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707】试探真假,琴郡急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独孤府

    “小姐不是素来最不喜欢甚至是讨厌三公子的吗?怎的这次却要……”月棠原本还以为她对独孤若佳是相当了解的,却原来她一点都不了解独孤若佳,甚至很多时候她都不能理解独孤若佳为什么要那么做。移动网

    “是本小姐平时太宠你了吗?”

    “奴婢该死,请小姐责罚。”

    冷眼看着低头跪在她脚边的月棠,独孤若佳声似寒冰的道:“跪着做什么,是想告诉别人本小姐是如何虐待你的吗?”

    “没有,小姐最是善良不过,是奴婢说错话,请小姐息怒。”

    “那你错在何处?”

    “不管小姐要做什么,奴婢只需要乖乖听话就好,奴婢不该仗着小姐宠奴婢,奴婢就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奴婢愿意自己去刑房领罚。”

    “看来你还没有蠢得无可救药。”

    “奴婢该死。”

    “先起来吧,稍后自己去刑房领十鞭。”

    “是,奴婢谢小姐。”月棠小心翼翼的跟在独孤若佳的身后伺候着,低垂着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这段日子她跟在独孤若佳的身边太过顺风顺水了,竟然一下忘了独孤若佳的禁忌,她真是不作就不会死。

    主子的是非岂是她一个卑贱的奴婢可以说三道四的,她是得有多蠢才会自己往枪口上冲。

    “本小姐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若能从伺候三公子的小厮嘴里套出些本小姐想听的消息,那你的刑罚就可以免了。”

    “是,奴婢会竭尽全力的。”

    “你该知道本小姐的规矩,可别露出什么马脚。”

    “奴婢省得。”

    “去吧!”

    三公子风流成性,身边红颜知己数不胜数,连带着三公子独孤天城身边伺候的小厮也个个都是色胚,一想到她去问话少得要被占便宜,月棠就比吞了苍蝇还要恶心。

    可是独孤若佳已经给她下达了命令,她又没有拒绝的权利,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等到月棠将独孤天城身边的两个小厮引开,独孤若佳旁若无人的走到独孤天城的卧房门口,不知怎的这两日她就是觉得独孤天城有些奇怪,可一时间她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奇怪。

    眼下正是她的计划进行到最为关键的时期,独孤若佳绝对不允许任何的差错出现,是以,本不想搭理独孤天城的她不得不亲自来会一会独孤天城。

    要知道她的这个三哥可是非常有经商的天赋,独孤一族要用到的金钱还需要独孤天城去赚取,他万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状况。

    “小妹既然来了,怎么只站在门口却不进来,难不成是怕哥哥我一口吃了你么?”

    就在独孤若佳在门口愣神的功夫,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一阵风给推开,独孤天城魅惑天成的性感嗓音由远及近的在她耳畔响起。

    抬眸望去,只见独孤天城好像刚刚洗完澡出来,他的身上只松松垮垮的披着一件风骚至极的红色丝制睡袍,腰带软软的搭在腰间,敞开的领口露出他大片雪白却又不失健美性感的胸肌,浑身都散发着浓烈的男性气息。

    “三哥。”这要换了别的女人看到这样的独孤天城,只怕老早就被迷得晕头转向,不知今夕是何夕,但独孤若佳本就不是一般的女人,除了最初片刻的失神之外,她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一点都没沉浸在独孤天城的‘美色’之中无法自拔。

    “难道小妹一直要站在门外跟哥哥我说话?”独孤天城似乎一点都不意外独孤若佳对他这般淡定的态度,他犹如一只高贵而慵懒的波斯猫,那如白玉般的双手,一手轻执着酒壶,一手轻放在微屈的膝盖上,漆黑如墨的幽深双眸散发着醉人的光彩,“如此良辰美景,小妹可有兴致陪哥哥浅酌几杯?”

    轻轻晃了晃手中的酒壶,独孤天城看向独孤若佳的眼神带着强势的侵略感,他的目光极其放肆的打量着独孤若佳,就仿佛此刻站在他面前的独孤若佳没有穿衣服一样,不禁让得他的眸光渐渐加深,气息也随之乱了几分。

    看到这样的独孤天城,虽说的的确确打消了几分独孤若佳心中的怀疑,但不知为何独孤若佳仍旧感到很是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任凭她左思右想,还是什么可疑的地方都没有察觉出来。

    “三哥何时回府的?”

