候小队长都是小心翼翼的,整个人都崩得紧紧的,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触怒了东方腥。

    “当时少门主的情绪很是激动,门主夫人在安抚少门主的时候提到了前门主夫人,是以属下就多留了一个心眼留下继续听了一下他们的谈话。”

    “本门主记得门主夫人是在前门主夫人死了之后才嫁进来的。”有了小队长这一番话,东方腥已然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可他那阴沉的脸色,真真是叫小队长吓破胆有没有?

    “少门主再三提到门主夫人手中握有秋夫人的把柄,还提到前门主夫人,又隐晦的指出一旦掀开当年的真相,即便可以顺利的拉秋夫人跟三公子下马,但同时大公子又会成为少门主的劲敌……”

    后面的话小队长没有说,东方腥也瞬间秒懂,问都懒得再问。

    “于是属下的目光就落到了秋夫人的身上,一直密切监视了六七天之后,属下终于查到一些跟当年事情有关的线索,也找到了人证,还收集到了物证。”那些东西小队长在整理好之后就交给了东方腥,里面详细的内容他是一个字都没敢多瞧。

    “本门主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

    “记得牢牢管住自己的嘴巴。”

    “是,门主。”

    待小队长躬身退下之后,独自在书房呆了很长时间的东方腥叫来他的贴身暗卫,对他低声吩咐一番之后,挥手让他离去。

    两个时辰之后暗卫回到漆黑的书房,将他打探到的消息,不带任何感**彩的复述了一遍,只见东方腥越听脸色就越黑,身上凌厉的杀气就连暗卫都承受不住。

    当年的事情正如小队长所调查到的那样,东方云虎的母亲是被三公子的母亲秋氏,以及二公子跟五公子的母亲尤氏和曲氏联手设计的。

    因着东方腥日渐不再宠爱东方云虎的母亲,时常三五个月都不留宿在东方云虎母亲的房里,她们又觊觎东方云虎母亲的门主夫人位置已久,是以她们就联手设计了这一出绝佳好戏。

    无疑她们的计划是成功的,当他看到他的发妻一丝不挂的跟别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他就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那个女人,便当场一剑杀了她。

    甚至,若是无人阻止的话,他还将一剑了结他们年幼儿子的生命。

    事后他更是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提及那个死去的女人,还有他与她的儿子,让秋氏她们不但有时间还有精力慢慢的抹去当初设计东方云虎母亲通奸的所有痕迹。

    悔吗?

    东方腥瘫坐在椅子上,黑暗中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只是他身上的气息很是阴森可怖,让人半点都不想靠近。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东方腥方才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情绪,从书房离开回到卧房,让婢女伺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方才对门外伺候的人低声道:“去告诉秋夫人,本门主要到她的院子用晚膳。”

    “是,门主。”

    “秋氏,尤氏,还有曲氏,你们真真是好算计,没有人在算计本门主之后还能活得好好的,这三十年算是你们多活的。”

    真相被揭开之后,东方腥岂能容忍她们再肆意的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他要杀了她们,不是替被他冤枉的发妻报仇,也不是要挽回他的大儿子,而是他绝不接受他被区区三个女人耍得团团转这个残酷的事实。

    ……

    海棠院

    “阿嚏――”

    接连打了三个喷嚏之后,斜躺在贵妃椅上,身着湖绿色束腰长裙,袖口上银色的丝线勾勒出几片祥云,长长的裙摆绣满大朵大朵浅蓝色牡丹的秋夫人,她生得一张鹅蛋脸,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三千墨发高高的挽成飞天灵蛇髻,珠翠满头,环佩叮当,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成熟诱人的美艳风情。

    “夫人可是身子不适?”

    “你先退下。”

    婢女应声退下,秋夫人自贵妃椅上坐起身,越想心中越是不安,不禁拧着眉头道:“画眉。”

    “夫人,奴婢在。”

    “你去这个地方替本夫人传一句话。”

    这厢秋夫人刚刚交待完画眉要她去办的事情,门外婢女就恭敬的开口道:“夫人,门主派人来传话,他要过来同夫人共同用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05】如烟往事,揭晓真相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