    “小妹这是在调查我的行踪?”暗藏着怒火的平静语气让得独孤若佳面色微僵,她这一着急起来竟然忘了独孤天城的禁忌。

    虽说独孤若佳素来知道她的这个三哥风流成性,没有女人就好像一天都过不下去,但他却是极其讨厌别人过问他行踪的。

    她这是不小心犯了他的忌讳。

    “三哥误会了。”

    “真是误会?”

    “当然。”独孤若佳红唇紧抿,据她掌握在手的最新消息,她这三哥在星殒城的日子过得相当的潇洒,除开手上的正事之外,其余时间大多都呆在女人的床上。

    跟女人寻欢作可以说是独孤天城的一大爱好,是以,只要独孤天城没有因为玩女人而耽误正事,放眼整个独孤一族都不会挑他的半点毛病。

    甚至于很多时候,若是有人想要讨好独孤天城,只要送到他面前的女人能让他满意,他就会很好说话。

    对于独孤天城的劣根性放眼整个独孤一族,大概也就只有独孤若佳瞧得最清楚明白不过。

    她的这个三哥,但凡是他看上眼,又感了兴趣的女人,那么甭管那个女人是何身份,又是否是他人之妻,只要他想要得到的话,那他就会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得到。

    要是花了心思也弄不到手,兴趣还消失了,那他绝对会下手狠狠的毁掉。

    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既然小妹说是误会,那就当作是误会好了,左右哥哥生谁的气也不会生你的气。”

    当独孤天城肆意投射在她身上的目光越来越炙热,也越具有侵略性,探索性,恨不得将她身上的衣裙给狠狠撕碎的时候,独孤若佳不禁都感到一阵阵后怕。

    “这个疯子,变态…”甭管独孤若佳在心里怎么咒骂独孤天城,她的眼神跟她的表情仍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就仿佛不管独孤天城怎么折腾,怎么挑逗于她,她都没有任何的感觉一样。

    否则,只要她稍稍表现出一点点的异样又或是羞涩的话,独孤天城可不会把她当成是他的妹妹,他只会将她当作他要捕捉的猎物,不计代价的将她拆吃入腹。

    “佳儿这个时候来找三哥怕是搅了三哥的雅兴,只是父亲已经好几日不曾见到三哥的面,佳儿是来替父亲传一句话的。”

    “我很可怕吗?”

    “三哥何出此言?”

    “既然哥哥我不可怕的话,小妹又何必站那么远跟哥哥说话,嗯?”

    后面轻飘飘的一个‘嗯’字,独孤天城的声音有如一缕轻烟,却让独孤若佳听出他话里的不满之意。

    若有可能的话,独孤若佳是绝对不想跟独孤天城这个疯子有过多交集的,但偏偏她又不能否认独孤天城的办事能力跟他的办事效率,兄妹间免不得要你来我往。

    哪怕她一直都知道独孤天城对她抱着别样的心思,她也不能拒绝,又或是弄死独孤天城。

    每每想到这些,独孤若佳就满心的憋屈,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三哥最是温柔不过的人,又怎会可怕。”话落,独孤若佳倒也没再表现出什么抗拒,脚下踩着细碎的莲步,步步生花的走到独孤天城的跟前。

    随着她计划的一步步展开,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就越是大意不得,对独孤天城厌恶至极的独孤若佳会甘心主动送到独孤天城的面前,目的不过就是为了亲自证实一下独孤天城的身份。

    虽说独孤天城前前后后表现都没什么异常,行为举止也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但独孤若佳既然生出了那样的心思,她就不得不防备一下。

    这个时候,别说独孤若佳是如此,就是整个独孤一族都是抱着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一个的原则在行事。

    “难得小妹会夸人,三哥还真是荣幸。”

    面无表情的忍受着独孤天城肆意在她身上游走的双手,独孤若佳没有拒绝,亦没有反抗,哪怕就是她整个人都被独孤天城给搂抱进怀里,动作粗鲁的上下齐手了一番,也不见独孤若佳露出不悦又或是恼怒的神色。

    此时的独孤若佳仿佛就是一个空有美貌,却连半点感情都没有的木头人,着实难以让人对她提起什么性趣来。

    “小妹还是这般无趣,真没劲。”话落,独孤天城毫不怜香惜玉的将独孤若佳给推出去,又狂放的抓过酒壶,仰头就狠灌了几大口酒。

    独孤若佳淡定无比的整理了一下被独孤天城弄乱的衣裙,神色平静的道:“三哥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见过,没有睡过,又岂会当真对佳儿感兴趣。”

    这豆腐独孤若佳也不是白让独孤天城吃的,趁着与他亲密接近的功夫,独孤若佳已然不动声色的确定了独孤天城的身份。

    到底是她防心太重,独孤天城就是独孤天城,不知他真实脾性的外人,就算是想要假扮他都难。

    “小妹莫不是吃醋了,觉得三哥待你不好?”

    “甭管三哥在外有多少女人,想来也动摇不了佳儿在三哥心目中的地位,既是如此,佳儿又有何醋可吃?”确定独孤天城没有问题之后,独孤若佳是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

    她其实还挺担心呆的时间长了,她会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要动手掐死独孤天城。

    再不会有人比她更了解独孤天城对她那份诡异的心思,他想要挑起她对他的兴趣,然后享受征服她的快感,明明是他渴望要得到她,却又打着不愿强占她的旗号,对她各种挑逗调戏,无非就是想要看到她主动,看到她沉沦……

    这几年面对独孤天城对她的动手动脚,上下齐手,若非她一直表现出一副随你怎么着,她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只怕她早已不是清白之身。

    “佳儿是三哥的妹妹,即便日后三哥娶妻,难道那个女人就能越过佳儿去了?”

    “哈哈哈…”独孤天城突然朗声大笑出声,他倾身凑到独孤若佳的身边,一张棱角分明,俊朗非凡的脸距离独孤若佳的脸很近很近,半晌后他退开一些,修长的手指轻勾起独孤若佳的下巴,低声道:“小妹说得不错,这世间没有能入得了本公子眼的女人,唯独你是个例外。”

    “想必三哥也累了,今晚就早些休息,别忘了明早去给爹娘请安。”

    “嗯。”

    目送独孤若佳转身大步离开,独孤天城跌坐回贵妃椅上好长时间才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眉心,低喃道:“多亏了楚宣王世子的提醒,不然刚才铁定就暴露了。”

    想到这里独孤天城就不禁头冒冷汗,后背生寒,对待独孤若佳那个女人,果然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能应对。

    鼻翼间隐隐还有独孤若佳身上的香气,这味道让得独孤天城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满脸都写满了恶心跟反胃,再回想起他对独孤若佳做的那些事,一股恶心就从骨子里涌现出来,让他快步冲进净房里就‘哇哇’的呕吐起来。

    “该死,呕……”

    心中的猜疑被打消之后,独孤若佳就领着月棠回了自己的院子,她又哪里知道,现如今独孤府里的独孤天城已非原来的独孤天城。

    饶是她自诩聪明,却也被独孤天城精湛的演技给骗了。

    别看独孤天城在调戏挑逗独孤若佳的时候很卖力,很像那么回事,谁又料想得到在独孤若佳前脚离开之后,某人后脚就因为恶心她而吐得昏天黑地?

    ……

    转眼又是两日之后,刚刚空闲下来的宓妃也没有闲着,而是一门心思钻进了药房里研究起噬魂蛊来。

    在医术方面宓妃很强,在毒术方面宓妃若是认第二,怕就无人胆敢认第一。

    只是以前宓妃虽说也对蛊虫蛊毒这些有过些许研究,但她学得并不精,尤其她对巫术那是半点了解都没有。

    好在东方云虎还算上道,自那次谈话后,虽说没给宓妃带来什么有用的消息,却是给她捎带了不少有关巫蛊之术方面书籍的手抄本给她,让得宓妃不再是双眼一黑,胡乱的抓瞎了。

    仔细研读过那些手抄本,再加上抽调了部分东方云虎留下的精血作为研究资源,倒让宓妃有幸摸到了些许门道。

    只是她的想法还有些不太成熟,需要更多的时间跟精力来反复推敲跟证实,而后方能得出最终的结论。

    知晓这些之后,南宁县主对于自己体内的噬魂蛊是更加不觉得可怕了,甚至于她还盼着独孤若佳能早些向她下手,那样的话他们还能占据多一点的主动权。

    “小姐,有从琴郡传来的加急报。”

    “琴郡?”宓妃喃喃出声的同时,手上的动作也跟着一顿,粉唇微抿道:“拿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707】试探真假,琴郡急报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